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天道神符师 > 第二章 祸害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距离今年大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莫夜却莫名其妙的被提前通过了三门课程,对于学堂其他学子来说,这无疑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消息。

    “为啥还未考核,张老师他们就让那个万年留级生通过了呢?”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难道他觉醒了仙根,踏上了修行之路,提前进入道门了?”

    “开什么玩笑呢?不依靠开灵丹,就自主觉醒仙根的,自古以来那都是万中无一的绝世天才,要是他这么厉害,就不会是万年留级生了。”

    “说的对,您说的都对,难道他服用了开灵丹?”

    “开灵丹可是禁药,未进道门就敢私自服用,就算他是道门宗主的儿子,也难逃一死。”

    开灵丹很值钱吗?

    说实在的,一点都不贵,只要你成为道门弟子,道门还会免费赠送给你,助你踏上修行之路

    然而道门执掌天下,自然要将天下修士一网打尽,免得你在外面兴风作浪,一旦发现谁私自动用,那就是叛宗的大罪,上至道门宗主,下至分宗弟子,谁碰谁死

    “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了,他动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门路。”

    “原来走了后门啊,难怪难怪~”

    谈论到最后,大家一致认为莫夜走了某种关系。

    也正是从这一天起,莫夜又多了一个标签关系户。

    日落西山,华灯初上,初夏的燥热,方才徐徐退去。

    书院坐北朝南,依河而建,书院南大门,正对着一条宽阔的大河,名曰:流云河。

    一条蜿蜒的小溪,自流云河起,横穿整个书院,在书院北边,形成了一个辽阔的胡泊,胡泊南边就是学堂跟膳堂,再往东是学子宿舍。

    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胡泊边上坐着五人,一人一根鱼竿,正在悠闲的钓着鱼。

    “叶老,您不会怪我等擅自做主,不经大考就放莫夜通过吧。”炼丹课张老师,名叫张奇山,虽说七十多岁,但跟中年人似的,乌黑寸发,身形瘦小,皮肤黑中透着红,这种皮色是常年工作在高温环境下造成的。

    张启山见老夫子没有说话,接着说道:“您不是不知道,这个混账莫夜,竟然异想天开,要打造一种独特的丹炉,这种丹炉只可炼制一种丹药,而丹炉的道符阵法,则是根据此类丹药的炼制手段,独立打造而成。

    另外在丹炉的外壁上,还有专门的暗格,里面预先放上对应的药草,只要催动丹炉的阵法,就能自动选取药草,自动炼制丹药。”

    哒~

    哒~

    斜躺在太师椅上,老夫子一边听着,一边用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扶手。

    “众所周知,每一种丹药的炼制手法,都蕴含了无数炼丹师毕生的心血,如何能轻易做成道符阵法呢?他这是妄想以道符替代人力,这不是异想天开是什么?”

    “谁说不是呢,”另外一边的炼器课老师乌凌风,也帮着开始说话,“比起炼丹,这小子更荒唐的是,竟然想造出一个名为流水线车间的工厂来,说是可以自动为神兵刻印道符,你说神奇不神奇?”

    听完二人的谈话,就见老夫子微眯着双眼,思索片刻后,手指蓦然停止敲击扶手,一道精光从猛然睁开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不简单,真不简单。”

    老夫子一开口,其余四人顿时来了精神,但大家都没听明白,对方说的不简单是指什么。

    “深思一下,你们会发现这孩子的思路,处处与众不同,以道符阵法替代人力,听着很荒谬,但仔细想来,却启发甚大,假如真的让他成功,那么将来,人人都是炼丹师,人人都是炼器师。”

    嘶~

    听到老夫子如此评价,其余四人,一个个呆如木鸡,这个冲击,对他们来说,不可谓不大。

    如果不用学习,人人都能成为炼丹师炼器师,那就真的太恐怖了,想想都不寒而栗。

    “想法易,行动难,究竟是空想,还是真才实学,现在无法评判,真到那么一天再说。”

    “叶老啊,”张奇山动动了屁股,换了个坐姿,“您不能再坐视不理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问题篓子,去年问的还都是书本上的东西,但现在问的几乎都是他自己的奇怪想法,让人根本无法回答。”

    “老张说的对,”乌凌风也不淡定了,出口就是一句脏话,“他么的,在学堂上无法回答一个学生的问题,让我老脸往哪搁?老子现在看见每一个学子,都感觉对方在嘲笑我。”

    听到这里,老夫子左手下意识的去捋胡子。

    你妹的,就你门知道难堪吗?没看到老夫的胡须都被薅短了吗?

    坐在那里一直没说话的灵兽课老师陈雨华,一脸坏笑的看向其他人,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还好那小子只是问一条狗的事,多亏老子我英明神武,让他说出那条狗的所有特点来,结果是他自己不争气,描述不详,这能怪谁。

    老夫子沉吟片刻,“老夫一直想不明白,这孩子的动手能力为何如此之差,连最基本的五行道纹都画不好,这都马上七年了,就算是头猪,也该熟练了吧。”

    连老夫子都忍不住开始说脏话了,显然对莫夜的怨气不浅

    “是啊,学识再高,书读的再多,但手下没有一点真本事,跟书呆子有啥区别?这都算不上真才学吧。

    再说了,炼丹大考也没让他炼丹啊,就是注明不同药草在丹炉中的种种变化,只要平时炼制时眼不瞎,都是看得到的东西啊。”

    张启山每每想起莫夜的考卷,都有种冲上去揍死他的冲动,你丫的是认真的吗?烈阳草跟冰玄草,混合后能达到冰火两重天的效果?

    神他么的冰火两重天,你确定是去神丹阁炼丹,而不是进了府城的按摩房?

    张奇山伸手对着空气一抓,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真想揪住他的耳朵,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上天派来折磨我们的。

    想当初,老夫可是打破了脑袋,才争取到书院老师这么个清闲的职位,远离宗门纷争,说实话,我现在都想回去了,谁爱来谁来

    今年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祸害精送进后山,让他去祸害宗门去,还书院一个清净之地。”

    “对,如果我们再不主动出手,天知道他还要读几年,”乌凌风跟张启山二人,是极力想将莫夜送走的两位老师,“别人是凭实力考试,这小混蛋是凭本事留级啊。”

    “除非他故意为之,不愿进道门。”老夫子再一次不自觉的去捋自己的胡须。

    “不会吧,那他图啥呢。”

    张奇山四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心中已经在思考着一个问题,这小子不会是另有不可告人的身份吧。

    “陆老师,莫夜的修为多少层了?”老夫子放下左手,重新躺好。

    陆长空,五十多岁,粗狂豪迈,书院武技课老师,不仅考核学子们的灵气修为,还教导大家基础武技,不过当下这个时代,武技早就没落,大有退出历史舞台的趋势。

    “五个月前,达到第九重境界,距离圆满还有最后一层。”

    “如此说来,他只差一枚灵气丹,一枚洗髓丹。”

    那些十岁就考入道门的,哪一个没有嗑丹药?像莫夜这种靠自身,慢慢吸收天地灵气的,唯独他一份,人生的黄金修炼年华,也就二三十年,如果人人都慢吞吞的吸收天地灵气,到死都修炼不到巅峰吧。

    修行界有句至理名言,浪费修炼年华,就是浪费自己的天赋,愚不可及。

    “明日去问问这孩子,哦对了,”似乎想到了什么,老夫子郑重的说道:“陆老师你亲自去后山一趟,让夏阁主将莫夜的一切讯息,包括家庭背景,全部整理出来,在明日日出前发给老夫。”

    “是~”陆长空答应一声,随即起身匆匆离去

    “我觉得莫夜这孩子挺优秀啊。”

    走在山道上,陆长空朝身后看了一眼,偷偷的说了一句。

    “当年六岁的小莫夜,可是很讨人喜欢的,悟性好不说,整个学堂就他一人,一直在坚持修炼武技,其他那些个小兔崽子们,练了一阵子就都放弃了,哪一个能像小莫夜这样,十年如一日的在修炼?”

    原来这位陆老师,还是初级学堂唯一的老师。

    也难怪,初级学堂本就要修炼武技跟引气经,也就他最合适了,只是这体育老师连带着教文化课,真的合适吗?

    “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到了你们嘴里,就成了祸害精了?人家不过是在学堂上问了一些发散性问题,你们一个个回答不出来,就觉得颜面扫地,结果把所有错误全怪到孩子身上。

    你让人家小孩子怎么想?

    人家有错吗?”

    还好老夫子四人没听到,不然的话,张奇山第一个会跳出来跟他干架。

    发散性问题?

    你说的轻松,来,课本给你,课堂也给你,你来教。

    “尤其是那个张奇山,在宗门时就不会教弟子,整天就知道说这个不行,指责那个不对,你咋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呢?

    真他娘的不是东西。

    真想锤爆他的裤裆,再把他的老脸,按在地上摩擦。”

    说着陆长空还朝空气中挥了一拳。

    画风怎么感觉像是体育老师,看不惯那些文科老师一样,天天占体育课不说,还教不好学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