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33章 惨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报恩寺进香的夫人们表示,这可真是看了一出好戏!

    尤其是楚国公府,从前楚国公三女,只听说二小姐才貌双全,是京城数得上的才女,可今日才知,另外两位小姐更加不简单啊!

    那位被盖棺定论有磨镜之好的三小姐先不提,大小姐楚绘……啧啧,这可是能三句话把素来泼辣的广平侯夫人生生气晕过去的奇女子!

    楚画梁则是扔下一个雷,拍拍手就走,当然,走之前没忘记让摇光把失魂落魄哭哭啼啼的楚绫拎走。

    围观的人更佩服了——连她们这些看热闹的都有些承受不来,幽兰郡主这份淡定从容的气度真是不简单,果然,嫡长女就是嫡长女,就算没有二小姐那样琴棋书画精通的才名,可管家理事却是好手,有大妇风范!

    “去把自己收拾干净,立刻回府。”楚画梁把楚绫丢进禅房。

    楚绫这会儿很有些六神无主,何况衣衫不整的模样也极不雅观,顾不得回嘴,赶紧在丫头的服侍下更衣去了。

    “小姐,为什么要帮她说话?”摇光不解道。

    “不帮她说话,楚国公府同室操戈,你是嫌我的名声太好了,需要再败一败是不是?”楚画梁惊诧地看了她一眼,顿了顿,又道,“再说,我那是替她说话么?”

    只怕等楚绫回过味儿来也能想明白,只可惜,到时候她那点“小爱好”已经要传遍京城的上流圈子了。

    “还是觉得有点儿便宜她了。”摇光道。

    “放心吧,就算咱们不找她麻烦,第一个不放过她的也是广平侯夫人。”楚画梁凉凉地道。

    原本么,要是广平侯夫人和楚绫众口一词说有人陷害,甚至指责是她下药,虽说都没有证据,可是一盆脏水泼过来也很难一滴不沾。然而,把楚绫摘出来变成受害者就不同了,正好让那两人自个儿狗咬狗。

    原本,楚画梁的打算是在山上过一夜的,可发生了楚绫的事,就算报恩寺不赶人,也不好在佛门清净地多留,下午就匆匆下了山。

    楚绫躲在自己的马车里哭了一路,倒是让楚画梁有点儿不耐烦了。

    是个女人都这么能哭,要是真找个男人岂不是早就上吊了?就这点都承受不住,你倒是敢给别人下药!

    回到楚国公府的时候,消息早就传回来了,不过,张氏……病了。

    楚画梁可不管张氏是真病还是装病不想见她们,自个儿回了青芜院,至于楚绫,谁管她。

    一番折腾下来,纵然精神振奋,可这具尚未调理好的身体却已经疲惫不堪。

    金盏正为她卸妆,一边说着些京城各家府邸的闲事权当笑话听,却见玉台蹑手蹑脚地走进来,脸上还一副要笑不笑的诡异表情。

    “这是怎么了?”楚画梁好奇道。

    这一对姐妹花虽说相貌一模一样,但任谁也不会把她们认错,因为金盏总是脸上含笑,温柔端方,而玉台却绷着脸——倒不是不高兴,大约是习武的关系,眉眼之间总有一股英气,仿佛故作老成,难得见她这副小儿女模样。

    “小姐,奴婢刚刚去看了一眼三小姐,本来是向听听她有没有说小姐坏话或者打什么坏主意的。”玉台溜过来说道。

    “然后呢,听到什么了?”楚画梁不以为然。

    在她看来,楚绫就是个没什么心机的小丫头,唯有野心比天高,若是没有张氏的唆使,就她那智商,真想干点儿坏事也没那能耐。

    “那个……咳咳……”玉台干咳了两声,目光有些躲闪。

    “有话就说。”楚画梁白了她一眼。要是不想说,进来干嘛,吊她胃口的吗?

    “也没什么,三小姐一直在哭。”玉台拨动着自己的衣带,几番欲言又止,半晌才道,“不过……三小姐的贴身侍女抱了一堆衣物出去悄悄烧了,奴婢瞧着那下衣上似乎有血迹。”

    “为什么要烧?”楚画梁一愣,纳闷道。

    她能想到要烧带血的衣服,只有宫廷剧里后宫嫔妃的你争我斗,可楚绫一个姑娘家的,就算来了月事污了衣裳,至于偷偷烧掉吗?

    “那个……三小姐的月事才过了没几天呢。”玉台提醒道。

    “有病那也该找大夫……”楚画梁下意识地接了一句,但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

    该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她迟疑地看过去,却见玉台如释重负一般,赶紧点头。

    “……”楚画梁抽了抽嘴角,无语凝噎。

    怪不得楚绫哭成这样,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失贞?反正洞房花烛夜的落红肯定是没了的,就看她以后的夫君介不介意了。当然,还得有人愿意娶才行。

    另外,广平侯夫人真心彪悍!好吧,其实她也挺好奇那是用什么东西弄的。

    “你要死了!这种事也跟小姐说!”金盏低啐了一口。

    “我什么也没说,是小姐自己猜的。”玉台嘀咕。

    “还顶嘴。”金盏瞪了她一眼。

    “哦……”玉台缩了缩脑袋,就算她武功高强,可就是怕自家手无缚鸡之力的姐姐。

    “行了,我不在意这个。”楚画梁笑笑,从梳妆台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两张纸递过去,“明天柳丝就回来了,以后伺候人这种活儿不用你们做,倒是这些东西,半个月之内要赶制出来。”

    “是大少爷要用的?”金盏眼睛一亮。

    却见图纸上画着些简单的衣服、布囊以及各种奇怪的套子袋子,多半都是手工活儿。

    “贴身私密之物,不好托付温先生,只能辛苦你们两个了。”楚画梁道。

    和谢玉棠那时候不一样,温雪浪的手术非常精密复杂,她总不能穿着水袖长裙,衣袖一扎就抄刀子上,何况那么多的手术器具也需要合理排放位置才能在最顺手的地方立刻拿到手。

    “小姐放心。”金盏一脸郑重地道。

    “咚咚。”就在这时,窗子被人敲响了两声。

    楚画梁一怔,示意玉台去开窗。

    玉台小心地走过去,把窗子推开一条缝,却见摇光的脸探了进来。

    两个姑娘嘀嘀咕咕了一阵,玉台重新关好窗,回来的时候脸色还没缓过来。

    “什么事?”楚画梁问道。

    “摇光说,刚刚豫王府送了个消息过来,也许小姐想听。”玉台说着,瞟了金盏一眼。

    “看我做什么?说呀。”金盏莫名其妙。既然是豫王府特地送来的消息,总是耽误不得的。

    “那个……据说。”玉台退后了两步,离金盏远了点,这才道,“今晚广平侯府后院挺热闹的,侯爷把最宠爱的小妾带到了夫人房里。”

    “然后?”金盏呆呆地问道。

    玉台只管抬头看天花板。

    “噗……哈哈哈哈……”楚画梁笑弯了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说起来,替广平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她算不算做了件好事?

    “你们两个!”金盏反应过来,气得要打自家不省心的妹妹,这种污糟事也敢来污小姐的耳朵!还有豫王、豫王……怎么可以连这种消息都说给小姐听?简直太不靠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