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重生最强农女 > 第95章 浔阳侯府的大小姐——要杀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吴双仿佛不忍心一般,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说道“叫得这么惨,真可怜!我都有些不忍心下手啦!”

    剧烈的疼痛令男杀手根本无暇顾及吴双话中的真假,闻言,只双眼一亮,灼热的视线看向吴双。┏m.read8.net┛

    她幽幽的说道“只要你告诉我,是谁指使你的,我就立刻停止。”

    他就说眼前这个魔鬼般的少女,怎么会如此好心。

    只是比起背叛主子会遭受的酷刑,眼前的疼痛,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男杀手冷笑,斩钉截铁的说道“要我背叛主人,做梦!”

    吴双神色之中一丝恼意都没有,反而悠然开口“好吧,既然你对你的主子如此忠贞不二,我只好再努力努力。”

    吴双说完,继续洒,只是这一次不洒盐巴,改洒糖,越是伤口外翻的地方,她洒的越多。

    砂糖混合着鲜血,很快就凝结起来,很快就包裹着男杀手,形成一种甜蜜又血腥的气息,诡异中,又有着说不出的诱惑。

    这个农女要做什么?

    男杀手对于吴双洒盐巴的举动,还能理解,那可以让他疼到怀疑人生。

    现在洒糖,又有什么作用?难道是为了让他甜蜜到怀疑人生?

    不对,短短的交手中,令男杀手感觉到吴双绝对不是一个会做徒劳之事的女子。

    他声音颤抖的开口“你到底要做什么?”

    吴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微微一笑,道“你心急什么?耐心点,很快就知道我在做什么了!”

    她说完这话,竟然掩口打了个哈欠,一派无辜的说道“好困,折腾了这么一夜,我先睡会,你请自便!”

    说罢,竟然真的爬上之前的马车,闭目睡觉。

    吴双的安静并没有令男杀手放松,反而心底升起一股浓重的恐惧。

    等待和未知的危险,总是会令人更加的害怕,男杀手的神经绷紧,竖起耳朵感受周围的动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终于有了动静。

    “嘶嘶……”

    “淅淅……”

    “唧唧……”

    “……”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却让男杀手更加的恐惧。

    ——他终于知道吴双要做什么啦!

    但是,他宁愿不知道,那样也就不会这般恐惧。

    此时此刻,他才知道,什么叫最毒妇人心!

    比起吴双来,之前那些所谓的忠诚训练,根本不堪一击。

    男杀手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吴双一个农女,会知道这样恐怖的刑罚。

    就在他觉得心神崩溃之前,马车里忽然传来女子清凉淡漠的声音“我一直以为村里的老人是骗我的,原来老鼠、壁虎、蚂蚁……这些小东西真的跟人一样,喜欢甜食。”语气竟是一本正经,甚至隐隐透着几分欢喜,似乎验证了老人不曾骗她,让她很开心。

    魔鬼!

    这根本就是一个魔鬼!

    男杀手的心弦震动,惊恐的看着马车,仿佛要穿透车帘看着那个有着魔鬼一般心肠的少女。

    “你……你……不是人……”男杀手的声音第一次颤抖。

    “我不是人?”吴双的笑声,穿过车帘传了出来“你这样满身血腥的杀手,有什么资格指责我?难道被你杀死的人就活该,难道你会因为他们的求饶,就轻易的放过他们。比起虐杀人命,在你面前,我这点手段又算什么?”

    从这一路上的接触,吴双对男杀手的性格已经摸出一些,是个不将人命当命,喜欢从虐杀别人中活得快乐的刽子手。

    这样的人,竟然好意思说她是魔鬼!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难不成,被他虐杀的人就活该?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各种道德绑架。

    我呸,她还就非要他体验体验什么叫惨死前的恐惧。

    男杀手已经无暇回答她的问题,老鼠,蟑螂、蚂蚁……各种小动物已经爬上他的身体,开始撕咬“美味甜蜜”的食物。

    “啊……啊……啊……”

    凄惨的声音不断从男杀手的嘴里冒出来,百虫啃咬身体的痛苦,比起一刀一刀的凌迟,更让人难以忍受。

    男杀手眼睁睁的看着虫蚁爬上他的身体,啃噬他的身体,却除了惨叫,什么都不能做!

    平静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你慢慢享受,等想通了,就说一声。我不急的,就是不知道你急不急?”

    男杀手的身体上布满鼠蚁,眨眼之间,就被咬得不成人形,伤口的疼痛本就已经让他恨不得立刻死去,而那种痒入骨髓的煎熬,只让他恨不得扒掉身体的血肉,舍弃这具身体。

    这样的滋味,比起之前那些训练中的忠贞考验,更让他明白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一声声惨叫从男杀手的嘴里发出,十八层地狱不过如此吧!

    “给……我……一个……一个……痛快……求你……求你……”

    男杀手终于忍耐不住的开口,断断续续哀求着吴双。

    吴双唇边的弧度不变,靠着马车的动作不变,声音也依旧沉静淡漠,“求人不如求己,只要你告诉我是谁要害我,我自然会帮你!”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可以不说,我等的。不过你能不能等得,我就不知道啦!再过半个时辰,你这副皮肉还在不在,可就难说了。对了,当你的血肉无法满足鼠蚁时,它们会沿着你的七窍钻进去,到最后你的的五脏六腑都会被掏空,到那时只怕你想说都说不了啦!”

    “是小姐……大小姐……”男杀手再也忍受不住,惊恐开口“我们……只是按照……大小姐……的命令行事,一切都是……都是大小姐的……命令……”

    吴双挑眉,打量男杀手“你们大小姐是谁家的大小姐?”

    既然已经开口,也就没有再瞒着的必要,男杀手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开口“浔阳侯府……大小姐是……浔阳侯府的……嫡女……”

    浔阳侯府的嫡女?

    吴双心中一动,心中似有所悟,缓缓地从马车上下来,一步一步走到哀嚎惨叫的男杀手身边。

    男杀手惊恐的看着吴双,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世间还有这样可怕的女人。

    真不知道这样可怕而残酷的刑罚,眼前的少女是怎么想出来的。

    太变态!

    太残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