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奋斗在盛唐 > 第221章 淮南喜事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你”

    武攸绪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王还当是谁敢这么横呢,原来是你这阉货”

    “嘿嘿,奴婢这是跟王爷开个玩笑哩”

    露了真容,那太监又看向崔耕,促狭道“接了圣旨,二郎咋还不起来怎么老哥哥我可不敢当你这一拜,要折寿的啦”

    崔耕这才陡然发现,这传旨之人竟然是自己的老熟人刘老四

    他拍了拍膝盖上的土坷垃,起身端详了一番刘老四,诧异道“原来是四郎大兄,咋的,你这声音咋还变了呢不然遮住了面目,弟也能听出你的声音啊”

    刘老四吸溜了一下鼻子,还是憋哑着嗓子道“这可不是老哥哥故意捏着嗓子在话,实在是这一路紧赶慢赶的,一没留神伤风了。”

    “好了,此处也不是聊天之所”

    武攸绪挥了一挥手,道“刘老四,咱们有两年没见了吧,来,随王一起回扬州城,王请你喝酒。”

    “谢王爷。”刘老四道。

    武攸绪又道“崔县令,既然你与刘老四相识,那就一起吧”

    能跟整个淮南道最大的大佬一起喝酒,中间又有刘老四这个长安来的故人,崔耕自然不会浪费这种机会。

    他留下县尉雍光、县丞夏荣等江都县衙官吏,负责收拾残局。

    不由分,武攸绪叫人先行开路,招呼起刘老四和崔耕,先行离开了平松冈。

    扬州一大帮子的官员满脸艳羡地看着崔耕离去,暗暗称道,这崔二郎还真是寻常六品官员啊,跟脚深着呢。

    很快,众人也相继散场,各自返回扬州城中。

    至于围观看热闹的百姓们,此间事了,自然也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不过,关于这份宣旨的余波,却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扬州城,刺史衙门,内宅。

    武攸绪兴致颇高,摆下一桌酒宴,一来是招待刘老四,二来算是为崔耕压惊。

    能让淮南道最大的大佬设宴为他这个地方县令压惊,崔耕倒也是受宠若惊,席间话自然也是意奉承着。

    毕竟在扬州地界儿,如果真有武攸绪这个淮南道安抚使、安平王为自己上两句话,兴许在与孟神爽的长期博弈中,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经过一番吃酒畅聊中,崔耕才知道,刘老四和武攸绪还真是交情不浅,准确地,武攸绪对刘老四还有大恩。

    原来几年前,刘老四还是一名普通的太监,无品无级,偶然间触怒了武则天,要被当场仗毙。

    赶巧了,整好当日武攸绪来拜见武则天,随口为他了求了几句情。

    武则天向来对不争权夺利的武攸绪就格外喜欢和看重,难得他开一次口,武则天自然给了他这个面子。

    从那以后,刘老四就顺杆爬,搭上了武攸绪的门路。

    他也真是个人才,投其所好,意奉承,没过多久,就被武攸绪引为知己,笑骂不忌。

    当然,这主要是跟武攸绪一心修道的性格有关。要是别的王爷公主,完全不可能跟一个死太监交什么朋友。

    在武攸绪的照拂下,刘老四很快就官居五品,堪称前程似锦。

    可惜好景不长,武则天嫌这个堂侄整天想着出家太闹心,一脚把他踢到了扬州。

    刘老四在长安朝中没了靠山,行情自然又是开始走低,后来才有了他投靠上官婉儿,并与崔耕交好一事儿。

    明白了其中这层关系之后,崔耕不由开了脑洞。

    他暗暗寻思,武攸绪与刘老四既是朋友又属旧主,刘老四与我又是称兄道弟,别管这关系有多远吧,原来我和人家武攸绪八竿子都打不着,这下子勉勉强强,不就可以扯上一点干系了吗

    而且今天前来宣旨的若不是刘老四,武攸绪也不会府中设宴畅聊,顺势搭把手替我压个惊,惹来扬州的官员一阵羡慕了。这完全是刘老四在武攸绪那儿的面子啊。

    看来这刘老四还真是哥们的“贵人”啊,每次见到他,准有好事儿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武攸绪忽然开口问道“刘老四,陛下的这道旨意,王略有些看不懂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内情”

    “内情”

    刘老四打了个酒嗝儿,摇头晃脑一番,道“什么内情,奴婢还真不知道。当初陛下亲自下旨,让奴婢马上动身”

    当初,孟神爽为了打崔耕一个措手不及,动员了丽竞门的全部力量,三天时间,就把事情的经过,官员们的供词,乃至吃剩下的羊架子和鱼骨头,都送到了长安城。

    来俊臣一看就大喜过望。

    但来俊臣知道这姓崔的县令是上官婉儿的人,为了防止上官婉儿为其项而功亏一篑,于是他趁着第二天早朝的时候,就把这个案子当众捅了出来。

    堂堂江都县令知法犯法,私犯禁屠令,自然在朝堂之上掀起轩然大波。

    身为宰相的武三思尽管跟崔耕没啥交情,但他和上官婉儿可都是“反来俊臣同盟阵线”的,事关反来联盟的脸面,所以他还是据以力争。

    双方唇枪舌剑一番,但论诡辩功夫和嘴皮子,武三思哪是来俊臣的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

    对于底下臣子结党拉派这种事儿,武则天哪里会看不清不过她的驭下之道,讲究的就是一个左右平衡,相互掣肘。

    她见着来俊臣这边一直压着武三思这边打,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当众道“关于江都县令崔耕违犯禁屠令一案,朕意已绝,这就下旨”

    来俊臣顿觉不对劲,陛下这是有拉偏架的嫌疑啊,赶紧上奏道“陛下,崔耕不过是六品县令,即便受罚,也该是尚书省行文吧哪用得着陛下亲自下旨”

    武则天道“事关天下禁屠大业,岂可轻忽朕要亲自下旨,以儆效尤着内侍省刘伯求,速速传旨”

    就这样,武则天授意,上官婉儿行文,刷刷点点,一直写了将近一个时辰,这份给崔耕的圣旨才算写完。

    刘伯求就是刘老四,他领了圣旨不敢怠慢,马不停蹄地赶往了扬州。

    听了这番经过,武攸绪就更觉奇怪了,道“敢情这以儆效尤四个字儿,不是你的杜撰,而是陛下的旨意。但这旨意里,分明就没提崔县令犯了禁屠令应该如何处罚啊。你别跟我,罚俸三个月就算处罚了啊知法犯法,私犯禁屠令,中间又有来俊臣炮制着,这罪可不不了。”

    这时,崔耕嘴角微翘,抿了一口酒,咂咂嘴,道“嘿,安平王您一心向道,寡欲清心,不爱理会朝堂纷争,所以有些事儿您可能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下官看来,陛下圣旨中得以儆效尤的那个尤啊,得并不是下官,而是在敲打来俊臣呐”

    武攸绪一愣,道“敲打他这可把王脑糊涂了”

    崔耕道“下官何德何能,值得陛下如此爱护陛下的意思是想敲打来俊臣多关心关心点别的,别整天老盯着禁屠令的事儿。”

    武攸绪模模糊糊好象抓住点什么东西,道“那崔县令的意思是”

    崔耕笃定道“依下官之见,陛下是想让禁屠令不废而废”

    这可不是崔耕的胡乱猜测,而是在荒唐大梦中史上真实可见的。

    武则天这个大周天子虽然史上褒贬不一,但在治理国政方面还是历史上数得着的明君,当然偶尔也会听一下谗言,犯一下糊涂,人无完人嘛,哪个明君能没犯过错

    历史上,她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下了劳什子禁屠令,可过一段时间,她就自己明白过味儿来了这禁屠令下得荒唐了啊。

    可旨意一出,皇帝金口玉言,岂能反悔就反悔这可咋办

    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吧

    真实历史上,她是通过几个暗示,逐渐地把这条禁屠令的圣旨不废而废的。既保全了自己金口玉言的皇帝面子,也解决了这出荒唐闹剧。

    当时,右拾遗张德喜得贵子,在孩子满月的时候,他便偷偷地杀了一头羊来宴请宾客。

    宾客里有个叫杜肃的人,饱餐一顿羊肉之后,有了坏心,回去就写了一纸状文向皇帝告发此事。

    人证物证俱在,该如何处置张德呢

    英明的女皇陛下,当时出了一句千古名言“朕禁屠宰,吉凶不予,然卿请客,亦需择人。”

    跟今天给崔耕的这份圣旨,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意思就是,张德是因为喜事犯了禁屠令,没罪。但是呢,杜肃出卖朋友,太不是东西了。

    结果是犯法的没事,告密的遭殃,朝臣们大概就明白皇帝的意思了。

    接着,武则天又以考察禁屠令的施行情况为由,命宰相们四处巡查。

    名相娄师德到了某处地方后,官员们一想,宰相来了,咱们不能慢待啊,就上了一只羊,并解释,这羊是狗咬死的,扔了可惜,宰相尽管放心食用。

    紧接着,又上了一盘鱼,也是狗咬死的,弃之可惜。

    娄师德当场就翻脸了,大骂放屁,欺负我这当丞相的六畜不识五谷不分咋的这鱼在水里,能被狗咬死

    老娄一发威,顿时吓得陪宴的官员脸色巨变。

    不过他下一句话,就又逗得全场哈哈大笑。

    只听娄师德道“依官看啊,这分明是水獭咬死的,你们别想骗我”

    宰相都这么话了,下面的地方官员们也就渐渐明白了朝廷对禁屠令是一个什么态度。

    这明显就是要接触禁屠令这个旨意,但碍于女皇陛下的面子,不能废就废嘛。所以,大家慢慢消除,心照不宣地慢慢废弃就是了。

    往后,武则天又通过几个案子,宽恕犯了禁屠令的人,惩罚告密的人,最终没人敢再提起她这道旨意了。

    所以,即便没有崔耕,即便没有武三思为崔耕话,这条禁令也会慢慢地不废而废。

    当日在杨四娘家,崔耕被孟神爽抓了个现行,不仅没有息事宁人的态度,反而大骂孟神爽,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赶紧告状,好让武则天赶紧为禁屠令开这个口子。

    喜事和丧事例外,丧事就不必提了,这底多大的喜,才算喜事呢

    自己新官上任算喜事,百姓们娶媳妇算喜事吧搬家算喜事吗母猪下崽算不算涅买了件新衣服,打了个家具算不算涅

    这喜事到底是办一天的酒宴呢还是办一个月的酒宴呢

    武则天既然没具体规定,这里面的回旋余地就打了去了,百姓们完全随便找个理由,就合理合法的捕捉鱼虾。

    肉禁一开,扬州乃至整个淮南道的灾情,就算减轻了一大半。

    如今这圣旨终于是下来了,口子一开,大家伙从今往后可以心照不宣地杀猪宰羊捕鱼吃肉肉了。

    “此役,崔二郎甭管是误打误撞,还是先知先觉,他都功不可没啊”

    这是武攸绪此时心中最真切的感慨。

    随即,他抚掌赞许道“崔县令初来上任江都县,便为扬州百姓办了这么一件漂亮事儿。居高至伟啊扬州百姓有你这么位父母官治理着,百姓之福呐”

    旁边刘老四也附和道“是啊是啊,二郎贤弟,如今圣旨一下,你可以安心了。这一局,算他们丽竞门输了,算他孟神爽栽了”

    “呃,四郎大兄这话有点早了,孟神爽之事还没完呢”

    这时,崔耕忽地起身,替武攸绪斟满一杯酒,道“眼下,下官有个不情之请,还请王爷您能伸以援手,帮衬下官一把”

    ps晚点还有第四更快来看 "hongcha866" ,看更多好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