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零二章:受伤(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语巧脸颊带泪的赶到显庆殿,看见守在门口的江友安,就跟见到亲人一样,上前紧紧的拉住他的袖子道:“江公公,皇上呢?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她晕倒了!”

    江友安一听心惊不已,低声道:“皇上刚才吩咐尔等不能进去打扰。这……”

    语巧着急道,却也没有办法,皇上的命令谁敢违抗?

    程天风在一旁,听见她说之后板正脸色,当下道:“我们还是先将娘娘送回宫找太医诊治!江公公,若是见到皇上请一定禀报此事!卑职先去处理。”

    江友安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连连催促程天风快去,连百里东都被他派去了,如贵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的脑袋也不保了!

    毕竟皇上不管怎么说都抹灭不掉,这段时间对如贵妃的特别。

    而显庆殿内。

    冷映寒压下心中对姬如雪的担忧,喂着姬如梅吃早点,姬如梅能主动找他,他很高兴。这么多年了,她清冷的神色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中,每次处理完朝政,他都会去想她。费劲心思的哄她,已然是一种潜意识的习惯。

    但是……

    他不懂自己对姬如雪的感觉,他第一次推开朝政去陪一个女人。

    左眼皮突然急跳,冷映寒使汤勺的手腕一僵。姬如梅敏感的察觉到他的异样,目光淡然又掺杂着担忧问道:“皇上?您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臣妾这就告退。皇上您……”

    她未说完,就被冷映寒打断。他神色如常,天子的霸气带着些许的柔情,看着姬如梅道:“无事,朕只是想起昨晚看的奏折而已。”

    姬如梅想起进来后殿看到的满桌奏折时,眼中闪过了然,又像似想起什么,张口欲言最后什么都没问。

    冷映寒也怕她问起昨晚的事,他不屑说谎,但告诉如梅,总有些怪异。

    程天风带着百里东和语巧外加两个太监赶到姬如雪昏迷的地方时,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顿时将目光移到语巧身上,语巧脸色轰的惨白了,娘娘不见了!娘娘若是出了什么事,她也不用活了!

    “程,程侍卫,刚才娘娘明明倒在这里,怎么就,就不见了?我该怎么办……”

    程天风忙安慰一副天塌的语巧,查看了地面道:“莫慌,娘娘当时可是失去意识?”

    如果是失去意识的话,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娘娘不可能走远。

    语巧摇了摇头,“奴婢离开前,娘娘还睁着眼睛,只是看着像似生病,很不舒服。”

    程天风了然,自己带人在附近搜查,吩咐语巧去长信宫看看娘娘有无回宫。

    长信宫靠近冷宫远离显庆殿,这么远的路程,娘娘不太可能独自回去,但是他也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贵妃娘娘在宫里接触的也只有,皇上,陶医女,冷宫?

    程天风想到冷宫比长信宫更远,更加不太可能,便仔细在周围扩散搜查。

    一刻钟后,派去搜查的小队都回来禀告并没有如贵妃的身影。

    程天风一脸严肃,惨了,娘娘离开前的神色,不由的让人想象,她不会抓了人在哪个角落里凌虐吧?

    他甩出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快步朝长信宫奔去,既然这附近没有的唯一的可能就是长信宫了,虽然脚程上来算,贵妃娘娘并不可能回去。

    程天风的脚程比语巧的快,又抄了捷径,问了长信的门守,得知贵妃娘娘并没有回宫,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被皇上知道他们死定了!

    鬼使神差的,程天风朝冷宫奔去,佩戴的刀剑在腰间相撞发出清脆的响亮声。

    长信宫的门守看着匆匆忙忙的皇上侍卫,有些摸不着头脑,纷纷猜测自家主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程天风直接从围墙上越进去,一落地就看见黑影躺在屋顶上晒太阳,顿时心里沉了下去,如果娘娘在这里,黑影一定不会这么悠哉的晒太阳。

    他欲转身离去,又听见里面有陶医女的声音,“黑影!我要的草药呢?”

    程天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屋顶上的合影从怀里掏出草药,稳当落地应道:“刚晒好,马上来。”

    说完还纳闷回头望了眼程天凤,他们认识所以黑影并没有打起警戒。

    程天风不由自主的跟进去,抱着极大的希望想,贵妃一定一定一定要在里面啊!

    当他站在门口,一眼看到床上身影了,顿时心里一松,就差坐在地上缓气了。

    陶然听见动静,看见程天风那个死样子,心里猜个七八分。

    边给昏迷的姬如雪包扎手,边问道:“贵妃娘娘又和皇上闹矛盾了?”

    程天风心想,应该是闹矛盾了吧?点了点头,上前察看,看见姬如雪磕出血还肿起来的额头时,惊讶:“这是谁弄得?”

    目光移到她另一只还没有包扎的手上,心惊肉跳,真的是心惊肉跳!那只血肉模糊的五指!看着都不忍心,愤慨道:“这到底是谁伤的!我告诉皇上去,砍了他!”

    他手指已经放在刀把上,隐隐有拔刀砍人的冲动。

    陶然瞥了他一眼,以前姬如雪受伤快死的时候都不见得他这般。

    他拿过另外一只手开始小心的包扎,算算日子,还有大半个月才是太后的祝寿礼,用上最好的伤药,七天应该可以康复,到时候也还有好几天练琴,应该能多夺冠?

    要不是造成她这个样子是毒药的副作用,他早就想掐死姬如雪了!

    不自觉放轻包扎的力度,陶然还是决定不给解药她先,这一次发作的原因还没有找到。

    显然程天风的到来很是时候,有他在皇上身边,这么八卦的男人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程天风看着陶然一幅认真包扎不搭理他的模样,想问娘娘怎么样都不敢开口,反正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他,转身看向呆站在一旁的黑影抱怨道,“你看见我进来为什么不说娘娘在你这里?”

    黑影淡定道:“你没问。”

    程天风怒:“你看见我进来又准备出去就没有疑问吗?”

    “我以为你走错门了,不出声是怕你尴尬。”黑影说的一脸认真。

    程天风“……”

    当陶然将姬如雪的头上也包扎之后,不小心看见她的领口,目光有些微妙,难道同房会引发副作用?不应该啊!上次他们不也同房了?

    他拿着草药起身出去院子准备煎药,边走边道:“娘娘需要休息,都别在屋子里吵她。”

    程天风不为所动。

    陶然说这话指的就是他!顿时气涌上来,退回程天风的身旁道,“我说,别在屋子里吵到娘娘!”

    程天风保证道:“放心,我一句话都不说。”

    陶然阴测测说:“那也不行!”

    “为何黑影可以留在屋子而我不行?”程天风不满回头张望。

    然而,黑影已经倚在门外望天。

    程天风:“……”

    陶然给黑影点赞,他还想跟程天风说人家黑影可以淡化存在感,果然很淡,他什么时候出去他们都不知道。

    程天风脸臭臭的出去,黑影看他也站在门边,立马跟着陶然去煎药。

    程天风:“……”几个意思啊这是!

    他上前跟在黑影身后,提出疑问道,“黑影,娘娘怎么会在你这里?那些伤的是谁弄的?”

    陶然慢悠悠的将草药倒在药罐里,黑影立刻懂事的去井边打水过来。

    程天风又被无视了,他们知不知道作为皇上的贴身侍卫不能擅离岗位的!他做错什么了,需要这样漠视他?说好的友谊呢?

    陶然这才开口说道:“黑影是在半路捡到娘娘的,显庆殿的周围,那些伤是娘娘自己弄的,至于怎么弄的,大概是摔下床想爬回去,不小心用力过度才伤了手指。”

    程天风一脸你在忽悠谁呢表情,摔下床额头磕出血可以,那十指和床上的血痕怎么解释?难道娘娘是被人拖着走,硬生生在床上抓出来的吗!

    陶然只负责解释,轮到他问了,“作为负责娘娘身体健康的医女,我有权利知道娘娘发生了什么事!她的脉搏很微弱,不过放心她暂时死不了。”

    黑影提着水细心的替陶然倒进药罐,默默的蹲下生火,而陶然就这么一脸我很严肃的神情等着程天风回答。

    程天风没心情吐槽他们两个了,将早上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一直沉默的黑影突然发言道:“她为什么自己气自己?姬如雪。”

    陶然幽幽看了他一眼,真难得,竟然记住了姬如雪的名字,然而姬贵妃并非姬如雪!一时半会也跟他解释不清楚。

    不过这样一来,陶然可就知道副作用为什么会发作了,明显是因为情绪的原因,好好调理一番,应该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看来要尽快的制作解药了!

    要是让姬如雪知道陶然给她吃的毒药竟然是还没配制解药的,指不定从床上跳下来掐死陶然。

    程天风得知姬如雪没有生命危险,便离开了冷宫,打算给禀报给皇上。

    因为贵妃娘娘的那双爪子,实在是不忍直视,所以临走前他嘱咐陶然一定要好好照顾娘娘,有什么事马上通报给皇上。

    陶然敷衍的蹲下去煎药,心里装着其他事,姬如雪现在的身体很弱,毒药产生的副作用,多半是影响了她的神智,所以才会如此残暴。

    既然如此,解了这毒药应该就不会影响她神智?可是他的心里并没有底,这些损伤人体神经类的作用,不是说消除就能消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