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五十四章:坦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怀青此刻摇头失笑,差点忍不住揉揉对方的脑袋,还真想让那张没有波澜的脸出现其他情绪啊。

    他坚信,无名是正常的。

    无名看着还剩下一盘子的鸡肉,目光不动。虽然她不会说出来,但是那个专注的模样意思明了,她还想吃。

    专注?

    牧怀青心思一动,仔细看着无名的眼睛,那双总是放空没有焦距的眼睛,果然是在盯着某样东西,继他之后,能入她眼的第二种东西。

    他堂堂一个人居然有天跟一盘鸡肉摆在同一个位置上。

    “无名。”

    牧怀青见无名侧头看着他,摇了摇头道:“太久没有吃饭不能吃太多东西,过一个时辰我再然让人送些糕点给你吃。”

    无名茫然,看着远处打开的窗户,外面的天空很陌生。她突然站起来,朝着窗户的位置走去。

    牧怀青可不能让她出现在别人的视线里,不然他解释不了,也保不住她。

    “无名,回来。”带上少许的命令,他知道无名就会绝对遵从。

    果然无名脚步一顿,又转身走回他面前站定。

    牧怀青亲自给她舀汤,放在她座位前轻声道:“喝碗汤。”

    无名盯着那碗有些花生米的汤,没有行动。

    牧怀青只好又下命令道:“喝完它。”

    无名这次没有犹豫,上前端起婉喝个干净。

    牧怀青这才满意,让她去歇着,自己慢慢的用午膳。他也吃的不多,很快就让宫女进来收拾了。

    宫女进来的时候顺便吩咐道:“劳烦一个时辰过后送些点心过来。”

    宫女福身应下,退出去把殿门关上。

    牧怀青批阅了一上午的奏折,昨夜又没有合眼,前两天都在奔波也累了,准备在床榻上小歇一会。

    无名原本一直看着窗外,面无表情的脸庞出现茫然。

    牧怀青打算午歇,所以跟她说道:“无名,我要午睡,要是有人来了你要躲起来知道吗?”

    无名头也不回,不知道是听见了还是没有听见。

    过了不久,她漫步来到床边,望着床榻上的男子,盯着盯着牧怀青睁开了眼睛,看见是无名松了口气。

    “无名,你站在床边做什么?”

    无名:“……”

    牧怀青也不指望无名会回答自己,只是乏的厉害,强撑着自己保持警惕,毕竟无名只是一个他救来是朝北国人。之前还受朝北国控制不得不防。

    无名站了一会,茫然的靠着床边坐在地上,她从那晚起就暗地里跟着牧怀青。

    牧怀青赶马车,她便在后面用轻功追。牧怀青进了皇宫,她便遁土进来。只不过皇宫太大了,她找了一晚上,早上终于找对地方的时候,牧怀青的身边总是有个老人在,所以她没有办法现身。

    现在吃也吃了,虽然不是很满足。她用手保住膝盖,将脸靠在膝盖上,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直到平稳的呼吸传来。牧怀青才睁开了眼睛,看着床边的背影。若是将她抱上床,以她的警觉性一定会醒来。他丝毫不怀疑无名为了找他,一定是没吃没睡。

    罢了,就让她这么睡吧。

    他侧过身面对着无名也合上了眼,一个俊美的男子,一个长发高高束起雌雄莫辩的少女。少女就像是在守卫重要的人,靠在床边最近的距离。

    牧怀青再困也记得,一个时辰后有宫女会送糕点进来。所以他只睡了半个时辰就醒了。睁开眼睛就能看见无名的侧脸,安静的如同坠入凡间的天使,有些恬静完全没有平时的冷漠和空洞。

    他就这么打量无名,没有别的心思,更像是在对一个孩子。

    几个呼吸间,无名就警惕的睁开眼睛,那一瞬间恬静不再,浓烈的杀气铺盖。

    那一刻牧怀青简直以为无名要杀了他。

    奇怪的是,无名看了牧怀青几秒,刚才那股气势悉数消失,又变回了冷冷木木的表情。这是她放松下来的状态。

    牧怀青起身,无名也跟着起,不知是不是坐在地上久了些,已站起来无名就跌倒在地,她迅速的爬起来,像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牧怀青不知该哭该笑,如果无名恢复情绪,刚才是会脸红害羞的吧。

    他坐起来看了几眼无名,随后才站起来走到她的面前。

    一片阴影笼罩下来,无名抬头,连茫然都没有,只是用一双黑黝黝的眼睛望着他。

    牧怀青伸手拉住她衣袖,将她带上床边,一按她坐下去,无名立刻弹起来。

    牧怀青:“……”再用力按她肩膀,无名却一动不动。

    他有些挫败的看着无名,想不到以他的力量竟然制不住一个孩子。

    既然行动不行,只好用说的,虽然那会很麻烦。牧怀青放开她道:“无名,躺到床上去睡。”

    无名踏步离开床边三步远。

    牧怀青扶额,看吧。他指了指床榻道:“无名,躺着歇息,你累了。”

    无名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脏衣服,一个闪身躺在了房梁上。

    牧怀青再次无言,用一种很是无奈的目光望着房梁上的身影,但无名刚躺下不久,就一个侧身摔了下来。

    这要是落地不骨折说不过去。幸好牧怀青反应快,一个闪身接住了她。

    无名脸色惨白,睁开眼睛看着牧怀青,随后从他怀里下来,默默找了个角落疗伤。

    她身体不舒服。

    牧怀青见她运功疗伤,想问更多的话也不敢去打扰。当然很多事问了无名也不会回答。

    守了她一会,看她脸色逐渐转好之后,牧怀青才去继续看奏折。除了如雪皇上,他现在最照顾的就是无名了,也只有无名能给他的照顾。

    当宫女端着糕点和茶水进来摆放好后,无名也睁开了眼睛,她的警惕心一向很强,所以听见门开的声音,也收起了内功。

    等宫女走后,她从暗处出来站在桌子前,刚才吃了那种东西很耗内力,所以以后不能吃。这些红红绿绿的糕点,闻着挺香。

    牧怀青抬头看着被糕点吸引的无名,温声道:“无名,这些全是你的,坐下慢慢吃。”

    无名听话的坐下,拿起一块糕点就往嘴里塞,然后眼底罕见的有了笑意,这个味道很特别。

    但牧怀青没有仔细注意,看她愿意吃就低头批阅奏折,这些奏折天黑之前要赶完,趁夜带无名回府才行。

    偏殿一个吃一个忙,冷映寒寝殿两个都躺在床上。

    江友安急着可是团团转,虽然皇上不是什么大病,但是第一次发高热也是让他紧张了。拿着毛巾浸湿搭在皇上的额头上,太医开的药也煎好喂下。就企盼着皇上能上朝。

    而陶然研究了一夜的解药,身边加上许佳颜这个移动的医书,这一天也制作了几颗和解药一样的药碗,但是他们两个都知道,这个所谓的解药只不过是压制体内一时的毒性而已。

    所以即便制作出来,也没有多大用处,他们要得不是这个。

    许佳颜天快亮了才回寝殿补觉,睡到了下午一过来就见陶然还维持着她离开的位置。

    顿时一股气从腹部往上撑到嗓子眼,但是她自己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叹了口去走进去道:“陶医女,你该去歇息了,接下来轮到我。”

    陶然正研究,解毒这种事果然还是要有颗毒药才好配解药。用压制解药来配解药有些难度。就好比一味药,它的功效可能不止这么一个,到时一个出错,姬如雪就死在他手上了。

    得知这个,陶然才回神,有些害怕有些疑惑,看着许佳颜道;“良娣,您来多久了?”

    许佳颜亲哼一声,说明她还在生气。

    陶然不明白许佳颜怎么会生气,揉着眼睛问道:“佳颜,你怎么了?难道有谁欺负你?”

    许佳颜接受了后一种的称呼,这能让她感觉两人亲近一些。上前看着桌子上的草药,多的数不清。问道:“你把毒药包含可能有的草药给找出来了?”

    陶然点头,但是这个方法其实很愚钝。他解释道:“找出来也不能确定,一种草药不止是一个功效。”

    许佳颜已经兴奋了,上前抱住陶然道:“陶然你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快就被你找出来。”

    陶然有些羞涩和僵硬,看的许佳颜更是两眼发光。

    许佳颜看出了他眼底泛青灰色,那是没睡的后遗症。刚才的惊喜渐褪,赶紧打发他走,“你一晚上没睡了,现在轮到我来研究了,麻烦请让让。”

    陶然扬起一抹宠溺的微笑,“我不困,已经研究一半了,不找出来也睡不踏实。”

    许佳颜故意扳着脸,陶然也是认识久了才发现许佳颜的性子,熟人面前不会冷淡反而释放本性,一到陌生人面几乎不说话。

    这样的她,让陶然觉得,在许佳颜的眼中他是特别的。

    可惜,许佳颜贵为颜良娣。

    想到最后一层,陶然的神色都黯淡下来。

    许佳颜趁着四周无人,她又信得过陶然,凑近低声道:“陶然,我告诉你秘密。”

    那温热的气息喷在陶然的耳朵脖子,让他挺直了腰板,不过要僵了。

    “什……什么事?”陶然故意盯着药材问道。

    许佳颜得意道;“皇上让我帮忙调查一件事,前提是要看出我的本事,如果成功了我就不是妃子!而是成为一名大夫。所以陶然你要帮我,一起救娘娘,一起调查!”

    陶然惊愕,侧头想问话,却不知许佳颜会靠的如此近,不小心嘴唇竟然滑过了她的脸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