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盛宠之鬼医邪妃 > 第048章 下限是什么,能吃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沧云县城墙上,慕容筝和楚画梁并肩站在城头,贪狼和破军站在他们身后,另一边则是王丰和李焕。

    城下的空地上,三三两两聚满了百姓,拖家带口的,甚至还有推着独轮车的,抱着婴儿的,男男女女,只是一个个都面黄肌瘦,仿佛是一种了无生趣的麻木。

    “你说,这些是乱民?”慕容筝偏过头,语气有几分危险。

    “这个……”李焕擦了把脸上的汗,勉强道,“袭击报恩寺的乱民必定是这些人的同党……王爷您看,这些乱民老的老,小的小,几乎都是妇孺老弱,青壮又去哪儿了?”

    慕容筝一挑眉,虽然李焕这也算是被逼急了急中生智,但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青壮年集中起来攻击报恩寺,肯定不会带着家眷的。

    然而,明知如此,这件事却依旧很难办。没人能证明这些老弱和乱民有关,如果他们干脆攻击县城倒也罢了,可问题是没有。那么,这些人就只能算是难民而非乱民,不但不能武力驱赶,还得好好安置!

    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事吗!

    “王爷,这要怎么办?”王丰虚心地问道。

    慕容筝皱了皱眉,沉吟不语。

    “这儿得有两三千人吧?”楚画梁忽然道。

    “差不多。”慕容筝点了点头,“你有主意?”

    “有一个,不过上不得台面。”楚画梁凉凉地开口。

    “说说看。”慕容筝很有兴趣地看着她。

    这场面,他一下子也想不出太好的解决办法,却没想到这个女子已经想到了办法?

    “王爷,郡主是女子……”王丰忍不住说道。那脸色难看的,差不多就想直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能有什么主意了。

    “你若是有办法就说,没有就闭嘴!”慕容筝一声冷哼,“郡主是女子,你怕是连女子都不如!”

    “我……”王丰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说吧。”慕容筝对上楚画梁,语气立刻柔和起来。

    “先说好,真的上不得台面。”楚画梁耸耸肩。

    “无妨。”慕容筝好奇心更重了。

    “好吧。”楚画梁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手指点了点下面的百姓,淡淡地道,“开城,放他们进来。”

    “什么?”慕容筝一愣。

    “这算什么办法!”王丰急得直跳脚,也顾不得刚刚才被慕容筝训斥过,赶紧开口道,“这些可都是乱民的家眷,若是放进城来,在城中作乱起来可如何是好!”

    “继续说。”慕容筝根本没理会他,只看着楚画梁,表情很认真,显然没觉得这是个玩笑。

    “放进城之后,直接带到守备军营地,除婴儿之外,把所有人打散分成十组看守。”楚画梁顿了顿,发现他确实听进去了,这才接下去说道,“运一点粮食过来熬粥,饿不死就行。有食物,还有守卫威胁生命,这些老弱妇孺没勇气作乱。就算沧云守军只有三百人,可看守一些绵羊似的老百姓总不至于说不行?”

    “当然行。”被点名的李焕只得说道。

    “可这有什么用?”王丰抢着道,“虽说朝廷安置难民是理所应当的,可下面这些却是乱民家眷!”

    “你还知道这些是乱民家眷?”楚画梁翻了个白眼,一声嗤笑。

    “呵呵。”慕容筝突然笑了起来,“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办法。”

    “呃……”王丰像是一只被突然被掐住了喉咙的公鸡似的失了声,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叫了声,“王爷的意思是?”

    “自己的家眷在朝廷手里,这些乱民还敢大逆不道吗?”慕容筝无奈道。这也实在蠢得没救了!

    “这……”王丰哑口无言,听着好像挺有道理,可是不是哪儿不太对劲?

    “这不是挟持人质吗!”李焕脱口而出。

    对啊!王丰顿时恍然大悟,堂堂朝廷堂而皇之挟持人质威胁乱民流寇,这这这……

    “用不用随你。”楚画梁一摊手。

    “为什么不用?”慕容筝挑眉,转头吩咐道,“开城,照郡主说的做!'

    “可……”王丰和李焕面面相觑,好一会儿,王丰才小心翼翼地道,“要是这些人不愿意入城呢?”

    “这还不简单?”楚画梁随口道,“城内烧一口大锅,熬点米粥,多放点香油,熬出香味来,再让弓箭手上城,不入城就等同乱党。”

    “……”慕容筝哭笑不得。这一手胡萝卜一手大棒的战术玩得真好!那群没什么见识的百姓肯定抵抗不了。何况那些青壮还未必敢告诉自己的家人他们去干什么了,城里县令大人愿意施粥安抚难民,只怕不用吓唬,他们就争先恐后进城了。

    当然,要是按照朝廷以往的处置,数千人,肯定是在城外设置难民点的。

    “是。”王丰和李焕万般无奈,就算再觉得不妥,也只能照做。

    看着他们那副仿佛就义一般的表情,楚画梁一声冷笑。

    下限是什么?能吃还是能吃?只要有用,管他什么办法!

    倒是慕容筝……楚画梁沉默了一下,还是没忍住问道:“你不觉得有点卑鄙无耻?”

    “那你有没有不卑鄙、不无耻的办法?”慕容筝问道。

    “我……”楚画梁还真被问住了,睁大了眼睛瞪他。

    “你看,没有是吧?”慕容筝一本正经地道,“既然没有又能赢,又不伤名声的办法,那我选择赢。”

    “哦。”楚画梁应了一声,但直觉他的话还没说完。

    “何况。”果然,慕容筝接下去露出一个很无所谓的笑容,“日后朝廷追究起来,那些清流想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这沧云的县令也是王丰,关我们什么事。”

    “噗——”楚画梁忍不住笑了。

    “王爷。”破军上前一步,低声道,“那些乱民,有这么聪明吗?还知道借助朝廷来安置家眷。”

    “不可能。”慕容筝断然道,“若只是这些拿起了锄头的老百姓,连攻打报恩寺都不会想到,八成是被利用了。”

    众人顿时想起了那些组织分明的黑衣人。

    “还有北狄人,似乎和那些黑乌鸦不是一伙儿的。”破军说道。

    “那些看武功路数,大概是北狄武圣堂的人。”慕容筝道。

    “天元五圣的那个五圣?”楚画梁好奇道。

    “嗯?”慕容筝怔了怔道,“不,是北狄武圣北宫玄,这也是天元五圣中唯一一个身份明确,还为朝廷效力的人了。”

    楚画梁心里憋得内伤……本姑娘眼前不是还有一个,不止是为朝廷效力,这根本就是朝廷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