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零六章:妥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然拿开她的湿毛巾,唤来黑影帮忙扶起姬如雪。一口一口的将药喂进她的嘴里。末了,端来一碗白粥说道,“别说我以前故意的,你看,现在特地让你先喝药再喝粥,喝吧,吃点东西病才好的快。”

    陶然刚把白粥喂进去,姬如雪含着粥,突然俯身在黑影膝上,把刚吃进去的东西悉数吐了出来。

    陶然看着黑影身上黑乎乎的汤药,心疼不已,“我辛苦熬的药啊!”

    黑影目光幽怨的看着他,难道不该心疼我的衣裳吗?

    姬如雪吐完之后感觉清明一些,听见陶然的惊呼,后悔自己刚才应该吐他身上。

    可惜她现在脑袋晕乎的厉害,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只能任由他人将自己扶躺在床上,陶然的碎碎念一直传进她的耳中。

    “姬如雪,你说你多能折腾啊,把药都吞了怎么退烧!这下愁死了,你还是先喝药吧,退而求次,不喝粥先。”

    后面的姬如雪沉沉睡了过去,一片安静。

    黑影换了身衣裳,还是旧旧的。站在床边问陶然:“她怎么吐了?不喜欢喝粥吗?”

    陶然羡慕的看着他,有时候脑子简单是件幸福的事,就不会跟他这样需要想办法调理姬如雪的身体而发愁。

    “你就当她不喜欢喝粥吧,她现在只能吃药,恐怕没那么容易退烧了。”

    黑影若有所思,“会死吗?”

    陶然咬牙道:“并不会!”

    黑影不说话了。

    冷映寒因为昨晚和姬如雪闹了会别扭,今天故意拖着不去看她,也不去其他妃嫔的殿中。

    江友安侍候在旁,敏锐的察觉到皇上的心情浮躁,寻思着要不要问问是为何事烦扰。

    冷映寒蓦地将奏折一丢,看着桌子冷然道:“暗卫有无传来那女人的消息?”

    江友安忙道:“回皇上,暗卫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冷映寒不满:“这些暗卫干什么吃的!”

    江友安沉默了,皇上啊,暗卫不是被你安排在冷宫周围,用来防止其他宫人打扰的吗?既然没有情况,自然就不用来禀报啊……

    冷映寒实在想不明白,沉声问道:“江友安,那个女人竟然如此胆大的不理朕。”

    江友安继续腹语,还不是皇上您给宠的。面上却说:“皇上,如贵妃许是因为生病,陶医女不是说,如贵妃的病有关情绪,皇上您看在如贵妃生病的份上,大发慈悲的原谅她,如贵妃病好后一定会很感动的。”

    瞎说!江友安站在冷映寒身后,抬手就想给自己来两巴掌,如贵妃的性子也是变幻莫测,他这般说权当哄哄皇上,毕竟皇上心情浮躁,不止他们遭殃也伤精神。

    冷映寒深深的沉思一番,觉得江友安说的有些道理,他和一个生病的女人较什么劲。

    他想通了,立刻站起来道:“去冷宫。”

    江友安连忙跟上小声道:“皇上,现在才午时。”

    “朕去看她,还要分时候?”

    江友安惶恐赔笑:“皇上什么时候都行,是奴才多嘴了。”

    冷映寒出发去冷宫,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在注意他的去向。

    来到冷宫,又见那两人围在药罐前折腾,背对着他,看样子在煎药。

    他扫了一眼便径直进去里面,看见脸色又白上几分的人,顿时怒了,出去门口质问道:“朕让你好好照顾她,怎么比昨晚的情况还差!”

    陶然这才注意到殿门的皇上,有些吃惊的看着宫门口,他竟然没有发觉皇上进来,是他太专注了?

    反应过来连忙上前恭敬道:“回皇上,昨夜娘娘出来看夜空,不小心着凉,恐怕还得些时日疗养。”

    冷映寒一听,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看着陶然的眼神就跟看一个死人一样。

    陶然背脊冒汗,心底却忍不住猜想起来,皇上最近对姬如雪越发的不一样了,估摸着是有些上心?但是介于前几天程天风说的情况,他还有些捉摸不透,只怕皇上对姬如雪情根深种却不自知啊。

    黑影感觉陶然有危险,默默的站在他的身后,冷映寒察觉到他的意图,冷哼了一声,进屋抱起姬如雪,迈步离开道:“从今以后去朕的宫殿医治她,若再有闪失,你的脑袋自己掂量着。”

    陶然赶紧收拾东西追上去,心想他都要被姬如雪害死了!

    冷映寒这番去冷宫去的高调,回来的时候更加引人注目,皇上的怀里竟然抱了一个女人!虽然看不见样貌,但从皇上手臂垂落的三千青丝在他们眼前晃啊晃,还能是个男人不成?

    无法想象皇上抱着一个男人的画面有多惊悚。

    自此,姬如雪昏昏迷迷中被抱到显庆殿医治,后宫里头人尽皆知,冷映寒也没心情去听那些风言风语。

    牧怀柔被祝寿礼的事情忙的晕头转向,好不容易闲暇时听闻这个消息,一个气恼险些吐出一口血水。

    女人的观察力不可小嘘,得知皇上抱回一个女人之后,皇后第一个想的就是调查出那个贱人的身份,首先从妃嫔中排查开始,姬如雪几日不曾去请安,派人去传也说不在长信宫。

    这下,各个宫的妃嫔都肯定皇上宫中的定然是姬如雪,简直要搅碎她们手中的娟帕,除了姬如梅。

    含冬有些愤慨,朝正在淡然喝茶的主子嘟囔,“二小姐真心不要脸,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住进了皇上寝殿!娘娘,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采雪嗔怪的看了含冬一眼,不可否认含冬对主子的忠心,但是她做事还不够稳妥。

    当下替姬如梅回答道:“胡说,后宫就是这样浮浮沉沉,以后这些话切莫在她人面前说起,免得连累主子。”

    含冬害怕,连忙认错,心底的不满表现在脸上,她家主子就是太善良了,一心为二小姐安全担忧,二小姐却跟主子争宠。

    姬如梅挥退含冬,皮笑肉不笑的欣赏着自己的精心保养的指甲,圆润小巧的指甲,如玉般的是手指,那双手就已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采雪看着自家主子出神,她知道娘娘是上天眷顾的宠儿,除了以前在丞相府过的不如意,进宫之后简直盛宠不衰。

    谁说帝皇无情?这么多年来,皇上对娘娘的心思可是有目共睹,没有哪个男子能那么长情,何况这个人还是皇上。

    再听见几天前皇上对娘娘的坦白,采雪相信无论皇上如何演戏给人看,只要娘娘出现在他面前,稍微示好,立马就会回心转意。

    姬如梅已经坐等看好戏了,她勾唇一笑道,“采雪,皇上已经开始行动了,以姬如雪的定力,没有几天就会深陷于此。到时……呵呵。”

    采雪浅浅一笑,说不出的乖巧,“娘娘,听说皇上抱着二小姐的脸色非常不好,想必也是十分不耐。”

    闻言,姬如梅嘴角上扬的弧度就越大,“让她好好的过几天好日子,等他回宫后,看看姬如雪幸福的模样,那样,他应该就会死心了吧?”

    采雪自然知道自己主子口中的他是谁,慌忙去到门口四下打量,没有发现可疑人士才将殿门关上,回到姬如梅的身前压低声音道:“娘娘,将军约莫在祝寿礼的前能皇宫,皇上这些年……一直不让将军回来这里。”

    姬如梅刚才扬起的嘴角缓缓放平,单手托腮目光迷离,似乎在怀念什么人道:“若他当初应了我,这个贵妃不当又如今。”说着低笑两声,“皇上还以为他思慕于我,却不知他心尖上的那个人是姬如雪!虽然也不想他离的这么远,可一旦皇上知道他爱的人是姬如雪,采雪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吗?皇上为了将军一家为了我,定会如他所愿,你要让我看着牧怀青和姬如雪两个人相亲相爱白头偕老?”

    采雪听着这清哀的语调,望着姬如梅忧伤还有些偏执的神情,她握紧拳头道:“娘娘不会的,二小姐进宫了,她和将已再无可能,皇上一颗心放在你身上,您要姬如雪生死动动小指头即可。”

    姬如梅垂下眼眸,轻声道:“你不懂的,牧怀青这个人有多固执,上次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只为了看姬如雪那个贱人一眼。”

    姬如梅很不甘心,她和姬如雪一样是跟牧怀青一起长大,她无论是容貌谈吐还是胆识都比那个只会躲在他背后的姬如雪优秀。为何牧怀青爱姬如雪不爱她?

    她年少时,一颗心都放在了牧怀青身上,相比被爹和继母宠着长大的姬如雪,她不比姬如雪可怜吗?可是,牧怀青眼里就是没有她!

    她要让牧怀青对姬如雪失望绝望死心!那时她就杀了姬如雪给牧怀青一个崭新的未来。

    这样想着,姬如梅忽然痴痴的笑了起来。

    姬如雪的命运真是可笑,皇上拿她当棋子为了让她吃醋,她拿姬如雪当棋子当靶子,为了给牧怀青死心。

    采雪担忧的看着低声笑着的娘娘,生怕她思虑过多影响身子,连忙侍候她午歇。

    千里之外,边境地界。

    身穿盔甲的男子,五官深邃,正一脸肃目的看着飞鸽传来的信件,眸光暗沉。

    他抿着唇,眉宇间全是痛苦,却仍可见其中温润之色。长期征战沙场,他身上沾染的鲜血也没把那抹温润磨灭,只因他手中信纸上的消息全是关于姬如雪。

    他用指腹来回抚摸那些纸张,得知她过的不好他却无能为力。有什么东西比思念更磨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