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奋斗在盛唐 > 第28章 打假在行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着崔耕将破局计划慢慢道出,整个厅中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针落可闻。

    看着崔耕谈笑间淡定从容,举手投足间胜券在握的模样,再看看苏大郎一副猴急毛躁的样子,苏有田老爷子心中不由得感叹,都是商二代,差距咋就那么大哩

    而此时,在苏有田身边的苏绣绣心中也是感触良多,这一次崔耕来苏家的表现,带给她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这还是自己那个不务正业,光知道贪玩享乐,流连花丛的叔子吗

    变了

    他真的变了

    浪子回头金不换,夫君和公公他们若是在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

    苏绣绣心中如是想。

    “很好”

    待得崔耕一番话落罢,苏有田不由抚掌叫了一声好,道“看来贤侄早有了万全之策。你放心,既然是我家大郎有错在先,那配合之事自然是责无旁贷大郎,你呢”

    “呃”

    苏礼听完崔耕的计划之后,有些纠结地挠了挠头,犹豫道“可彭泰是我的朋友,我这么做好像有些不厚道哩算不算背信弃义啊”

    苏有田闷哼一声,斥道“狗屁朋友我看是狐朋狗友才对。真要当你是朋友,就不该拉你干这种缺德买卖”

    崔耕也道“对啊,苏兄弟。你这怎么算背信弃义呢你这是替天行道啊”

    “好了好了,我配合就是”苏礼百无聊赖地挥了挥手,不忘转头冲苏有田道“爹,你刚刚在后头答应我的事儿,可不准反悔”

    苏有田唔了一声,看着天色有些晚了,便安排崔耕和二娘今晚住了下来。

    正当众人要离去时,苏有田突然叫住了二娘,道“二夫人,留步”

    二娘疑惑地驻足回望,只见苏有田笑道“如今崔家能作主的长辈就剩夫人您了,老朽还有个不情之请想和夫人商量商量。”

    “崔家能作主的长辈对啊,可不就剩下老娘一人了吗好好,亲家老爷算是找对人了”

    苏有田这话让二娘立马又刷到了足足的存在感,当即面露喜色,冲崔耕摆摆手道“二郎你且回房歇息,明日咱们再启程回清源。”

    崔耕嗯了一声,也懒得搀和两家长辈间的事儿,与苏绣绣、苏礼一道,齐齐出了前堂。

    不过走出前堂大门,却听见苏大郎声嘀咕了一嘴“狗日的,这造假酒一事儿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崔二郎这子是上哪儿知道得这般清楚的居然连假酒窝点就在仙潭村如此隐蔽之事都晓得,真是见鬼了”

    嘀咕完,人已经走远,不顾却没有回房,而是朝着宅外的方向奔去。崔耕估摸,这子应该又是约哪个狐朋狗友过夜生活去了。

    不过苏大郎这顺嘴一嘀咕,却在崔耕的心里炸了一声响

    是啊,按理薛松年这种老狐狸牵头搞假酒的这几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儿。曹月婵又是从哪儿得知这个消息的呢很明显,这次搞假酒没有曹家的人在里头,曹月婵的消息却这么及时和清楚,连窝点在哪儿,参与的人都有谁,而且出货的日子都那么准确无误,她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是他们自己内部的几个人中有人将消息透漏给曹月婵

    那会是谁

    薛松年绝对不可能老狐狸牵的头,怎么可能会自毁长城,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嘛。

    方铭梅姬这也不可能这对狗男女巴不得自己死,哪里会这么好心

    彭泰和苏大郎不像从苏大郎刚才的表现来看,这两人就是想搭伙挣银子的,哪里会这么傻

    还是名单上那个泉州府林三郎

    也不像啊,因为将假酒出货到泉州府之事就是这人在一手操办,也没听曹家和泉州林家有什么瓜葛啊,他将消息泄漏给曹月婵图什么

    但是这也不像那也不对,曹月婵又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呢

    费解

    委实令人费解

    带着重重的疑惑,崔耕回到了房中,稍稍吃了点苏家下人送来的糕点垫了垫肚子,加上今天赶路太急有些疲累,便早早上榻睡了觉。

    翌日清早,崔耕和二娘跟苏有田道了别,准备启程返回清源县。

    苏大郎估摸着昨晚宿醉,不见起来。倒是苏绣绣,昨儿夜里便准备了几份礼物,亲自送行。直至将崔耕和二娘送出了兴化坊。

    两人回到周溪坊时,已是午时。

    回到家,崔耕正要问二娘昨夜苏有田叫她商量何事,却见二娘直呼赶路辛苦,先回房歇息了。

    倒是茂伯一见崔耕回来,一边安排初九将苏家备的礼物送回房中,一边将崔耕引到院一角,道“二郎,你昨日交代之事,老奴都办妥了。城中几位德高望重的东家掌柜都通知了,他们都答应两天后一早会随我们一道前往仙潭村,到时一起见证薛松年他们干得那些个龌蹉事。”

    崔耕嗯了一声,点头道“老话的好,捉贼捉赃,捉奸捉双。此事一揭发咱们抓个现行,薛松年这帮人以后就别想在清源商界立足了。这些个跳梁丑天天在后边出阴招使坏,这回咱们就一劳永逸将他们连根剔掉,省得以后总要抽出时间和精力来应付他们。烦不烦啊”

    “理儿是这个理儿”

    茂伯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有些迟疑道“不过咱们真的不报官如果有清源县衙的人在场,那效果会不会更好些”

    “嗯,衙门的人自然是要叫的。不过不是清源县衙。你想啊,清源县衙的捕头宋根海是谁宋温的亲侄儿啊”

    崔耕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道“而这宋温和梅姬的关系在整个清源县,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若是这事儿报了清源县衙,铁定是捕头宋根海带队出人马。到时候,消息走漏到宋温耳中,再传到梅姬这儿。那我们岂不是前功尽弃”

    茂伯顿时一脸明了,叹息一声“唉,还是二郎想得周全,老奴险些误了大事儿”

    “不过茂伯且宽心,”崔耕道,“苏家在莆田略有名望,苏老爷已经答应我,不仅苏大郎到时候会在现场配合咱们,而且他们也会请莆田县衙的徐捕头亲自带队出马,前往仙潭村捣毁造假酒坊,缉拿薛松年一干人等。莆田县衙可不是宋温可以了算的地方。届时,人证物证俱在,任凭薛松年梅姬他们能量再大,这次就算不把牢底坐穿,恐怕也会被剥了今后行商贩酒的资格了。”

    在唐朝虽然没有工商城管之类的政府部门,但是地方官府衙门每年都会对当地的商贾进行考评,尤其是衣食住行这些行业,更是考评的重点对象。考评的标准主要是从缴纳赋税,商户的实力,还有是否带动地方经济,以及诚信和在地方口碑等多方面进行。像那种偷税漏税、诚信度差,以次充好卖假货的商户,轻者训诫罚银,重者封铺取消行商资格。有些闹出性命的商户,甚至会丢了脑袋抄了家。

    听崔耕这么一,茂伯恍然明白过来“对啊,仙潭村处于清源、莆田交界,向来两不管。但若真出了事儿,清源县衙能管,莆田县衙亦能管啊。再了,清源县只是中县,但莆田县却是下辖五千户的上县啊。别宋温了,便是咱们胡县令见了莆田县的明府大人,这品秩上,都得礼让三分哩”

    明府是唐代对县令的尊称。中县县令为正七品朝请郎,而上县县令却是从六品的奉议郎,这品秩上就输了一大截。

    崔耕嗯了一声,又交代茂伯这两天一定要让家里和酒坊的伙计把好口风,免得走漏了消息。

    随后,他便转身去了酒坊。

    现在的酒坊里头虽然平日是二娘在盯着,但关于酒坊内的蒸馏酒这道工序,崔耕还是要一天必走一趟。现在负责蒸馏酒这道工序的几个酿酒大师傅都是当初崔氏酒坊的老人,后来被崔耕从梅姬方铭手中暗里挖回来的。这几个大师傅基从父辈起就在崔氏酒坊里干活,哪怕是他被梅姬方铭篡了家产,这几人暗中还是与他有往来,所以忠诚度没问题。而且在将蒸馏酒这道工序交给几人之前,崔耕便与他们签了契书,甚至还照搬了一些在梦中见到的后世合同和国企的老政策,什么买断工龄三十年,什么子承父业编制可传代,什么退休后酒坊负责养老送终,哪怕是违约金都定了天价。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先做到仁至义尽,再和他们签订天价契书,崔耕此番是怀柔和霹雳手段并用。

    两日后,黎明破夜,天刚蒙蒙亮。

    三辆骡车在前,四五顶轿子在后,披着薄薄晨雾出了清源县西门,朝着仙潭村的方向进发。

    此番为了以防万一,崔耕不仅让茂伯带上了酒坊中数名年轻力壮的伙计学徒之外,还让田文昆从他的货栈里挑了一些壮实的伙随行出发,为的就是防止到时候在仙潭村,薛松年一伙狗急跳墙,发生冲突和武斗。

    一行人虽浩浩荡荡,声势烜赫,但因为清晨的缘故,这一路上倒也没有惹来过多的关注。

    约莫行进了有一个时辰多的路程,停在了一处分岔路口位置。

    分岔路口往回走是清源县城,往左边的官道走是莆田县的方向,往右边走是去往泉州府城的方向,而再往前再走半里便是仙潭村。

    这时,崔耕让九叫停了前边的骡车,一旁的田文昆不解,问道“少东家,停下来作甚性一鼓作气,直接冲进村里抓他们个现形得了”

    崔耕望了望分岔路口的左边方向,道“再等等,估摸着一会儿莆田县徐捕头一行就到了。”

    这时,前边负责到仙潭村方向摸情况的一名货栈伙计快步跑回,气喘吁吁地喊道“掌柜的,崔少东家,那帮人已经在仙潭村村口装货了,好家伙,一坛一坛的酒愣往骡车上装,我估摸着有好几十驾骡车哩。这伙人八成是要开始往泉州城方向拉货了”

    文来自看书福利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