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武之天晶轮回 > 第32节 昆明起风云,应诺救陈圆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2节昆明起风云,应诺救陈圆圆

    “啪!”一声脆响,郑克爽右边脸高高肿起,嘴角溢出丝丝血渍。“我……你……”郑克爽惊骇欲绝,呆愣愣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郑克藏,一时之间竟忘了作出任何反应。

    “啪!”又是一巴掌,重重的抽在郑克爽的脸上,他的左脸亦步上了右脸的后尘。郑克爽拼了命的欲向后躲闪,但不知为何,一触碰到郑克藏那不含一丝感情的双眼,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咒一般,再无法移动半步,只能惊恐的嚎叫道:“大哥,不要杀我!我是你亲弟弟啊……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祖母救命,父王救命啊……”

    郑克藏无动于衷,只是一巴掌,一巴掌的抽打在郑克爽的脸上,将他抽的神情恍惚,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却仍未有半点停下的意思。“够了,不要再打了!”陈近南上前两步,抓住郑克藏高高抬起的手臂,沉声喝道:“大公子,二公子已受到教训了。你若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他毕竟是你的亲弟弟。”

    郑克藏微微一顿,抽回手臂,转身背对郑克爽,冷冷的对冯锡范说道:“若再让我听到你二人有因一己私欲,陷害忠良的事情,绝不轻饶!带着他,滚!”“谢大公子。”冯锡范哪敢多言,抱起几近昏迷的郑克爽,快步离去。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韦小宝仍是忿忿不平,抱怨道:“师父,郑大哥,这也太容易就放过他了吧。我跟你们说,他满肚子都是坏水,我……”陈近南瞪了韦小宝一眼,将他后面的话都憋回了肚子里,只能在心里咒骂郑克爽百遍,千遍。

    三人回到大厅,高彦超恨声道:“总舵主,副总舵主,这二公子太过分了。如今已将咱们当作了眼中钉,肉中刺,这次想趁机除掉你没有成功,之后还不知道会到王爷那里怎么进谗言了。”钱老本接口说道:“是啊,总舵主忠心耿耿,一生为王爷效力,却险些给二公子害死,这口气无论如何咱们都不能就这么咽下去。”玄贞道人不屑道:“咽不下去又怎样?副总舵主常年身处中原,和总舵主一起率领咱们操劳反清复明的大业,已经许久不曾返台了。常言道:疏不间亲。二公子若是咬定咱们天地会不服从台湾的号令,恐怕不仅是总舵主和副总舵主在王爷那里也没什么辩驳的余地。”

    郑克藏起身,向众人深深一礼,歉然道:“舍弟不懂事,让诸位兄弟受委屈了,我在这里替他向诸位兄弟赔罪。”众人忙起身相劝:“副总舵主,你不必如此,二公子的所作所为与你无关,我们都知道你也很难做……”陈近南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大公子,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二公子还年幼,你可以慢慢教导。”郑克藏闻言,满嘴苦涩,暗道:“我还能教育得了他?只希望这次事情之后,他能消停一段时间,我就烧高香了……”

    韦小宝见气氛有些尴尬,立即岔开了话头,说道:“师父,郑大哥,小皇帝要将建宁公主赐婚给吴应熊那个小乌龟,并派我做这个送亲大使,就是为了收集吴三桂要谋反的证据。三日之后,就出发。”“太好了!”众人大喜过望,李力世说道:“只要我们此行能够搜集到足够吴三桂意欲谋反的证据,就可以挑起鞑子和吴三桂狗咬狗。”关安基接口说道:“不错!即便没有证据,咱们也可以伪造证据,只要能挑起清廷和吴三桂争端,就万事大吉。”

    陈近南并未急着表态,转头看向郑克藏,问道:“大公子,你的意思呢?”郑克藏沉吟道:“只是光收集罪证,还远远不够。眼下清廷应该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应对吴三桂的反叛,康熙这才会下嫁公主,以安吴三桂心,意欲拖延时间。所以,我们一定要趁此机会,逼反吴三桂,这样才能使清廷和吴三桂两败俱伤,我们才有机会趁势起义,一举推翻鞑子的清廷,重建我大明万世江山。”

    “嗯,”陈近南轻点了下头,说道:“大公子,想来你已有了全盘的计划,不妨说出来,也让大家伙知道,该如何行事。”郑克藏说道:“我听说,这吴应熊是吴三桂最宠爱的儿子,若是我们以鞑子的身份,将吴应熊弄死,若是能刺伤吴三桂,你说吴三桂还能再隐忍不发吗?”“太妙了!此计真是太妙了!”众人交口称赞,无不赞成。

    陈近南却是眉头微皱,说道:“只是这样一来,小宝就太危险了。”韦小宝心下虽怕得要死,但还是死撑,说道:“师父,我不怕死!再说……再说,郑大哥一定不会让我这么年轻,就英年早逝的……”说着,还讨好似的看向郑克藏。郑克藏笑道:“放心,郑大哥当然会保护好你的小命,好让你继续去调戏那些小姑娘。”随之,正色道:“此行,我会带上天地会的好手,暗中保护韦小宝,一旦得手,就护着他立刻离开Yn同时,沿途也让天地会各省的好手都安排妥当,以确保万无一失。”

    陈近南这才放下心来,点头道:“好,就依此计行事吧。”随之,众人又商议了了许久细节和关键之处,直到傍晚时分,方才各自散去。

    三日之后,诸事齐备,韦小宝率领御前侍卫,骁骑营,天地会群雄,神龙教的胖头陀等人,辞别了康熙和太后,护送建宁公主前赴Yn九难和阿珂扮作宫女,混入人群之中。天地会群雄和胖头陀也都乔装改扮,算是韦小宝的亲随,穿了骁骑营军士的服色。至于郑克藏,则并未混入迎亲队伍,只是暗中跟随。沿途之上,各省官府尽力铺张供应,对韦小宝这位赐婚使大人巴结奉承。闲来时,韦小宝还可以和建宁公主调**,覆雨翻云一番,当真春风得意马蹄疾。唯一不好的就是,有几次和建宁公主胡天胡地,被阿珂撞了个正着,这使得阿珂对韦小宝的印象更差。

    送亲队伍浩浩荡荡,快进入Yn地界时,吴应熊特意出省来迎,见到韦小宝时更是称谢不已。他却不知道,韦小宝早已给他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这一日,将到昆明,只听得号角声嘹亮,放眼望去,一队队士兵铠甲鲜明,骑着高头大马,疾驰而来,待近前一齐下马,排列两旁。丝竹声中,数百名身穿红袍的少年童子手执旗帜,引着一名身躯雄伟,紫膛脸,须发白多黑少,步履健硕的大将军,高视阔步走了过来,正是平西王吴三桂。

    吴三桂在与韦小宝一番客气之后,将建宁公主迎导到昆明城西的安阜园,这里曾是沐王府的故居,本就崇楼高阁,极尽园亭之胜,吴三桂得到建宁公主下嫁的消息后,更是大兴土木,修建得焕然一新。吴三桂父子隔着帘幔向建宁公主请安之后,这才陪同韦小宝来到平西王府,为他接风洗尘。

    平西王府在五华山,原是明朝永历皇帝的故宫,广袤数里,吴三桂入居之后,连年来不断增添楼台馆阁。此时再看,巍阁雕墙,红亭碧沼,和紫禁城已相差无几。厅上早已摆设盛筵,平西王麾下文武百官俱来相陪。赐婚使韦小宝,自然坐了首席。酒席宴间,韦小宝狐假虎威,摆足了钦差大臣的架子,临走时还敲了吴三桂好大一笔竹杠。

    不光是康熙让韦小宝收集吴三桂意欲谋反的罪证,吴三桂也想从韦小宝口中得知康熙对三番的态度。是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吴三桂几乎三天一大宴,两天一小宴,宴请韦小宝,更送上无数的金银珠宝。韦小宝的还趁机,从吴三桂的宝库中,偷取了ZLq那部《四十二章经》。可惜,其内的清廷龙脉地图碎片,早已被郑克藏无声无息的取走。至此,郑克藏已得全了清廷龙脉地图碎片,只待时机一致,就可前往寻找。

    还有一件事让韦小宝十分的不爽,那就是吴三桂的这么多次的宴请,他都没有见到杨溢之。韦小宝也曾问过吴三桂,却都被吴三桂以杨溢之有军务在身,眼下不在昆明城的理由搪塞了过去。韦小宝有所怀疑,便派出了青木堂众人暗中查探,却是得了一个惊天噩耗,那就是杨溢之被吴三桂弄成了“人彘”,即斩断了四肢,挖瞎了双眼,刺聋了双儿,割掉了舌头,种在了一个大水缸中,生不如死。韦小宝实不忍杨溢之再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生不如死,命风际中亲自送他上路,结束这痛苦。

    韦小宝顺藤摸瓜,从看守杨溢之的卢一峰口中得知,杨溢之就是无意中发现了吴三桂勾结蒙古葛尔丹,意欲谋反的事情,才落得了这个悲惨的下场。同时,韦小宝还知晓,蒙古葛尔丹派来与吴三桂接头之人,名叫罕帖摩,经常流连于烟花之地,好色成性。在与郑克藏商议后,韦小宝设计擒下了罕帖摩,秘密派人将他押解进京,交给康熙。至此,康熙交代的收集吴三桂意欲谋反证据的任务,算是完成,相信罕帖摩一定会对康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在这中间,韦小宝还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那就是设计,让建宁公主活生生阉了吴应熊,将他变成了一个不能人道的太监,稍微缓解了一下心中之恨。吴三桂怒火冲天,以决意尽快起兵zao fan,但他同样需要一些时间准备,为按无住康熙的心,不仅没有问罪建宁公主和韦小宝,反而更加笼络韦小宝,无论如何都要把这场婚礼给办了。

    这一日,韦小宝正在与建宁公主颠鸾倒凤,却被吴三桂的女婿夏国相请到了平西王府,并被告之建宁公主的侍女行刺了吴三桂,吴三桂虽受伤,却也擒下了这名女刺客。通过夏国相的描述,韦小宝一猜便知行刺之人很可能就是阿珂,当即大惊失色。回到安阜园,又没有寻到九难,韦小宝更加确定被抓的女刺客就是阿珂。韦小宝想尽了办法,总算将女刺客救出,却不曾想阿珂没有救到,反而把沐剑屏可救了出来。更从沐剑屏口中得知,沐王府中出了叛徒,结果全军覆没,被吴三桂一锅端。至于这叛徒是谁,韦小宝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就是那贪生怕死的小白脸刘一舟了。

    倒霉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弄得韦小宝焦头烂额,先是阿珂不知怎么想的,竟去刺杀吴三桂,还失手被擒,后有同为反清义士的沐王府尽数被吴三桂所擒,正苦思营救的办法而不得之机,又被人送信,邀他前往西城外的三圣庵赴约,共同商议解救阿珂之法。病急乱投医,韦小宝都未曾多想,就忙不迭的前往赴会。三圣庵中,韦小宝不仅见到了阿珂的亲生母亲陈圆圆,听了一曲《圆圆曲》,还见到了阿珂的亲生父亲,大反贼李自成。

    而就在此时,吴三桂率领大批人马,包围了三圣庵,将三人堵了个正着,不仅欲杀李自成而后快,更连韦小宝都不打算放过。危机关头,九难从天而降,生擒了吴三桂,道出了阿珂的身世,她竟然是还在婴儿时就被九难虏劫走,为的就是让她和吴三桂父女残杀,可惜没想到阿珂的生父竟然是李自成。于是乎,九难又逼迫吴三桂和李自成自相残杀。吴三桂非是李自成的对手,竟然狠心拿陈圆圆做挡箭牌,欲使李自成分心。

    眼见吴三桂的长矛即将刺入陈圆圆的胸膛,黑衣蒙面的郑克藏从天而降,一脚逼退吴三桂,抱起伤心欲绝的陈圆圆,又闪电般离去。看得众人张口结舌,李自成狂呼不已。唯有九难,从来人的轻功身法中,一眼就看出,救走陈圆圆的就是郑克藏,但眼下并非寻根问底的好时机,只能将疑问压在心底。

    郑克藏带着陈圆圆,奔走十余里,方才停下了脚步。陈圆圆低声询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郑克藏不语,只是遥望远处,似在等什么人的到来。果然,不多久,又一道身影飞快赶至,躬身说道:“属下夜鹰营镇抚使二号,拜见指挥使大人。”郑克藏淡然吩咐道:“将此女隐秘、安全的送到澎湖岛,交到陈副指挥使手中。”“是!”二号领命,带着陈圆圆转身离去。

    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郑克藏悠悠自语:“胡逸之,答应你的我已做到,希望你也不要失言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