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45章 长生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们走吧。”又呆了一会儿,慕容筝轻声道。

    “你不管?”楚画梁楞了一下。

    “你想我管?”慕容筝反问。

    楚画梁立即摇头。

    开玩笑,以她现在这副身体,真要遇上危险,不成为拖累就不错了,生死关头把自个儿的保镖让出去,当她是什么圣母白莲花么。

    倒是慕容筝的态度让她很满意。

    因为知道了有人埋伏,探路的贪狼更加小心,四人在夜色中步行了足有大半个时辰,入眼处依旧是黑漆漆的山林。

    “休息一下吧。”慕容筝开口道。

    “安全吗?”楚画梁喘了口气。

    “附近数里之内,应是无人。”贪狼点点头。

    慕容筝闻言,拉着楚画梁走向一块早就看好的石头,用自己的衣袖擦了擦灰,让她坐下。

    楚画梁也不客气,刚坐下,眼前又出现了一个红彤彤的果子。

    “路上摘的,可以食用。”慕容筝举着果子一脸的无辜。

    “谢谢。”楚画梁怔了怔,接过来咬了一口。

    酸酸甜甜的汁液顺着喉咙流入胃里,瞬间缓解了一路赶路的疲惫和饥渴。

    慕容筝转身又抛了两个果子给贪狼和破军,自己也啃了一个,不过看起来都没楚画梁手里这个红。

    “郡主很厉害。”破军由衷道。

    遭遇暴乱,还有不知来历的杀手在侧虎视眈眈,黑夜里在山林里赶路,换了个普通女子,就算不是被吓得走不动路,起码也不能这般从容。

    跟着他们三个有武功底子的男人走了大半个时辰,不仅没掉队,还似乎犹有余力的模样。

    楚画梁只是笑了笑,长途赶路,尤其是山路,可不是单靠体力好就能走到最后的,她心态好,处变不惊,懂得合理分配体力,自然比常人坚持得久。

    “天快亮了。”慕容筝道。

    “我们距离沧云县还有多远?”楚画梁问道。

    “因为稍稍绕了点圈子,怕是以刚才的速度再走一个时辰就差不多了。”贪狼答道。

    楚画梁皱了皱眉,拿出一根银针,当着他们的面,毫不犹豫地在自己身上扎了几针。

    “你受伤了?”慕容筝一惊。

    “没有,不过是有些酸痛,缓一缓。”楚画梁无奈地收了针。

    “……”慕容筝顿了顿,走到她身前,转身用背对着她,微微倾身,“上来。”

    “干嘛?”楚画梁茫然。

    “我背你走。”慕容筝一脸的理所当然。

    “啊?”楚画梁目瞪口呆。

    “别发愣,上来!”慕容筝招了招手。

    楚画梁回过神来,只考虑了一秒钟,毫不客气地趴了上去。

    她又不是真正的古代千金小姐怕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何况这是未婚夫,名正言顺的。有人愿意背,干嘛自己累死累活?要说之前她害怕慕容筝是个病秧子,不过他不是没事么!

    “王爷,有人来了!”贪狼猛地跳了起来。

    “冲我们来的?”慕容筝脸色一变。

    按理说,他们已经远离了报恩寺的范围,那些黑衣人如果是无差别抓人,不应该追到这么远来,除非目标一开始就是他们——不对,之前那些人抓走的是个未嫁少女,就算认不得人,至少分得清男女。所以,也许目标不是他,而是……楚画梁?

    “我没得罪人吧?”楚画梁诧异道。

    慕容筝想到的,她当然也想到了。然而,原身楚绘只是个足不出户的千金,她穿来也不过一个月的工夫,唯一得罪过的人只有皇后和张氏母女。然而,张氏肯定没这个能耐,皇后……她接了圣旨和慕容筝定亲,和皇后已经没有冲突了,相反,现在要是她除了什么事,皇后才会有麻烦!

    “这世上,未必是你得罪人才会找来杀身之祸。”慕容筝像是想到了什么,却没有多说,只是一招手,“走!”

    楚画梁咬了咬牙,一把揪住他的发尾拽了拽:“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你知道。”慕容筝吃痛地“嘶”了一声,脚下却很稳,背着她仿佛轻如无物一般。

    “神医世家?”楚画梁想了想才道。

    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要说楚绘有什么值得觊觎的东西,恐怕就是一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神医世家传人的身份了。

    再想起云氏嫁妆的那个庄子被刨地三尺地翻过一遍的惨状,楚画梁一阵沉思,试探道:“神医世家有什么传世宝物吗?医书?还是药材?”

    “药材哪能保存这么久,而医书……那东西除了大夫还有谁要?”慕容筝抽了抽嘴角。

    楚画梁不语,只是继续拉扯他的头发。

    “别,告诉你就是。”慕容筝苦笑。

    “快说。”楚画梁这才满意。

    她对什么神医世家毫无所知,再聪明也不可能凭空猜测。

    “三百多年前,前朝第一神医上官?留下的宝物,长生册。”慕容筝道。

    “长生册。”楚画梁念了一遍,迟疑道,“该不会,字面意义,记载着长生不老之术的书册?”

    “嗯。”慕容筝点头。

    “你信?”楚画梁抽了抽嘴角。

    从古至今,“长生”两个字迷了多少人的眼,可徐福访仙山,魏晋五石散,除了要命,何曾真正有过长生。

    “前朝国师舒望星,得上官?传授长生册,活了两百余年,面貌毫无更改,直到他与末帝理念不合出走,短短十年间,偌大的皇朝才分崩离析。”慕容筝道。

    “两百多岁面貌不改?真的?”楚画梁很有兴趣。

    作为一个现代人,长生什么的她是不信的,不过若是真有人活了两百岁还保持着年轻时的容貌,她好想解剖了研究一下此人的身体构造啊!

    “大约是真的吧。”慕容筝停顿了一下才道。

    “你都不信,还拿来忽悠我呢。”楚画梁一声嗤笑。

    “我信不信无所谓,起码有人信。”慕容筝说着,一下子停下了脚步。

    突然从惯性中停下,楚画梁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他肩膀上的衣服。

    贪狼和破军早已刀剑出鞘,挡在前面。

    “留下那女子。”树林中,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飘忽不定,一时让人分不清人是在哪里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