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40章 马甲必须捂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话说开了,两人相处的时候反而放松了不少。

    楚画梁左手的手肘支在石桌上,托着脸颊,一派懒散的模样,倒是对面的慕容筝认真地洗茶、沏茶。

    真是好看啊。

    楚画梁的眼睛闪闪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一举一动都带着高雅,哪是现代什么茶道比赛的冠军可比的。那是一种时代和文化的熏陶,而不是附庸风雅。

    “孝期不宜饮浓茶,这是先父生前种在院子里的几株茶树,味道淡些,却也有一番风味。”慕容筝说着,递了一杯茶给她。

    “就算你给我一杯极品雨前龙井,我也分不出好坏。”楚画梁莞尔一笑,坦然道,“我不喜欢喝茶,苦。”

    “我记住了。”慕容筝怔了怔,随即点了点头。

    看起来,打探到的她的喜好还是不够准确,居然连她不喜欢喝茶都不知道!

    当然,探子其实也挺冤枉的,毕竟原来的楚绘是极爱茶的,而楚画梁又不是像衣裳那样彻底换了一批那样明显表示出了自己的喜好,少喝几杯茶之类的小事,探子还真没注意。

    不过,看他仿佛当做一件正事的模样,楚画梁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想了想道:“让我把把脉吧。”

    “脉枕?”慕容筝一顿,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眼。

    楚画梁干咳了两声,却也不脸红,左右看看,从果盘里拿起两个香蕉往桌上一放:“来吧。”

    “……”慕容筝啼笑皆非,好一会儿才把手放到香蕉上,还要注意力道别把香蕉压扁了。

    楚画梁随意地一挽衣袖,手指搭上他的脉门,脸色立刻严肃起来。

    “怎么样?”慕容筝这次没有任何掩饰,也没再用内力搞鬼,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完完全全展示给她看。

    “你说呢?”楚画梁收回手,顺手拿起一根香蕉剥了吃,一边赞叹道,“这是南蛮那边进贡的水果吧?楚国公府还没有。”

    作为一个现代人,连香蕉都吃不到的痛苦该与何人说!

    “楚楚。”慕容筝眼巴巴地看着她,表情居然有几分可怜。

    “不要卖萌。”楚画梁扶额。

    本来就长得好看,还作出这幅表情来,实在太犯规了!美男计可耻啊!

    不过,好像是中了对方美男计的自己更没定力。

    “陈太医给我开了一堆苦药。”慕容筝委屈道。

    “应该的。”楚画梁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悲伤过度,郁结于心,内火不散又感外寒——王爷昨晚是吹了多久夜风?要论看病调养的手段,我是肯定不如太医的,就不拿出来献丑了。”

    “你擅长针灸?”慕容筝问道。

    “算是吧。”楚画梁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道,“我也能治个头疼脑热的,不过疑难杂症就不行了,学艺不精。”

    “神医世家的传人,自称学艺不精?”慕容筝失笑,只当她是谦虚。

    “不擅长就是不擅长,难道非要我逞强说擅长然后治死人吗?”楚画梁一脸惊奇地看着他,“再说,我只是不擅长治病罢了。”

    “身为医者,不擅长治病,你擅长什么?”慕容筝挑眉。

    “治神经病。”楚画梁一本正经地道。

    慕容筝眨眨眼睛,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果然会治走火入魔的症状?”

    “噗——”楚画梁忍不住笑弯了腰,不过,既然眼前的人都自认是神经病了,她也见好就收,半真半假地道,“确实能治,你都说了,我针灸技术很好。不过你得告诉我你的真实状况。”

    “我也是豫王府子弟,自然也是自幼习武的,父亲常年出征在外我无人指导,不小心练岔了气,走火入魔了。”慕容筝迟疑了一下才道。

    “那京城的传言?”楚画梁直言道,“你这毛病虽然不好治,但真不至于会死人,也不会病弱成这样。”

    “因为我发起病来六亲不认,见人就砍,所以连亲人都被隔离,久而久之,就被传言传成活不过二十了。”慕容筝道。

    “……”楚画梁嘴角抽动了一下,这要不是亲眼见过你拿刀杀人的模样,还真信了你!

    说谎的最高境界,是九句真话一句假话,假得连自己都先信了。而慕容筝说的,大概十句全是真话,只不过当中省略掉几句而已。

    当然,她自己也是一样的。她不擅长治病是真的,因为她擅长的,是治伤!尤其是外伤急救。

    慕容筝有顾忌,她同样也有。若是说出她擅长治伤,就会可能从她身上追查出谢玉棠的线索,而现在,慕容筝只会去找一个废了右手的高手,那是绝对找不到的。

    说到底,他们彼此虽然有好感,但信任基础太过薄弱。

    两个有秘密的人,又同样的敏锐谨慎,谁都很难率先往前踏一步。而楚画梁的优势在于,她手里握有一张慕容筝的底牌,还是能致命的那种,而慕容筝却对她知之甚少。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楚楚守寡的。”慕容筝正色道。

    楚画梁其实很想说她无所谓守寡只要把财产都留给她就行,不过脸上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起身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倒是豫王殿下,请节哀,毕竟逝者已矣。”

    “我知道。”慕容筝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又强自压了下去,转过话题道:“听说,你要去报恩寺还愿?”

    “嗯。”楚画梁点头,没觉得意外。虽然摇光和玉衡保证不会再把她的事透露给慕容筝,但幽兰郡主要去报恩寺还愿,府中采购香烛贡品僧衣僧鞋之类的动静肯定也是瞒不过有心人。

    “我也去。”慕容筝道。

    “嗯……啊?”楚画梁应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不禁傻眼。

    “楚楚是为我去还愿的,本王……理应同行不是?”慕容筝一脸的天经地义。

    “……”楚画梁扶额。

    要只是豫王要去,倒也没什么妨碍,可这位豫王殿下的另一重身份是第一杀手绯花妖刀,她这次给温雪浪动手术,谢玉棠肯定要陪伴在侧,他俩一见面,要是谁都没认出谁也罢了,万一认出来了,不会把报恩寺都拆了吧?

    而最麻烦的是,要是他们俩谁单方面认出了另一个……以后她是不是要一直担心那个被认出来的会死无葬身之地!

    “那就这么说定了!”见她不说话,慕容筝直接道。

    楚画梁叹了口气。

    这么坑的事……算了,要不干脆找个借口支开谢玉棠得了。

    ------题外话------

    昨天前台崩,今天后台崩,PK的日子我也很绝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