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35章 吃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然而,不管楚画梁有多不乐意,六月初六还是转瞬即至。

    “小姐,您先选好衣裳,才好搭配首饰呀。”金盏一脸的无奈。

    楚画梁苦大仇深地瞪着床上放着的两叠衣物:一套以大红色为底,红得妖娆热烈,金线刺绣牡丹花开图样,雍容华贵,穿上绝对的鹤立鸡群,其实她是很喜欢这样张扬大气而不显得艳俗的衣服的,可是……穿这个去,真是嫌自己不够被当出头鸟打的呢。

    至于另一套……楚画梁的目光往旁边移过去。

    淡淡的湖水色,似蓝似绿,光华流转,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料子。这衣服是玉台拿来的,当然,这种贡品中都很稀有的月光纱肯定不是玉台能弄来的东西,不用想就知道是哪儿来的。

    至于张氏送来的那套,直接被压箱底了。

    “穿这个吧。”楚画梁叹了口气,又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那套红衣。

    凤凰锦,要论珍贵程度,肯定不逊色月光纱,可那个蠢货王爷究竟知不知道,凤凰锦这种料子一般都是用来做嫁衣的啊!

    金盏利索地服侍她穿上那套湖水色的衣裙,又早有准备地拿出一个盒子。

    盒子里是一整套翡翠首饰,包括一个荷花发扣、两对玉簪、一对耳坠、一个璎珞项圈,以及一副玉镯。整套玉饰青翠通透,明显是同一块玉雕刻而成,最精致的是那对不对称耳坠,一长一短,一边是盛开的荷花,另一边却是小荷才露尖尖角,楚画梁一看就爱上了。

    “小姐喜欢就好。”金盏松了口气。

    “怎么,怕我不收?”楚画梁却笑了起来,一面自己套上玉镯,很随意地笑道,“本郡主又不是无功不受禄,温先生不缺银钱,愿意多付诊金,我自然受之无愧。”

    “小姐洒脱。”金盏楞了一下才敬佩道。

    楚画梁挑挑眉,由她给自己梳妆,顿了顿又道:“金盏,人生在世,不该拿的,莫要伸手,而自己应得的,坦然受之即可,本郡主这辈子最讨厌故作清高的伪君子!”

    说到最后,她的语气里已经带了一丝咬牙切齿。

    “奴婢明白了。”金盏点点头,转念一想——小姐最讨厌的那个伪君子……该不会,是指五皇子殿下吗?

    毕竟,世人都说,东陵五皇子沐千华有谦谦君子之风。

    楚画梁暗自翻了个白眼,也没说她想的那个“伪君子”早就不知道在哪个世界了,戴好全套首饰,站起来转了个圈,问道:“怎么样?”

    “小姐真好看。”玉台在旁边拍手。

    楚画梁也满意地点点头。

    比起慕容筝那个笨蛋,果然还是温雪浪通晓人情世故,这身打扮在一片莺莺燕燕中完全不起眼,但若是细看,偏又处处精致高雅,绝不失身份,那才是她想要的效果。

    然而,看到她这一身装扮,楚缦的脸色明显难看了几分。至于楚绫……也不知道是真病了,还是心虚,直接抱病在家根本不敢去,横竖一个庶女而已,张氏让她去也是给自己女儿做反衬的,楚绫不去,张氏也不在意。

    进宫肯定不能多带人,楚缦只带了贴身侍女茵儿,而楚画梁综合考虑后,带上了摇光。

    楚缦倒是还想显示一下姐妹和睦亲密,然而……楚画梁直接摆了郡主的依仗,那马车以楚缦的身份确实不能上,只能跟在后面,看起来两姐妹倒像是小姐和仆从了,让骄傲的楚缦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小姐今天真美。”摇光赞叹了一句,眼中却闪过一丝不解和失落。

    “告诉你们王爷。”楚画梁板着脸道,“要是豫王想送礼,本郡主其实更喜欢实惠些的金子银子,不要乱花钱,家业不是这么给他败的。”

    “哦。”摇光傻乎乎地应了一声。

    ·

    皇宫前庭,也是热闹非凡。

    荷花节对于闺中少女来说,的确是盛世,而今年,皇帝也不知怎的突发奇想,也许是被自己指的慕容筝和楚绘的婚事感染得有些飘飘然了,干脆下了道旨意,让那些未婚的世家公子也进宫,开个诗会!

    就隔着一个太液池,和姑娘们隐隐相望,没准还能凑几对姻缘呢。

    听到暗卫传话,慕容筝还只是脸色扭曲了一下,旁边的曲长卿却抱着肚子丝毫不顾形象地狂笑,惹得周围的世家子弟纷纷远离了一些。

    “我就说,楚大小姐肯定不喜欢你选的衣裳。”曲长卿见周围没人了,憋着笑说了一句。

    “为什么她不喜欢?”慕容筝皱了皱眉,表情很不解,“她虽然不喜欢那些太娇嫩的粉色、桃色、黄色,可正红和金色却应该是喜欢的,而且她穿红最好看。”

    曲长卿闻言倒是楞了一下,剩下的笑都吞了回去,好一会儿才道:“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要娶她,当然要事先了解她的喜好啊。”慕容筝理所当然道。

    “你确定你真了解?没听见人家小姐叫你别乱花钱别败家么。”曲长卿嘲讽。

    “……”慕容筝沉默了一下,随即抬起头,幽幽地道,“查一下,她身上的衣服是谁送的。”

    “查出来之后呢?”曲长卿下意识地问道。

    “弄死他。”慕容筝面无表情地突出三个字。

    “不是吧?”曲长卿抖了抖,赶紧追上他的脚步,一边道,“喂喂喂,不干白工可是你自己定的规矩。”

    “工钱。”慕容筝手指一弹。

    “呃……”曲长卿捏着一文铜板满脸黑线。

    不带你这样的啊……吃醋就吃醋,但是一吃醋就要买凶杀人,万一人家小姐不肯嫁你了怎么办?

    “喂!”曲长卿一顿足,追上去,压低了声音,认真道,“你老实说,你是真喜欢楚家小姐,还是觉得她可能能治好你的走火入魔?”

    “我哪里不像是真喜欢她的样子?”慕容筝纳闷,明明他已经做得挺明显的了。

    “我不是说楚小姐不好,可你……好像是从她上门给你诊治之前就喜欢了吧?”曲长卿没好气道,“总不至于因为她想让你头疼扎了你一针,你还喜欢上她了?”

    受虐狂么。

    “嗯……”慕容筝摸了摸下巴,脑子里想起的却是那一晚的月光下,浑身血污却一脸淡定的女子,仿佛穿了一身鲜艳的红衣,有一种艳绝天下的气势,让他……一见就倾了心。

    “想什么呢?”曲长卿撞了他一下。

    “我喜欢她哪里,干嘛告诉你?”慕容筝瞥了他一眼,一声冷哼,“她哪里好,我知道就够了!”

    “哈?”曲长卿目瞪口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