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二十四章:祝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行云流水的字体,足以看出写这字的人有多出众,然而这字的最后一笔有些重,不难猜出对方写这字的愤怒心情。

    上面的内容是一通警告:若再算计如雪,别怪在下不留情面,好自为之。

    采雪看完之后摸不着头脑,看见娘娘笑着哭那悲痛的神情,急忙说道:“娘娘,这只是姬如雪身边的人给我们的警告,娘娘不必在意。”

    姬如梅绝望道:“这是牧怀青给我的警告。他为了那个贱人特地这般对本宫,他的心是石头吗?本宫这么爱他,他竟然把本宫的心摔在地上踩。”

    采雪慌忙捂住她的嘴巴,低声道:“娘娘,我们这是在皇宫里面的,切记不可乱说话,以免招来灾祸,”

    任皇上怎么爱娘娘,亲耳听见娘娘哭着说,她爱的是别人,只怕会没了理智迁怒娘娘。

    姬如梅在采雪的提醒下,收敛情绪,接过她手里的纸条,抚摸着那让人赞赏的字体,默默的将它收了起来。

    采雪不想她将这种字条留在身边,应该立即销毁才对,不然日后怕有麻烦。

    她上前两步道:“娘娘,这种纸条留不得,您……”

    姬如梅又爱又恨的握着那纸张道:“这是怀青师哥的字体。”

    她要留下。

    采雪叹了口气,心里对姬如雪的恨意又深了几分。

    祝寿礼马上就到了。

    皇后忙碌了那么多天,就指望能得到太后或者皇上的赞赏。

    别国的使者经过皇上当着文武百官接见后,安排了住处。他们都是表面恭敬心里嘲笑南柩国的生物。更像似来南柩国下马威。

    奈何这是惯例,

    除了迦域国来使,朝北国,东晔国,西凤国,都派了来使来祝寿。

    宴席当天。

    太后穿金戴银,整个人显得贵气逼人。

    她坐在皇上的右下方一些,银灰色发丝盘起来,带上了许多头饰,有些发胖的脸庞,显得很是慈祥。

    姬如雪坐在姬如梅的旁边,一切的按妃位来排,一人一个小桌子。实则到场的也只是皇后四妃以及九嫔。其他妃位不高的并没有露面的资格。

    妃嫔在别国使者面前不用表演才艺,这会让自己的身份掉价。自有舞女而琴师在场助兴。

    所以姬如雪规矩端坐在位置上的时候,不明白那时候他们说要练好才艺是作何?

    皇宫的水太深!

    陶然那货则用四个字搪塞她:计划有变。

    见了鬼的计划有变!害她还这么勤奋的练了两次琴艺!幸好不止她一个人有做准备,所以白费力气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这样一想心里舒服多了。

    冷映寒即便在宴席这种场合也没有过多笑容,偶尔才会露出浅笑,没多久又恢复一脸淡然。他似乎天生如此,也没有人感动意外。

    皇后坐在太后下方,紧接着是姬贵妃,再者才是姬如雪,姬如雪后面还有一个贤妃和云妃。其他的宋嫔祝嫔师嫔还有杨常在,只能乖乖呆在宫殿里独自想象外面宴席的场面。

    冷映寒看了姬如雪一眼,后者表现的很乖巧,规规矩矩的坐在位置上,不胡吃东西,也不交头接耳,似乎喜欢看这些歌舞?

    姬如梅也在打量姬如雪,天知道她此时心里有多恨,恨不得灌春药给那个贱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可惜她不能,这是四国使者来南柩国祝寿太后的宴席。虽然能让姬如雪丢尽脸面,但是也让南柩国蒙羞。

    现在的一切是怀青师哥用自己双手保下来的,她怎么舍得让他的成果沾上污点。

    她可以等,等到宴席散后。

    不知道被人算计的姬如雪看着那些转来转去,重复两个动作的舞女心情简直无法言喻,倒是那些他弹奏的乐师还过得去。

    听说这个宴席要持续两个时辰多,她不敢乱吃东西,生怕到时上茅厕麻烦。

    那些使者和冷映寒说的客套话,听着也是无趣。

    看看天色也才申时。

    陶然说,这里有武斗可以看,然而现在才刚开始,武斗是在什么时候!

    总的来说,她!很无聊!

    牧怀青坐在位置上,一直低头淡淡饮酒,周围的人也在不停的奉承他,倒是牧太师替他挡了一些。

    他一直很有自制力,从不直面看如雪,只是偶尔用余光一扫,便已满足。

    但他时常能感觉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他很不喜,那个女人在这种场合也敢这般看他,恬不知耻。

    终于,四国开始奉上自己的祝寿礼。

    一个个都让姬如雪看的眼花缭乱,轮到姬如雪的时候,她深呼吸拿过巧月递给她的佛经,一脸乖巧的上前道:“臣妾听闻太后念佛,便求了这本佛经给太后娘娘,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真是平凡无奇的祝寿语,照搬前面人所说的就行了。

    贵气逼人的太后看见那本佛经,眼珠一亮,笑意真了几分,拉着姬如雪的手直道好孩子。让她在她身边坐下,这可就等于在皇上身边坐下了。姬如雪连忙推脱。

    冷映寒不喜的看着她回到位置上,明明他都已经预知太后会让她坐下来,这个女人却这么木头!

    他饮口酒顺气,姬如雪也开始端起酒杯浅尝这种香甜的果酒,没想到又被冷映寒看个正着,他侧身喊过江友安耳语。

    不小片刻就有一个陌生的小太监将姬如雪的酒壶悄无声息的换掉。

    送完了礼物,喝过了酒水,看点终于来了。

    迦域国的使者按耐不住起身道:“禀皇上,贵国的牧大将军英勇善战,小国的勇士早有耳闻,不知借此寿宴,可否切磋一番?”

    姬如雪眼睛亮起,喝着酒杯中的酒水打量那个自称勇士的络腮胡子。

    络腮胡子对战牧怀青?单在长相上就落败了!可是这是比武…她看向还在喝酒的牧怀青,他行吗?

    南柩国寿宴有一种奇怪的说法,要是有人出血更能表示寿星红红火火。

    冷映寒将视线落在还在饮酒的牧怀青身上,后者对他微微颌首。

    冷映寒道:“有何不可,去擂台上吧。”

    姬如雪看向五十米外的擂台,吐槽道,这擂台都搭好了,刚才不就多此一举吗?

    牧怀青从座位上起身,朝皇上恭恭手。

    他脚步轻点,三个呼吸间就从座位上飞到擂台上,在微黄的阳光下如同谪仙下凡。

    不只是姬如雪惊叹,姬如梅更是目不转睛,她就是喜欢牧怀青无论做什么都一脸淡然,那身脱尘的气质让人挪不开眼。

    冷映寒眯眼,难得笑意明显的看戏,牧怀青的武功他自然知悉,并不怕会失败,除非对手是他。

    然而当他侧头看见两个贵妃都眼睛发亮的盯着擂台时,一开始好心情立马消失无踪。

    络腮大汉听说过南柩国在战场上让人闻风丧胆,可是这上来的却是个如玉公子,当下站在擂台上质问。

    “俺要的是南柩国的牧大将军,你是何人!快滚下去!”此人四方大脸,鼻直口阔,说话似金钟之声。

    南柩国众臣却哄笑不已。

    络腮胡子气恼,“你们都在笑啥子!”

    牧怀青和气一笑:“在下便是牧怀青。”

    “你骗啥子呢,牧将军是一个一身煞气似修罗的人,你快散开,小心俺的拳头伤了你那张小白脸。”

    立刻就有宫女和无数女眷气愤的盯着络腮胡子,竟然敢说那张俊美到让人臣服的脸是小白脸!

    迦域国被某种不知名的杀气吓的不敢动,南柩国的女人也太恐怖了!

    现场一片安静,姬如雪听着络腮胡子讲话挺有意思的,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诶?不对,这果酒怎么是茶水啊?

    牧怀青浅笑着,伸手示意对方出招。

    络腮胡子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大叫一声,冲了上去,结果拳头未到牧怀青的脸前被卸,腿未近牧怀青的身就被挡。

    牧怀青转身一踢,那个络腮胡子就如同断线的风筝被踢出擂台。

    姬如雪差点想拍桌子叫好,这才是容貌和武功具备的男神!简直就是他的个人表演!

    真稀奇,一场比武在几个呼吸间就结束,明明络腮胡子的攻势挺快,一看就是力量不小。牧怀青站在原地,除了将他踢出去,几乎是没移动过脚步啊!难道一开始他就不曾想躲?

    姬如雪看的脸颊通红,丝毫不知道冷映寒也快要被气的脸色通红,无非是一招一式,有什么值得这个女人兴奋的!

    可此时,众人的视线都在擂台之上。

    牧怀青屹立在那,淡笑道:“承让。”

    迦域国的脸色非常难看,输的太惨。

    牧怀青看向冷映寒,后者脸色不佳的给他敬了一杯酒。

    收回目光的时候,瞄到一脸兴奋的姬如雪,一愣,如雪竟然这么高兴?果然还跟小孩子一样,爱玩爱看热闹。

    如此他的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不愧是牧将军,果然人不可貌相,竟然如此年轻,西凤国曹百里来讨教几招!”

    姬如雪突然噗嗤一声笑了,随后赶紧低头假装正经。

    巧月吓了一跳,冷汗直冒,主子是看到哪里好笑了?

    姬如雪拉过巧月低声道:“这个西凤国的曹百里跟百里公公重字了,百里东的姓,曹百里的名。”

    巧月一愣,随后也捂嘴偷笑起来。

    冷映寒眯起眼睛读出了她的唇语,顿时饮了口酒,暗笑这个女人总是观注意这些不必要的细节。

    这般想着,他看了一眼江友安身边的百里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