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44章 张网捕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没怕。”楚画梁很无语。

    这人是哪只眼睛看到她害怕的?要不要这么自我感觉良好的!

    慕容筝瞟了一眼她袖口露出的还在发颤的指尖,自以为很明智地略过了这个话题,只道:“有高手堵住了院门,乱民一时进不来,我们赶紧离开。”

    楚画梁眉头一跳。

    这个时候,除了豫王府的人,还有哪个高手?顶多就是一群护院家丁罢了,平时装腔作势欺负百姓还行,真打起来说不定还没暴民的血气之勇。

    谢玉棠……但愿他记得医嘱,否则那只右手怕是真的要废。

    “小姐快走吧!”玉台显然也明白。

    只有豫王带着小姐离开,她才能通知谢玉棠撤离。

    “嗯,千万小心,不要冒险。”楚画梁叮嘱了一句。

    “是。”玉台难得地笑了笑。

    “来吧。”慕容筝一把抓住了楚画梁的右手腕,带着她往外走。

    他不介意多带一个玉台走,横竖这也不是需要保护的弱女子,相反还是个战力。但玉台不走,他更不会强求。说到底,他在乎的只是楚画梁一个人而已。

    “我们往哪儿走?”楚画梁很冷静地问道。

    “后山。”慕容筝答道,“虽然是京城的反方向,但绕一个圈子,顶多两天就能回去,我担心的是因为流民暴乱,京城会封闭四门不许出入。”

    “那索性避一避,等事态被控制了之后再回。”楚画梁立即道。

    慕容筝赞赏地看了她一眼才道,“翻过后山就是沧云县,虽然不大,但好歹县城也是有城墙的,那些没有攻城器械的流民是进不去的。”

    “沧云县就不会封城吗?”楚画梁好奇道。

    “翻墙呀。”慕容筝一脸的理所当然,“沧云县那种城墙,随便就上去了,又不是京城的墙。”

    “哦。”楚画梁恍然大悟。差点忘了这个世界还有轻功这种作弊的技能了。

    “王爷!”贪狼听不下去地打断道,“京城不可能为了王爷一人开城门,可沧云县县令有几个脑袋敢把您关在外面!”

    “……”楚画梁无语。所以说,根本就不用翻墙好吗?

    大约是谢玉棠守住了出入口的关系,他们撤退得格外顺利,却让她更担心了。

    等谢玉棠一退,流民就会瞬间涌入,到时候他能安然带着温雪浪和玉台撤离吗?

    “想什么?”慕容筝问道。

    “说了我没怕。”楚画梁一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丢了个白眼过去。

    想当年她养父被对手帮会设计围攻的时候,何止是钢管马刀,那可是枪子儿乱飞,她还不是冒着枪林弹雨上去救人?现在不过是一群拿着锄头的农夫而已,就算她一个人打不过,也不至于会怕好吗。

    “王爷和郡主稍等。”在前方探路的贪狼忽的一挥手。

    “怎么?”慕容筝终于放了一点精力到别的地方。

    “这边。”贪狼耳朵一动,转了方向。

    对上楚画梁疑惑的目光,慕容筝自动解释道,“那家伙耳朵比猎狗还灵,比高手还好用,天生的。”

    “多谢王爷夸奖。”贪狼面无表情道。

    楚画梁无语,这好像不是夸奖吧?再看这主仆俩都是一脸的理所当然,又不禁苦笑。

    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有其主必有其仆。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离开了报恩寺的范围。

    黎明前的夜色里,一片黑漆漆的,几乎不辨方向。

    “小心脚下,跟着我走。”慕容筝低声说着,把她的手抓得更紧了。

    “我看得见……”楚画梁叹了口气。

    之前在庄子里时她就发现了,虽然换了个身体,但她那黑暗中视物的天赋却带了过来。

    慕容筝惊讶地看了她一眼,却见她脚步很稳,那些尖锐的石子和带刺的灌木都能避开,简直比他自己还轻松,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子,她是真的看得见!

    就连他,也是要把内力集中在眼睛周围的经络才能提高视力的。

    楚画梁一耸肩。

    老师说过,她这双眼睛是上天赐予的天赋,是最适合学医的,黑暗中视物不过是附带的罢了。

    “嘘。”最前面的贪狼忽的转过身来,对他们竖起了一根手指。

    “怎么?”慕容筝低声问道。

    “王爷,您看。”贪狼往旁边让了让。

    慕容筝还拉着楚画梁,两人一起凑过去,拨开半人高的野草。

    只见斜坡下面的一块空地上,有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拿着出鞘的刀剑,正在威逼一辆马车里的人下来,旁边还倒着两具尸体,像是车夫和护卫。

    “这不像是乱民吧?”楚画梁低声道。

    慕容筝感觉到少女的呼吸一阵阵扑在自己的耳垂上,驱散了夜风的凉意,瞬间连耳根都烫了起来,稍稍往旁边挪了挪,这才道:“一看就是有组织的,乱民应该没这个组织能力。”

    楚画梁倒是没觉得不对,慕容筝让出了视野使得她看得更清晰,沉吟了一下道:“你说,他们是刚好遇见了这次暴乱,还是刻意制造了暴乱?”

    话落,两人一起沉默了一下,互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了然。

    要是巧合,乱民为什么会来到报恩寺?寺院可不是抢粮食的好选择,还不如城郊那些大户人家的别院呢,就算人不在……人不在更好,护院的力量不足,更容易攻破。毕竟那种地方为了准备着主人随时想去度假,庄子里多少是有存粮的。

    “认得那是谁吗?”楚画梁问道。

    “男人也罢了,我怎么能认得来进香的女眷?”慕容筝委屈。

    楚画梁哑然。

    下面,几个黑衣人从马车上拉下来一个女子,用刀架在她脖子上,推搡着往树林深处走,另有人将尸体扔上空马车去处理掉。

    “这势头,可不是只想干一票。”楚画梁评价道。

    慕容筝偏过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没指出她说的黑话。

    一行人又蹲了一会儿,就见山道上过去了好几拨人。

    “这可有意思了。”楚画梁饶有兴味地道,“普通百姓不抓,走散的护卫不抓,逃走的小和尚不抓,这些人是专门蹲守着来进香的贵人呢?”

    慕容筝简直哭笑不得。

    好吧,这姑娘……至少她是真的不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