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章:她的作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想回家。”姬如雪抓着冷映寒的手,晶莹的泪珠从她眼中滑落,掉在了冷映寒的衣摆上。

    冷映寒心一抽,忍不住说道:“好,明天就让你回丞相府可好?”

    姬如雪继续哭道:“丞相府是哪里?”

    冷映寒又想掐死她了,合着刚才他的柔情错付?

    “丞相府就是你家!”

    姬如雪眼巴巴的望着他,“丞相府不是我家,我家在花园路十四号。”

    冷映寒满头黑线,认定对方又在胡说八道。

    他冷声吩咐语巧:“去准备热水沐浴,速度。”继而看向江友安道:“没有重要的事,任何人不得觐见。”

    “嗻!”

    吩咐完,冷映寒抱起姬如雪往后殿走去。

    空荡下来的大殿隐隐传来姬如雪的嗓音,“我不要抱,我要你背。”

    “好。”

    回到后殿,语巧竟然已经备好了热水,他将姬如雪扔给语巧命令道:“把她洗干净。”沉思片刻加多一条:“不能弄醒她。”

    语巧稳稳的扶住姬如雪,低垂的头掩盖了抽搐的嘴角。

    这个醒指的是酒醒?若她不小心将娘娘洗清醒了,最多点娘娘穴位,再灌一壶酒进去。这样皇上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最近关于侍候娘娘的水准,皇上要求的越来越高了。

    冷映寒大步去了隔壁的浴池,姬如雪靠在语巧的肩膀上,突然站直身子,指着语巧道:“漂亮妹妹!”

    语巧整个人是震惊的。

    姬如雪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歪头状似思考,“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语巧想了想,她穿着规规矩矩的宫女服不可以吗?

    姬如雪看见里面的水汽,拍掌道:“我要洗澡,你出去。”

    “……”可怜的语巧分不清贵妃娘娘是醉了还是没醉。“娘娘,皇上让奴婢侍候您沐浴。”

    姬如雪推开语巧扶她的手,很不耐烦道:“皇上皇上,有本事喊皇上给我洗澡啊,你走开!不然我咬死你。”

    语巧的震惊程度上升一个层次。

    冷映寒就在隔壁,姬如雪的话悉数被他收入耳中,他暗沉着脸,心道:等会他就给她洗!洗到她明天下不来床!

    语巧看着贵妃跌跌撞撞往里走的身影,提起十二万分心思。陪在左右。

    鸡飞蛋打一刻钟后,语巧终于完成重任,将洗干净又没醒的贵妃娘娘送到皇上的手里!

    她衣裳半湿,因为贵妃娘娘太能折腾了。

    大概是洗澡的时候挥发了酒精,此时的姬如雪并不吵闹,安静的窝在冷映寒的怀中,闭着眼睛像似睡着了。

    冷映寒很不满意,挥退了语巧等人,待殿门关上,他轻轻抬起姬如雪的下巴,冲她微张开的嘴唇狠狠咬了上去。

    顿时,姬如雪吃痛,缓缓睁开眼睛,还未看清眼前何人,就被冷映寒的手掌覆上,只留一片黑暗。

    冷映寒端起桌上的酒杯,饮入口中,悉数渡给姬如雪。

    如此来回三杯后,他才拿开手掌,等着姬如雪的反应。

    姬如雪似乎还在回味,揉了揉眼睛,看清冷映寒的模样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道:“皇上救命,刚才有人咬我,好痛!”

    冷映寒一笑,痛才好!嘴上却说:“不怕,朕已经打跑他了。”

    “真的吗?”

    冷映寒淡然,“朕不说谎,让朕看看你的嘴被咬的痛不痛。”

    “痛。”姬如雪委屈,配合的抬起下巴,让冷映寒看清楚。

    冷映寒抱着她的腰微微收紧,声音沙哑道:“朕给你吹吹就不痛了。”

    姬如雪湿润着双眼,天真无邪的点头。

    次日清晨。

    冷映寒睁眼,怀中还搂着不着寸缕的某人,心情大好,迫不及待等着看姬如雪的反应。

    他等啊等,姬如雪愣是没有醒来的迹象。想起昨晚折腾到她不断求饶,忍不住嘴角上扬。

    又过了一刻钟,姬如雪还是睡得很沉,冷映寒轻轻的放开她,率先起床,锁骨传来轻微的刺痛,低头一看,正是昨夜姬如雪咬的。

    会咬人的猫。

    他自己动手将衣服穿好,弯腰亲了亲姬如雪的额头,转身轻声离开。

    出了殿门,语巧等人低垂着头行礼,冷映寒命令道:“不得吵到她,备些清粥和红豆粥,她醒了让人禀报朕。”

    冷映寒一出显庆殿,便看见姬如梅站在树下等待的身影,他心一沉,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江友安低声请罪道:“姬贵妃在半个时辰前就来了,因皇上您吩咐任何人不得觐见,所以奴才便……”

    冷映寒呵斥道:“姬贵妃是特例!江友安你竟然不通报一声!”

    “奴才知错。”江友安不敢说自己委屈。

    冷映寒上前道:“如梅。”

    姬如梅转身,神情憔悴,低头道:“映寒。”

    冷映寒看见她这样,心如刀割。再想起之前这人对自己冷冷淡淡的态度,如今愿意主动找自己,难道是吃醋了?

    这个认知让冷映寒雀跃起来,这么多年都没有将如梅的心捂热,如今跟姬如雪走近一些,果然她按耐不住了。

    “如梅,我……”冷映寒着急解释和姬如雪的关系。

    却不料被姬如梅打断:“皇上,臣妾就问一句,您对我妹妹是否真心?”

    “我……”

    姬如梅不打算给皇上开口的机会,再次道:“如果您对她是真心真意,臣妾就放心了,臣妾一直以为自己在皇上心中是特别的,所以不敢要求太多,怕给皇上和皇后间隙,如今看来无非是臣妾自作多情罢了,臣妾这就离开,不打扰皇上了。”

    说完眼泪已经流了一大串,欲转身离开。却猛地被拉进一个温暖的胸膛,只是这个胸膛上有熟悉的味道,是姬如雪的!

    这个贱人!竟然真的勾引皇上,亏她之前还相信她所说的。

    一想到宫人传来的消息,姬如雪刚从中宫回去就被百里东请去显庆殿,并一直未出来。她就恨不得将姬如雪撕碎。

    她抢走了牧怀青,如今还要抢走冷映寒吗?

    她绝对不会让她如愿的!千方百计让她进宫就是为了让她饱受折磨。

    冷映寒紧张的抱着姬如梅,就跟儿时雪夜中,他生病她紧紧抱着他一样,迷迷糊糊间,那幽香的梅花香一直萦绕在他心里。

    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他,他如何舍得她难过?

    再三保证道,“如梅,你听我说,姬如雪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找她就是为了气你,让你在乎我多一些,你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只有姬如雪的问题上你才主动找过我,所以我不会放开姬如雪的手,除非你爱上我。”

    程天风的表情就跟吃了苍蝇一般,皇上啊皇上,你这般深情表白,让如贵妃怎么办!

    江友安惆怅万分,昨天刚以为皇上中意如贵妃多些,今天天秤又倒向了姬贵妃那边。

    皇上此言确实让人震惊,原来皇上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让姬贵妃吃醋?和如贵妃相处的日子里当真都是为了利用如贵妃吗?这样看来,最可怜的只有如贵妃。

    而这个如贵妃正扶墙看向相拥的一男一女,程天风看见她了,她不想再别人面前流泪,身子就跟别人拆过一样,那个男人就是这样对她的,呵呵渣男!

    真没出息。

    姬如雪靠墙抹去快要涌出来的泪水,努力调整心情,好歹她是二十一世纪的女人,不就是被人上了,有什么的。

    左右现在他和姬如梅也快彼此心意相通的在一起了,没她什么事了也该放她出宫了吧。

    出宫啊,她的娘亲可是很疼她的呢,她也还没有看过江湖,对了寺庙里的清真师傅也不错,无聊了可以找他们理论佛经。以她脑海里储存的中华历史,说不定可以在寺庙里夺下一席之地?

    为了排除那乱七八糟的酸涩感,姬如雪一直给自己谱写美好的未来。

    她听见姬如梅说:“我在这里等了很久,可以进去显庆殿坐坐?”

    她听见冷映寒说:“当然可以,显庆殿等女主人很久了。”

    姬如雪抬头看着一脸担忧的语巧,俏皮的眨眨眼睛道:“不用担心我,只是身体太痛了。回去睡一觉休息休息就好了。”

    语巧看着她这样,很不明白,明明很难过为什么她还可以笑出来,还可以有心情安慰她这个小宫女。

    她懦动嘴唇最终流下两行泪道:“娘娘,您别这样,奴婢看着心疼。”

    皇上刚才说不要吵醒娘娘,不到一刻钟跟姬贵妃说,他不会放开娘娘的手,除非姬贵妃爱上他。

    姬如雪咬着唇苦笑道:“语巧你这样不乖,我都没有哭你怎么可以心疼,好了,巧月昨天回去了,等会我还要配合皇上演一出戏呢,你要记住姬贵妃和皇上才是一对。”

    不知道是说给语巧听还是说给自己听,姬如雪仿佛听见自己心被撕裂的声音,面上却依旧淡淡的笑着,连眼圈都没有红。

    是她活该,明明知道不该喜欢上冷映寒跑去喜欢上了。

    明明知道要尽早抽身却越陷越深。

    明明知道自己对冷映寒来说只是利用的工具,却用合作关系安慰自己。

    因为自己知道的远没有冷映寒亲口说出来的杀伤力大啊。

    可惜了,陶然让她办的事还没有办到。看在当初在冷宫他救自己一命的份上,这个忙怎么也要帮,否则哪来的解药保命。

    这般想着,姬如雪的重点又放在如何能那拿到陶然的解药上。

    总之就是不要再想冷映寒!也不想再看见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