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五十三章:发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偌大的寝殿里,四五米宽的龙床上。

    冷映寒抱着姬如雪许久,终是弯起了嘴角,姬如雪她说,她喜欢他。

    哈哈哈哈哈……这种心情比战事获胜还来的兴奋。

    他低头看着那个轻轻呼吸着的女人,伸手抚上她的唇,谁告诉她他讨厌她的?他对她那么好,竟然还说他讨厌她!

    当然皇上都姬如雪好的时候直接点,语气温和点,就不怕姬如雪不知道你对她好了。

    待他视线流转到她脸颊上的纱布时,雀跃的心阴沉下来,朝北国,一定要灭掉,伤害这个蠢女人的人。

    他一把端起药碗三两口喝完,然后将姬如雪轻柔的放在床上,自己在她身边躺下,就这么看着她。

    既然喜欢他了就留下来陪着他,女人不要想着去逃跑。

    你也想要的我都会给你,除了离开我这件事。

    冷映寒伸手将人带到自己的怀里,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只知道这个女人出事他就会不受控制,还会心慌。没看到这个女人就会有些烦。只要她呆在他的身边他就觉得所有事情都没有那么糟糕。

    到了饷午,江友安开始准备皇上和牧将军的午膳。

    牧怀青的速度确实很快,一个上午搞定了三分之二的奏折,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摇摇脖子和肩胛发出了嘎嘎嘎的关节声。听得江友安真心过意不去。

    牧怀青走出门外,看着外面的花花草草,大范围的动了动筋骨,等身子舒畅了才回头看向殿内的书案,里面重要的不只是奏折更是印玺。

    他朝江友安道:“派人看着这里,里面都是重要的东西。”

    江友安自然知道,听牧怀青提出来心下也是很赞赏,做事慎密是好事。

    他看向旁边的寝殿,走去门口,问守门的语巧道:“皇上没有出过寝殿吗?”

    语巧被牧怀青温声问话,努力克制想抬头盯着将军看的冲动,红着脸小声道:“回将军,皇上没有出过殿门一步,期间奴婢只送了汤和汤药进去。”

    牧怀青了然,道了声谢。

    语巧的脸更加红了。

    牧怀青回头朝江友安道:“公公,马上就要午膳了,进去看看皇上?”

    江友安正有此意,便带头打开了殿门进去,牧怀青紧跟其后。

    没办法,冷映寒都敢这么无赖的把奏折推给一个跟皇室无关的将军,他又还在怎么顾忌不敢进皇上的寝殿。

    江友安一进去就看到床榻上熟睡的人,他回头看了一眼牧怀青,再悄悄的上前察看,皇上和如贵妃都睡着了,是叫呢还是不叫呢?

    看两人睡的那么熟的样子,江友安还是决定不吵他们,却听背后的牧怀青严肃说:“江公公去请太医。”

    江友安:“?”

    “皇上不会睡的这样熟,你去探探皇上是不是不舒服。”牧怀青说着,自己却上前,如果他的靠近能让皇上激起警惕心的话,那还不算太严重。

    江友安见他亲自上前,便退到了一边。

    牧怀青伸手准备去探冷映寒的额头,快接近的时候,冷映寒突然睁开眼睛,迅猛的抓住牧怀青的手腕,那一瞬间的警备再看到是牧怀青的时候消散,松开他的手沙哑着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牧怀青也不介意,感觉出他的异样,继续把手放在冷映寒的额头上,滚烫的温度让他收回了手。

    眉头紧皱:“皇上发烧了,江公公去请太医。”

    江友安连愣神的时间都没有,就慌忙跑去请太医,只留下一句:“劳烦将军在此照看皇上片刻!”

    冷映寒这时醒过来,只感觉头疼的厉害,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牧怀伸手防止他倒下来,看他坐稳后便收回手,看向脸色没那么苍白姬如雪,心里放下一些。

    转而看着冷映寒道:“皇上还是躺着好些,发高烧了。”

    冷映寒鲜少生病,大概是太累了,带姬如雪回来的路上怕她有个不测,一直给她输送内力。回来之后也放不下心,这个发烧是伤口在作祟。

    他呼吸有些粗重,嗓子干哑,抬头看着牧怀青的时候有重影,而且他的内力几乎空了,真是被人杀的好时机。

    冷映寒甩了甩脑袋,牧怀青制止他,带上些责怪道:“你受伤也不轻,让你扛着,再甩也不会退烧。”

    冷映寒停下,看着姬如雪的身影,重新躺下用手放在额头上,眼睛有些红的望着屋顶。

    牧怀青见他这个样子,还能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守着这两个人,真是全部事情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冷映寒真是病的任性。

    过了一会,冷映寒已经睡了过去,江友安带着太医匆匆赶来。

    太医看见皇上躺在床榻上哪里敢耽搁,连牧怀青都没有行礼就上前把脉看诊。

    过了一会才勉强松了口气,跟牧怀青行礼后道:“禀将军,皇上是因为太过疲惫又天气转凉才受了寒,加上伤口感染,所以有些严重,幸好不伤及性命。微臣马上就开药给皇上,明天大概就能好点了。”

    牧怀青颌首,沉思道:“仔细点,时间不是问题,要把皇上治好了。”

    这样以后可别又找机会把奏折推给他,这殊荣他可消受不起。

    江友安听见没有性命之忧才放下心些,但还是皱眉头,皇上这么多年可是第一次病的躺在床榻上。

    送走了太医,牧怀青跟欢江友安说道:“皇上这里少不得稳重的人照看,江公公就留下来照顾,偏殿那边本将军一个人就可以,离的近有什么事过来喊一声就好。”

    江友安求之不得,皇上都病倒了还有什么比皇上重要的事。

    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牧怀青回到偏殿一个人对着满桌菜,他不喜人伺候钱退了那些宫女,一个人守着菜肴孤单的不知如何下筷。

    忽然他听见身后房梁上有动静,一只筷子急速的朝目标射去。

    无名用食指和中指夹住筷子,一个翻身落在牧怀青面前,静寂无声。可见武功高到何种地步。

    牧怀青看见无名在这里,站了起来。“无名?你怎么会在这里?”

    无名只是用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睛看着他,伸手将筷子还给他。

    牧怀青迟疑的接过筷子,看着只到自己胸口的孩子纳闷:“对不起,事情太过紧急,忘记你在山脚下等着。”

    无名依旧如雕塑般站着没反应。

    看到她这样,牧怀青真心挺内疚的,他把无名扔在那个树林里,过了两三天了,她不出现在这里,他都没想起来。

    但是疑惑还是挺大的,他盯着无名再次问道:“你受伤了吗?”

    无名默。

    “这里是皇宫,你是如何进来的?没有遭到攻击?”牧怀青继续问。

    好吧,他还是妥协了,上前拿起无名的手把脉,闻了闻没有闻到血腥味这才放心下来。

    而明显无名的身手越来越让人戒备,他相信她要杀人简直轻而易举。

    毕竟之前那些出名的神偷大盗趁夜头偷进皇宫,也没有全身而退,倒是有一个大盗可以。

    但也是那一个。

    这可是大白天,无名竟然还能悄无声息的潜了进来。

    收回这些复杂的心思,牧怀青拿起另外一双筷子道:“坐下了一起吃。”

    这个无名倒是很听话,正准备伸手接过筷子,却忽然一僵,低头看着自己带了泥土的双手,然后伸手牧怀青面前给他看。

    牧怀青:“……”

    只能认命的左右看了看,找出刚才净手的水盆道:“那里有水,自己去洗。”

    无名很听话,走过去洗了手,又回到牧怀青面前伸出一只干净的手索要筷子。

    牧怀青苦笑不得给了,他确信这个无名听得懂他说的话,也确信对方会说话,但是却从来不说,除了身手重伤那次。

    他看着无名做到他旁边,毫无表情的脸看着他。也只能道;“吃吧。”

    在太师府的那几天,吃喝都是他陪着她的,虽说不用喂,却要说。

    牧怀青打量着无名,发现她的下颚骨削尖的有些吓人,一个可怕的猜测在他脑里形成。

    他严肃的喊道:“无名。”

    无名停下筷子抬头看着他,依旧是面瘫着,等着他问话。十年的本能让她知道主人什么样的口气是一定要听的。

    此时很像是要下达任务时刻。

    牧怀青成功吸引了无名的视线有些欣慰,但他依旧板着脸问:“这些天你是不是没有吃饭?”

    无名不说话。

    牧怀青抬高声音:“是不是!”

    无名眸子中突然闪过一丝迷茫,然后点头。

    牧怀青简直要被气死了,这个孩子真的是没有知觉不会饿不会痛的吗!

    无名沉默着放下筷子,站了起来,笔直的候着眼睛盯着地板。

    牧怀青:“……”他又哪里做错了!

    姬如雪,冷映寒,无名,他的心好累。

    拿起无名的筷子递给她用命令的口气道:“坐下来,吃。”

    无名眸光又出现一丝闪动,看着牧怀青无奈的样子,接过筷子坐下。

    牧怀青知道饿太久的人不能吃太多,便自己给她夹菜。

    无名看着碗里的菜,爱吃的就吃,不吃的就放着。

    一碗饭吃完之后,那些不爱吃的菜妥妥的留在碗里,牧怀青也观察的差不多了,一般鲜甜的青菜,还有鸡肉,无名都吃的特别快咬的特别慢,显然爱吃。不喜欢又不讨厌的浑沦吞枣应付过去了。不爱吃的更直接一点的不碰,比如那道芹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