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斗破龙榻:弃妃也疯狂 > 第三百二十八章: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在不远处的奴才和宫女互相对视一眼,开始迈步上前。

    师嫔指着她们威胁道:“你们敢!只是个卑贱的奴婢!本嫔的兄长是护国大将军,看谁敢碰我!”|

    姬如雪紧接着道:“前朝官员不得插手后宫事。”

    果然那些奴才的宫女的脚步不停,眼看越来越近,师嫔尖叫了一声,恨意满满的看着姬如雪道:“停下!我走!姬如雪你得意不了多久,你已经失宠了,整个后宫都知道你被皇上连夜赶出了显庆殿,日后你还是能这样对别人,就算你有本事。”

    姬如雪微微一挑眉,哼,她离开显庆殿的时候已经夜深,这个消息不可能传的那么快,而师嫔一大早的就来到宫门口,显然是有人给她们报信,长信宫主子长期不在,那些奴才的心都开始野了。

    看着师嫔愤恨离开的背影,宫女齐齐给姬如雪行了个礼,又退了下去。

    姬如雪假装不经意的扫过她们,看到最后那个露出为难之色的宫女,嘴角上扬没有说破,上前跟端木薇和颜良娣一起走,她开口问道:“怎么你们都来了。”

    端木薇和颜良娣互看一眼,最终还是颜良娣开口说道:“听到你回长信宫便来看看,自从你住进显庆殿后,大家可都看不见你了。”

    端木薇颌首,“这个冬天后宫安静的很,只好到处走走散散心。”

    姬如雪笑了笑,带着她们进殿,语巧去准备茶水,巧月留在姬如雪的身边。姬如雪让她们坐下后说道:“消息倒是传的很快,你们也不用顾忌什么,被皇上宠爱的时候要做好失宠的心理,这在后宫不是很正常吗?怎么我瞅着你们比我还紧张呢。”

    端木薇和颜良娣见姬如雪从始至终都没有异样,不由的猜测姬如雪是真的看得开。

    颜良娣扬起嘴角望着姬如雪道:“最近你这里不会有安宁了。”

    “啊,说起这个烦得很,幸好后宫只剩下了一个师嫔难搞。”姬如雪抬手撑着下巴道。

    端木薇钦佩道:“不怕,你看师嫔不是被你赶出去了吗?只不过…赶出去好像也很麻烦,最近她和皇后走的很近。”

    颜良娣低头,她也和皇后走得近,因为有些东西她要借助皇后出手。

    姬如雪无所谓道:“管她和谁走得近,反正这后宫想我死的人多了去,师嫔啊,还不够聪明。”

    这时候语巧端着茶水上来,给三个小主都倒好了茶水,默默的退到姬如雪的身后与巧月站在一块。

    颜良娣抬头看着姬如雪问道:“娘娘,您知不知道陶医女去哪了?”

    姬如雪端茶杯的手一僵,片刻才伸出手指拿起茶杯抿了一口道:“陶医女啊,出宫了吧,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颜良娣心一紧,有些勉强的干笑两声,端起茶杯喝了口,低声道:“这什么茶,苦的很。”

    姬如雪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她不知道颜良娣是不是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她只是端起茶杯抿了口赞同道:“嗯,苦的很。”

    端木薇疑惑的看着她们,自己也喝了一口,甘甜甘甜的,哪里苦得很了?

    三人静默,颜良娣想,自己知道陶然是男儿身的时候,不就知道他的身份不简单了吗,她想过陶然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只是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月前他只跟她说,他要跟娘娘去一个地方,不知道多才回来。

    如今娘娘说,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喝了一杯茶,颜良娣起身跟她告退,因为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觉得那时候自己期望和陶然一起穿着白大褂当太医,如今看来一个妄想。

    姬如雪没有挽留,只是看着她起身,轻声道:“改天有空的时候再过来坐坐。”

    颜良娣心不在焉的点了头,语巧送她离开,端木薇完全不知道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谜,只知道颜良娣好像一下子心情变的好低落。

    她看着手中的茶水,提醒姬如雪道:“虽然之前我也投靠了皇后,但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你,颜良娣也和皇后走的很近,现在后宫的妃嫔锐减,就剩下皇后,姬贵妃和你,三个人能说得上话了。”

    姬如雪颌首,风轻云淡说:“现在不用把我算进去了,以后就剩下皇后和姬贵妃两个人,我能安宁的在长信宫过日子已经是奢愿。”

    端木薇不好问她和皇上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看着她道:“我会帮你的,我不想在这个皇宫里,虚耗着时光。”

    “听起来你有想冒险的意思,但不用了,我并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姬如雪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开,并不想承任何人的人情。

    *

    端木薇离开后,长信宫恢复了宁静。

    此后一整天至一整夜都没有人上门,这也是让姬如雪拥有更多时间思考人生。

    三天了。

    冷映寒从来没有到过长信宫一步,这是姬如雪预料之中的事,只是想起来心脏都会钝痛一阵,明明前一个晚上还能坐在一起弾琴,一转眼就成了老死不相往来的结局。

    她仿佛又过着冷宫的生活,听着宫女背地里讨论,皇上送了什么好东西给姬贵妃,皇上在哪亲自扶着姬贵妃走路,皇上……全是皇上和姬贵妃的话题。

    而姬如雪这三个字让长信宫的宫女一提起就噤口,外面都传疯了如贵妃性格奇差,心胸狭小却善妒的流言。不然也不会在姬贵妃住进显庆殿两天内,连夜被皇上赶出了显庆殿。

    现在整个皇宫就是姬如雪处在风浪尖口上,这一次没有谁再来帮她。

    姬如雪仿佛没有看见其他宫女看她的异样的眼光,依旧是她过她的,别人说别人的,只是她发现,她的膳食越来越差了,奴才的态度越来越怠慢了。

    巧月的伤已好完全,听见那些宫女背后的议论的声音气的不得了,看见每天膳食越来越差气的不得了,她曾偷偷问语巧,皇上和娘娘发生了什么事,语巧只说不清楚,但是那天晚上皇上发了很大的脾气。

    日子持续这样下去,姬如雪的心越来越冷,吵架最不能就是这般闹别扭,拖着不联系,等时间久了心境就变了。

    师嫔依旧每日做功课般的上门給姬如雪添堵。姬如雪真的难为她的这股毅力了,每天被气走也不嫌肝疼。

    不过这样一来,每天早上打击师嫔倒是成了她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有个人送上门给你损,何乐而不为。

    如此一个月后,整整一个月,姬如雪除了初一十五给皇后请安被其他妃嫔冷嘲热讽一番后,其他时间的都安静的呆在长信宫中。皇上没有来过,姬如梅没有来找麻烦。

    天气好姬如雪就院子里抚琴,坚决不弾冷映寒教她的曲子,即使每次都在心中弹奏了一次又一次。这些时候她弹琴,语巧和巧月已经不再躲在远处或者觉得是煎熬。一个人静下心的琴艺能达到了悦耳的程度。

    直到某天,姬如雪正在弹琴听见语巧小心翼翼来报说,皇上将姬贵妃提为了皇贵妃。

    那一刻,姬如雪手中的弦突然断了一根,她僵着手,任由割到的手指滴血落在琴弦上,许久才出声道:“嗯。”

    语巧和巧月正在努力在想在怎么安慰主子,没想到得到的却是只有嗯二字。

    随后琴声又起,少了一根琴弦的琴,弹奏出来的曲子断断续续,就跟她的心缺了一角,再也不补回来。

    这天姬如雪吃着早膳,突然觉得反胃恶心,一开始只认为是个肠胃不好,直到持续了几天之后,姬如雪都食欲不振,她推算了一下自己的月事,发现好像这个月都没有来。

    猜到了某种可能,她的心里有些惊慌还有些害怕茫然,她谁也没有说,打发了语巧离开之后,她带着巧月来到颜良娣的宫殿前。

    半个时辰后,她从颜良娣那处离开。

    颜良娣坐在医书面前呆愣了很久,她有点不敢相信,姬如雪会是在这个皇宫中,第一个唯一一个怀了皇上子嗣的人。

    是的,她怀孕了。

    姬如雪带着茫然回到长信宫,她怎么都想不到在这种时候,她肚子里竟然孕育了一个小生命。这一个意外把她打击的不知所措。

    她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

    姬如雪浑浑噩噩了好几天……

    直到,牧怀青征服朝北国,班师回朝,举国同庆。

    姬如雪被通知去参加宴会。

    她才不得不打起精神,穿戴服饰出席宴会。

    这几天她的状态很不好,虽然已经不会害喜,但脸色看起来还是有些差。

    她去的时候,冷映寒和皇后姬如梅已经到场,她板着脸上前刻板跟他们行礼。

    冷映寒时隔一个月才看见她,袖手下的手握得紧紧的,他故意冷落她,等着她来给他低头,可是即使处在风浪口上,即使其他待遇变差,再次相见她还是一如那晚的淡漠。

    连看他的一眼都随意带过,毕恭毕敬。

    冷映寒沉着脸,不说话。

    皇后便让姬如雪起来,然后赐座。

    姬如雪叩谢盈盈走向的自己的位置,抬头之间姬如梅的目光得意的看着她,似乎赢了她一样。

    姬如雪当着她的面瞥了皇后的方向一眼,朝姬如梅扬起嘴角,在姬如梅的眼里那个笑容满是讥讽!

    姬如雪的眼神无声再说,皇贵妃又如何,还不是低皇后一等?

    而全场的中心人物牧怀青在姬如雪出现的时候,就将目光定在她身上,几个月未见,她更瘦了,在宫中过得不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