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小心半妖 > 第1章 台风天就应该早点回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走进民俗》节目。”

    电视机屏幕上,女主持人笑靥如花。

    “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中华国防大学的古教授,来作为咱们的特邀嘉宾——古教授您好!”

    镜头转到了旁边的一位老者身上。

    老者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花白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西装熨烫得笔笔挺挺的,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一丝不苟的学者气息。

    他面带微笑,弯腰说:“主持人您好。”

    “古教授您作为我国著名的民俗学专家,那么想必您对‘妖怪’这一种民间文化也是颇有研究。”

    主持人继续说:“那么,在节目正式开始之前,我这儿有两个问题,想要先向您请教一下!”

    “好的,您请说。”老教授点点头。

    “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是妖怪,妖怪的定义是什么呢?”主持人笑着问。

    老教授思索片刻,作出回答:“起初,古人把世间一切无法解释的反常怪异现象称为妖怪;

    “后来,那些吸收天地灵气、修炼成精的动植物,是人称之为妖怪;

    “再后来,一切经由人们头脑构想出来的怪诞生物,都被统称为妖怪……

    “妖怪的定义,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然而,我想说的是,”老教授又补充了一句,“妖怪,其实是人类自身的七情六欲。”

    “哦?”

    主持人佯装有些惊讶的样子。

    随即笑问:“此话怎解?还请古教授您细细道来。”

    “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则是对未知的恐惧。

    “妖怪最初便因人类的恐惧而生,古人把一切不能解释的事情,都归为妖怪作祟;

    “其次是对死亡的恐惧,‘人死如灯灭’——古人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便相信人死后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生活,神秘的妖魔鬼怪也随之诞生。”

    老教授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水,接着说:

    “渐渐地,妖怪开始生活在了市井之中,过上了与人类无异的生活,拥有了和人类相似的喜怒哀乐。

    “比如说,有的妖怪穷苦,《夷坚丁志》中说,大多数妖怪‘无屋可居,为犬惊逐’,生活过得比旧社会底层的老百姓还凄惨;

    “有的妖怪多情,《白蛇传》这类故事中,美女妖怪主动上门投怀送抱,是古代穷书生们最喜闻乐见的情节;

    “有的妖怪,更是直接诞生于创作者对现实生活的抨击,就像《聊斋志异》里的那些荒诞不经的故事,便是表达了作者蒲松龄反抗封建礼教的精神……

    “在这些民间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得出来,妖怪慢慢开始寄托了人类越来越多的情感,也逐渐开始变得贴近人类的生活。”

    “噢,我明白了。”

    主持人听完,点了点头:“您的意思是说,妖怪其实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影射,反映的是普罗大众的一种精神需求。”

    “没错,主持人您这个总结很精辟。”老教授笑笑。

    “哎呀,不愧是民俗学专家,您居然以人民大众的情感寄托为角度,别具一格地给咱们回答了‘什么是妖怪’这一个问题。”

    在互相客套打趣了一小会后,主持人又问道:

    “那么,接下来我的另一个问题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妖怪呢?”

    闻言,老教授皱了皱眉,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

    “首先,你要知道——”

    良久之后,他才缓缓回答:“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科学的时代,这是一件十分值得庆幸的事情。

    “古人有很多事情无法解释,所以才会相信世界上有妖怪的存在;

    “而我们相信的,则是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能够在科学中得到解答。

    “比如说,大航海告诉我们,地球是圆的,其实没有能够驮得起整个世界的大海龟;

    “火箭登月告诉我们,月亮其实很大很大,也没有能够将它一口吞下的大天狗;

    “学校的物理化学课本告诉我们,人死了之后,就会重新变作分子,并不会到另外一个世界去……”

    最后,老教授轻轻摇了摇头。

    他总结了一句:“所以,妖怪只存乎于浪漫的想象,不存乎于世间。”

    主持人笑着说:“我明白了,听完您这番话后,虽然您说我们应该庆幸生活在一个科学的时代,但为何我个人反倒感觉有一丝丝的遗憾和失落呢!”

    “我能够理解你的遗憾,但你也不必太过失落。”

    老教授微笑着安慰道:“正如巴尔扎克所言:‘生活是一座监狱,只有想象能给它打开一道大门。’

    “妖怪的故事与传说,看似荒诞不经,实则浪漫无比。

    “如果你能在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又充满了浪漫想象的妖怪世界中找到一丝安慰的话,那将会使一件十分美好的事情……”

    这时,一道明亮的闪光忽然在天边掠过。

    电视机的荧幕先是剧烈地闪烁了几下,上面的人像开始扭曲变形。

    最后变作了满屏的雪花斑点,左上角出现了一行小小的蓝字:无信号。

    然后才是一阵低沉的雷鸣声,从远方的天际姗姗来迟。

    牧云连续切换了好几个频道,都是一样提示的无信号状态。

    他叹了口气,默默地关掉教室的电视机。

    抬头看眼窗外,此刻外面就跟天塌了似的,雨水倾泻而下,铺天盖地。

    学校明天放台风假,其他人早走光了,只有牧云一个人还留在教室里。

    原因是今天轮到他值日,他必须打扫完卫生才能走。

    虽然天气预报早说了今天会刮台风,但是直到放学前,整个天气都还是风和日丽的。

    所以,大家都美滋滋地以为台风是不是不来了,这假可以白放了。班上的同学们还打趣地说:一个优秀的台风,就应该是不占周末,来势汹汹,学校停课,然后调转风向,擦肩而过……

    甚至连牧云的几个死党,都是一放学后便前簇后拥地奔向了网吧。

    也正因如此,牧云才会在打扫卫生的时候不慌不忙,并没有想到要早点干完早点回家。

    结果万万没想到,天气说变就变。

    狂风暴雨骤然降临,一下子就把牧云困在了学校。

    ——所以说,人生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就立flag啊。

    牧云倒也不是没有带伞具,只是他想再等等看,雨可能就会变得小一点,然后自己到时候再回家也不迟。

    于是,他便打开教室的电视机,一边看起了电视一边观察雨势。

    然而目前看来,这场雨非但一点变小的迹象都没有,反而还在一直越下越大。

    再这么等下去,怕是一整晚都不用回家了。

    更令人难过的是,现在电视机也坏掉了。

    估计是刚刚那一道雷,直接把电视天线当作避雷针给劈傻了。

    紧接着,又是一个震耳欲聋的霹雳,震得整间教室的玻璃都在微微抖动。

    下一秒整个教室都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牧云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吓了一跳。

    不会吧?

    居然停电了?

    难道是这次打的雷威力太大,教学楼的电表不堪重负直接跳闸了吗?

    牧云无语,这下好了,自己不回家也不行了。

    于是,牧云在黑暗中摸索了一会,从作业本和练习册堆积如山的课桌上抽出了几分试卷。

    众所周知,高中紧。

    尤其是高三,作业多到根本做不完,放多少天的假,老师就会布置多少天的作业让学生回去做。

    所以,高三的学生其实是莫得放假的。

    所谓的放假,也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自习而已。

    牧云有点担心卷子会在路上被大雨淋湿,所以又找来几个塑料袋,将它们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塞进书包。

    “啪嗒——”

    一声清脆的声响,旁边的书桌上掉落了一支圆珠笔,在地板上咕噜咕噜地滚动了一小会,最后停在了牧云的脚边。

    牧云皱了皱眉。

    奇怪,窗户明明都关好了,哪来的风?

    他俯下身子,想捡起那支笔。

    突然一道闪电划亮夜空,那一瞬间,牧云好像看到墙壁上有个动物的影子飞快地一掠而过。

    他猛地一惊,立马拱起身子回头张望。

    然而,此刻他身后的窗台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我眼花了?

    牧云揉了揉眼,也不敢多想,把圆珠笔捡起来后,背着包走出了教室。

    好不容易才把教室的门锁上,接下来,牧云还得穿过长长的走廊,下到地下车库去取他的自行车。

    孤身一人行走在夜晚空荡荡的教学楼里,这原本就是一件十分练胆的事情。

    更要命的是,现在走道上浸满了雨水,走快了就会脚底打滑,所以牧云只能一步一趋地慢慢朝前走。

    他一边走着,一边在脑海中不断浮现出各种校园诡谈,牧云开始后悔在教室里留到这么晚了。他时不时扭头朝经过的空教室偷瞄一眼,生怕会从里面钻出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不由得想起了刚刚电视上老教授说过的一句话:

    人类最古老、最强烈的恐惧,是对未知的恐惧。

    正如现在的牧云,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但恰恰是这种与空气斗智斗勇的感觉,才是最让人窒息的!

    历尽千辛万苦,牧云终于来到了地下车库的门口。

    随即他绝望地发现,幽暗的地下车库更是一片完全的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通风口处传来呼呼的风声,听起来是那么地凄厉,良久之后,他鼓起勇气朝车库里迈出了一步,立马就感到有一股寒气从足底涌了上来。

    唯一值得欣慰的事情是,这个时间点学校里的人都已经走光,所以还停在车库里的车并不多。

    最终并没有费多大功夫,牧云就找到了自己的那辆自行车。

    麻溜地给自己套上雨衣后,牧云支起自行车,立马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候,几道闪电接连划过,电光照过时的场景,让牧云不由得瞪大了双眼——这一次,他真切无比地看到地下车库的墙壁上,映照着一个巨大无比的野兽影子。

    他顿时头皮发麻,心里疯狂打鼓。

    牧云脑袋僵硬地扭过头,朝影子的反方向缓缓地看过去,才发现:不知何时车库门口蹲坐了一只小小的黑猫,方才正是它的影子落在了墙上。

    牧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随即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妈耶,你突然出现就算了,但是能不能不要没事就把影子拉得那么长!

    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啊啊啊!!!

    然而,牧云心底还是隐约觉得有些奇怪,原因是这只猫他之前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平日里,地下车库的老面孔是一只膘肥体壮、好吃懒做的橘猫。

    那只橘猫整天就负责躺在车库的门口边上晒晒太阳、打打盹儿,然后喵喵喵地朝路过的学生们讨吃的。

    喜欢猫的同学在经过车库的时候,都会停下来撸撸它的毛,再喂它点吃的东西。

    长期这样卖萌讨吃不运动,橘猫就变得愈发臃肿肥胖了。

    然而,今天却不见了橘猫的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眼前这只又细又长的黑猫。

    所以,这是新的地头蛇吗?

    想不到那只又肥又懒的橘猫,居然被这么一只瘦小的黑猫赶跑了,看来今后这块地盘终于要易主了呀!

    这样想着,牧云忍不住又多看了黑猫几眼。

    忽然,他发现这只黑猫,同样也在直楞楞地看着自己。

    牧云被对方那双灯泡般的琥珀色大眼盯得有些心里发毛。

    在这样一个雨夜,这样一个四下无人的地下车库,突然出现的这样一个黑猫,它还这样直勾勾地瞪着你……

    此情此景,不就是那些恐怖片里最喜欢用的情景了吗?

    牧云心态崩了,不由得后悔刚刚在教室看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要看与妖怪有关的节目……

    不对不对,

    牧云转念一想,自己看的那个好像是一档科普节目来着呀?

    是了,没错,人家教授都说了,妖魔鬼怪什么的,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

    所以,自己就不要再在这里疑神疑鬼的了啦!

    想到这里,牧云心里舒坦多了,脸上露出了一抹自我安慰的笑容。

    要是真的有妖怪的话,有种现在就出来吓我一跳,狠狠地打我的脸啊!

    忽然,黑猫张了张嘴。

    下一秒,它口吐人言:“牧云?”

    牧云一愣。

    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jpg。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