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二十七章:公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样下去,真的不会死吗?

    时间从指缝间划过,姬如雪不知不觉喝完一壶茶水,人有三急,她惆怅的让巧月跟皇后禀告一声。

    巧月暗道早知就不给娘娘喝那么多茶水了,但还是迅速去跟皇后说。

    牧怀柔听见巧月的禀报侧头打量姬如雪,片刻才颌首放人。

    姬如雪离场有好几个人注意到,比如冷映寒,姬如梅,牧怀青,朝北国的使者。

    朝北国使者勾起一个微笑,拿起短笛放在嘴边吹了吹,没有任何声音,像似在吹走一些尘土。

    端木薇再抬头时,看见无名不见了,她立马一脸错愕,再看见在座的只有姬如雪的位置空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宴席还是很热闹,文武百官互相敬酒,端木薇咬唇悄然离场。退出众人视线后,她慌乱从茅房的方向赶去,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茅房外,见巧月正候在一旁,赶紧上前抓着她的肩膀问道:“如贵妃在何处?快说啊!”

    巧月吃痛,连礼都顾不上直接应道:“回娘娘,主子在茅,茅房啊。”

    端木薇一把放开,看着五米外的茅房就打算上前确认。

    巧月看出不对劲,张开手拦住她道:“娘娘,主子在上茅房呢,有什么事,还是等会再说吧。”

    端木薇想着这么近的距离,如果阿非过来她应该也看得见,只好忍住冲动,点头站在原地。

    巧月之前见端木薇和自家主子的感情挺好,可是后来就对端木薇挺失望的。

    她不动声色的打量四处张望的端木薇,肩膀上的疼痛在清晰的提醒她在,云妃刚才的手劲有多大。

    姬如雪刚解下裤子就听见端木薇的声音,本想出去的,听见巧月挡下了就专注解决需求。

    不到一会,她便从打开茅房的门,用旁边的清水净了手。这才浅笑看向端木薇,在茅房见面还真特别。

    端木薇看见她毫发无伤后,心里提着的那口气才放下。他还以为那人派阿非要做什么。现在发现自己太紧张了,即便那人要派阿非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找不上姬如雪啊。

    姬如雪朝她走去,将她松气的神情收入眼底,寻思她这是在担心她?她担心什么?

    只是待看见站在端木薇身后五米远的无名时,姬如雪瞪大了眼睛,他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找错茅房了?要不要上前告诉他男子的茅房在相反的方向?

    端木薇见她神情惊愕,缓缓转身,无名站在那里,面无血色目光冰冷,那身白衣被鲜血染红了一大半,这明明是重伤的模样。

    他却站在她们的面前。

    端木薇颤抖着上前两步,她捂住嘴,哽咽道:“阿非,阿非,阿非。”

    无名?阿非?

    姬如雪被这一出整的有些懵,这个无名叫阿非?端木薇认识他,糟糕!这个不会是以前端木薇说够那个很重要的朋友吧?

    这……若是被人看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想靠近端木薇却被巧月抱住:“主子危险,这个人武功这么厉害,我们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端木薇挣扎着想再靠近那个阿非,却见阿非后退两步,只见他面露茫然,看着端木薇唇瓣动了动,似乎在重复姐姐两个字。

    端木薇身边的贴身婢女彩蝶早已跪在地上,跪的方向正是那个阿非。

    端木薇止忍不住,她上前一把抓住阿非的手臂,摇了摇道:“是的,我是姐姐,你快醒醒。阿非记住姐姐说的,找机会逃走,不能留在那人身边,逃走,逃走,逃走,一定要逃走!”

    她握着那只又瘦又白的手,却听身边的彩蝶提醒道:“娘娘,快下命令!”

    端木薇抬头对上那双毫无波动只剩下迷茫的幽深眸子,慌忙从怀里掏出一只短萧,短促的吹了两个音符。

    一听这箫声,阿非的目光连迷茫都不剩下,变回一片空洞。

    姬如雪看的是目瞪口呆,端木薇她在作甚!

    端木薇将短萧放回怀里,重新拉着少年的手道:“听姐姐命令,回去后逃离那人身边,今晚就逃走!”

    阿非没有任何表示,只是转身往回走了几步,就消失在黑暗中。

    姬如雪久久不能回神,她站在原地,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个哭的不能自已的端木薇,那种天塌了的绝望从何而来?

    端木薇蹲下抱膝耸动着,不顾妆容不顾旁人在场,她哭阿非危在旦夕她却无能为力,她哭那人竟狠心如此不顾多年情谊。

    姬如雪上前蹲下,见她这般模样不忍的掏出娟帕给她,“擦擦吧,宴席还没有结束呢。”

    端木薇泪眼婆娑的望着姬如雪,声音沙哑道:“我可以,抱抱你吗?”

    姬如雪下意识点头,拉着端木薇站起来,后者靠在她的肩膀上悲泣着。

    过了好一会,端木薇才平静下来。歉意的看着姬如雪被泪水浸湿的肩膀。

    姬如雪拍拍她肩道:“作为封住我嘴的代价,你要告诉我那个阿非的事情。”

    端木薇愣了愣,抿嘴低下头,伤心道:“她叫端木非,是我同胞妹妹。今晚,她就会被抛弃。”

    姬如雪盯着来路没有发现其他人,不解道:“抛弃?”

    “抹杀。”端木薇抬头,神情悲戚轻声吐出两个字。

    姬如雪恍恍惚惚,“为何?”

    “没有为何,她今晚和将军比武失败,就代表没用了。”端木薇垂下头,她不能说出阿非是那人特意带给她看,给她的警告。

    姬如雪要掉下巴了,竟然只因为比武失败就杀掉。怪不得朝北国的使者并不给她治伤。

    等等,她好像忽略一个很可怕的事。“你说她是你同胞妹妹?无名是女的?那不是公主吗?公主怎么会被这样对待!”

    这是要杀死多少个脑细胞!皇宫的水无论在哪个国家都很深。

    这时,彩蝶扶着端木薇,神情悲伤跟姬如雪道:“回娘娘,因为九公主从小骨骼清奇,是练武的好苗子,所以皇上下令要将九公主培养成……”

    姬如雪已经脑补出端木非因为武功太高不受控制,所以便有了如此下场。

    那个冰冷少年换上红妆的不知又是何等风采,只可惜却被如此对待。

    姬如雪上前拍拍端木薇的背,担忧道:“她现在是被你们控制着,你要她从使者那里逃走,她会逃走吗?你可曾想过她若真的逃走了,能去哪里?”

    端木薇握紧拳头道,“我不知道阿非离开那人后能去哪里,但他回去那人身边就只剩下死路一条,逃开后如果遇到好心人还能捡出一条命,没有朝北国的短笛控制,阿非不会伤人的。”

    “可你忘了她伤重。”姬如雪叹口气忍不住点名。

    端木薇想起刚才握住端木非的手,那上面传来的冰凉,明显是失血过多的现象。

    可是她没有选择了,怪只怪她自己如此弱小没有本事保护亲人。

    姬如雪和端木薇一前一后人的入座,刚一入座就收到冷映寒警告的眼神,大概意思是离开那么久做什么!

    她讨好的笑笑。忍不住去看朝北国使者的身后,端木非不在!还未来得及思索她是不是已经开始逃了,就对上朝北国使者的眼神,真是怎么看怎么恶心。

    姬如雪的手腕泛起一圈黑光,幸好是在晚上,没有什么人注意,只有朝北国使者的眼神更贪婪了。

    看了一会,姬如雪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两口,惊奇竟然变成了果酒。估摸着之前那壶茶是宫女拿错了吧,正好遇见端木薇这事,心情挺郁闷的,她不是圣母啊,只是见端木非那个如同傀儡的样子,有些心寒。

    想到自己,她又有什么自保的能力?文不成武不就,就跟蝼蚁一样。心情失落喝果酒果然能解愁。

    冷映寒冷眼瞥见姬如雪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茶水,宴席已经吃到差不多,他便下令撤掉。

    丝毫没有在意四国使者的感受,众臣子起身跟皇上太后行告退礼。

    太后含笑点头,跟皇上说了两句话后,便在众多宫女的陪同下离场。

    这个太后很安静,却没有人敢造次。所有妃嫔都福身恭送太后,直到她的身影看不见方才起身。

    皇上大手一挥,皇后带头再次行礼,妃嫔依次离场。

    姬如雪喝了大概七八杯的果酒,感觉脸上有些热,巧月扶着她一步步的离开,直到了分岔道,皇后下令各回各宫。

    姬如梅瞧着姬如雪脸色酡红的模样,得意一笑,表面关心道:“妹妹你没事吧?这宴席怎可喝这么多酒,回去路上要多加小心啊,长信宫那么远。”

    姬如雪只是脑子有些昏,但是还是很清醒,乖巧的谢过姐姐关心,头也不回由巧月初兰扶着回去,江年邵生也紧跟在后。

    姬如梅在她走远一些后,冷哼一声,今晚有她好受的!

    姬如雪越走脚越无力,全身都有些发软,她嘀咕道:“这酒喝着挺甜,后劲怎么这么大!”

    巧月和初兰一人一边扶着主子,听见她嘀咕哭笑不得解释:“是主子您的酒量太浅。”

    姬如雪嘟着嘴巴不满,“你胡说。”

    “好,奴婢胡说奴婢胡说,主子您倒是站起来啊,我们回长信宫。”

    江年和邵生连忙上前帮忙,这两人接手这才扶稳姬如雪。只是他们又不能背主子,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软轿,这可怎么回去?

    巧月咬唇跺脚,跟他们三人道:“我去禀告江公公,你们候在这里不要走,一定要看好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