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三国之四世三公 > 第四一六章 战事起 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侯虎前来袁绍营中偷袭,是件秘密的事情,侯虎也就跟杨克和汤望两个副将商议过,在出城之前,三千士兵是被突然集结起来,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要出城偷袭,因此,是没有可能通风报信的。当然,如果说被袁绍算到侯虎会出城偷袭,这也属于正常的事,毕竟人家袁绍麾下谋士众多,能够算到也很正常。但是,袁绍总不可能算到侯虎要袭击袁绍哪一个方向的大营吧

    在城内之时,侯虎跟杨克和汤望二人经过多次计算、讨论,最后还决定偷袭袁绍这个位置的大营。这个位置,对于侯虎而言,进攻有余、撤退有利,却也不算是最好的位置。即便是算到了侯虎要袭营,也绝不可能算的这么准,还能提前做好如此充足的准备。因此,在知道中计之后,侯虎心中就已经在猜测,自己被出卖了。当听到袁绍的话之后,侯虎就明白,自己是真的被出卖了。

    侯虎寒着脸,嘶声问道:“袁刺史,不知是何人通风报信,杨克还是汤望,可否让某死个明白”

    袁绍点了点头,诚恳的说道:“侯将军,我先前所说的话还是不变,依然希望侯将军能够归降于我。为了表示诚意,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侯将军,这次告密的是杨克和汤望二人同时进行的。若是侯将军归降于我,我可以将此二人交由侯将军发落,如何”

    “可恨可悲”

    侯虎悲愤的仰天怒吼一声,随后摇了摇头,义正言辞的说道:“他们二人不仁,某绝不会不义。主公将重任交给某,某却辜负主公信任,已是死有余辜。如今北桥城将失守。某却是不愿看到在某眼前失守。”

    侯虎自语一番,随后看向袁绍,诚恳的说道:“袁刺史。某有一不情之请,还望袁刺史能够应允”

    袁绍看向侯虎。点头道:“侯将军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只要能够做到,吾决不推辞”

    “多谢袁刺史之恩德”

    侯虎对着袁绍抱拳拱手屈身行了一礼,随后回头看了身后的三千士兵,感慨说道:“袁刺史,这些士兵是无辜的,某愿意一死。恳请袁刺史放过他们。他们若是愿意归降袁刺史的,可以跟随袁刺史;而若是不愿的,还望袁刺史放了他们,让他们成为一个普通百姓,过一个平常人的生活,不知袁刺史是否能答应”

    “好”

    袁绍用力的点了点头,环顾四周麾下将士,朗声说道:“吾在此应允侯将军,只要不与本刺史为敌的士兵,愿意归降的可以加入本刺史的军队。本刺史皆善待之;若是不愿的,可以卸甲归田,本刺史也绝不为难”

    “多谢袁刺史。某今生无以为报,若有来世,愿结草衔环”

    侯虎对着袁绍再次长揖一礼,回首看了看麾下的三千士兵,虎目之中早已含泪。随后,侯虎果决的从腰间抽出佩剑,对着自己的脖子横过,就此倒了下去。

    “将军”

    “将军呜呜呜”

    当看到侯虎如此壮烈的死在自己面前,侯虎的三千士兵皆是跪下。齐声恸哭。作为一名军人,最好的归宿无疑是战死沙场;而侯虎为了三千士兵。甘愿自刎当场,如此情义。若非是心如铁石之人,岂能不动容即便是袁绍一方的人马,见到侯虎的举动,脸上都有同情、感动之色。

    “侯将军果真是仁义之士,绍万分佩服”

    袁绍看着侯虎渐渐冰冷的躯体,感慨着从马上跳了下来,对着侯虎的尸体微微躬了一身,表达他对侯虎的敬意。

    “吾已应允侯将军,尔等有何决定,吾绝不会阻拦”袁绍看着三千恸哭的侯虎士兵,朗声说道。

    三千士兵望向袁绍,却是没有回应。其中几名侯虎的亲信,军中的都尉级别的将领,互相看了看,最后齐齐向袁绍俯首。

    “我等愿跟随袁刺史,我等要亲眼看到杨克和汤望两个奸贼的下场”

    “我等愿跟随袁刺史”

    三千士兵带着悲愤的心情,齐声喝到。

    北桥城内有五千士兵,被侯虎带出来的这三千士兵皆是亲近侯虎的士兵。其中大部分的士兵都是当初跟随侯虎在异族战场的老兵,对于侯虎的感情自然极深;而北桥城内另外两千士兵,各有一千人是亲近杨克和汤望。如今侯虎因为杨克和汤望的通风报信而惨死,这三千士兵对于杨克和汤望自然是怨恨不已。

    “好,既然尔等愿意跟随于吾,吾亦然不会亏待尔等,会将尔等当成自己的士兵一样对待”

    袁绍大声的说了一句,随后喝道:“大军出发,准备入城”

    当袁绍率着大军来到北桥城外之时,北桥城的城门早已洞开。杨克和汤望二人各自率着麾下的一千士兵,正翘首以待。

    “恭迎袁刺史”

    见到袁绍到来,杨克和汤望二人俱是一脸谄媚之色的迎了上来。如今袁绍和袁常共计率领二十万大军攻入幽州,袁常已经拿下容城,从总体的局势来看,似乎公孙瓒处于下风。杨克和汤望二人分析了一番之后,便毫不犹豫的决定背叛公孙瓒,转而投靠袁绍。人家袁绍出身四世三公的袁家,兵强马壮,是一支强有力的潜力股,杨克和汤望二人自然是殷勤备至。

    “文丑、颜良何在,拿下这两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无耻之徒”

    然而,在杨克和汤望二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袁绍已是大喝一声。早有准备的文丑和颜良二人抽刀上前,将杨克和汤望二人给拿下了。

    杨克和汤望二人麾下士兵见状,俱是一愣,随后纷纷抽出武器戒备的看向袁绍。

    “袁刺史,这是怎么回事”

    “袁刺史,我们是自己人啊,别动手”

    杨克和汤望二人也是一脸愕然之色。在愣了片刻之后,杨克和汤望二人连忙高声呼叫起来。也怪不得他们二人着急,文丑和颜良的兵刃就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只要轻轻一动,他们就可以跟这个世界说拜拜了。当然。杨克和汤望二人也有些纳闷,他们都已经投靠袁绍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待遇

    “啊呸谁与你们两个腌臜厮是自己人,简直是耻辱”

    “再瞎嚷嚷,本将认得你们,本将的的兵刃可认不得你们”

    文丑和颜良二人一人给了杨克和汤望一肘子,打的二人脸色都变形了。不过,听了文丑和颜良的话。他们二人还真的不敢继续喊了,生怕下一秒文丑和颜良的兵刃就把他们给结果了。杨克和汤望二人不说话,却是用疑惑不解的眼神看向袁绍,期待着袁绍能够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哼”

    袁绍冷哼一声,却是别过头,没有说话。站在袁绍身后的逢纪却是上前一步,历数杨克和汤望二人的罪行。

    “你二人身为公孙瓒的臣子,却是无由开城投降,本是不忠。不过,念及你们识大体。知道我家主公是正义之师,代天讨伐公孙瓒这不臣之徒,倒也情有可原;然则。你二人身为北桥城的官员,百姓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没有征得百姓的同意,便开城投降,是为不孝;你二人麾下二千士兵信任你们,跟随你们,而你们却做出如此叛逆之举,给他们留下了叛逆的事迹,是为不仁;侯虎将军待你二人如手足。你二人却通风报信于我家主公,是为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家伙。有何颜面存活在这世上”

    现在主动权在袁绍手上,袁绍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如果是名将。袁绍肯定会收为己用。然而,杨克和汤望两人没什么才能,见风使舵的能力倒是很强,袁绍自然看二人不顺眼,现在准备除去这二人,也是有道理的。

    “袁刺史,冤枉啊我二人是真心投靠,忠心耿耿,还望袁刺史饶过我二人”

    “袁刺史,饶命啊”

    杨克和汤望二人能够见机投降,显然不是白痴,他们也看出袁绍这是要用他们两人的性命,来获取侯虎那三千士兵的忠臣。相对于两个没什么用的小将,三千士兵的作用还更大。因此,杨克和汤望忙不迭的求饶。

    “我家主公念你二人诚心来投,可以饶过你们一命”

    逢纪淡淡的说了一句,杨克和汤望二人脸色顿时浮现出了喜色,看来能够保住小命了。然而,还不等他们二人惊喜多久,逢纪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是让他们如坠冰窖。

    “然而,我家主公饶过你二人。那么,倒是要问问,侯虎将军的三千士兵是否愿意饶过你们你们二人麾下的二千士兵是否愿意饶过你们城内无数百姓,是否愿意饶过你们若是大家都愿意饶过你们,你们二人便无罪。否则,你们便只有死路一条”

    听得逢纪的话语,杨克和汤望二人顿时一脸的绝望之色除了他们各自麾下的一千士兵,侯虎的三千士兵和北桥城的百姓,岂会放过他们这二个卖主求荣的家伙他们的下场显而易见然而,杨克和汤望二人随后才发现,其实他们想太多了

    “杀了这两个狗贼,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有和脸面活在这世上”

    “杀了他们,替侯将军报仇”

    “杀了他们,我等耻于与之为伍”

    杨克和汤望惊骇的发现,不仅是侯虎那三千士兵强烈要求袁绍杀了杨克和汤望二人。即便是他们各自麾下的那一千士兵,也是强烈的请求斩杀杨克和汤望二人。

    其实,这些士兵的心思也可以理解。

    他们虽然是亲近于杨克和汤望,但是,他们说起来还是属于一个阵营,大家最终效命的都是公孙瓒。可是,现在他们发现,杨克和汤望二人为了自己的富贵,而做出叛逆之举,在如今的时代,最讲信义,大家都把信义放在前头。而杨克和汤望二人却做出背信弃义之事,又岂能被众人容下故此。除了少数二人的亲信之外,北桥城五千士兵,基本都同意将杨克和汤望二人斩杀。

    “哼”

    逢纪冷笑一声。不屑的看向杨克和汤望,嘲讽道:“你们看到了吧。原本支持你们的士兵都要将你们这二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家伙给斩杀,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不得不说,袁绍麾下之间争斗的厉害,大家都想成为袁绍麾下掌控实权的人物。但是,纵观历史的发展可以发现,除了许攸这个墙头草之外,在袁绍战败之时,袁绍麾下的谋士。似乎没有一个人投靠曹操,十有都是宁愿身死,也保存了文人的气节。这不得不说,是袁绍的一个成功点。不过,说起来也有点讽刺,原本应该是头可断、血可流的武将,却又十有投靠了曹操。跟其他几个势力相比,却是有点颠倒顺序了

    就说刘备和孙权两人的麾下,他们战败之时,通常投降的都是文官。而武将基本都是死战。而袁绍这里,却是反过来,倒是有些奇怪了。不过。暂且不论其他的,杨克和汤望二人投降之举,并没有得到袁绍和袁绍麾下的认可,由此可以预见,他们二人的下场已经是注定的了

    袁绍斜睨了杨克和汤望一眼,淡漠的说道:“颜良、文丑,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听得袁绍的命令,颜良和文丑二人同时手起刀落,随后。鲜血四溅之下,杨克和汤望二人的脑袋便分了家。颜良和文丑二人一人抓着一个脑袋,场面倒是有些血腥。

    “将他二人的首级悬挂在城头之上。告诉所有人,背主之徒的下场便是如此,没有人会怜悯他们”

    言毕,袁绍策马进入北桥城。

    待派出手下安抚北桥城的百姓之后,袁绍自然是召集麾下文武商议接下来的行动。

    “诸位,如今北桥城已下,接下来的行动,当如何”

    先前攻打北桥城之时,被逢纪抢了先机,耍了一番威风。如今袁绍又问计之时,其他人自然是不甘落后,袁绍话音才落下,郭图便第一个站了出来。而其他几人,如逢纪、审配也想要表现的却是慢了一步,只能恨恨的收回脚步。

    “主公,如今我军刚拿下北桥城,城内百姓尚未完全平定。如今我军可暂且在此休整,稳定民心,待后勤部队到来,可再出兵。”

    郭图话中意思是要在北桥城整顿,安抚民心,看似很正常。不过,在场的谋士只是稍微动了下脑筋,就明白了郭图的想法。

    郭图说是在北桥城整顿,其实真正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个原因,可以跟袁常一样,先稳定民心,收买民心。虽然说按照约定幽州是归属于袁常,但是,北桥城是幽州和冀州的交界城池,若是日后袁绍和袁常闹掰了,如今在北桥城打下的基础,日后便能用上了。而且,将北桥城发展成袁绍的根据地,还能给袁常添堵,何乐而不为第二个原因,袁绍暂且停驻不前,可以让袁常先前进,让袁常在前面跟公孙瓒打死打活,而袁绍随后跳出来捡现成的好处,保存了兵力,岂不是好事

    袁绍淡淡的瞥了郭图一眼,淡淡的说道:“吾弟承志非常人,且其麾下有郭奉孝出谋划策,我等若是停滞不前,吾弟承志岂会不知道我们的想法其次,如今我军与吾弟承志联合出兵,公孙瓒措手不及,想要防住两边夹击,必定会顾此失彼,乃是极佳的战时。若是拖延时间,给了公孙瓒喘息的机会,反而对我军不利。所以,此计不可行”

    袁绍的话很明白,袁常能够看出己方这样的做法,拖延了战局,反而是对己方不利。故此,袁绍很干脆的否决了郭图的建议。

    听了袁绍的话,郭图一脸红色的退了回去。郭图也是替袁绍考虑,倒也没有想过袁常那边的问题,说起来也是他有点想当然了,把袁常当成傻子来看待。等听了袁绍的话之后,郭图才蓦然想起,袁常已经不是昔日那个畏畏缩缩,一脸谄媚的袁常。如今的袁常也是一方势力,可以跟袁绍平起平坐的存在了。

    逢纪等人见郭图吃瘪,顿时冷笑了起来,郭图还想在袁绍面前露脸表现一番,吃瘪了不是。当下,逢纪便抬起脚,准备再次献策,好稳固自己的位置。然而,审配倒是比之逢纪快了一步,逢纪只能怏怏的收回脚,心中暗道,这年头抢生意的人还真多啊

    “主公英明,如今我军与袁太守联合,当真心以待,如此方能无往而不利。况且,待拿下幽州,袁太守便可助主公拿下并州和青州两地。故此,我军当趁胜追击,及早将幽州拿下,主公便可坐收并州和青州两地,从而壮大实力,与各方势力争锋,将天子从贼人手中救下,成就一方霸业”

    审配款款而谈,同时还得意的看了郭图一眼。若非是郭图投石问路,在场的谋士其实都是打着保存己方实力,让袁常冲锋陷阵的念头。不过,有了郭图的前车之鉴,大家自然不会再提这一茬了。

    “正南所言甚合我意,正南如此说,想来已有良策。吾倒是要听听,正南妙计。”袁绍抚掌赞同了审配的话语,更是让审配得意起来。

    “主公”

    审配作揖行了一礼,环首四周,看了在场众文武一眼,指着地图,意气风发的说道:“北桥城之后,并无坚固城池,我军可一举拿下。唯有故安城城高墙厚,恐一时难以攻下。然则,故安城对于我军的前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唯一需要忧虑的,便是我军经过之后,敌军是否会从后方追击,从而对我军造成夹击之势。因此,属下以为,可以遣一大将,围攻故安城,而主公可率大军,继续前进。故安城之后,便是遒县,遒县乃是前往公孙瓒原驻地的必经之地,或许,公孙瓒会在此埋下重兵防备,主公应当考虑一番。”

    听了审配的话,袁绍连连点头,即便是想要跟审配抢风头的一众谋士,对于审配的话,也唯有赞同。

    见此,审配更是得瑟,继续意气风发的说道:“再看袁太守的行军路线,自容城之后,可分兵两路。一路从东北方向而行,过方城可抵达涿县东门;而另一路则是从西北方向前进,可与我军在遒县汇合,与我军成两面夹击之势,围攻遒县。如此,遒县必定难以防守,可一战而下。待拿下遒县之后,我军可与袁太守分兵,从两路进攻涿县。届时,主公和袁太守二十万大军成三面合围之势攻打涿县,即便涿县再坚固,公孙瓒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抵挡。只要拿下涿县,其后一路便再无阻碍,可一路杀至蓟县。蓟县乃是公孙瓒最后的老巢,只要拿下蓟县,幽州便可攻下。如此,距离主公拿下并州和青州也就不远了”

    “哈哈”

    当听完审配的讲述,袁绍顿时抚掌大笑。

    “正南此计甚妙,吾有正南,何愁幽州不平此次攻打幽州,正南总领军事,一切由正南全权负责,吾可无虑矣”

    当听到袁绍把此次兵事大权都交给审配,众谋士是嫉妒不已。

    原本,袁绍麾下的兵事都是交给军师卢植来辖制。然而,因为卢植患病,这一次并没有随军出征,自此,袁绍也一直没有决定兵事总管,袁绍麾下的谋士也都是摩拳擦掌的想要争夺这个机会。谁知道,因为审配的一番话,袁绍却是下定了决心,交给了审配,如此,自然是让其他人愤愤不平。

    “大军休整一日,明日出兵。另外,可遣使送信至吾弟军中,告知正南计策,让吾弟与我军在遒县汇合,散会”

    袁绍的十五万大军在北桥城休整了一日,次日便继续出发。而这一次出发,唯一不同的事,那就是十五万大军的兵事,皆由审配来统辖。

    这边袁绍攻下北桥城的消息,也在当天晚上,送到了公孙瓒的手中。未完待续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