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六十四章:离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名松开手,那只小鹦鹉就跳到她头上窝着。无名看了牧怀青一眼,脸色臭臭的将那只鹦鹉抓了下来。

    虽然无名脸上一直没有表情,但是牧怀青隐约能感觉她很不开心。

    因为这只鹦鹉缠着她?恩有点眼熟又不知道在哪见过这只不怕人的鸟。

    “啾啾啾啾”那只鸟被她抓在手里,一点都不害怕。

    牧怀青看了看树猜测道:“无名,你刚才是想要把它放到树上去?”

    无名不说话。

    “然后这小家伙又回来找你?”

    无名抬头看了他一眼,默默的把鸟递给他。

    牧怀青失笑,看了看自己端着饭菜摇头,径直的推开无名的房间门,里面也是一片亮堂。

    无名垂头看了看手上的鸟,好像那时候她找他没找对地方,被这只鸟盯上又很快甩了它,回来的时候被它看见又跟着来?

    ‘无名’看着无名。

    牧怀青将饭菜端到桌边转身看见门外站着的身影,显得那么的孤寂和瘦弱,但能力却不可小觑。

    他喊道:“无名,进来吃饭。”

    听见他喊,无名突然把鹦鹉放在地上,然后一转身速度极快的进屋关门,一身轻功使的出神入化,虚影闪过一片,远处的窗户也关上了。

    无名站在桌边的时候,还四处打量似乎在看哪里有漏洞。

    牧怀青笑了,“无名,它只是一只小鹦鹉。”

    无名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开心。

    牧怀青浅笑让她吃饭,等她吃完后试着说道:“无名,明天我就要走了。”

    无名看都没看他,他去哪里不关他事,反正她会一直跟着他,她的使命是保护这个人。

    “我要去边关打仗,所以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无名继续无视他。

    牧怀青无奈了,“我打的国家就是朝北国,也就是你的国家,你可以现在离开,我绝不拦着你。”

    无名抬头看他,不明白什么意思,只知道他说离开,唔是叫她离开吗?

    无名站了起来,看了他一眼,打开门一个纵身消失在黑夜中。

    牧怀青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急,盘缠都没有给她,又是大晚上……罢了她也用不上盘缠吧,只要不遇到控制她的人,以她的身手定然不会有事。

    那只鹦鹉啾啾的飞了进来,绕着屋子一圈也没有发现无名,悲壮的啾啾啾又飞了出去。

    牧怀青看着打开的门许久,最后叹了口气,好歹自己也养了她十几天,就这么走了。

    坐在椅子上感受着这没有人气的屋子,突发奇想去无名的床榻看看,他知道无明一直不习惯睡床,总是在房梁上或者蹲角落里。

    当他看到那张没有叠被子的床榻时,顿时笑了,这个无名很多东西都不懂,不知道她一个人怎么在外面生存。

    看她的样子也不像会偷会抢的人,恍惚想起他把她丢在善子镇路上的那次,她不吃不喝的找到他。顿时,牧怀青深深的皱起眉头。

    无名不会是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就走了?

    然后牧怀青就在各种猜测中,一夜未眠。

    第二日清晨,姬如雪被冷映寒拉起来,拖着去城墙上目送牧怀青出征。

    牧怀青骑在马上穿着盔甲,看着冷映寒挥手示意。

    冷映寒同样的挥手,姬如雪还在揉着眼睛,好久没有这么早起了,实在的困啊困。

    等眼睛能睁开了看清人时,她盯着牧怀青问道:“那个骑在马上的人是谁啊?”

    “笨,没看过牧怀青穿盔甲?”冷映寒搂着她肩膀,清早更加的冷,而且这个女人还没睡醒,他还怕她给跌下去了。

    姬如雪眼睛亮起来,“将军不穿盔甲看着不像将军,这一穿上感觉威风凛凛的。”

    冷映寒轻哼了一声。

    姬如雪没在意,也伸出手朝牧怀青挥了挥,距离有些远,用喊的好费劲就放弃了。

    牧怀青看见姬如雪那张小脸笑意盈盈,心里也豁然开朗。那个站在高处的人,秀发被风吹在背后飘摇,他觉得此刻他满足了。

    队伍缓缓离开,踏踏踏的马蹄声传进姬如雪的耳朵里。姬如雪还是很困,视线开始慢慢的变窄变模糊。

    待冷映寒从目送牧怀青消失在视线后,怀中的人已经睡的正欢。无奈的笑笑,冷映寒抱起姬如雪往回走。

    身后一众的百官和奴才面面相觑,姬丞相也是有些抹汗,他怎么知道女儿会在这种场合睡着了。看来身体还没痊愈啊,心疼死了!

    牧将军走了之后,文官也有很多要忙的,秋闱科举,牢牢的抓住秋天的那点尾巴。

    冷映寒后宫的事也没有处理,以及揣测朝北国传来的消息,朝北国难缠的也就只有一个国师而已。

    他抱着姬如雪刚回到显庆殿就看见江友安带着清真进来。这可真是巧了,清真看向冷映寒怀里的人,脸上笑啊笑啊笑。

    看来他们相处的不错嘛。

    冷映寒脚步一停,压低声音问:“皇兄你怎么会来?”

    清真一愣,“这不是你派人唤我来的么?还说很紧急,人命攸关。”

    冷映寒想了想,有点想暴打这个皇兄一顿,“也不看看朕是什么时候通知你的!”

    “这不是出门远游了么,没来得及回来。现在看来事情是解决了?”清真还是看着睡着的姬如雪问。

    冷映寒赶紧转身脚步不停往殿里走。

    清真无奈摇头跟上,他又不跟这个皇弟抢人,用得着防他?江友安倒是将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挑重要的全部说一遍。

    听完江友安说完,清真倒是有些许愧疚,随后又看开没事了就好。只是宫中有人选择用这样的方式自杀不是好兆头。

    冷映寒安顿好姬如雪,让语巧和巧月在旁边守着,这才出去。

    一出去就将看见清真坐在亭中自己泡茶,冷映寒将门关上,走向凉亭。

    清真挑眉,“要不,你泡壶茶,你的贵妃挺喜欢喝茶的,上次还赞扬我泡的好。”

    冷映寒眯眼,哼了一声,这个蠢女人。看着清真道:“你去哪里远游了?”

    “这次算我对不住你,你就别追究了。”

    冷映寒看着他倒出的茶水,“帮我解决一件事情就成。”

    这还谈上条件了?清真看着脾气比以前好上不少的皇弟,妥协明了道:“说吧,何事。”

    “后宫有个妃嫔死亡,并留下血书诅咒姬如雪,现在她情绪特别不安稳,皇兄从寺庙而来,又会医术。这几天你住在皇宫几天,顺便帮我查出背后的人。”

    冷映寒使唤起人来,丝毫不客气。诚然,该坐这个位置的人是他皇兄,冷映寒当初从别的地方赶回来守护这江山,多少还是有些无奈。

    清真还在考虑,看向冷映寒的面色,比以前差了不少。江友安说他中了数刀又发烧……

    所有的考虑都化成了一句:“好吧。”

    冷映寒勾起嘴角,“宋嫔的事就交给皇兄了,人手随便调,朕还有其他事要处理,分不开神。”

    清真淡淡道:“对外我是什么身份?去调查势必要走动的。”

    “请来超度宋嫔的俗家和尚。”

    清真:“……”

    “皇兄可以四处走走,许久没有回来了,熟悉环境也好处理这档子事,虽然宋嫔是以自杀结案的,但也是为了让凶手安心,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自杀事件。”冷映寒起身,心说让清真尽快适应环境,这样他才好机会撂下这身担子。

    清真一向轻松的肩膀似乎被压上了什么东西,沉甸甸的。

    冷映寒自然不轻松,他和牧怀青要严密部署每一步,因为朝北国虽然国土少,但是人口众多,使用的武器也总比他们的特别。

    所以要根据很多年前安插在那边的探子传来的消息,来个里应外合,这样才能减少伤亡。

    清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问被留下来的江友安道:“你们主子什么时候学会了微笑?”

    江友安嘴角抽搐,皇上不是不会微笑,而是没有像现在一样发自内心。

    “好像是,和如贵妃一起后,皇上的脾气就改了些。”只是针对如贵妃啊!

    清真浅笑,寒风刮起,吹起他的长发,吹走他的茶香。他为自己的眼光欣慰,姬如雪果然是拯救冷映寒的人。

    喝过茶后,江友安提议,“太……不,大师,您要换身衣裳吗?”

    清真看向自己身上穿着的简单白衣摇头:“我已经出家了,这才符合俗家子弟的穿着,不用换。皇上刚才不是也说让我假扮成超度亡灵的人么。”

    江友安也就没有坚持。

    吹够了寒风,体验够了意境,喝光了亲手泡的茶。清真的思绪慢慢飘远,他以为冷承暄已经离世了,上次却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他面前。

    没有心理准备有点接受不了,所以不曾搭理故意忽视,只有他自己知道离开皇宫的时候有种落荒而逃的狼狈。

    因为他一直以为冷承暄和她被那场灼人大火带走。

    他忽然看向这个经历了两代君王的江友安,他跟在冷映寒身边自然是知道这些内情,眉目一动,轻声问道:“江公公知道关于承暄的事?”

    猝不及防提起这个名字,江友安脑海中闪过那个穿着旧旧衣服的黑影,再看清真面色如常便点头。

    “不妨一说?”

    江友安想起旧事也是叹气,老实交代:“当年那场大火烧起来后,救出了小皇子,出了那样的事自然不会给他医治,便扔在冷宫不管不问,直到有一天如贵妃打的伤重丢进冷宫,他们遇见这才发现小皇子没人管没人顾的情况下,还活的好好的,只是好像失忆了,性子很单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