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三国之四世三公 > 第四三一章 战事起 二十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糜竺已经从冀州回到徐州,而且,糜竺也已经投效于袁常,对于徐州到底归属于谁,糜竺是一点都不在意。倘若不是袁常让他回到徐州,等到刘备成为徐州刺史之后,相助于刘备,糜竺都已经准备把糜家给迁移到冀州去了。

    其实,糜竺也有些疑惑,袁常为何会关心徐州的走向。同时,袁常又怎么能够确定徐州会被刘备给接管呢这一切对于糜竺而言都充满了疑问,不过,糜竺也没有违背袁常的意思,忠实的执行着袁常的袁常的命令。首先,糜竺已经选择向袁常效忠了,糜竺是个实诚君子,并非是个左右摇摆、两面三刀的人,因此,糜竺已经认定袁常这一个主公;其次,糜竺也想要看看,袁常说的话是否能够得到证明。

    听得陶谦的话,糜竺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刺史大人,诚然如曹豹将军所言,我徐州尚且有二十万大军,无须惧怕于曹操。然则,曹军战力如何,曹豹将军比我等清楚,纵使有着二十万大军,也并非能够完全守住徐州。至于朝廷的讨伐大军,更是没有可能,朝廷如今自顾不暇,又岂会兵力顾及地方势力还有各方势力的口诛笔伐,又岂能解除徐州的燃眉之急故此,属下以为,要想解决徐州的危情,唯有靠我徐州自救,其他无人可以依靠。”

    糜竺一开口就把曹豹的意见都给否决了,以前,糜竺是因为糜家还要在徐州境内扎根,自然不会公开跟曹豹撕破脸皮。然而,如今糜竺已经明确投靠袁常了,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顾虑。况且。糜芳和糜贞二人跟随袁常在渤海郡内,他也可以放手一搏,让所有人知道他糜家的实力。

    曹豹闻听糜竺的话语。顿时一脸阴沉之色。糜竺没有丝毫顾忌的全盘否定他的意见,简直是在当众煽他的脸。只是曹豹稍微想了下,也知道自己刚才提出的意见确实很脑残。因此,只能黑着脸站在一旁,他倒要听听糜竺能说出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要是让他找到漏洞,他也要让糜竺好看。

    听了糜竺的话,陶谦微微点了点头。在他这么多属下之中,糜竺也算是能力比较出众的一个,可惜糜竺却跟他不是一条路的。若是糜竺完全归顺于他。把糜家的家财全力支持陶谦,陶谦的兵力绝对可以再增长一倍。就如这次曹操攻入徐州,即便士兵的战力不如曹操,但是如果数目够大,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了。想到这里,陶谦对于糜竺的不满就更严重了。心中暗自思考,等到解决了此次徐州危机,他不能再顾头顾尾,当雷厉风行的将糜家给铲除了。

    “糜别驾所言甚是,只是糜别驾你也说了。徐州兵力不如曹操,又如何自救”

    见到陶谦一脸忧虑之色,满是皱纹的脸庞皱成一团。糜竺心中暗自摇头。如今的陶谦真的是年弱老迈了,曹操的大军还没有攻到城下,就已经是如此姿态。况且,此次曹操攻入徐州大肆杀戮,也是因为陶谦自己找死,竟然去杀害曹嵩一家。若非如此,曹操虽然也会入侵徐州,却也不会做到如此地步。虽然此次屠城的是曹操,但是。民家百姓谩骂的对象也不仅仅是曹操一人,陶谦也在其中。原因么。自然是陶谦的所作所为。

    想当初陶谦初任徐州刺史的时候,虽然能力不是很出众。却也是英明果决。不仅平定了徐州境内的黄巾起义,更是推行屯田,恢复生产。故此,在这些年里,徐州才会成为天下几个产粮大州,陶谦的功劳也不可谓不小。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陶谦却是越发的昏庸无能。任用的手下皆是世家大族的子弟,也是一群碌碌无能之辈,一些有才能却出身低下的人才都被陶谦拒之门外。所以,陶谦的功绩也只能说是功过各半。

    要是陶谦有着当初那般能力,糜竺即便不会效忠于陶谦,也不会有着投效其他人的念头。糜竺之所以走到这一步,说起来还是陶谦自己的过错,怪不了别人。

    糜竺心中暗自摇了摇头,不过还是上前一步,指着徐州地图的某个位置说道:“大人且看,下邳西北面有一山名为耳狮山,此山陡峭险峻,莫说是从没有从此山经过的曹军,即便是徐州的百姓,也鲜有人敢攀登此山。历来从此山经过的百姓,十有都是坠崖身亡。故此,大人只需在此山设下关卡,下令守将莫要与对方交战,曹军这一路兵马可无虞矣”

    “哈哈,子仲真乃吾之子房,有子仲在,徐州可保矣”

    陶谦听了糜竺的话,当即抚掌称赞到。至于他的心中是否也是这般想法,那就无人可知了。

    子房对于陶谦的称赞,糜竺并没有什么表示,心中却是暗自腹诽,若是自己这样的人物都能够跟张子房相比,那天下间至少有三成的人可以说是张子房了。在耳狮山设下关卡,只要稍微思考一番就可以想到。陶谦之所以想不到,是因为陶谦在曹军的威胁下,已经方寸大乱,连基本的思考都懒得去思考,而是都依仗到属下官员了。

    “大人谬赞矣”

    糜竺淡淡的回应了一句,也懒得跟陶谦客套什么,接着说道:“而曹操亲率的这一路兵马,按照其行军速度,怕是克日便可兵临沛县城下。曹操用兵如神,且军法严明,麾下士兵皆是善战精兵。倘若是在正常情况下,沛县不出几日便会被曹操攻下。然而,此番曹操入侵徐州却是大肆杀戮,动辄屠城,虽然许多百姓对此事感到怀疑。不过,属下想来,沛县的守将不会如此无智,在如此情况之下,沛县的守将定当会死守沛县。随后,大人可亲提十万大军救援沛县,以沛县之坚固,守住沛县一年半载却是无虞。只要大人坚持到曹军粮尽。自是不战而胜”

    “妙妙妙听子仲一席话,吾犹如醍醐灌顶如此说来,曹军也不过尔尔。吾又有何忧虑,哈哈哈”

    在听完糜竺的话之后。陶谦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似乎曹操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而糜竺见陶谦如此反应,心中更是冷笑。糜竺这番建议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也是相当的中肯,按照正常的情况下,驻守沛县等到曹操退兵确实是没有问题。但是,也说了这是在正常的情况下。要知道曹操麾下谋士颇多,档次比之陶谦麾下的谋士高了不止百倍。人家那些谋士难道是吃素的。就真的会按照陶谦的意愿,跟你如此消耗真当人家曹操是傻子吗

    不过,糜竺也没有多说,就让陶谦得瑟,等到日后出现事故的时候,陶谦会有怎样的脸色,糜竺也很是期待。

    “既如此,便依糜别驾之策行事。曹豹将军听令,即刻点齐兵马,派遣一将率领一万兵马在耳狮山旁设下关卡阻拦曹操兵马。曹豹将军你亲自点齐十五万兵马。即日便出发前往沛县,吾定要让曹操知晓我徐州将士的厉害。”

    自从听了糜竺的建议之后,陶谦一扫颓废之色。一脸的意气风发,似乎已经预见到曹操退兵的场景。除此之外,陶谦更是从他的三万当阳兵中挑选了两万出来,虽然糜竺说了只要十万大军驻守沛县便可确保沛县不会失守。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陶谦还是谨慎的多召集了二万。

    陶谦真的老了,这是糜竺或者说在场众多官员心中的想法。

    正常情况下,沛县的二万守军,再加上陶谦支援的十万兵马。而曹操只有五万兵马,要守住沛县是绰绰有余。可是。陶谦却还要多召集二万兵马。似乎召集这二万兵马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是。这多召集的二万兵马,就要耗费更多的粮草和物资,同时也要征召更多的民夫。徐州是富庶之地,并不代表陶谦很富庶,若是每次开战都像陶谦这般浪费,即便是有糜竺的亿万家财资助,也承受不住。再说了,因为曹操屠城的消息,徐州境内已经是人心惶惶,再这般大肆征召民夫,更会让民心不稳,若是长此以往下去,徐州早晚会大乱。如果有别有用心的人煽风点火,这徐州立马就会陷入水深火热的局势。

    不过,陶谦是最大的官员,他都这样决定了,又有谁会站出来反对糜竺自然是不会站出来劝说陶谦,不说糜竺已经投靠袁常,单单就说陶谦派人要劫掳糜芳和糜贞的举动,就已经激怒糜竺。若非袁常劝说,糜竺派人暗杀陶谦的心思都有了。

    次日,天刚刚亮,下邳城内的大军便兵分两路出发前往各自的战场。

    幽州,范阳郡通县城内府衙

    “啪”

    公孙续猛的将手中雕刻的极为精致的酒盏砸在了地上,赤红的双眼露出噬人的光芒,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士兵,咬着牙嘶吼着追问道:“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士兵被公孙续的模样给吓坏了,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不过,他还是强忍着心头害怕的情绪,低着头再次说道:“启禀少将军,方城失守。守将公孙涛战死,副将杨宽投降敌军。随后少将军派出的援军也中了敌军的埋伏,吴将军阵亡,麾下士兵或战死,或投降。据探子来报,敌军准备从方城出发,攻打通县北门。”

    “啊,混蛋,一群没用的东西,给我滚,滚出去”

    终于,公孙续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顿时高声的怒吼起来。若不是还有一丝的理智,怕是公孙续也许都已经抽出腰间的佩剑,一剑斩杀了面前的士兵。

    见公孙续如此愤怒,士兵慌忙不迭的逃离公孙续的营帐,待跑出营帐之后,抚了抚胸口,暗自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他都感觉到一阵凛冽的杀意笼罩着自己,他还以为公孙续要斩杀自己来发泄怒火。幸好,公孙续没有这么做,他才保住了这条小命。

    “关监军,如今方城失守,我军该如何是好袁常的兵马的战力关监军你也见识过了,着实强悍。只是驻守这南门,我军便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若是对方的兵马从北门进攻。怕是抵挡不住,关监军可有何良策”

    或许是报信士兵带来的消息的影响,公孙续也是晕了头。竟然询问关靖对敌之策。这就让关靖有些头疼,一时之间却是支支吾吾的半天蹦不出一个字来。若是询问关靖如何安抚民心。如何增加官府的收入等等的问题,关靖连犹豫都不用,立马就能说出一通的建议。可是,对敌之策,关靖还真想不出来。

    公孙续初时因为噩耗而慌乱了头,等了片刻也大致回复过来。抬头一看关靖为难的神色,当即就知道自己问错人了。

    “袁常麾下士卒战力强悍,硬拼非良策。唯有靠智取了”

    公孙续也知道关靖现在心中必然尴尬,故此他也没有继续刚才的问题,而是话头一转,轻描淡写的将先前的问题给带了过去。

    “属下无能,却是想不出对敌之策,还请少公子责罚”

    “关监军,此事与你无关,你无须自责”

    公孙续轻声安慰了关靖一番之后,便低头沉思了起来。如今麾下的官员没有一个能够派的上用场,看来只能靠自己了。公孙续还就不信了。凭借他跟随公孙瓒多年的战斗经验,会想不出一个应对之策。

    “袁常麾下士卒战力强悍,硬拼非良策。唯有智取。袁常的兵马分成两路,只要攻破其中一路,通县之危必然解除。或许,还能因此反败为胜。只是,又该如何智取呢袁常的兵马分成两路,两路”

    公孙续似乎忘记了身旁的关靖,自说自语着,好似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公孙续感觉自己抓住了一丝头绪。然而这丝头绪却是转瞬便消失,一时之间他又忘记了。

    “少公子。莫非你是说要兵分两路抵挡袁常兵马”

    关靖一言不发的站在公孙续的身旁,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生怕自己打扰了公孙续的思路。

    “正是如此”

    公孙续连连点头,继而脸上闪过喜悦之色,惊呼到:“关监军说的没错,袁常竟然敢把士兵分成两队,自己先麾下的士兵同样也可以不管天劫该越发追索,而变得愈发厉害。没错,某可以分兵攻克袁常的兵马,胜利必定会属于我等”

    公孙续从刚开始的不确定,到了后面,是越发的深信自己的主意,心中暗自决定分兵攻打袁常的兵马。

    袁常的兵马分成两路,袁常这边统帅着一支兵马,有三万兵力;而韩恂那边分兵出去的兵马,大致为二万兵力。如此情况下,只需要分兵出击,拿下其中一支兵马之后,剩下的一支兵马也就不在话下了。

    只是,该选择哪知兵马出击呢或许说不用多少思考,公孙续只是思考了片刻,便有了主意。

    如今通县城内有四万兵力,而城外的袁常却只有三万兵力。在相差一万名士兵的情形之下,公孙续却还是不敢出城与之交战,原因又是什么呢

    很简单的原因,那就是害怕对方的猛将冲破自己的阵型。假设袁常的士兵是一只箭矢,那么,寻常的士兵则是箭矢的箭杆,而发光闪亮的猛将,则是箭矢的箭头。只要袁常以那几名猛将为箭头,到时,己方的阵型必然会被冲锋。所以,这种情况下,即便公孙续比对方有着一万士兵的优势,公孙续也没有胆子出城交战。

    不过,如今的情形却是有些不一样了。

    袁常两路兵马,另外一路却是只有二万余,数量少倒是在其次。关键的问题是,这一支兵马并没有强悍的武将统领。赵云和典韦两名猛将还在城外叫阵,如此说来,另一支兵马无猛将的可能性基本是确定了。所以,公孙续的心中当即便决定了偷袭的想法。

    “关监军,本将有一重任交给你,还望关监军莫要推辞”

    公孙续一脸严肃的望着关靖,口气很是肃穆。如今要分兵出击,公孙续自然是要挑选一名统兵之人,而公孙续作为通县的守将,却是无法离开。否则,袁常麾下的谋士必定能够发现端倪。故此,公孙续能够依托的只有关靖了。当然,关靖做的还是他的老本行,那就是行使监督的权力,至于统兵的将领,自然由其他人来担任。公孙续也不会病急乱投医到如此地步,让一个不会统兵的文官来担任如此重要职责。

    “少公子但有吩咐,某自当遵从。”

    关靖一脸正色的应了一句,而后,公孙续将自己的想法告知于关靖。统兵的将领按照自己的命令行事,关靖则负责监督将领是否执行自己的命令。除此之外,公孙续还将自己的白马义从分出百人交给关靖,以确保关靖的安全。关靖如今虽然跟随他战斗,却是公孙瓒极为倚重的官员,公孙续可不敢让关靖有丝毫的损伤。

    是夜,公孙续的副将和关靖便领着公孙续分拨给他们的三万兵马连夜出发,准备在路上埋伏韩恂的兵马。只要解决韩恂这二万兵马,必然会给袁常造成致命的一击,也许还会影响到袁常麾下士卒的士气。

    “杀啊”

    “冲啊”

    次日,天刚刚亮,袁常的大军便已经呐喊着摆出一副攻城的姿态。只是跟之前一样的是,攻城的士兵只是在城下溜达了一圈便返回己方阵型之中,根本没有攻城的意思。若是在先前,公孙续必然会愤怒不已。可是,如今自己已经有了应对之策,还需要愤怒什么等到己方的大军解决了韩恂那二万兵马,到时候,他倒要看看袁常会有什么样的脸色。

    一日攻城的战斗在无数次的佯攻之下结束,随后,袁常召集了麾下在营帐中商议。

    “军师,对于今日的攻城战,你有何看法”

    袁常脸上挂着微笑,轻声的询问到。看袁常的笑容似乎有些诡异,难道袁常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了

    “哈哈”

    郭嘉闻言却是大笑一声,开怀说道:“主公你心中已有答案,又何必询问于嘉不过主公你既然询问了,那嘉便给主公一个确定的答案。从今日的攻城形势来看,通县城内的士兵似乎有些减少。若是嘉所料不差,公孙续定然分兵去埋伏韩将军的兵马了”

    郭嘉的话语说的是云淡风轻,好似只是在简单的阐述一件事情。不仅郭嘉表现的很淡然,袁常、赵云、典韦、于禁等人俱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似乎公孙续有如此举动,早就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哈哈,公孙续还以为自己很聪明。他却是不知,他的一切想法,都被军师你给计算到了。这一次,也是时候拿下通县城了。”

    “哈哈”

    帐内的大笑声似乎冲破了云霄,让人很是怀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值得袁常他们如此开怀。

    却说在方城,也就是在公孙续决定分兵的当天,韩恂留下杨宽和他麾下的兵马驻守方城。而韩恂则率领着二万余的兵马,从方城通过,准备前往通县的北门与袁常两面夹击通县。只要拿下通县,在前往涿县的这一条路上,将再无阻碍,轻松的兵临公孙瓒原本的老巢之下。虽然公孙瓒已经将治所迁移至蓟县,可是,公孙瓒在涿县经营了多年,其中的意义也是相当重要。若是涿县失守,对于公孙瓒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离开方城之后,韩恂下令大军前进的同时,他也从怀中掏出临行前郭嘉给他的锦囊妙计。当拆开锦囊仔细的浏览了一遍之后,韩恂愣了愣。不过,随即韩恂的脸上露出了一副笑容,心中暗道不愧是军师大人。

    而后,韩恂布置了一番,只等对方上钩了。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