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二十八章:意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兰连连跟巧月保证,一定会誓死看好主子。

    巧月这才匆忙离开。

    她刚走没多久,姬如雪身子越来越软嚷嚷道;“巧月,我要摔倒了摔倒了。”

    江年和邵生看着这样的主子这般孩子气想笑又不敢笑,片刻就想哭了,主子您倒是别乱摸啊!

    姬如雪侧着头,靠在江年的肩膀上,用鼻子嗅了嗅片刻嫌弃道:“不知这个味道。唔,快走,去找他。”

    说着就要往前扑,江年还来不及尴尬就被姬如雪这一扑吓出一身冷汗。

    这要是摔了主子,他们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啊!

    “主子主子,您要找谁,先站稳了。”初兰焦头烂额的盯着双眼迷离的主子,刚离开的时候眼神还清醒的很,怎么走了一会就最醉成这个样子了。

    姬如雪嘤嘤的哭了起来,“我站不起来,初兰我是不是腿没了。”

    初兰也要哭了,难为主子还认识她。连忙安慰道:“主子的腿没事,是喝酒了身子软,巧月姐姐去找皇上了,很快就会有软轿来,娘娘您在等等。”

    “骗子,我没有喝酒,没醉,因为我没吐!”姬如雪睁开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严肃,可是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像极了小鹿。

    初兰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就主子这个样子还敢说没醉。

    倒是巧月赶回宴席会场的侍候,这宴席正在散着,皇上和江公公已经不在这里,她着急问了个宫女,那宫女认出她是正得宠的如贵妃宫女,连忙告诉她皇上离去的方向。

    巧月道了声谢,连忙提起裙摆追上去。一盏茶的时间后,果然看见了皇上和一众宫人的身影,她踹口气继续追,边追边喊道:“皇上留步,皇上。”

    江友安心道哪个不知死的宫胆敢如此叫喊,一回头却见如贵妃身边的宫女出现在这里。

    连忙低声禀报道:“皇上,是如贵妃身边的宫女。”

    冷映寒听下脚步,他今晚喝了不少酒,可是还没到醉的地步。

    巧月看见皇上转身,立马跪下道:“启禀皇上,娘娘喝醉了酒,请皇上赐娘娘一顶软轿回宫。皇上,娘娘连站都站不稳了。”

    巧月出此下策也没办法,不找皇上就没法带娘娘回宫了。

    冷映寒唰的一下冷下脸,回头看着江友安,江友安冷汗直冒,看着百里东呵斥:“怎么办事的?不是让你把娘娘的果酒换成茶水吗?”

    百里东颤抖,他换了啊!可这种时候他只需要认错就够了。“奴才的错,请皇上责罚。”

    冷映寒现在哪有时间去责罚,那个女人还在某个地方发酒疯!

    他大迈步往回走。江友安连忙示意巧月起来道:“快在前面带路啊。”

    巧月一听,慌忙起来带路。

    等回到原地的时候,巧月内心的崩溃的,主子正在拉扯自己的衣裳,初兰正在拼命的阻止她。江年和邵生两个艰难的扶着主子,身上的衣服也是别拉扯过。

    天啊,主子喝醉酒都干了什么!

    冷映寒的脸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这个女人发的酒疯一次比一次厉害,竟然敢在法庭广众之下拉扯衣服,不单是拉自己的,还拉扯太监的!她竟然连一个太监的衣服都拉!

    容不得众人惊呆,冷映寒大步上前,单手扯过姬如雪。姬如雪一个旋转,撞进冷映寒的怀里,双腿一软就要往下掉。

    冷映寒现在的内心简直是咆哮不已,江年和邵生还有初兰赶紧跪下:“奴才参见皇上。”

    冷映寒扫过江年和邵生被解开的衣领,冷哼了一声,手臂用力抱起那个跟软泥一样的女人,扬长而去。

    等他们走后,他们四人才松了一口气,将这么麻烦的主子交给皇上准没错,皇上再不来他们都要瘫痪了。

    主子吵着要去这里,要去哪里,要去找谁,又动手动脚的。实在是招架不住。

    江年一身冷汗道:“感觉我以为皇上要拖我出去斩了,好可怕。”

    邵生跪在地上后怕道:“我也是,被皇上那么一扫就像掉进了冰窟。”

    姬如雪窝在冷映寒的怀里,用鼻子嗅了嗅就跟小狗一样,随后睁开眼睛道:“你是皇上,我认识你。”

    冷映寒:“……”

    程天风一直在装作正经,刚才见姬如雪扯衣服那个样子,简直就是无法直视啊。他该庆幸上次娘娘只是跑来跑去没有脱别人的衣服吗?

    姬如雪没有得到回答,双手搂着冷映寒的脖子,凑近他的脖子继续闻了闻,满足道:“好香。”

    冷映寒往后仰了仰脖颈,威胁道:“姬如雪,给朕醒醒!”

    姬如雪睁开眼睛,看着冷映寒的眼睛,湿漉漉的双眼满是委屈突然就啜泣道:“朕难受。”

    冷映寒咬牙切齿道:“谁给你胆子敢说朕的!”顿了顿又问:“哪里难受?”

    程天风故意后退一步,死死咬住嘴唇,肩膀不停的颤抖。贵妃娘娘也太可爱了!再次挑战皇上的底线。

    经鉴定皇上对贵妃一定是真爱!

    姬如雪松开他的脖子,扯着自己衣裳道:“很热,很难受。你很凉快。”

    说着重新攀上他的脖子,凑上去吻了吻,一口咬了下去。

    冷映寒倒吸一口气。

    江友安等人低头,如贵妃主动出击!

    “姬如雪,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冷映寒的声音暗哑道。

    姬如雪嘟囔了一声,脸颊往他的脖子蹭了蹭,还伸手把他的衣领扯开!

    冷映寒加快脚步回殿,他快要被这个女人逼疯了。

    忍受着姬如雪的骚扰,冷映寒飞快的回到显庆殿,不理行礼的宫人径直来到后殿。

    姬如雪似乎真的很难受,双目迷离的哭了出来,那低声的哭腔简直就像一只猫伸出爪子不停的挠你一样。

    江友安见皇上一脚踢开了寝殿的门,识趣的停下脚步,默默的关上了殿门。

    姬如雪被冷映寒扔在龙床上,不停的扯着自己的衣服哭难受。

    冷映寒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里的怒火滔天,该死,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下给这个女人下药!

    若是那个宫女没有跑来找他,这个女人后面会如何不言而喻。

    姬如雪睁眼泪眼看着冷映寒,从床上坐起来,衣裳半解,朝他伸出了手,“皇上,我难受。”

    冷映寒滚动了下喉咙,伸手握住她的手,坐在床边看着这个女人往他怀里钻。

    拉他的衣服,吻他的脖子,冷映寒一直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这个和平时截然不同的姬如雪。

    然而,姬如雪啃了两下,动作慢了下来,她抱着冷映寒的腰,满足的嗅嗅竟然是一幅要睡觉的安然。

    冷映寒:“……”

    谁给下的药!连份量都不知道吗!敢下药还不敢下多点!别让他查出来是谁!

    冷映寒身上的火已经被点起来,之前是一直忍着,眼下看这个女人竟然想睡觉?做梦吧!他一把将姬如雪扯开。

    姬如雪本想睡觉,却突然没有凉丝丝的感觉,热感重新回到身上,她生气的睁开眼睛,只见一道暗影覆盖下来。

    她来不及说话便被封住了唇。

    这一夜,江友安安静的听着殿里隐约传来娇.喘,大概是皇上的寝殿太大了,真的只能听出那么一点点动静,唯有哭声清晰些。

    江友安笑的合不拢嘴,程天风远离开来。

    再说负责宴席后巡逻的姚雁山,在所有人都散场之后,巡逻一番没有发现问题便交给其他的侍卫长负责。

    他走在不见人影的小路上,宴席散场大家都累的不行。忽然看见一个倩影站在池边。

    在这个大晚上的,周围一个人的没有,姚雁山警惕起来,不会是想不开的宫女吧?这些年并不少见。一些承受不住主子脾气或者被欺压的宫女自杀。

    天色昏暗,池边又没有灯笼,这么一看还真看不出对方想做什么,但入夜了这样站在池边不动的人,总不能说是在看鱼?

    他叹了口气,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

    姚雁山悄无声息的来到那道影子的背后,那头披散的长发冷不防添加了几抹惊悚。

    趁对方不觉,冲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往后退,待拉到安全距离后,才放开道:“姑娘生命就这么一次,怎可轻易放弃,无论是受了什么委屈,活着才能看到以后,你死了一了百了,可想过家中亲人?如果孑然一身无牵无挂那便更要努力活着,度过挫折才能迎向美好,就像是黎明到来前总是最黑暗。如果在沉浸在黑暗里自我放弃,便再也看不见黎明了。”

    一阵沉默后。

    端木薇抬头看着他道:“姚侍卫,你在说什么?”原谅她真的没有听懂。

    姚雁山在她抬头那一刻,吃惊不已,笔直下跪:“卑职不知是娘娘在此,是卑职唐突了,望娘娘恕罪。”

    姚雁山内心混乱不已,他刚才做了什么,竟然去扯娘娘的手臂,还说了要大堆有的没的。

    端木薇因担忧端木非,心烦意乱所以才在这池边静望。

    从他说话起,端木薇就知道这个拉她的人是姚雁山,上次也是他就她一命,难道他刚才以为自己要轻生?

    见他这般毕恭毕敬,端木薇摇摇头道:“你起来吧,我没事。”

    姚雁山迟疑着抬起头,看见端木薇站在月光下神情哀伤。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受。

    端木薇见他还跪在地上,再次放轻声音解释:“我真的没事,姚侍卫忙去吧。”

    姚雁山左右看了看,周围连个宫女都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