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零五章:冷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烛光剪影,冷宫静谧无声。

    除了冷映寒一开始跟她状似解释的说过,目前呆在冷宫是为了让她更好的养伤,并非打落冷宫之外,其他时候,他都拿着一本书安静的坐在床边,时不时的看着她,一旦她有想说话的神色就主动开口。

    而姬如雪一直没有想开口的欲望,第一天醒来,头痛的皱起眉头。愣是不吱声,所以冷映寒已经主动跟她说了三次话。

    陶然瞧着这两人之间氛围,瞎子都知道闹矛盾了!

    贵妃娘娘这次冷战了!

    皇上活该!

    黑影跟着陶然,看他暗搓搓的躲在门外偷看,便如同一尊佛般站在他身后给他把风。

    冷映寒来了三个晚上,把手中这本书翻了又翻,说倒背如流都不为过,这个女人还是不开口说一句话。

    不知道他一直等着她主动开口吗?他都连着三晚来这里守着她了。

    这不,姬如雪幽幽醒来,就听见冷映寒的警告声,“你敢再装睡试试看,朕把你衣服扒了!”

    姬如雪受此威胁,看着冷映寒的目光隐隐有些敌意,心想将被子往上拉一点,手指一动便倒吸一口气,疼的爹能忍娘不能忍啊!

    她瞥向自己包成粽子般的十指,心下感叹,她对自己可真下的去手,别让她手好了,看她不掐死陶然!

    冷映寒被她的目光刺的心窝一痛,习惯了她信赖的目光,此时她望着自己,眼神中隐藏不住的敌意。

    他怒了,实在想不明白,提高声音道:“姬如雪给我好好看清楚,你身上的伤是朕赐的吗?”

    姬如雪目光从他身上别开,声音沙哑,“不是。”

    “那你现在对朕的态度为何!当真以为你伤着朕就不能惩罚你?”冷映寒丝毫不知姬如雪不想和他说话的原因。

    姬如雪缓缓闭上眼睛,依旧道:“不是。”

    她想起被他下令打板子的时候,看她奄奄一息都能扔到这里不管不顾,他岂会心软。

    冷映寒被她抗拒的模样,气的握紧拳头,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这个女人怎么突然变了一个样。

    在他再次开口前,姬如雪睁开眼睛,眉目清冷的望着他:“我累了。”

    说完侧头闭上眼睛,呼吸均匀起来。

    冷映寒有气无处撒,紧紧盯着姬如雪,最终还是放下书籍离开冷宫。

    程天风和姚雁山紧跟在他身后,陶然端着一碗药进去,看着望着房梁出神的人,心有不忍开口道:“喝药了,何苦跟皇上置气,他是皇上你又不是不知道,等你帮我拿到碎玉风铃,我就带你出宫如何?”

    姬如雪示意他扶自己起来,一口一口的喝着碗里的汤药,不皱眉不喊苦。

    陶然喂完药,拿起姬如雪的娟帕给她擦拭嘴角,这一刻他眼里盛满温柔,嘴角上扬带着微微宠溺。

    这个不怕苦的模样神态像极了她,陶然一时恍惚,便流露出心里的思念。

    这温柔绽放不到几秒,就被姬如雪饱含怒气的嗓音打断:“你在透过我看谁?陶然,你再不把这该死的毒药解了,老子分分钟跟你绝交,哪天我真的控制不住了,第一个杀的人便是你。”

    陶然回过神,极快变换成之前的神态,安慰道:“不用怕,过两天就给你解毒,先用药调养好身子,给我一段时间,一定把你治好了!”

    姬如雪看了他一眼,满是幽怨,最后道,“我不想躺着,出去走走吧。”

    陶然略加思索,应了下来,只要情绪不激动,还是没有什么大碍的。

    姬如雪伸脚示意陶然给她穿鞋,现在她手伤了,有他的一份责任,使唤起他来简直心安理得。

    倒是陶然看着那双脚丫子一愣,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咬牙切齿道:“姬如雪你有没有身为姑娘家的礼义廉耻!自己的脚丫可是随意给男人看的!”

    姬如雪毫不客气的踹了他一脚,“把你当女不就好了,老娘在床上躺了三天,你给不给我穿?不穿我就光脚走,等会安寝记得给我洗脚就成。”

    陶然看了黑影一眼,后者背对她仰视夜空。

    他蹲下身心不甘情不愿给姬如雪穿好鞋,后者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步步加快脚步朝门外奔去。

    姬如雪来到黑影身边,仰头看向漫天星空,侧头问道:“黑影,能带我去屋顶吗?那样看的更远。”

    黑影看了她缠着纱布额头和手掌点头,手放在她背后一带,姬如雪便轻盈的上了屋顶。

    这种感觉简直棒呆了,她立刻问道:“黑影,你这轻功练了多久,难吗?”

    黑影想了想,目光有些茫然,看着前方的灯火摇头道:“忘了,想飞的时候就跟吃东西张嘴一样,自然就成。”

    姬如雪:“……”

    陶然走到院子里,看着屋顶的两人。

    黑影探身道:“要我带你上来吗?”

    陶然想着自己想看随时可以上去,何需黑影帮忙,当下摇头,坐在屋檐下,撑着下巴看星空。

    他想她了,不知道她在朝北国有没有受苦。

    陶秦喝药的时候总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似乎跟喝水一样,若不是……若不是朝北国,他何苦进宫当探子。

    陶然握紧了拳头片刻又松开,想起她信誓旦旦跟他说,师哥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等你来接我,你一定要安全回来啊。

    只要拿到碎玉风铃,他马上就回去接她!

    姬如雪吹着夜风,想起冷映寒那天早上的话,原来自己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作用啊,用来让姬如梅吃醋的存在。

    黑影察觉到身边的人情绪低落,侧头眸光清亮的看着姬如雪,娘亲说过,她难过的时候,被他摸摸头就好了。

    当下他伸手在姬如雪的头顶上摸了摸,“没事的。”

    姬如雪一怔,抬头看着目光温柔的黑影,这一瞬间他倒像个大人。只是那张孩子气的脸忍不住让她一笑:“诶,黑影,你想出宫吗?”

    黑影不解:“出宫?”

    姬如雪随意的靠在他的肩上慵懒道:“是啊,出宫,你长这么大都没有出过宫吧。外面可自由了,你武功这么好,到时候惩奸除恶,扶贫济困,当个大侠多好。”

    黑影努力理解她话里的意思,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走,我答应娘亲要在这里等一个人的。”

    “你等谁?”姬如雪有些惊讶。

    “我记不得了,只知道答应娘亲要等一个人,要跟他道歉,娘亲说,他会原谅我的,但一定要道歉。”黑影想着,神色怔然。

    姬如雪明白黑影应该跟自己一样,曾经失忆过,只不过她的记忆回来了,而他一直没有想起来。

    也许她可以帮他?姬如雪询问道:“那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黑影摇摇头,“男的吧,不记得。”

    姬如雪想着皇宫里这么多人,黑影被遗忘在角落多年无人问津。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目的,她为了出宫,黑影为了等人。

    秋风习习,在黑夜里吹动着屋顶之人的发带,青丝轻飘。

    屋檐下的陶然,坐了许久,突然想起姬如雪不能受凉,赶紧起身走到院子里朝黑影招手,“黑影,带她下来,夜风寒凉,吹多了会感染风寒。”

    黑影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睡着的人,小心翼翼抱起她,悄然无声落地,跟陶然点头,将人抱进屋子里。

    陶然上前替姬如雪盖好被子,她的睡颜恬静,把过脉后没有发现异样才蹑手蹑脚的出去,没有关门。

    黑影跟着他出去,陶然朝他挥挥手道:“你回房间睡吧。”

    黑影身形不动,反问道;“那你呢?”

    陶然打了个哈欠,“我也打算去睡了,明天见。”转身进了屋里。

    黑硬点点头,很快就隐匿在黑夜中。

    龙德殿中。

    姬如梅目光深沉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宫女,“那么多天都没有打探出姬如雪的情况?”

    那人颤音道:“回娘娘,如贵妃她好像并未在长信宫。冷宫也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那你说,她去了何处?难不成长了翅膀飞出宫了不成?”姬如梅讥讽道。

    “……”宫女不敢多言。

    “再探!”姬如梅下命令,宫女捡回一条命的滚出龙德殿。

    采雪上前给姬如梅添茶水,安慰道:“娘娘,皇上也未去长信宫,这几天鲜少能看见皇上的身影,据说是在准备应对迦域国来访的事情。”

    姬如梅点头,淡笑道:“皇上忙反倒是好事,采雪,若让姬如雪在祝寿礼上丢南柩国的脸,你说皇上和太后会不会放过她。”

    采雪眼睛一亮,片刻又觉不妥,“娘娘,这风险太大,皇家颜面不好动手脚,还不如按照原计划慢慢的折磨二小姐,这才更有乐趣是吧?”

    姬如梅看着不远处的烛光,勾唇轻声道:“说的有道理。”

    夜风吹过,龙德殿安静下来。

    次日清晨。

    姬如雪头重醒来,看着周围景象有些模糊,隐约听见陶然的声音。像在她耳边说话。

    “娘娘,你终于醒了,快喝药!”陶然守了她一早上,就知道她这病弱的身子,吹久了夜风会受凉,现在好了,他的预感中了。

    姬如雪一醒来就听见快喝药的话,心情跟哔了狗一样。奈何身子无力,让她惆怅不已。只觉得天昏地转,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年身在何处的迷糊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