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八十章:是爱(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牧怀青道谢过后,跟老者道:“大夫医者仁心,在下在此处有亲戚可以投奔,万分感谢。”

    老者听了摇摇头表示不必,转身便去治疗别的患者。

    药童拿着药包递给牧怀青询问道:“这位大哥,您是先在这里煎一副药喝,还是回去自己煎?”

    牧怀青微微弯身道:“劳烦小哥在这里煎一服药给舍妹,多谢。”

    药童笑了声,“大哥你太有礼貌了,跟其他大哥都不同,您稍等,药煎好就给您送来。”

    牧怀青听了低下头,药童取下一副药后,将剩下的药包递给他道:“来,您拿来,这药早晚一服,六包三天见效。”

    牧怀青接过,走到床边坐下,看着无名的睡颜出神。他能掩去身上的所有气质,却忘了太过有礼倒让人起疑了。

    呆了一个时辰,无名终于醒来,像以往一样,她一睁开眼睛就立马从床上坐起来。

    牧怀青一把按住她,“身上有伤不要动。”

    无名的眸子看向他,似乎在确认什么,好一会才明白过来,遵从牧怀青的命令,重新躺下。

    牧怀青悄悄的在床铺上放了一锭银子,背起无名离开。

    很多时候,牧怀青都在想无名能开口说话是什么模样,而此时无名无力的靠在牧怀青肩膀上,那出色的容貌让不少百姓注目。

    为避人耳目,他们就近找了一家客栈入住。牧怀青守着无名,坐在床边沉思,是谁在暗地里追杀他?

    朝堂已经开始动荡了,他必须要尽快的赶到边关稳住军心,朝廷上的事就交给皇上处理,不需要他操心。

    一天后,无名已无大碍,她似乎知道不能耽搁时间,趁着牧怀青下楼的时候,起身试着用纱布绑紧伤口,手法很拙劣。

    最终还是被牧怀青撞见,牧怀青没办法只能亲自给她包扎,然后备马赶路。为了不让无名太多颠簸,牧怀青只备了一匹马。

    他对无名没有非分之想,就跟成年人对着一个七八岁稚儿一般,他们同骑一匹马一路北下,途中的麻烦依旧不减。

    七日后,冷映寒接到牧怀青的消息:已平安到达边关。

    他放下手中的字条,看着面前跪下的暗卫问道:“追杀他的人查到了?”

    “回主子,是兵部大人!属下查到其中几位大人似乎有猫腻,具体的证据还未搜刮到,需一些时日。”

    冷映寒笑了,那笑容的冰冷让人不敢直视。“竟然有人敢在朕的眼皮底下做小动作,看来这些年朕对他们太宽容了。”

    暗卫低头汇报,“主子,自主子登基之后大为打击贪污官吏,而出征打仗又以牧将军为首,这些人暗地里似乎很是不满。”

    “满不满从来都不是他们说了算,继续搜刮证据,时机未到不要轻举妄动。”

    暗卫绝对忠诚道:“是,主子。主子后宫的事又该如何处理?”

    冷映寒眯着眼睛,他将所有一切都掌握在手中,却还是不开心。他的语气让人捉摸不透,说道:“本来后宫的小鬼可以慢慢玩,但是她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吓到她,这件事有异,只需要紧盯,派人在暗处保护好她。只要不翻出大浪,就给这些小鬼折腾。”

    “退下吧。”

    冷映寒看着桌上的奏折,暗卫一个闪瞬就消失在眼前。江友安上前给他添茶道:“皇上,一切都在皇上掌握中,老奴却为何感觉有些怪异呢?”

    冷映寒没有怪罪江友安的多事,他端起冒着热气的茶水,敛目道:“确实怪异,还有许多疑点没有找出来。我们急不得,不过,去秘密唤许佳颜来。”

    江友安颌首,立马就去派人去请许佳颜。

    *

    姬如雪迷迷糊糊醒来后,躺在床上不敢动,她做了个梦,不是噩梦,而是关于冷映寒的。好多女人围在冷映寒身边,有的她熟悉有的她不认识,这些人都有身份地位,她们都是冷映寒的妃子。

    梦里她站在外围看着冷映寒身边聚满女人,怀里搂着姬如梅。是的,姬如梅。皇上最爱的女人。

    那么她到底是什么?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即便她喜欢冷映寒,但是不代表皇上喜欢她。

    即便皇上喜欢她了,后宫那么的女人,那么多……她要怎么办,去跟她们争,去跟她们抢?

    她不知道也不想这么浑浑噩噩下去。

    直到肚子传来咕噜咕噜噜的饥饿声,姬如雪才从床上爬起来。语巧和巧月两人上前侍候,巧月作为贴身侍女,敏锐的察觉主子精神不高。

    一边伺候一边推敲问:“主子,您又做噩梦了么?”

    姬如雪打了个哈欠,将那些儿女情长扔在一边,“没有,睡得很累。”

    巧月笑了笑,给她穿好衣裳,简单的束好发。

    用过早膳之后,姬如雪跟着语巧去冷映寒的身边,走廊下是一个池子,姬如雪走着走着停下来到边上看着水里。

    突然一阵恍惚,她看见水里有双冰冷的眼睛,它不恐怖只是黑的发亮,冷的让人动弹不得。

    莫名的惊悸涌来,突然手臂有东西触碰,姬如雪想也不想一把甩开。

    语巧虽然没有被姬如雪的力气推倒,但是也后退了一两步,她目光又布满了担忧。娘娘现在的状态跟前天一样,她不怕失礼上前握着姬如雪的手大声道:“娘娘,是奴婢,奴婢是语巧。”

    巧月望着主子褪去血色的面孔,瞳孔中布满的惊惧,连忙跑去姬如雪刚才站的地方往水里看,可是什么都没有,转身对姬如雪道:“主子,这水里什么都没有。”

    姬如雪看着远处的水面,过了好一会才道:“没事。”

    语巧和巧月对视一眼,这怎么能算没事呢。

    姬如雪满腹心思的来到冷映寒身边坐下,一言不发的撑着下巴发呆。

    冷映寒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有心事,不着痕迹的看向语巧,语巧赶紧朝他点头,目光看着姬如雪满满的担忧。

    冷映寒放下折子,“姬如雪。”

    “嗯?”姬如雪侧头,眼神迷惘。冷映寒很少这么冷静的喊她名字。

    冷映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在朕身边呆着也会害怕?”

    姬如雪皱眉,然后摇头。坐在冷映寒的旁边,就不会有独处或者黑暗来临的惊慌。

    “是不是又做噩梦了?”冷映寒原本不是耐心的人,看着姬如雪这个安静的样子,他的耐心不自觉增加。

    姬如雪真诚的看着他问道:“这个世上是没有鬼的对吧。”

    “当然。”

    “如果你讨厌一个妃子,你会怎么做?”姬如雪继续追问,也许是个很无聊的问题,但是对于她来说很重要。

    冷映寒对于她问题的转换,很自然应答:“做错事惩罚,没有做错事让她别在出现在面前。”

    姬如雪疑惑:“就这样?”

    “你想问什么。”冷映寒摸不准她的心思,索性放下折子正视这些问题。

    姬如雪沉默片刻,垂眼看着冷映寒手袖上的龙纹道:“没什么,我想去冷宫探望黑影。”

    “你现在需要休息。”冷映寒的话毋容置疑。

    姬如雪还没有来得及辩解,某个穴位一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冷映寒接住她,看向语巧。

    语巧上前一步道:“启禀皇上,娘娘今天醒来的时候精神就不济,等出门走到走廊上的时候,停在栏杆旁似乎受了巨大的惊吓。”

    冷映寒脸色沉下来,阴霾着跟语巧道:“去传陶然过来。”

    语立马应下,往殿外赶去。

    江友安上前,担忧的看了一眼姬如雪,随后安慰冷映寒道:“皇上,您别担心,娘娘一定会没事的。”

    冷映寒呵呵一笑,“没事?她们把手伸到她身上,朕却不知道那些人找上她的理由。”

    “许是皇上对娘娘太专宠,引起一些妃嫔记恨,但是能策划这些的明显不是简单的妃嫔。”江友安用过来人的看法分析着,后宫独宠的下场没有几个是好的。

    而冷映寒不屑的嗤笑:“朕喜欢谁谁能管得着。”

    江友安沉默,皇上有资本说这话。

    话是这样说,冷映寒却看着昏睡的姬如雪眉头紧锁,“拿个毯子来。”

    江友安递来毯子,看着皇上疲惫的容颜,关切道:“皇上,龙体为重啊。”

    “朕知道,江友安上次吩咐你去办的事情,办的如何?”

    江友安迟疑:“皇上可是问山间住所的事?正在搭建,还需一些时日皇上。”

    冷映寒摸着姬如雪的脸蛋嗯了一声,“届时,你陪着姬如雪带着程天风和姚雁山以及陶然一起去那里,玩上一个月再回来。”

    江友安无比担忧:“皇上,您真的要去边关么?这大有不妥,贵妃娘娘闹起来,老奴也拦不住啊。”

    冷映寒似乎想到什么,笑了起来,“没事,让她闹,有精神是好事,就说让她去治病的。”

    江友安苦笑连连。

    “下午传丞相和太师进宫一趟。”冷映寒一直看着姬如雪的睡颜,眼里有些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江友安虽说希望皇上找到一个心爱的人陪伴,也深知身为皇上再爱一个人也不能胜过自己胜过天下。

    他犹豫着将藏在自己心里很久的疑问说了出来:“皇上,老奴斗胆问您,您是不是爱上如贵妃了?”

    冷映寒侧目,眼底的柔情还没有来得及收起,一脸沉思,“朕不知道什么爱不爱。这个女人保持这样呆在朕身边即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