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塞北王朝金 > 第145章 145苗刘兵变之众将勤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有一个实权派吕颐浩,他正在建康。

    得到改元的消息后,老吕召集手下将官商量。开会质疑改元,这等于是在质疑皇帝,没人敢话,不不错嘛。

    到了这个时候,苗刘动兵变就已经传了出来,只是没有敢确定。

    吕颐浩见大家不话,只好自己先开口杭州可能生兵变了。

    但还是没人话,这帮人只有一个念头,万一没兵变呢你带着军队去行在,你想要干什么别没能平叛,自己被却被当成叛军给平了。

    吕颐浩的儿子吕抗暗道不妙,不能让场面冷下去,就接着皇上正当中年,二帝蒙尘沙漠,日夜期望拯救,哪肯仓促逊位给幼儿呢可知兵变无疑。

    这帮人还是没话可,但这帮人也没有反对。

    大家都不傻,没必要选边队,一个不好就掉地下了,掉地下不可怕,可怕的是还会有万人来踩。

    吕颐浩无奈,只好写信给张浚,由此可见老吕不是治军高手。

    张浚正蠢蠢欲动呢,接到老吕的信,便鼓动吕颐浩起兵平叛。

    不久之后,朝廷诏令到了,让吕颐浩到枢密院上班。

    按这是升官,但老吕不敢去啊,他已断定了杭州有兵变,自己去了就是送死。

    不去的话,就等于和苗刘撕破了脸,于是举鞭誓师以讨苗刘。

    这个时候,情况好了很多,手下的将士知道张浚也入伙了,觉得这事大有可为,搞不好能成为平叛功臣。

    老吕分派杨惟忠留守建康城,提防苗傅等人挟持皇帝由广德渡江,也可以起到安抚人心的作用。

    自己则带着兵马上路,将到平江的之时,张俊坐船前来迎接。

    据是两人相持而泣,然后互商大计。

    每次看到两大男人相对而泣,就觉得菊花一紧,有事事不就行了,哭个啥

    吕颐浩先煽情,“颐浩曩谏开边,几死宦臣之手;承乏漕挽,几陷腥膻之域。今事不谐,不过赤族,为社稷死,岂不快乎”

    张浚微微一笑,给我煽个什么情你喜欢煽,我就给你装,于是继续鼓励老吕。

    老吕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刘光世也来勤王了。

    按老刘被升官,为什么要急吼吼的来啊,因为来是大势所趋,他不来的话,很可能会百打为苗刘一党,他必须来,必须要做之态。

    要老刘有这个觉悟,还真是高看他了。

    之前张浚就串联过老刘,但被老刘拒绝了,对老刘来,谁做老大不一样,我只愿面朝大海,升官财。

    老吕比张浚有远见,就派了个使者,把其中的利害关系给了老刘。

    刘光世虽傻缺,但能听取一剑,有人点拨一下,他就明白了,跟着苗刘没有医保。

    更让这帮人兴奋的是,韩世忠也来了。

    韩世忠收到张浚的来信,表现的是极度悲愤,当即举酒祭神,誓誓与此贼不共戴天。

    老韩见到张浚后“今日大事,世忠愿与张俊身任之,公无忧。”

    一句话让张浚吃了定心丸。

    张浚心中明白,无论是张俊还是刘光世,对上苗刘都无绝对把握的胜算,搞不好就弄脏了手指,插伤了屁股。

    老吕更不成了,那就是一个文官。

    韩世忠一代猛将,有了他的加入,苗刘二人在劫难逃了。

    尤其是张俊,听了韩世忠来了,高兴的是“喜跃不自持”,终于不用自己冲在前面了,终于可以淡定了。

    张浚对各部士兵进行了一番慷慨激昂,催人尿下的演。

    韩世忠为前锋,张俊作为两翼,刘光世随后,浩浩荡荡的开往杭州。

    苗刘听韩世忠来了,太害怕了,赶紧下令让韩世忠停止前进,屯兵江阴。

    韩世忠哪会听他们的,回话我的部队被打散了,想要前往行在休整。

    苗刘二人那是大喜呀,原来韩世忠的部队是残余,让他来若是人人都领着残兵来,杭州将变成天上人间。

    韩世忠毫无阻拦的到达秀州,到了秀州以后,韩世忠开始装病了,什么自己身体不好,不便行军,就在秀州驻扎了。

    韩世忠作为先锋,按理不该停止进军,这演的哪一出呀

    两个原因,第一个是韩世忠要修造攻城器械。

    第二个原因是,韩世忠的老婆孩子都在苗刘的手里,贸贸然的前往,家人肯定性命不保。老韩需要时间,想出一个计策,让家人能平安出城。

    韩世忠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苗刘之所以痛痛快快的让老韩过来,就是因为控制了韩世忠的老婆梁氏和儿子韩亮。

    韩世忠驻军不动,苗刘也没闲着,派人就打听出了老韩在修造攻城器械,心里就更害怕了,但也没有办法,就这么耗着呗。你的家人在我手里,只要拿好这张牌,我就不怕你韩世忠。

    朱胜非心里也害怕,他害怕韩世忠真的就不来了。

    他不知道韩世忠延缓进军的目的,以为老韩是投鼠忌器,估计老婆孩子。

    老朱又开始活动脑子了,对苗傅“今当启太后召二人慰抚,使报知平江,诸君益安。”

    这话的意思是韩世忠和张俊就要来了,您应该抚慰他们,否者的话,一定会生出祸乱。要想安抚韩世忠,就该让太后召见韩世忠的老婆和儿子,然后派遣她们前去犒军,如此一来,韩世忠一定会拥护你们。

    朱胜非这番话并不高明,稍微有点智慧的人,都应该明白这是大忽悠,但是苗傅的脑子已长期泡水,根就是一坑人脑汤,不能分辨好赖话,他认为老朱的经典。

    苗傅还找了一个理由,觉得把老韩的老婆孩子给扣押了,他不反也得反呀。

    为了让老韩不反,就把韩世忠的老婆和孩子放了吧。并任命韩世忠为定国军节度使,张俊为武宁军节度使、凤翔府知府。

    不仅仅有奖励,还有惩罚,张浚给贬为黄州团练副使,郴州安置。

    这都是病急乱投医、垂死的挣扎而已,手中的最大一张王牌,已被他们放出了城。封官也好,罢官也罢,都没用了。

    章完添加 ""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