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14章 嫁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知道不该笑的,也不想笑的。”曲长卿一脸的扭曲,终于还是没憋住,“噗哧”一声,随后捂着嘴,肩膀一抽一抽的,很是辛苦。

    慕容筝按了按太阳穴,暗自庆幸先把陈太医送回去了,要不然老人家年纪一把非要被气出毛病来不可。

    “我说,你这未过门的王妃实在太好玩了,还没过门就盼着你什么时候死好接收你的遗产了。”曲长卿道。

    “我让你去查查她的过往经历,不是让你去听墙角!”慕容筝咬牙切齿。

    “放心,楚国公府的侍卫还发现不了我。”曲长卿凑过去,一把勾住了他的肩膀,又挤挤眼睛,“何况,我要是不去听墙角,怎么能听到这么有趣的话!你家的王妃还真是不同寻常啊。”

    “她有这心态,总比寻死觅活地强,横竖我不会早死的。”慕容筝一声冷哼。

    “不过,话说回来?你真要娶?”曲长卿道。

    “圣旨已下,大不了先娶进门放着。”慕容筝无所谓道,“她不是说在楚国公府过得不好吗?嫁过来了,就算不当寡妇,总也没人亏待她的。”

    “所以,你就是介意她想当寡妇吧。”曲长卿内伤。

    慕容筝剜了他一眼,没说话。

    “不是我说,我有种直觉,你怕是搞不定那位大小姐。”曲长卿道。

    “嗯?”慕容筝挑挑眉。

    “当时我在院子的树上,和她相距足有五六丈,可她好像发现我了,不止看过来一次。”曲长卿说着,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她居然能发现你?”慕容筝这回是真的惊讶了。

    曲长卿的武功比他也差不了太多,尤其轻功有独到之处,一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外发现他的存在,难不成这楚绘真是深藏不露?

    “她没有内力,我觉得我不会看错的。”曲长卿纳闷。

    “让玉衡和摇光去跟着她。”慕容筝沉吟了一下道。

    “要是被发现了呢?”曲长卿一愣,下意识地道,“何况楚国公府里的侍卫也不是酒囊饭袋,本公子没被发现,不代表别人也是,何况你还要一直跟着。”

    “被发现了的话,就说是豫王府用来保护未来王妃的暗卫。”慕容筝早就想好了说辞。

    “好吧。”曲长卿点了点头,又忍不住道,“你是不是太关心那位大小姐了?”

    “刚刚我检查了一下昨天穿过的衣服。”慕容筝忽然道。

    “衣服怎么了?”曲长卿不解。

    “灵台的位置,有一个非常细小的针眼。”慕容筝意味深长地道,“不止外衣,里外三层衣服,针眼都在同一个位置上,比普通的绣花针还细,我在陈伯那里看见过,这是针灸用的银针。”

    “你是说……”曲长卿一脸震惊,“你的血脉阻塞莫名其妙好了,是楚大小姐扎的针?”

    “应该是,当时我稍微有点感觉,但身体没发现不妥就没在意。”慕容筝道。“现在想来,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而且她确实会医术。”

    “你调戏她,她还给你治病?”曲长卿的脸色有些古怪,“不对,她当时恐怕不知道你的状况吧?为什么会给你针灸?”

    “她大概只是想让我头疼吧。”慕容筝面无表情,“其他都只是附带的。”

    曲长卿竖了竖大拇指,转身去调集属下了。

    ·

    青芜院。

    楚画梁正吩咐了人把躺椅搬到了院子里,一边晒太阳一边看柳丝拿回来的嫁妆单子。

    她的房间内,柳丝和桃叶正在用霓裳阁刚送来的帐幔被褥换掉那套粉嫩粉嫩的,衣柜里的奇葩衣服也都清扫了出去,虽然一下子不能全部补足,但楚大小姐表示,她也不是穿一套扔一套的败家子,只要有得穿,慢慢再做就是了。

    反而是手里这份嫁妆单子让她很是无语。

    倒不是太多,而是……这么寒碜的嫁妆,居然是堂堂楚国公的原配夫人的?难怪张氏一点儿都不心疼地就还给她了呢。

    什么绸缎布匹四时衣物的,都过去二十年了,就算没发霉,怕也只能用来当抹布了,珠宝首饰、红木家具什么的数量都很少,而且款式也都陈旧了,剩下什么零零碎碎的物件能用上的也不多,至于压箱银子,单子上写的是一万两,实际上只剩下两千两。按照张氏的说法,云夫人嫁进来两年,嫁妆银子也不能一分不动不是?

    楚画梁只能冷笑,两年花了八千两银子,这是当她傻呢?不过这种事年代久远,就算明知是张氏吞没了,她也说不清楚,何况这些年外界的风评一直是张氏极为疼爱原配所出嫡长女,若是她过分纠缠,只怕有理说不清,反惹一身骚。

    然后就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店铺田庄。

    云氏名下有三家店铺,良田百顷,以及城郊的一处庄子。田地在江南,鞭长莫及她暂时管不了,不过京城的三处铺子倒是有些意思,账面上写的都是收支勉强平衡,有些年还略有亏损——她居然才知道,那和张氏合伙坑了楚绘的锦绣坊居然是云氏的嫁妆?那种吃里扒外的掌柜,等她缓过手来,非好好收拾不可。再说了,宾客盈门的锦绣坊居然亏损?骗鬼呢!

    把嫁妆单子翻了一遍,楚画梁磨了磨牙,眼底一片黑暗。

    既然现在她就是楚绘了,那么,原本该属于楚绘的东西,一点一滴,她都要连本带利地要回来才行!

    至于方法……

    “桃叶!”楚画梁叫了一声。

    “大小姐。”桃叶一溜小跑过来,或许是被她的改变吓到,乖巧了不少,也没之前的自若了。

    “去夫人那里领对牌,本小姐要去城外娘亲留下的庄子里看看。”楚画梁道。

    “这……若是夫人不允……”桃叶迟疑道。

    不是她推脱,而是夫人十有八九是不会允许的啊,这是要去城外,小姐总不能再翻墙出去吧。

    “夫人若是不允,就去豫王府递个信,说夫人软禁我。”楚画梁一声冷哼,目光偏了偏,从屋檐上掠过。

    “啊?”桃叶目瞪口呆。

    “还不去!”楚画梁不悦。

    “是,大小姐。”桃叶无奈,只得安慰自己,说不定夫人真的允了呢?

    楚画梁一声嗤笑,伸了个懒腰,起身进屋,打算在新铺的床上睡个午觉。

    好一会儿,屋脊后的隐蔽处传来一对男女的窃窃私语声:

    “玉衡,未来王妃是不是发现我们了?”

    “不能吧?我们很小心了。”

    “可她明明是向我们藏身处看过来的。”

    “…………”

    “………………”

    “所以,未来王妃的意思是……让我俩回去向王爷告状吗?”

    ------题外话------

    请为男主点蜡,我家楚楚就是在类似低配版流星街那样的地方长大,还活得越来越好的人,所以,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不会有半点客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