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四十二章:毒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李家镇不同于扬水镇的热闹,都城的繁华,有一种安寂感。

    朝北国的车夫警惕的打量着每一个来往的百姓,他们买东西都是安静的交谈着没有吆喝声。有的摊子没顾客的时候就这么安静坐着忙自己的,有顾客在挑选也爱理不理,只是收钱的时候才伸出手去接。

    这种诡异感,令他们草木皆兵。

    司拾也察觉到了这种不平凡的气氛,打开马车窗户盯着外面,收到那些百姓看过来的目光。

    越是平静就越是可疑,普通的百姓眼神怎么会如此无波动。

    姬如雪紧张的望着司拾,只是那眼底的笑意怎么看怎么碍眼。这种逃亡的生活还是第一次,看着对方紧张的神情,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紧张。

    司拾板下脸,特别不待见姬如雪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很快就能被救出去,所以这么明目张胆的幸灾乐祸。本使告诉你,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姬如雪无辜的眨巴眼睛,化去眼底的笑意,坦白道:“你别误会,我这是看你们紧张跟着学,这是我第一次离开都城,后又追兵,眼下诡异的气氛,这辈子还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体验一次。”

    司拾阴笑:“放心吧,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体验了。”

    因为不久你都会死。

    姬如雪耸肩,又抬头摸了摸鼻子。这是说明她这一去就会客死他乡吗?他们不问关于冷映寒的事,也不杀了她,那么到底抓她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真的让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自己落在对方手里有什么用处,值得他们惹上这样的危险的也要将她带去朝北国,总不能说其实她是朝北国人?

    司拾又在拉着那个阿泽的手来回抚摸,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朝赶车的车夫问道:“还有多久到下一个镇子。”

    “大人,保持这样的速度到达下一个人多的善子镇,最快也是明天早。”

    姬如雪看了看天色,已经快接近傍晚,从昨晚到扬水镇用了一上午多些,从扬水镇到这个李家镇也用了一个下午。现在到达下一个善子镇需要一夜,距离间隔的越来越远,她离皇宫也越来越远了。

    司拾再次看了看外面的动静道:“在这里不做停留,子时就进森林过夜。”

    “是大人!”

    马车又开始快了起来,姬如雪幻想了一下在森林中过夜的情景,犹豫问道:“到时我可以睡马车上?”

    “娘娘,您自然可以睡在马车上,天那么黑本使可不能让你下马车,伤着了就不好了。”司拾又恢复一开始的阴阳怪气。

    姬如雪冷目,怕我逃跑就直说,啧这个死胖子最好晚上睡觉被毒蛇咬死!

    就在这时,马车前面几个乞丐推推搡搡,不小心一个乞丐档在车前,其他几个围着他猛揍,这种抢夺食物或者抢夺地盘的打斗并不少见,周围百姓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离他们绕远了些。

    司拾的车夫眼看这些人挡住,要是杀了他们就会引起官兵的注意,他不得不呵斥道:“不想死的滚开!”

    得到他这句话,揍人的乞丐赶紧躲开,被揍的乞丐的也滚到一旁,道谢:“多谢这位大哥相救。”

    马车立刻从他们身边走过,刚才还斗殴的乞丐暗地里交接了眼神。各自离开。

    不久李家镇的上空打响了信号弹。

    冷映寒离还在路上,听见声音辨认方向,无疑是在前方。其他的方向的暗卫收到消息从另外两边赶回来包抄。

    最接近姬如雪的也就是冷映寒前方的暗卫了。

    冷映寒不顾马匹的劳累,继续狂奔,尘土纷扬,发丝在背后飘摇,握着的缰绳昭示他们逃不出南柩国!

    双方都没有慢下来过,差距却在不停的缩小,冷映寒牧怀青一整天滴水未进,眼中都有着执着。

    司拾一直在想方法甩掉后面的追兵,天完全黑下来后,中午离开的随从忽然从窗外进来。

    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姬如雪再一次佩服了。

    “禀告大人,陶公子说他并没有插手此事,是有人在江湖上发布追杀悬赏令!说取回我们一颗人头就奖赏十万两。悬赏令出,他也没有办法相帮。”

    “可恶!”司拾阴鸷的看向姬如雪,“想不到你一个贵妃竟然还能惊动的江湖人物。”

    姬如雪扯扯嘴角,解释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吧,我没有结交什么江湖上的人。”

    她在司拾的眼中看到了厌恶。暗道不妙。

    果然下一秒她就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司拾从怀里拿出那枚毒药塞进她嘴里,又拿出一包粉倒在茶杯里,加水给她喂进去。

    姬如雪连牙关都不受自己控制,被对方灌个精光。

    药丸和是水从喉咙上滑下去那一刻,姬如雪简直要咬死司拾这个死胖子!

    怎么到哪里都逃不出被灌毒药的命!从此小命又在刀海里漂泊。

    司拾见她吞下去之后才解开她的穴道,伸手擦嘴角的水渍,温柔道:“为了不让娘娘被坏人抓走,本使已经给你下了九香软骨散,还有一小颗毒药,做人不能太安逸,所以它每天都会给你警醒。”

    姬如雪捂着肚子,“那是什么!”

    “不不不,娘娘现在不用捂着肚子,药效半个时辰后才发作,就是肠子痛一痛而已,只是肠子。”司拾笑的一脸兴奋,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似乎想到了什么绝妙的东西。

    姬如雪伸手进喉咙,试图将那些毒药吐出来。不管有多恶心!

    司拾凉凉的坐在边上看着她呕啊呕,那个眼泪都快出来的表情,简直绝妙。

    他从桌子下拿起灯台,取出火石点亮道:“药进肚即化,你又呵斥自找苦吃呢,看着小模样给难受的,本使很开心。”

    姬如雪一愣,抬起头冷冷的看着那个阴狠的胖子。别人都说什么心宽体胖,啊呸!总有几个心不宽体特别胖的人渣存在!

    她拿起茶杯倒了一杯水漱口,对着窗外呸了出去,尽管她很想把那口水喷到死胖子的脸上!随后用衣袖一抹嘴角,靠在角落里假装睡觉。

    她能感觉到四肢传来的无力,冷映寒你丫到底有没有派人来救我啊!

    姬如雪浑浑噩噩睡过去,再醒来是被剧痛痛醒的。

    这时马车已经停了,司拾和另外两个面瘫随从都不在马车上,她靠在角落里疼的直咬唇,她的手脚连让自己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那个什么九香软骨散,还真的能把骨头软了不成!

    肚子火辣辣疼的想吐,肠子好像被万虫啃咬,痛感不一致,就像下着暴风雨的海面,浪花铺天盖地的袭来,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快要窒息了。

    鲜红的血滴从她的嘴唇落在素白的衣裳上面,一滴两滴三滴。姬如雪尝到了铁锈的味道,可是她不感觉得到嘴唇的痛,她的肚子好像已经烂掉了,她突然想起了那个梦,这次她会死?

    司拾坐在马车外,怀里抱着那个阿泽随从,他们没有生火,另外一个随从站在他的身后保护他,车夫则留在马车旁看着。

    “竟然把本使逼到这个份上,南柩国为了一个女人真是大费周章,阿泽,江湖人官兵暗卫,感觉四面八方都是危险。这样是不是更好玩了?我们把池水搅浑,再回去。”

    话音刚落,他怀里的突然是散发出一阵红色光芒。在这个黑夜里很显眼。

    司拾松开阿泽,掏出怀里的盒子,碎玉铃铛的光芒竟然能渗出盒子来发光,上古灵玉真是个宝贝。

    就让他来研究研究这个红色光芒代表的是什么吧。

    司拾牵起阿泽往马车走去,马夫立刻推开门,恭敬的让扶他上车。

    姬如雪疼的闭上眼睛,听见马车打开的声音才虚弱的睁开眼睛,一身冷汗,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活着。

    司拾夜视能力很好,看清了姬如雪的惨样,顿时笑了起来,倒杯水给她道:“怎么样好玩吗?娘娘你真让本使刮目相看,男子都能疼的地下打滚,您一声不吭就给抗了过来。本使佩服,来,给您喝点水。”

    姬如雪冷静的看着司拾,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要是她有力气她也想在地上滚来滚去!可是他大爷的动都动不了!这个胖子以前绝对受过刺激,这种心理简直病态。

    肠子又痛了一下,她皱紧眉头再次咬紧下唇。想听她惨叫,这个变态还不够格。

    司拾手里拿的盒子又亮了一下红光,姬如雪慢慢看过去,带血的嘴唇一张一合:“碎玉铃铛。”声音虚弱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司拾晃了晃还在一下接着一下发光的小锦盒道:“没错,朝北国的碎玉铃铛,瞧它都已经离开你身边还能感受到你的情绪。”

    姬如雪看了看,她还挺想带回左手腕上的,毕竟那条红绳她还留着,冷映寒帮她系上的认真神色也还记得。

    而陶然给她的那个假货,早取下来放在包袱里,而包袱没有被一起带来还真是遗憾。

    司拾火热的看着发光的碎玉铃铛,看向姬如雪的目光又变的阴寒,“它在你们国库放了那么久,偏偏你把它带在了手腕上,何必给本使找麻烦,终结你自己的性命哎。”

    姬如雪压根不明白这个疯子再说什么,碎玉铃铛无非是陶然给他的。她的大脑现在只充斥着痛感,痛的她无法思考却非要听这个疯子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