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23章 不用白不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说什么?”张氏一声尖叫,失态得差点儿打翻手里的茶杯。

    “大小姐在酒楼找人算账,应者云集,现在……半个京城都轰动了。”那侍卫低着头道。

    “简直、简直岂有此理!”张氏终于还是没忍住摔了茶杯。

    “你先下去吧。”还是楚缦挥退了侍卫,让想收拾碎瓷片的丫头也一并退出去,这才道,“娘,锦绣坊的账目是王掌柜亲自做的,他是此道高手,一天时间,一般的账房应该看不出来。”

    “走,去看看!”张氏咬了咬牙,站起身来,“不管怎么样,这也太不成体统了,可不能让那贱人带累了你的名声,给五皇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楚缦闻言,也是眼神一凛。

    虽然借着豫王父子殉国的事,把楚绘那个贱人塞给了慕容筝那病秧子,可她和沐千华的婚事却没定下呢。刘皇后暗示说要等这风声过一过,免得对五皇子名声不好,这段时间里,楚国公府是绝对不能出错的。

    张氏雷厉风行地带上了出行的侍卫侍女,连楚绍也叫上了,但到了那座悦客酒楼不远处,就被看热闹的人群挡住了马车的去路,不得不下车步行。

    “让一让。”侍卫不耐烦地拨开人群开路。

    张氏在一双儿女的扶持下走进酒楼,就被面前的景象堵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只见酒楼原本的桌子三三两两被拼在了一起,足足有十几个账房人手一本账本埋头苦干,大堂里尽是算盘珠子拨动的清脆撞击声。

    “绘儿,你这是在做什么?”张氏厉声道。

    “母亲来了呀,快上茶!”楚画梁喊了一句,笑眯眯地道,“女儿今天正好有些空,就去娘亲留下的锦绣坊查账,谁知道王掌柜的居然把账本都堆在了一起,女儿闲着也是闲着,就帮他算一算,一会儿就送回去,耽误不了事。”

    张氏抽了抽嘴角,帮他算一算?你这是在自己看账吗!

    “大姐,这毕竟是府里的生意,你找这么多外人来,不太好吧?”楚缦道。

    “不找外人找谁?”楚画梁一脸的惊奇,“姐姐我不会看账,我院子里也没个懂看账的嬷嬷管事的,当然只能从外面聘了。正好多请几个看看,算得最快最好的,我还想长期雇佣的。”

    听到她这句话,原本放下了手中活计看过来的账房赶紧认真干活,这要是被楚大小姐挑中,能去楚国公府当差,可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

    “难道咱们公府中没有账房吗?”楚绍怒道。

    “公府的账房是公府的。”楚画梁一耸肩,轻描淡写道,“本郡主算的是自己的嫁妆,难不成让赵账房跟着陪嫁吗?”

    “你……”楚绍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倒是围观的人群都笑抽了。自古以来小姐出阁,没听说过陪嫁府里的账房先生的。一来能做公侯府邸账房的人,多半是有点才的,那样的人并不是卖身给府里的。二来,名门千金幼时,家里就会给她准备通晓账目的嬷嬷和大丫头,帮着小姐打理产业,将来也能帮小姐掌握夫家中馈,自然不需要公中的账房。

    然而,想到这点,众人看向张氏的目光就有点奇怪了。

    不是说张氏夫人贤惠,极为宠爱原配所出长女吗?怎么连这点都没想到,连个打理嫁妆的人还要大小姐亲自到外面来招。看来这宠爱也微妙得很呐。

    “不然,绘儿,你先跟娘回去,让他们在这儿慢慢算,有你弟弟看着就行了。”张氏缓了口气,又道,“你一个姑娘家的,在外面抛头露面的,对你不好。”

    “母亲说的是。”楚画梁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却道,“母亲还是带着二妹赶紧回府吧,横竖女儿的亲事已经定下了,不愁嫁不出去。”

    “……”张氏顿时气了个倒仰。

    这是什么话?是说楚缦要嫁不出去吗!

    “请问,这里招账房吗?”就在这时,酒楼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是……”玉衡刚答了一句,看清走进来的人是谁,不禁脸色扭曲了一下。

    “很好。”曲长卿“啪”的一下合拢手中的折扇,用扇柄敲了敲掌心,笑眯眯地道,“我是来应聘的。”

    “曲公子说笑了,楚国公府可用不起曲大学士的公子做账房。”楚绍一声冷哼。

    京城谁不知道曲长卿不务正业,几乎自绝于京城的上流圈子,却唯独与慕容筝交好?这会儿八成是来给楚绘撑腰的!

    “本公子事务繁杂,哪有空给人当账房,不过短工么,还是可以赚个酒钱的。”曲长卿悠然道。

    “那就劳烦曲公子了。”楚画梁直接塞了本账册给他。

    自己送上门的,不用白不用!

    随即,曲长卿翻了翻手里所谓的“账册”,后脑上挂下一排黑线。

    慕容清辰……你这个未婚妻也太狠了吧?她哪里需要你帮忙撑腰了!

    “曲公子,有什么问题吗?”楚画梁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他。

    “你确定,这是账本?”曲长卿拎着本子晃了晃。

    “这个么,也许是夹带错了?”楚画梁摊了摊手。

    “错倒是不错,不过这楚国公府的账本,本公子倒是开了眼界了。”曲长卿一声嗤笑,顺手把那“账本”丢给了张氏,一边往外走一边叹息,“这账本公子看来是真的算不了,前夫人的嫁妆铺子,收益不给女儿,也不充入公中,入的居然是继夫人的私库,啧啧……”

    “你胡说什么!”张氏脸色铁青,捧着册子扔也不是,拿着也不是。

    周围的窃窃私语声更多了。

    “就是,简直胡说八道!”楚画梁跟着说道。

    张氏一愣,有些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前些年女儿还小,这么多的银子当然是母亲替女儿存着了,是不是?”楚画梁一脸的义愤填膺。

    “……”张氏无语,她能说“不是”吗?

    可要是顺势下台说“是”,难不成这些年的银子还要还回去不成!

    “母亲放心,这事女儿一定会向皇后娘娘解释清楚的,绝不会有损母亲的名声。”楚画梁信誓旦旦道。

    “绘儿明白就好。”张氏咬牙切齿。

    一句皇后是在警告她,在豫王殉国的档口上,她这个准豫王妃……不管干了什么,只要不踩皇家底线,这会儿皇后也只能顺着她!

    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她总能扳回这一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