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三国之四世三公 > 第三九三章 曹家危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琅琊国地处徐州东南临海地界,算是徐州比较偏远的位置。不过,琅琊国地域广大,属县众多,国内人口的数目在徐州境内也是排得进前三的位置。有人有地,琅琊国的富庶可想而知。此外,琅琊国的上交的赋税也首屈一指。因此,多有传闻,一旦琅琊国被攻下,就意味着整个徐州的沦陷,由此可见琅琊国的重要性。

    高后吕雉七年,吕后析齐之琅琊郡为琅琊国,封汉高祖刘邦从祖昆弟营陵侯刘泽为琅琊王。因此琅琊国的地域大小与郡差不多。吕雉死后,刘泽与齐王刘襄等合谋诛杀诸吕,至长安与诸将相共立刘恒为帝。文帝元年,文帝对拥立齐王之事心有忌恨,徙封刘泽为燕王。刘泽徙封燕王后,琅琊国除,其地归齐

    等到了光武帝刘秀中兴汉室,在建武十五年封其第十一子刘京为琅琊公。没过几年,又立琅琊国,刘京进爵为琅琊王。等到刘秀挂了,刘秀的孙子汉章帝登基,刘京上书汉章帝愿以琅琊国的华、盖、南武阳、厚丘、赣榆五县,换取东海郡的开阳、临沂两县。有封王愿意用大的地盘换小的,汉章帝自然不会不答应。而且,算起来,这刘京还是汉章帝的叔祖辈。刘京之所以要换取开阳和临沂两县,为的是修建国都。开阳地势平坦,利于修建宫殿,早在最初的时候,刘京就已经在开阳修建宫殿,等到汉章帝答应之后。开阳的宫殿也就修建好了,刘京便直接迁都到开阳。纵观整个东汉朝,就属开阳的琅琊王国都是最为庞大且华丽。在历史上都是极其有名的。

    至于临沂,则是与开阳县临近,作为琅琊国国都的前沿,是个极好的防御堡垒。因此,想要攻下琅琊国国都开阳,则必须要通过临沂。临沂三面环山,只有完全攻下才可通过。因此。在东汉朝的数百年时间内,琅琊国是最为平静的一个封国。

    而到了如今。琅琊国公经历了六任封王,每一任封王在任的时间都有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都称得上是长寿了。之所以如此,却也跟琅琊国的平安无事有着极大的关系。要是封王整天都在忧虑自己的地盘被人攻打。辖下的百姓有谁造饭闹事,忧心的事情一大堆,哪里还可能活这么久

    当然,以上所述与接下来的故事无关。

    却说曹操的老子曹嵩是宦官中常侍大长秋曹腾的养子,为人性情敦厚、忠孝。在汉灵帝时,曾是朝廷重臣,位列三公之一。

    再说说曹嵩的养父曹腾,本是沛国谯人,在汉安帝时期进宫当了宦官。自此开始了他波澜起伏的宦海生涯。

    永宁元年,邓太后因曹腾年轻谨慎厚重,便让他侍候皇太子读书。也就是后来的汉顺帝。等到汉顺帝登基,曹腾自然是水涨船高。而在汉顺帝去世之后,汉顺帝刚满两岁的儿子汉冲帝继位,不到半年的时间,汉冲帝便夭折了。可以说,在汉冲帝之前。曹腾即使没有太大的功劳,却也不少的苦劳。至少,在历史上,他也不会被写到十常侍之首,罪大恶极的反派角色了。

    曹腾之所以被刻画成罪大恶极的反派角色,倒是与他接下来的举动有着极大的关系。

    汉冲帝夭折之后,才两岁半的汉冲帝自然是没有子嗣。因此,新选一个皇帝,便成为了重中之重,而人选,则是从汉室宗亲之中挑选一人。当时,大臣们都挑选一位年长有德的汉室宗亲当皇帝,都属意于清河王刘蒜。但是,外戚大将军梁冀为了继续掌权,却立了八岁的渤海孝王刘鸿的儿子刘缵为皇帝,便是汉质帝。

    而汉质帝刘缵虽然只有八岁,却也是个聪慧的主。不过,这家伙却因为年纪太小,不懂得隐忍,在某次朝会的时候,当着群臣的面称呼梁冀为跋扈的将军,惹得梁冀大怒。退朝之后,梁冀怀恨在心,觉得汉质帝虽然还小,却是如此聪慧,等到汉质帝年长之后,他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故此,梁冀让安插在质帝身边的亲信暗中把毒药搀在质帝食用的煮饼之中。质帝吃过毒饼,顿觉气闷肚痛,无几中毒身亡,死于洛阳宫中。

    汉质帝是梁冀一手推举,又是梁冀亲手害死,可见梁冀当时权力之强盛。等到汉质帝一死,新任皇帝的推举又提到议程上了。

    本初元年,也就是汉质帝刘缵死的这一年,朝廷大臣们分为两派拥立各自属意的人选。

    其中一派以李固为首,依然是拥立之前的清河王刘蒜为帝;另一派则是以梁冀为首,拥立汉章帝的曾孙刘志为帝,也就是后来的汉桓帝。

    原本,梁冀掌控朝中大权,是可以没有丝毫阻碍的拥立刘志为帝的。但是,因为当初拥立了汉质帝刘缵,梁冀得势之后嚣张跋扈,狂妄自大,使得许多原本跟随梁冀的大臣都脱离他转而跟随李固一派。因此,双方实力相当,却是难以成功的拥立各自所看重的人选。

    而这个时候,曹腾等宦官则进入了双方势力的眼帘之中。

    曹腾历任汉安帝、汉顺帝、汉冲帝三个皇帝,在皇宫也算是位高权重,即使是梁冀掌控大权,也对曹腾礼让三分。所以,曹腾这个时候支持谁,就极其的重要了。

    按道理来说,曹腾侍奉了这么多个皇帝,也算是对东汉朝忠心耿耿了,他自然也是要支持一个英明的皇帝。但是,曹腾这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在先前的三任皇帝之时,曹腾中饱私囊,贪污国库,如果真要论罪,曹腾被满门抄斩也是极有可能的。先前的汉安帝和汉顺帝或许知道曹腾的行为。不过看在曹腾侍奉他们多年的份上,并没有追究他。但是,如果新的皇帝登基要追究。曹腾也就完蛋了。除此之外,梁冀对曹腾礼让三分并不是害怕曹腾,而是给曹腾面子,否则,惹恼了梁冀,也许曹腾的下场就跟汉质帝一般了。

    所以,在李固一派和梁冀双方僵持难下的时候。曹腾亲访梁冀,表示支持梁冀。

    曹腾当时指出。清河王为人严厉英明,如果登基为帝,曹腾的旧账被翻出来,怕是性命难保。但是。如果拥立刘志,则可以长保富贵。于是,在曹腾的支持,梁冀成功的拥立了刘志登基,权力更盛。倘若曹腾当时支持的是李固一方,拥立清河王为帝,或许,便没有了桓灵二帝的昏庸无能。当然,历史没有如果这种说法。既然发生了,那边是事实。所以,因为曹腾拥立刘志的这件事。使得曹腾成为了十常侍的反派之首,不得不说,行差错路,给曹腾留下了一个极大的污点。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倘若不是曹腾支持梁冀拥立刘志为帝。没有桓灵二帝的无能,东汉朝就不会那么快灭亡。就不会有曹操的崛起。曹魏也就无从谈起,曹腾这个历史上唯一一个被正式授予正统王朝皇帝称号的宦官,也就不存在了。正所谓福之祸所伏,祸之福所依,历史已经过去,到底谁是谁非,也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等到曹腾死后,他的家资和侯爵之位也就传给了曹嵩。

    曹嵩也算是个老臣了,从汉桓帝到汉灵帝,一直都在重要的位置之上。后来,因为时局动荡,十常侍乱政,曹嵩便辞官居于洛阳。从这一点就很让人怀疑,倘若曹嵩真的是个忠孝的臣子,会在如此时局脱身而退,而不是铲除朝中奸邪,还大汉朝朗朗盛世当然,这个理由不是很有说服力,有人会认为曹嵩这是韬光养晦,等到时机再复出,还是先暂且不论曹嵩的忠孝问题。十常侍乱政之后,又有董卓来袭,其后,董卓被王允诛杀,李傕、郭汜等人又再次来袭,纵兵劫掠杀戮,整个三辅之地已经成了是非之地。故此,曹嵩带着家资家眷避祸徐州琅琊国的琅琊县。

    如今,因为曹操和陶谦开战的原因,曹嵩认为若是继续呆在琅琊县,或许会有祸事上身。故此,等到曹操和陶谦停战之后,曹嵩便决定离开徐州,前往曹操的大本营兖州。

    曹嵩为官多年,利用权力也赚取了亿万家资。想当初,曹嵩为九卿之一的大鸿胪,不过,曹嵩并不满足,因为桓帝的政策,使得当时有捐钱买官的制度。于是乎,曹嵩便拿出一万金捐了太尉之职,从而位列三公之位,达到了政治生涯的顶峰。

    一万金也就是十万两银子一亿钱,由此可见曹腾和曹嵩二人在位时究竟贪污了何等巨大的钱财数额。

    即便是捐了一万金,曹嵩还同样富有。

    故此,此次从琅琊县前往兖州,即便是放弃了许多的家私,曹嵩还是用了十几辆马车才把金银财宝给装满。原本,如果是在平常时期,曹嵩这样做的举动也没有多大问题,毕竟曹嵩的护卫也有近千人,一般的山贼草寇也不敢打劫他。可是,坏就坏在如今曹操和陶谦开战,若是陶谦对曹嵩不怀好意,如此大的动静,岂能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倘若在年轻一些,曹嵩或许会想到这一点,可是,如今的曹嵩已经年迈,加上贪恋钱财,自然是舍不得如此庞大的金银财宝。

    如此造成的后果就是在曹嵩离开琅琊县没有多久,便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曹嵩从琅琊县离开,一行马车声势浩大的向着兖州前进。在来到琅琊国五莲县之时,曹嵩一行人却是被拦下了,也不算是被拦下,至少对方的态度还是不错的。

    “前方可是前太尉曹嵩曹大人”

    曹嵩才感觉到自己的前路被人给拦下,随后便听到一道雄浑的喝声。等曹嵩从马车出来之后,便看到一名气势颇为雄壮,身披铠甲的将领站在马车前方,垂首恭声的站立着。

    “老夫便是,不知将军乃这是何意”

    那将领几步走到曹嵩身前几米处,躬身行礼道:“在下乃是徐州刺史陶谦大人麾下都尉张闿。因得知曹大人要前往兖州,特派在下前来护卫曹大人一路平安。”

    曹嵩心头一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次的行动有些失策了。他如今是要跑路。应当轻车简从,让人不知道才好,如今他却是大张旗鼓,如此庞大的队伍,想不让人知道都难。不过,也亏得陶谦似乎对他并没有恶意,反而派人来保护他。至少,到目前为止。曹嵩觉得局势还是很乐观的。

    当然,曹嵩也不可能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相信了。当下,曹嵩接着询问到:“张都尉。据老夫所知,陶刺史如今与我儿开战,又如何会派你前来保护于我”

    曹嵩说的也没错,你跟我儿子都是仇人了,还会好心的派人来保护自己,当我是三岁小儿呢

    张闿也没有因为曹嵩的怀疑而不满,依然垂首恭声回答到:“曹大人,我家大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派遣在下来保护曹大人。我家大人虽然前番与兖州刺史大人开战。如今却已经停战,双方握手言和,我家大人又岂会对曹大人你不利不过。我家大人或者兖州刺史大人难免有些仇家,他们或许希望见到双方开战,从而坐收渔翁之利,便会弄出事端,让我家大人和曹大人的公子再次生出战事。故此,曹大人便容易成为对方下手的目标。我家大人为了表示对兖州刺史大人的友好。便派遣在下护卫曹大人到达兖州境内,免得被奸险小人给利用了。”

    张闿这一番话说的倒是合情合理。根本让人生不起丝毫怀疑的念头。而曹嵩,也暂时的相信了张闿的话。

    “如此,便多谢张都尉了待老夫到达兖州之后,必定会重谢张都尉。此外,还望张都尉替老夫向陶刺史道谢,等老夫见到我儿之后,必定会劝说他与陶刺史交好,莫要再次开战,以免生灵涂炭”

    “曹大人仁义,在下佩服不已时候也不早了,我等这便继续赶路,免得无法赶到下一个城池休整。”

    “张都尉所言甚是,这便出发”

    “吱呀吱呀”

    十几辆马车发出刺耳的声音,在张闿的护卫下,曹嵩一行人又接着向兖州的方向行去。一路行了十几天,倒是平安无事,好似一切都极为顺利。

    “唉”

    在曹嵩的马车之内,曹嵩蓦然间发出一道悠远的叹息声,叹息声中夹杂着令人无法明了的感情。

    “父亲大人,您为何叹气难道是因为离开琅琊,这才叹息父亲大人不必如此,琅琊毕竟并非是我们的老家,如今快要到达大哥的辖地了,父亲大人应该高兴才是,何必如此伤感呢”

    说话之人乃是曹嵩的次子曹德,也就是曹操同父异母的弟弟。

    曹嵩的妻子邹氏生子曹操,却因为曹操的性格跟曹嵩不似,曹嵩并不是很喜爱曹操;而曹嵩的妾侍赵姬则生了曹德。曹德自幼熟读诗书,深得曹嵩喜爱,曹嵩避祸琅琊之时,便是曹德跟随侍候,曹嵩自是更加喜爱。所幸曹嵩的妻子邹氏并不善妒,跟曹嵩的小妾赵姬关系也不错,因此,曹操和曹德二人的关系也是极为和睦。这一点,倒是让曹嵩老怀深慰。曹德也算的上聪明,不过,却只是在读书这一方面,在为人处世,兵法行政这一方面,却跟白痴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曹德没有像曹操那样出仕,也有这一个原因。

    邹氏作为曹嵩的妻子,对曹嵩是极为了解的,当她听到曹嵩的叹息声时,便生出了不安的感觉,强自镇定的问道:“老爷,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吗”

    当听到邹氏的话,曹嵩的小妾赵姬和曹德都不解的看向曹嵩。

    曹嵩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最了解自己的还是他的妻子。次子曹德虽然聪明,却是不通人情世故,若是换成曹操的话,估计早就看出了不对劲。

    “此行我等的性命怕是难保了”

    曹嵩平淡的话语不啻于一记惊雷,将邹氏、赵姬和曹德三人都给震住了。若非曹嵩示意的及时,怕是三人都惊呼出声了。

    “父亲大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曹德也不愧是曹操的弟弟,虽然没有曹操那般强悍的能力。在经历了初时的震惊之后,又急忙的镇定下来,低声向曹嵩询问到。

    “是啊,老爷,到底怎么回事这一路上不是有张都尉护卫,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怎么老爷你还”

    邹氏带着颤音向曹嵩询问到,毕竟是个女子,当听到这样的话,惊慌也是难免的。

    “哼”

    曹嵩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低声说道:“刚开始的时候,老夫也相信了张闿那奸贼的话。可是,这几天老夫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你们没有发现,这些天我们走的路都是偏僻的小道吗”

    曹德愣了愣,不解的问道:“父亲大人,张都尉不是说过,为了节省时间,同时也喂了避免碰到山贼草寇,所以才走小路”

    曹嵩听了曹德的话,差点没气吐血,都到了这个时候,曹德怎么还没有反应过来倘若曹嵩经历过后世的话,肯定要大呼一声“死读书,害死人啊”

    “德儿,你怎么就不明白你想想看,若是走官道,道路平坦,我们可以加快行进速度;而走小道,山路崎岖,拖延了行进速度,两者相比较,你觉得会节省时间吗还有,张都尉此行共有五千余士兵,有哪个不开眼的山贼草寇敢来袭击我们即便是有山贼草寇来袭,张都尉五千士兵,还对付不了他们而且,行走在官道之上,临近的守军随时都能前来支援,根本不用担心这些山贼草寇。”

    “原来如此”

    曹德听了曹嵩的解释,顿时恍然大悟,脸上竟然露出了一抹高兴的神色。因为又学到了一些新的知识,曹德才如此高兴。不过,转眼曹德脸上又变得紧张起来,低声追问道:“父亲大人,如此说来,张都张闿那奸贼,是真的要对我们不利了这该如何是好啊”

    “是啊,老爷,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们现在就冲出去,告诉我们的护卫说张闿要对我们不利,这就杀出一条血路”

    曹嵩的小妾赵姬今年也才四十不到,虽然生了曹德,身子却还保持的极好,从外表看上去,就像是个二十多的姑娘。如今正是享福的年纪,骤然间听闻自己的性命可能要没了,赵姬自然是惊慌不已,有些激动的向曹嵩提议到。

    曹嵩瞪了赵姬一眼,曹嵩不愧是曾经当过三公的人,气势犹在,一眼便让赵姬安静了下来。

    “糊涂”

    曹嵩低骂了一声,随后解释到:“这些天老夫特意观察了一番,发现张闿那奸贼的五千余人马隐隐的已经将我们的人马给包围在其中,如今莫要说是逃跑,怕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了。而且,张闿那奸贼的五千余人马个个都是披坚执锐,我们的近千护卫只是些壮汉,如何是这些士兵的对手一旦我们有任何的举动,怕是立马便会成为刀下亡魂”

    曹嵩虽然年迈,眼力劲倒是还在,很快便将当前的局势给分析的一清二楚。听闻曹嵩的话语,马车内的其他三人都露出一副沮丧之色,任谁听到自己面临死亡的局面,估计都不会有笑脸。

    “父亲大人,难道我们就这样认命,让张闿那奸贼得逞还有,张闿那奸贼为什么要对付我们,我们跟他又没有仇怨”

    “德儿,你说的没错,我们跟张闿确实没有仇怨。但是,阿瞒却是跟陶谦有仇,张闿如此举动,自然是陶谦指使,怕是要用我们来泄气。”

    曹嵩说完这话,随后便沉默了下来,心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马车内的其他三人,也沉默了下来,至于是否在心中责怪曹操,便无人可知了。

    “其实,如今还有一个办法,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当听到曹嵩的这句话,曹德、邹氏和赵姬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是人都不想死,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们也都会争取。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