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梦回大明成化年 > 第四十章 还是得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姑娘所言小老儿也是极为赞同,郭家集前年水患官府倒是减了部分捐税,却是未曾开仓放粮,就小老儿所见若不是白莲教施舍了些善粮布匹,冻饿而死的人怕是还得多出倍许啊”那老人也是随口附和道

    白莲见状大为满意,一副得胜者的姿态丝毫也不给李贤面子,谢宇真怕李大人气的心梗了,只好说道“白莲姑娘此言不虚,但是却过于片面了,白莲教有白莲教的手段,而官府也有官府的苦衷,如此一概而论,我怕你以后是会吃大亏的啊”

    白莲见谢宇和李贤穿一条裤子顿时有些气恼道“先生此言看来也是帮那官府说话了,莫非当日在那酒楼,官府的人是要抓先生去县衙吃宴席不成?”

    谢宇闻言有些尴尬,但却继续说道“非也,非也,小生我并不是为官府开脱,官府有官府的不是,白莲教也未必就如你所想,那般的良善无私,白莲姑娘莫要着急,待我慢慢和你道来”

    “愿闻其详”白莲闻言面色稍缓道

    谢宇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姑娘可知这大明朝是如何建立的?”

    “这我当然知道,乃是太祖洪武皇帝赶走蒙元的鞑虏,这才奠定了我大明的江山”白莲说到

    “这便是了,但你可知道这白莲教是何时兴起又是何时壮大的么?”谢宇继续问道

    白莲闻言却是面色有些尴尬道“这些小女不知,只知那白莲教是慈昭老祖得白莲真谶有所感悟而建立”

    谢宇一听心中惊奇,心说这白莲圣女居然连教史都不知道,这白莲教还真就是一帮散兵游勇的节奏“姑娘不知,我便说与姑娘你听,这白莲教本是汉传佛教的一支,相传为净土宗始祖,东晋释慧远法师在庐山东林寺创立,但此言甚是虚无缥缈已不可考,可查最详实的始祖乃是南宋时期的昆山茅子元,法号慈昭,也就是姑娘口中的慈昭老祖”

    白莲听罢连连点头,看来白莲也对自己加入的宗教团体有所好奇,而那马背上的李贤则是一脸惊讶,似是好奇这谢宇竟如此博学

    “白莲教最初建立只是和一般佛教无二,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敬奉先祖乃是白莲教最初的教义,可惜这白莲教宣传在家修行不行剃度,于是被佛教正统排挤,一直被视为外道,连教祖也被南宋朝廷流放到了江州,这便是元朝以前白莲教的大致情况”谢宇顿了顿说道

    “不对,我听说白莲教老祖法力通玄窥得弥勒降生的天机,你怎么只字不提”白莲闻言甚是疑惑

    谢宇听白莲的话只觉得心中好笑,心说凡事就怕认真,这种鬼话也有人信,于是不理她继续说道“因这白莲教的教义通俗易懂,且不用出家修行,故而教徒众多,所以到了元代便成了一大宗教势力,元初蒙元朝廷认可了白莲教的地位,让本就信众很多的白莲教一夜之间发展壮大,白莲教开始广收香火,结交权贵,而此时白莲教的性质就已经变了”

    李贤闻言颔首认可,而白莲却面露不快,但也不知如何反驳,只好继续听谢宇说下去

    “到了元朝中期,白莲教势力过大,宗派林立,且提出了‘弥勒下生’这一谶语,因其屡次有教众滋事,于是受到蒙元朝廷的打压,被定为邪教,于是白莲教众教徒为了保住自己的庙产田亩纷纷起义,也正是此时白莲教形成了现在的主体教义”谢宇不急不缓的娓娓道来,却是说的白莲面色越发的难看

    “到了元末,白莲教依靠信众开始组织推翻蒙元朝廷的农民运动,红巾义军早期的领导者,韩山童,刘福通等人尽皆是白莲教徒,当初太祖洪武皇爷也是随红巾军起义,所以论起来,这大明江山的建立还有白莲教的一份功劳”谢宇继续说道

    谢宇一席话风轻云淡,但是传到李贤的耳朵里却是炸雷一般,心说此等陈年秘辛,这谢宇怎么好像无所谓一般直接便说出来了,难道不怕掉脑袋吗?

    白莲却是闻所未闻,逐渐进入了状态,想让谢宇说的更详细一些,谢宇此时说的兴起,丝毫也没了什么顾忌,便继续道“大明建立,这白莲教却也没有就此消停,反到一直偶有活动,永乐天顺年间皆都有过白莲教主持发动的暴乱,其实要我说,这白莲教没什么可稀奇的,无非是老百姓对朝廷不满,从而衍生出的一种宗教产物,无论是明末的红巾军还是现在的白莲教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熟官熟匪也无非是地位上的转换罢了,当初红巾军也是劫富济贫诛杀贪官污吏,但是如今的大明却又是如何?现今的白莲教劫富济贫,屡屡布施,要是待得他们成了大事,又岂会和现今的朝廷不同?”

    白莲听了谢宇的一席话脸上若有所思,而李贤则干脆听的傻了,这些道理李贤不是没想过,但是想都不敢深想,别说当众说出来了,这可不仅仅是大逆不道,简直是欺君罔上的大罪,于少保这徒弟怎么教出来的,简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先生所说似是很有些道理,但是既然如此,我等草芥般的小民难道就真的没有生路了么?”白莲想了半晌突然无力的说道,似是想明白了什么

    谢宇却是含笑道“也不尽然,这历史虽然无限的重复着以前的谬误,但却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今日的大明自然胜过那蒙元百倍,小生相信,只要当今圣上励精图治,这世道必然会大为改观,可惜这圣上又有圣上的难处不是,所以还要给朝廷时间啊”

    “皇上能有什么难处?”白莲一脸不屑道

    谢宇闻言解释“太祖洪武皇爷每日里从早批奏折可以批到黄昏,这也无法批完那全部,成祖永乐大帝比之太祖也不诳多让,皆是那勤勉有加的帝王,但是再勤勉的帝王,也是万难以一人之力处理好全国上下的各种琐事,于是自宣宗皇帝始,由内阁票拟司礼监批红的制度开始实行,皇帝身上的担子轻了,可这国事却也不再由皇帝一人决断,你说这皇帝岂是好当的?”

    白莲听的是一头雾水,她一介平民哪里懂得这些规矩,只得懵懂的点了点头似是听懂的样子,而李贤则是目中精光一闪说道“贤侄此言不虚,如今庙堂之上就算圣明如皇帝也并非无所不能,归根截底我大明万里江山诸事何等繁复驳杂,当今万岁能做到如此已经实属不易,自是我等臣民应当有所体谅才好”

    谢宇听李贤趁机为皇帝开脱确是笑道“岂是没有办法,不过我大明的经济基础太差无法深度改革罢了,办法总比困难多,一味强调困难可非进步之道啊,譬如当今时弊,冗官,冗政,私田横行,这些并非无法改善,怕只是觉得问题拖得久了,便也不当回事了”

    李贤听罢眼中精光更胜,急道“贤侄莫非对此有什么见解?老夫愿闻其详”

    “说来其实也简单,无非三点而已,如今官员制度太过冗杂,光礼仪一项便设有礼部,太常寺,光禄寺,鸿胪寺四个部门,其中职能重复,官员冗杂的情况自不必多提,故若要朝廷运作得当,首先就要精简机构裁剪冗员”谢宇说道

    李贤闻听谢宇所言不知可否,只是微微颔首示意谢宇继续说下去,心中却是不甚以之为意,这些事他早些年也曾考虑过,可惜朝廷中派系林立关系错综复杂,裁撤机构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岂是能轻易办得到的

    “第二,如今大明的行政过于复杂,官员办事拖沓,该办的事办不了,正在办的事情早就过了时限,官员多为应付差事,效率极其低下,这件事应当由吏部增加审查官员的考核制度并由六科监督,限定办事时限和及时上报事情进展,这些也都应纳入年度的官员考核,还要增加地方官员风评这一项考核,为官风评不佳者应降职罚俸,这样好处有二,第一官员的考核升降的大权牢牢控制在了内阁手中,免得他人插手,第二百姓的爱憎会影响官员的仕途,这样地方官也会适当的重视当地民生”

    这次李大人听了连连点头,一脸的深以为然,心中甚觉这谢宇是个人才,恨不得现在就把他送到内阁好生培养起来

    “第三,如今大明连年开荒,耕地早已不是洪武年间的数量,而田赋制度则依然沿用人头税的方式,这大大的限制了人口流动和户籍制度改革,不如废除人头税而改为按地亩收税,重新丈量土地,将里甲制度和各种并行的徭役制度合并成新的只征收现银的税收制度,这样不仅精简了核算的人力物力,增加了地方贪墨的难度,更解放了绑缚在土地上的劳力,可以更好的刺激我大明的经济发展,刺激资本主义萌。。。。咳咳”谢宇一时说的兴起,不小心嘴秃噜了,只好假装干咳掩饰了过去

    李贤听罢一捋银髯笑道“好啊,好个按地亩收税以现银折算,一石三鸟,好!好!老夫这次正是南下去考察那荆湘流民之乱,流民之乱看似起于匪患其实皆因灾荒断粮,荆湘之民囿于里甲无法安置于他地,你之所言正合老夫心意,甚好,甚好!”

    谢宇心说我这无非就是课本上那点张居正改革的内容再加上点清代精简朝廷机构的手段,这又算的了什么,我要是跟你说资本主义萌芽那还不把你李大人吓死

    谢宇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谦逊道“一些粗浅见识而已,现在此类问题尚不甚严峻,虽然改革会遭遇很大的阻力但终究还在可控范围内,如若拖得时日久了,恐怕即使改革也会伤了大明的元气,乃至祸及自身啊”

    李贤闻言沉思了片刻道“此事却是牵连甚众,即使现在下手也会牵扯太多权贵,若是你师傅定会想出两全的办法”

    谢宇心说你也忒看得起于谦了,张居正因为改革都祸及了子女,他于谦的影响力哪里比得上张居正,你李贤要是敢现在提变法,我估计最多一个月就得倒霉

    “我师父曾说,越是大事越需从长计议,并不能急于一时半刻,事关国家更是半点疏漏也不能有,还请师叔莫要急于一时”谢宇用话点到

    不待李贤开口白莲却狐疑道“听你叔侄二人的口气,难道这朝廷的改革你们也能参与不成?”

    谢宇一听白莲的话不由得心中一惊,心说李大人这次又激动了,而且把他也带沟里去了,而李贤也是猛然醒悟眼珠一转说到“白莲姑娘你是有所不知,老夫早年和师哥,也就是谢贤侄的师傅曾经同朝为官,怎奈被奸人陷害,老夫的师哥没能躲过一劫,而老夫我也随着受了些牵连,好在留得一条性命,如今虽然闲云野鹤,这指点江山的老毛病却是改不掉了,让白莲姑娘你见笑了”

    白莲闻言又是叹了口气“听你师徒所言,白莲虽不能尽数听的懂,但也能听出来,其中倒都是些为百姓着想的好话,朝廷本就是奸佞当道,怎容得下老先生这样的好人,若是如此白莲倒是和二位有缘,皆是沦落江湖之人”

    “嗯,同时江湖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白莲小姐不必多虑”谢宇适时插嘴道

    在一旁听的云里雾里的老汉突然开口道“小老儿不懂得那些个大道理,就知道若是能有几亩薄田,几间草舍,不为吃穿发愁便是太平的好日子,若是百姓都吃饱了,哪还会有什么白莲教?又哪还会有官匪为祸作乱?”

    谢宇看着神色黯然的老者,突然笑着说道“老丈,信我一句话,会吃饱的”

    说罢谢宇像是想通了什么,也不顾众人狐疑的目光,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便开始沿着官道向东光的方向走去,终于,谢宇开始觉得自己也许是被这个时代所需要,所以才穿越时空不远百年而来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