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二百九十六章:纸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映寒对此没有意见,他的目的也只是推翻朝北国,无辜的百姓他不屑去费劲杀掉。

    牧怀青随意收拾了一下自己床铺道:“日夜奔波来的吧,先休息一下吧,现在正是两国休整期间。”

    冷映寒没有异议,也没有嫌弃,坐在床边躺下道:“给我九万七千的兵力。”

    牧怀青皱眉,“你拿那么少的兵力,二十万不能吗?”

    冷映寒闭上眼睛,转了个身,“九万七千够了,用晚膳叫我。”

    牧怀青嗯了一声走出营帐,吩咐周围的士兵把守,并禁止喧闹,这才离开去那几个将领聚集的地方。

    刚一去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他的身上,无声的询问着什么。

    牧怀青看了他们一眼,沉着道:“看来我们要改变作战方案了。”

    举着长枪的左前锋第一个不赞同了,“凭什么啊,将军你说,是不是皇上威胁你什么了?他一个皇帝不在皇宫里处理天下大事,跑来这里做什么啊!”

    他言语中满满的抱怨,右前锋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示意他闭嘴,有眼睛都可以看出将军的心情不好。

    牧怀青淡淡的看了左前锋一样:“以后再有质疑皇上的话,自己下去领取军罚。”

    左前锋看起来很是不服,但有因为敬重牧怀青不敢跟他顶嘴说不是。

    牧怀青环顾了四五个弟兄一眼,知道这几个人的心里对皇上不满,他不会替冷映寒解释,因为最后的结果会让他们都心服口服。

    那个十三岁就护稳南柩国江山的人,一旦出手怎么不会让人惊叹。这几个将领对十三岁的冷映寒有的崇拜有的赞赏,却没人知道那个少年是谁。

    如果告诉他们,以他们现在嫌弃的心理在得知真相后,脸上的表情定然很有趣。

    所以牧怀青开口道:“这样吧,等征服朝北国后,本将告诉你们一个秘密。那是一个你们都很感兴趣的事。”

    两名主锋,左前锋右前锋,一个后锋,外加军师,他们都看着将军卖关子。

    左前锋又忍不住了,憨笑道:“将军,您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啥事啊。”

    “一件会让你们掉下巴的事,好了,先去练兵,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跟皇上商量战略的事情。”牧怀青刚说完,一道身影从后方飞来落在他背后。

    在场的将领没看清就想出击,却立刻被牧怀青阻止,“别冲动!”

    “无名?”牧怀青回头看脸上蒙着黑面巾的无名。

    无名穿着黑衣服,除了有一两道被割破的痕迹,看不出哪里受伤。

    她犹如一个刺客,浑身上下全黑,只露出一双无神的眼睛,当听到牧怀青喊她名字的时候,才会泛起一点光彩看向他。

    她默默的伸出手,将一张纸条递给他。

    牧怀青看着她有些薄茧的手掌上放着的纸条,没有疑心的接过,打开一看,立刻摆正神色,抬头问无名:“这纸条你从哪里得来的?”

    无名目光笔直的看着他却不回答,其他将领看见将军这般神色,连忙上前询问:“将军,发生什么事,无名给你什么了?”

    牧怀青来到这里时,是带着无名跟他们见过面的,不过此刻无名蒙着脸,认不出来是正常,转而听见将军喊无名才恍然大悟。

    这个无名从跟着将军出现之后,平常就一直跟在将军身边,迥然是一幅保护的姿态。

    从来不管他们在讨论什么,他合不合适在场,只有将军开口让他下去,他才会下去。

    没错,他们全部都认为无名是个男子。

    牧怀青没有隐瞒,将纸条递给他们。军师第一个看到,纸条上说了今夜四更天的时候,朝北国要来突袭,并要烧了他们的粮草。

    顿时所有人都看着无名,左前锋道:“我滴娘诶,将军您这护卫从哪得来的这消息?看这纸条下面的印子,是真的啊。”

    牧怀青心情有些复杂,无名为他出生入死,做了许多事情,已然被他归入自己人一块。但由于她身份的特殊,不能百分百的相信她,这种不信不是指无名会叛变,而是被控制。

    他看着无名,无名还是不会说除了姐姐以外的字,开过口也就那么两次而已。他得不到回答,其余的将领都还在等着解释。

    牧怀青揉了揉眉头跟弟兄们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秘密吩咐下去准备。”随后拉着无名走,“你跟我来。”

    军师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上的纸条,又看着被将军拉走的无名。呢喃道:“这个无名的来历是不是太神秘了点,武功那么高强,要是让他上战场跟将军一起岂不是所向无敌?”

    右前锋沉思着,很是赞同,“不过看将军的态度,这个无名可能不是简单的护卫那么简单。”

    中锋啧啧两声,“你们是没有见过死士吗?无名就跟一个死士一样,只会执行命令,让他上战场除非将军下令让他杀。”

    后锋很是沉稳的摇头,“将军不会让他上战场,城池那一战,无明一直跟着将军,可是将军命令他不准跟着,他就没有跟着。而且如果他真是死士,那么将军也太过于关心他了。”

    军师呵呵两声,眸光有些犀利闪过,“你们没有察觉一个奇怪的现象吗?”

    众人一愣齐刷刷的看向军师,“神算子,你就别跟将军一样卖关子了,说什么现象?”

    “城池之战,将军周身的敌军比以往少了一半不止,每当有人举起刀剑向将军砍去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身手奇特的士兵将人杀死,在下不才看见敌方有人给将军放暗箭,然而半路就给人截了。”

    军师眯着眼睛,笑的狡诈。

    顿时他们恍然大悟,只有左前锋看着他们点头不解道:“那个厉害的士兵,我怎么没有见过?按理说应该很出名才对。”

    众将领对他的脑袋投去叹息的一眼,两名中锋一起离开道:“将军刚才让我们训兵,先走了先走了。”

    后锋和军师道:“关于布防的格局,军师还是跟我说清楚些好。”说完两人相伴离开。

    右前锋追上去道:“军师我也不太清楚,旁听旁听。”

    刚才还五六个人一起讨论的地方,就剩下个头健壮拿着长枪的左前锋茫然挠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再说牧怀青将无名拉到军医的营帐,那里的伤患很多,军医看到他迎了上来,“将军,您受伤了?”

    牧怀青独自挑选药材,挥退军医道:“本将没有,军医你去忙,不用管我。”

    军医点头转身去救治其他伤者,毕竟人手不够,伤患太多,忙不停。

    牧怀青挑了消毒草,伤药粉,绷带,又带着无名离开。

    吩咐守在营帐的士兵打来一盆清水。让无名坐下,自己亲自给她清洗伤口,但凡她衣服破开的地方,是有八九是受伤了。

    看见那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痕迹,牧怀青表示养个女儿好难,特别是固执又不听话的女儿。

    如果牧怀青十四五岁就当爹的话,有无名这么大的女儿也不是稀奇事。

    牧怀青哪里不知道无名无视他命令偷偷上战场的事,顿时语重心长看着无名的眼睛说道:“无名,以后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这是我下达的命令,是命令的话你应该可以记住吧。”

    无名看着他许久,牧怀青本就不指望无名回话,毕竟无名唯一的反应就是看着你的眼睛不说话。

    当他包扎好站起来的时候,无名说话了,“保护。”

    当她开口,那口稚嫩的娃娃音让牧怀青猛地一震,蹲下来看着无名,略激动道:“无名,你刚才说什么?再说的一遍!”

    “保护,不,伤。”她说的很磕巴。

    牧怀青却明白了,“你保护好你自己就够,我能保护我自己。”

    无名别开目光,看着地面低声道,“存在。”

    “不是,你有其他的意义,保护我不是你唯一的存在,你要学会说话,学会保护自己,最后过上跟普通人一样的生活。”

    牧怀青说了这么长,然而无名并没有任何反应。最后牧怀青抱着一丝希望问道:“那张纸条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能告诉我吗?”

    无名重新对上牧怀青温和的眼睛,简单道:“杀。”

    牧怀青沉默片刻:“你杀了朝北国的探子把纸条截了?”

    “是。”无名萝莉的声音跟她冷冰冰的脸完全不符合。

    牧怀青毫不避讳的伸手摸摸无名的脑袋,“以后你还是不要跟朝北国的人接触了,万一又被抓回去了怎么办。”

    无名想了想,想说他们抓不到她,就算抓到了现在他们靠蛊也已经控制不了她了。但是因为句子有些长,无名选择了沉默。

    她能开口说话,牧怀青是极其高兴的。让她呆在这个营帐里好好休息,他则出去部署一些事宜。

    估摸着今天晚上朝北国来进攻的可能性五五对半,对方发现纸条被截后,应该会怀疑已经被他们知晓。

    总之防患于未然。

    无名一个人坐在床榻边,看营帐口晃动的帘子,再侧头看自己手臂上的伤,被他包扎过的伤口都不会痛。

    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保护他吗?

    从睁开眼睛看见他的那一刻起,那个人就温和的看着她,带她回家让她吃饭,跟她说话。哪怕她从来不回应他,所以她要保护好他,保护好不会伤害自己的人。

    她喜欢在他眼里看到自己,因为那样她才好像活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