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天道神符师 > 第四章 寒门学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人呆立当场,望着眼前的少年,久久没有一人言语.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长空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急忙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长方形,通体银色,比手掌略微大上一点,正面光滑如镜,此刻上面正闪动着一道道玄妙的符纹,形成一道透明的光幕,上面呈现出一行字迹.

    “叶老,夏阁主将资料发送给您了。”

    这便是道门独有的令牌,同样也是身份的象征.

    站在那里的老夫子,在听到陆长空的话语后,手掌微微一翻,一枚通体紫金色的令牌,凭空出现在其手掌上,也不见此物从何处取来.

    莫夜看得仔细,老夫子取出的令牌,不管是颜色,还是样式,都跟陆长空的不同.

    除了那高贵的紫金色,老夫子的令牌,也不是长方形的,而是精美的菱形,在其四周还盘旋着四条金龙,正背面还刻着一把长剑,剑柄处雕着一个“叶”字.

    手指轻动,老夫子盯着手里的令牌,静静的看了许久.

    然而越往下看,老夫子心中的震撼,就越是无法抑制.

    当看完莫夜的所有讯息后,老夫子默默的闭上了眼,那绷紧的腮帮子,说明他此刻的心情,绝非像表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根据道门令牌上的讯息,他得知了这个少年的家庭背景。

    父母死于十六年前那场旷世之战。

    这孩子生下来就没见过父母,是被外婆养大的,一个摆地摊卖菜的刘大妈。

    一个卖菜的,一年能赚几个钱?如果非要用语言形容的话,唯有四个字:

    一贫如洗。

    莫夜的学费都是刘大妈从牙缝中攒出来的,你让他如何再买洗髓丹?如何买绘制道符的材料?可以说莫夜从进入书院开始,从来就没想过这些。

    至于莫夜在书院中的讯息,那就更细致了,几乎精确到每一日的作息表,这也足见道门的情报系统,是何等的恐怖。

    上午在学堂上课就不说了,而下午他都会去后山,不过不是去道符阁,也不是去神丹阁,更不是去神兵阁,而是只去藏书阁一层的开放区.

    这一坐就是一下午,整整十年时间,无一天例外,他几乎翻遍了整个藏书阁一层的书籍。

    每日傍晚过后,又会在宿舍,用普通的笔,刻画各种道符。

    不过莫夜的画法,可跟神符师不一样,人家神符师可是引天地之气绘制的道符,而他不过是以几何数学的方式去研究。

    须知,一切道符,皆由最基础的阴阳五行道纹组成,那么莫夜就将这十种符纹,做为基本单元,将道符解析出来研究。

    任你如何玄妙惊天,威力不凡,但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幅图案罢了,只是复杂点,难解析点.

    任你这高楼大厦如何巍峨耸立,我有我的鲁班尺,外加十个基础公式,分分钟将你还原成图纸。

    还别说,上一世就是理工男的他,硬是从一品道符,钻研到二品道符,三品道符,最近半年正在研究道符阵法。

    如果按照学识这一块来讲,莫夜已经不比三品神符师差.

    如果这个世界也有学位的话,他应该算是博士那一级别了吧.

    但如果你让他画真正的道符,呵呵...不提也罢。

    老夫子慢慢睁开眼,第一次郑重的看向面前这位少年.

    一直以来他都犯了一个思考误区,在他的认知里,那些丹药他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后山道符阁他想进就进,因为他从未为钱而烦恼过,在他的令牌里,钱只是个数字,仅此而已.

    然而对于眼前这个少年来说,每一粒丹药那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奢侈品,因为他能够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了,何来的钱买丹药呢?

    还有那道符阁,要想在里面练习道符,是要购买材料滴,只怕是一杆最便宜的符纹笔,对于他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还是那句话,修行是很耗资源的,而资源最终换算成的就是钱。

    除了修炼道符要花钱,炼丹,炼器,同样消费惊人。

    这一刻,老夫子终于搞清楚了一件事,也终于知道为何面前这个学生,在动手能力方面如此之差了。

    原来这孩子从未进过道符阁啊。

    似乎想到了什么,老夫子面色瞬间变的古怪起来.

    每一年道符大考所出的题目,是要求学子绘制出两幅阴阳五行道纹,至于道纹笔,朱砂灵液,还有两张道符?纸,自然都是书院提供的。

    当然了,考完后,这些东西都是要收走的,毕竟还有来年的考核不是吗。

    老夫子此刻回忆起莫夜的六次考核,只觉得不可思议。

    第一次,阴火道纹,阳木道纹,皆为四分.(五分算通过)

    第二次,阴土道纹,阳水道纹,皆四分.

    第三次,阴金道符:四分,阳木道纹:七分.

    第四次,阴火道纹:七分,阳金道纹:四分.

    第五次,阴木道纹:四分,阳水道符:八分.

    第六次,阴火道纹:十分,阳土道纹:四分.

    六年考核,一共加起来,有十二张五行道纹.

    原来这孩子的道纹实践经验,仅仅只有十二次啊.

    有人会说,他不是每天都在刻画道符吗?

    这是你不了解神符师啊。

    真正的神符师,其实还是一个绘画大师,毕竟在刻画道符前,都会事先练习绘画,不然你拿着道纹笔,却画的跟小孩子涂鸦一样,还妄想天道跟你共鸣?简直是侮辱天地大道。

    所以说,绘制基础道纹,这是基础中的基础,必不可少的准备过程,唯有熟练掌握后,才能真正的动手刻画道符。

    在老夫子看来,第一次刻画道纹,能做到四分,算是中等偏上,但第二次便能做到七分,甚至是八分,这已经不能算是优秀了,而是天赋了。

    至于第三次就能做到满分,在道门记录里,有很多,但无一例外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强悍神符师,而在当下这个时代,绝对不会多于十人,而今天,他又多看到了一个。

    “今年的道符大考,你通过了。”

    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莫夜的脑袋,老夫子暗叹一声:虽贫穷,却从未失去对未来的热情,希望这双明亮而又阳光的眼眸,不会被这个世道所污染。

    “什么情况?”张奇山四人,望着老夫子慢慢远去的身影,一个个傻眼了,在他们认知中,老夫子可不是那种不负责之人,想要让他轻易放一名学子过关,简直痴人做梦。

    片刻后,张启山四人齐齐收到一条讯息,四人急忙取出自己的山门令牌,一个个在看过后,皆都一脸震惊的望向莫夜。

    “小子,老夫问你,你是不是一次都没去过神丹阁?”张启山瞪着大眼,怒视着坐在地上的少年。

    “弟子也想进啊,可经济实力他不允许啊。”莫夜见张老师表情不对,怯生生的回答道。

    “我日你个先人,那你每年的大考试卷,是不是都是瞎几吧写的?”

    “不然呢?”莫夜摊摊手,我也想认真作答啊,可我没炼制过药草,想写也写不出来啊。

    “屮~你丫的真敢写,老夫也真敢看。”

    张启山气的牙根直痒痒,但在这一刻,他内心其实是五味杂陈的,对于面前这个少年,别看他大呼小叫,但还是无比欣赏的,就冲对方那刻苦搞学问的精神,已经让他有些汗颜了。

    有些人,只是为了应付考试,才去学习。

    而有些人,却是为了那浩瀚的学识,而去拼命学习。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学习态度,而面前这位少年,正是后者。

    看着眼前朴实的少年,乌凌风本来也想询问几句的,但话到嘴边,张了几次嘴,最后啥也没说,跟在吴启山后面走了。

    因为他感到有些羞耻,一名学生在没有资源辅助的情况下,能将藏书阁的书,理解到让他这位老师都为之抓狂的地步,如果换做他,打死他也做不到。

    “来,孩子,把它吃了。”

    陆长空这时候来到莫夜面前,也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枚丹药,放在莫夜面前,只见那丹药鹌鹑蛋大小,晶莹剔透,散发这莹莹白光。

    “灵气丹?”

    虽未吃过,但眼界还是有的,莫夜可是翻遍了整个藏书阁一层的书籍,里面就有各种丹药的书籍。

    “这个太贵重了,学生不能要。”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在前一世,莫夜可是深有体会。

    人穷,但绝对不能失去骨气。

    想吃丹药?以后自己挣。

    想买道纹笔?以后自己挣。

    想买飞剑法宝?以后自己挣。

    但如果让他就这么伸手去要别人的东西,对不起,我拉不下那个脸。

    “是个爷们。”

    陆长空看着眼前这个倔强而又一身傲骨的少年,顿时明白对方为何不肯要他的东西了。

    你可以卖,但绝对不能直接给。

    “谢谢陆老师,学生只用打坐静修一会,就能吸取天地灵气。”

    “也对,既然已经突破,打坐一段时间就能达到巅峰,这个丹药反而有点多余了。”

    陆长空转身走后,陈雨华这才最后一个走过来。

    “孩子,有困难就找老师,我想我们几个都会帮你的,你这样一直不说,何时才能考入道门?”

    “陈老师,其实我真的不着急,关于道符阵法,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研究,以后打扰到诸位老师的地方,还有很多。”

    刚走出十米远的张启山,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一个趔趄,回头就爆喝了一声,“赶紧给老子滚蛋!”

    “额!”陈雨华一脸无语,这孩子真是掉进书库里了。

    收拾下心情,陈雨华再次说道:“你一直询问老师的那条狗,最初是在哪里见到的?”

    那条流浪狗,现在都成陈雨华的噩梦了,不问清楚,他是真的寝食难安。

    “这个。。。也许。。。大概。。。”

    莫夜顿时支支吾吾起来,他也不敢说啊,难道要说,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被一条狗咬了,然后又被一颗石头带到了这个世界。

    话又说过来了,他这样说,别人也未必信啊。

    “我想起来了,七年前的一个月黑风高之夜,我正在这里炼拳,忽然见到一条浑身脏兮兮的大狗,悄无声息的就出现在我不远处,您是不知道,当时可把学生吓坏了,但不知是何原因,那条狗见到我后转头就跑了,当时光线太暗,学生也没看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莫夜只好硬着头皮,编了一个瞎话。

    “哦,原来是在这河边见到的啊,”陈雨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极速思考这流云河附近,究竟有哪些厉害的灵兽。

    然而,下一刻,就看到陈雨华脸色猛然一黑,“我河你妹啊,你个小瘪犊子,故意拿老师寻开心吗?

    这流云河根本就没有犬类灵兽好吧,再说了,要是有灵兽跑到这里来,你小命儿还能留到现在?再退一万步说,叶老就住在书院,岂能感知不到?

    那丫的就是一条普通的狗,狗屁的灵兽。”

    陈雨华脸色一会青,一会紫,胸口起伏不定,心中那叫一个恨啊。

    被一个小孩子,戏弄了整整七年时间,放在谁身上都受不了啊,这一刻的陈雨华,恨不得出手拍死这个小混蛋。

    但你能怪人家吗?

    当时这个少年,还是个九岁的孩子,能有多大判断力?在看到一条大狗后,自然会心生恐惧,继而联想到灵兽身上,这本就是人之常情啊。

    “我他么的为啥不早问你呢?”

    拿手指在莫夜额头处,狠狠一戳,陈雨华扭头就走,虽然不能对孩子发火,但心中就是窝着一团火,越想越气,在走出几步后,猛然间仰天大吼一声:“老夫以后要是再信你的鬼话,老子就是一头猪。”

    声浪远远的传出,让快走进书院的张启山等人,莫名其妙的回头看过来。

    “握草~老陈这是发什么疯啊,净说大实话。”

    望着陈老师远去的背影,莫夜暗自咋舌,这位陈老师平时看着斯斯文文,挺温和的一个老师,怎么骂起自己来,这么狠啊。

    “狗兄!如果你真有灵性,就给点提示行不行?难道你此刻正在某个地方,等着我去找你?”

    想到这里,莫夜默默的下定了决心,“要不进道门玩玩?”

    自己有几斤几两,莫夜还是很清楚的,靠他现在的实力,莫说寻找那条流浪狗了,就连这流云府地界都走不出去吧。

    所以说,还得加入道门,唯有借助道门这个平台,才能历练天下,寻找那条调皮的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