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匈奴皇帝 > 第281章 顺者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殿外的杀戮已经结束,叫骂声已止,动静平息下来,靠近殿门的人似乎还能听到侍卫缳首刀无情斩断那些汉臣脖颈的声音。事实证明,这夏酋,杀起人来,当真不会手软,不管你是不是三公九卿抑或豪门贵族。

    “大王!所有人,已尽数被斩首!”因功升职为侍卫队长的郝昭进殿,面上有些不忍,埋头向刘渊禀道。

    此言一落,殿中汉臣间有些骚动。皇甫嵩的位置是比较靠前的,此刻表情上有些激动,有些羞愧,朱儁算是刎颈之交了,比之其慷慨赴死,自己枯坐于此,太过“懦弱”了。

    其余诸公,如杨彪、淳于嘉、伏完、董承、士孙瑞者,亦是心潮起伏,虽则心思各异,但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刘渊高高在上,手中依旧举着酒爵,冷声道:“孤这手,已经举酸了!”

    话音一落,只见大殿位置靠后的一名汉臣出列,手里端着酒杯,对刘渊躬身一礼:“臣敬夏王!”说完一口气喝干,规矩地埋着头,等待刘渊的反应。

    殿中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此人身上,对此,其倒是处之泰然,面上没有一丝波动。刘渊也一样,满朝汉臣,还是有识时务者的。隔得大老远,看不清其样子,放下手中酒爵,刘渊开口了,声音渺渺飘至其耳边:“你是何人?官居何职?”

    “臣郗虑,现居兰台令史之职!”

    “很好,孤记住你了!”刘渊淡淡笑道。稍微思量了一会儿,刘渊又道:“孤拜你为侍中,伴驾,孤可时时垂询!”

    官不是很大,但重点是伴驾。郗虑当即又一躬身:“臣谢夏王!”

    刘渊再次举杯相邀,这次诸汉臣,终于举杯相迎了,或一口饮尽,或浅尝,或触唇即止。有郗虑在前,又有不少位卑汉臣出列,刘渊不过淡言慰之,跟风之徒,想要如郗虑那般受“重视”,打错了算盘。

    刘协虽然不住地饮着酒,暗暗地可一直关注着殿中情况。当赵温等人朝拜自己时,心中也难免激动,大汉还是这么多忠臣的。然数十忠良被无情屠戮之时,心中既是感动,又是悲凉,还有畏惧。

    直到郗虑主动出列臣服,怒意充满心胸。随着汉臣一个个举杯相应,殿中再没了此前那般同仇敌忾,刘协心中更是一闷。

    “诸位都动筷子吧!关中缺粮,孤准备了这么多食物,可别浪费了!”殿中的气氛还是那般尴尬,见诸汉臣“麻木”,刘渊轻笑道。

    瞥见不少朝臣,都有些唯唯诺诺,胆怯地低头,动手吃着刘渊准备的食物,刘协目光有些冷,嘴角泛起讥笑。在杨彪、淳于嘉、皇甫嵩、赵岐这些老臣脸上扫了一圈,其都默默地坐在案后。

    “天子,一个人独饮,多寂寞。来,陪孤共饮一杯!”这时,刘渊那可恶的声音从侧上方传来。

    刘协闻言,下意识地举起酒爵,端至半空停住了。

    “怎么,天子不愿?”见刘协待在那儿,面色胀得通红,眼中挣扎之色怒闪,刘渊伸手逗了逗身侧的董白,轻描淡写问道。

    也许是酒意上涌,面对刘渊的威逼,刘协终于爆发了,猛地站起身来,用力将手中酒器猛掷于地。酒爵乒乓响,一直摔到御阶之下,殿中稍缓的气氛顿时又凝重起来。

    只见刘协甩开起身欲扶自己的伏寿,摇摇晃晃到中央,手指着殿中汉臣,高声道:“大汉的忠良,就只有那数十人吗?尔等食汉禄,受国恩,就任由朕,被这般羞辱吗?”

    刘协这一爆发,诸多朝臣都面露惭色,深埋下头,不敢直视刘协。

    “汉帝醉了,来人,扶其下去休息!”对刘协竟有这胆子,刘渊有些惊讶,随即对左右吩咐道。

    “呵呵!”闻言,刘协一个转身,怒视刘渊:“你这胡王,可敢杀朕否!朕,不畏死!愿以身殉这大汉江山!”

    “天子醉了!快扶其下殿!”刘渊还是那句话,只是声音有些严厉了。

    身侧的两名汉宫宦官这下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架着刘协便往殿侧而去。整座大殿,汉臣只能听着刘协歇斯底里的咆哮,渐渐飘远,一个个无动于衷。

    这个时候,皇甫嵩也忍不了了,径直起身,目瞪刘渊:“酒也喝了,宴也吃了,老夫身体有疾,这便不奉陪了!”

    说完便转身向殿外走去,有侍卫上前拦住,皇甫嵩顿足,回头冷眼盯着刘渊。刘渊看出来了,这老将,心中只怕亦是羞怒异常。此前没站出来,此时,怕是脑袋也发热了。

    眼珠一转,刘渊一摆手:“放他归府!”

    ……

    接下来,夜宴“宾客尽欢”,直至深夜。

    出宫后,杨彪坐在自己车驾上,脸色难看之极,面上少不了羞怒。头脑中,不断浮现出宴散后,刘渊将他与淳于嘉、赵岐、士孙瑞还有钟繇几人留下,一番威逼利诱,劝降之语。

    如今,他是太尉了,刘渊封的。

    想他杨氏四世清白,自己又素著名节,如今,在胡酋的威逼之下,还是顾惜性命,“臣服”了。

    在刘渊注视下,弯腰谢恩的场景,现在一想来,便觉双面发热。掀开车驾帘,抬头仰望漆黑的夜空,杨彪心情极为沉重。他可以催眠自己,这不过是虚以委蛇,以图后计罢了。但,这这腰已弯下了,还能再直得起来吗?

    车外传来一阵军队行进之声,放眼望去,正是吕布,领着数百夏卒。与车驾交错而过之时,两人对视一眼,杨彪看到了其满脸的煞气。

    放下帘幕,杨彪心中,这是吕布去皇宫与刘渊交令了。可想而知,长安城中,那数十忠良之家小,只怕已尽受戮。

    叹了口气,想想,若是自己也如赵温等人那般刚强,虽有清名,只怕长安城中的家小,亦如彼辈那般下场吧。

    归府,没有理会坐立不安迎上来的杨修,径直回到书房,将自己锁在房中。

    第二日,夏王诏令一下,长安朝臣,有不少升官的,还有不少平迁者,都收到一份由夏王玺印盖的官凭。

    长安城中,果然亦不尽是大汉忠良,更非人人皆不畏死,刘渊还是收服了一些人。

    对未央宫屠杀的数十汉臣,刘渊还不罢休。其城中宗族家小俱灭,但不少人天下各州还有族人,亦被刘渊下令清理。其他地方他管不了,这关中,还得清理干净。

    刘渊将此事,就交给了郗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