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七十九章:袭击(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转瞬间,只有牧怀青和他带来的士兵站着。

    在他四周围满了黑衣人,他们的身影极容易的融入黑夜,眼睛已经没有用了,只能靠耳朵去听,

    牧怀青察觉敌人人数在二十个以上,他低声提醒身边的士兵,“万事小心,趁机躲起来赶去边关,这是命令。”

    那个士兵虽不想独自逃命,但牧将军说的是事实,他在这里只会拖后腿!

    话音刚落,牧怀青已经用脚一挑,将跟前的火堆踢向四周,照映了黑衣人的身影,一时间这个闪烁着星星火光的山坳,满是刀剑相交的脆响。

    而一道身影如鬼魅般悄无声息的收割黑衣人的生命,牧怀青防守着总能时不时听见对方的中招的闷哼声,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击中对方。

    随着火光暗淡,围攻牧怀青的人越来越少,攻势也越来越弱。紧接着他听见对方一声:“有埋伏,撤!”

    那些黑衣人迅速离开牧怀青的周围,却还可以听见刀剑的响声,显然还有人在跟那些黑衣人交战。

    牧怀青心情很微妙,明明这些人埋伏他,却反过来说有埋伏,来不急多想,将这些疑惑埋在心底。

    眼睛适应这样的黑暗,乌云散开,虽然看清人脸是不可能,但是身影还是能看清。他脚下的尸体不少,远处边打边逃的人影混在一起有五个,其中一个似乎在缠着其余的四个不让他们逃走。

    最后剩余的三个黑衣人负责拦住,一个黑衣人趁机逃走。不多时只听几声闷响,负责拦人的黑衣人也倒下去,那人还想去追。

    牧怀青不知心里怎么想的,突然就喊出来了:“无名!”

    果然,那个身影顿住了,回头看着牧怀青。

    可是距离有些远,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应该还是没有表情。牧怀青心想。

    无名转身又想去追,牧怀青使诈突然倒下道:“无名,我受伤了。”

    牧怀青躺在地上一脸无奈,哄一个孩子好难,不惜这样使诈。他看着夜空出神。

    无名迟疑着一步步靠近,牧怀青看着她的身影,这是一个高手,无论何时走路都无声。

    无名站在他身前,站了许久许久,因为她不会医术也不知道怎么做。

    久到牧怀青躺不下去了,只能自己爬起来。

    无名看他爬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被骗了,走去把那些快烧灭的柴禾全部弄过来,放在牧怀青面前一堆,火光燎亮。

    牧怀青随手给火堆加了几把柴禾,噼里啪啦的响声,照亮了不远处的无名。

    “无名,过来。”牧怀青朝她招手。

    无名听从命令,一步步的靠近,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顿时让他皱紧了眉头,他一直把无名当做小孩子,也不避嫌,拉过她坐下,借着火光看她的脸,还是一样的木然。身上还是穿的那么单薄。

    “有没有受伤?”牧怀青问着,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

    无名不语,她已经杀退了两拨杀手,因为受了伤和人数的增加,这一次她没有贸然去攻击,而是寻找最好的机会下手。

    牧怀青见她不回答,便自己检查,无名手臂上一个刀口子,还在流血。背上衣裳破的地方,都有伤,零零总总检查了八处伤口,无一处是处理过的,有深有浅,浅的也没结痂。

    牧怀青对她及时出现在这里,已经深深的怀疑这些天无名是不是暗中跟着他。

    再看她身上的伤,他莫名感觉气恼,狠狠的按了一下无名手臂上的刀口,这疼痛让无名抬头看着他。

    牧怀青捏着无名尖瘦的下巴,厉声道:“你是一个人!受伤要处理,饿了要吃饭,困了要睡觉,你这算什么,你把自己当什么?是不是不怕死?”顿了顿,牧怀青苦笑放开她道,“是啊,你最不怕的就是死。”

    无名看着他的苦笑,眸子一动,却只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牧怀青收敛了情绪,拿出一个火把,起身去马车哪里翻找伤药。他一动无名也跟着动。

    牧怀青第二次厉声呵斥道:“坐下!不准动。”

    无名呆呆的坐下,看着火堆发呆。

    牧怀青拿着一个包袱过来,打开里面放着药品齐全。他已经知道无名不会处理伤口,沉思片刻看着无名道:“我给你处理伤口,绝无冒犯之意。”

    牧怀青见她没反应,边用刀子割开她手臂上的衣裳,用药酒清理,再上药包扎。

    背上和腿上的伤口也是这般处理,无名的眼里倒映着火光,那么亮那么热。

    忽然她身形一倒,惊的牧怀青一把捞住,“无名?”

    待触碰上她的额头时,皱眉,好烫。

    他不知道无名这几天经历了什么,但绝对不是安宁的日子,他迅速处理剩下的伤口,脱下自己的衣裳给她盖上。

    无名没有昏迷,只是目光迷离的望着夜空。牧怀青让她平躺在地上,自己找出毛巾用水壶淋湿给她擦脸,再拿出一条毛巾放在她额头上退热。

    幸亏药包里什么药都有,牧怀青认真的翻找着,找了好一会才找出退烧药粉,拿过碗先洗干净再倒药粉进去。

    风大,药粉一出来就被吹散,牧怀青不管作为温润公子或者战场上的修罗将军,都没有这样手忙脚乱过。

    他用自己的身子挡住风,药粉倒完后放好,又去找烧热水的壶。

    无名一直看着他,因为高热已经让她有些神志不清。

    好一会牧怀青才将水烧热泡药粉。他抬头看见无名看他嘴唇在动好像在说什么,不由俯下身子去听。

    “姐姐……”无名看着牧怀青念着。

    牧怀青:“……”这是他第三次从无名嘴里听见姐姐这两个字。

    寒风冷,把药迅速降温,牧怀青将无名抱到自己怀里,端起药放到她唇边,温声道:“无名乖,喝药。”

    无名很乖的把药喝光,紧接着她的肚子传出咕噜的声音,牧怀青没有笑,更多是无奈,这个人真的不给她下命令就不会去吃饭么?

    拿出一个包袱给无名当枕头,牧怀青去马车边找出大米和红薯。

    黑漆漆的夜空下,寒风陪伴着,一个容颜俊美的人在火堆旁,用心的淘米煮粥,还时不时的回头看看容貌不比他逊色的人。

    此景美如画,如果能忽略周围那些尸体的话。

    忙碌完已经是后半夜,牧怀青用褥子把无名裹住,抱在自己怀里,静静的等待天亮。

    当破晓来临,火堆熄灭。牧怀青伸手去探无名的额头,发现烧退了心安不少。

    他将她轻轻的放在地上,去查看那些蒙面黑衣人,一连看了好几个他都没有见过,也找不到他们的身份证明。

    多半是杀手或者死士。

    天亮了,他在这里呆不得,由无名的伤看来,之前暗杀他的杀手应该不止一拨,全被无名挡了下来。这次因无名发烧和受伤,所以这些人才出现在他面前。

    他推断着这一切,为无名的傻劲无奈。走去装粮食的马车旁,将一些没用的东西卸下来。一辆简陋的平板马车,摊上几张褥子垫底,牧怀青将还在昏迷中的无名抱到车上。

    他不会医术,还是要去镇子找个大夫看一看才行。

    为了掩藏踪迹,他还换下了身上衣服,找出几件粗衣裳穿上。随着日光,驾车离开。

    那些死去士兵,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皇上也会知道,这些士兵的尸体会被送回家。

    清晨,山坳里的马蹄声传的很远。

    牧怀青打扮成一个落魄人士,架着一辆穷人家的马车进了镇子,车上躺着一个病人。

    他哑着嗓子问路过的大叔:“老哥老哥,请问一下这里的医馆在何处?我妹妹发烧昏迷不醒,还请老哥指指路。”

    “哟,那快送医馆啊,这里直走就有一家医馆。大夫心肠好快去吧。”

    牧怀青道了谢,继续往前走,果然是有家医馆,他把马车停在树下,背上背着个包袱,抱着无名就进医馆。

    药童一看赶紧迎上来,“进里边,里边有床铺。”

    青色的小道袍在身,这药童看着就让人喜欢亲近。

    牧怀青跟着他进去,将无名放在床榻上,看向药童有礼道:“麻烦小哥去喊大夫来瞧瞧,我……我妹妹昨晚高热,今早退了烧却一直没醒。”

    他还想说是自己女儿的,又怕惹人怀疑,只好说是自己妹妹。

    药童听了让他别着急,一会就带着一个老者过来。

    老者掀开被子看着无名身上的伤口,顿时看向牧怀青。

    牧怀青怕他们起疑,悲戚道:“原是半路遇到歹徒,把钱财都给他们了,才躲过一劫,舍妹性子烈,被砍了好几刀。大夫还是赶紧救救她吧。”

    都说看人长相知其性格三分,老者看无名样貌绝色轮廓冷冽,再看牧怀青的容貌也是顶好的,便放下心来,边把脉边念叨道:“你们两兄妹都长得那么好,只是散些钱财命保住就好了,别想多。”

    牧怀青的演技不差,活脱脱的扮演一个担心妹妹的青年。温润如玉的气质,身为将军的凌厉悉数不见。听了老者的话,连忙点点头,样子温文尔雅,到多了几分的斯文,少了几份硬朗。

    老者悉心诊脉,片刻看着牧怀青身上的衣服了然,“令妹的高热乃是伤口太久没有处理引起的,再者令妹多日前就不曾进食,身体极度的虚弱,你这当大哥的……”

    牧怀青立刻羞愧的低下头,“我背着舍妹四处找人求助,幸好在路上遇到好心人帮忙包扎,吃食就……哎。”

    老者叹然,开了几服药给药童去煎,再跟牧怀青道:“好好养伤,不用担心,没地住可以先在这住着。”

    牧怀青连忙道谢,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