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九章 父爱如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沫儿不躲不闪,被木棍瞧上一下,只要不是脑袋,就不会一招就死。

    至于疼痛!

    那就疼一会儿好了。

    这个时候,还能计较这些。

    背上连续挨了两下,闷声哼了一下,眼见正中央的对着脑门子起瞧过来。

    苏沫儿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手里磨得铮亮的菜刀对着眼前又高又瘦的汉子划拉过去。

    菜刀跟手术刀给人的手感是不一样的。

    但是……

    菜刀也是刀。

    玩手术刀将近十年的苏沫儿,很容易就习惯了菜刀落手的感觉。

    刀刃在脏兮兮的眼里带着凶光的流民脖子上划拉一下。

    眼前的人动作僵硬一下。

    眼神都没有来的即变化。

    嘴巴盛张开状态……

    直直往后倒去。

    “杀人了,你杀人了!”

    另外两个人因为月光,看见躺在地上的人脖子上明显的划痕,刚刚升起的胆子就被吓没了。

    吼了两声。

    转身离开。

    跑跳的速度极快。

    苏沫儿呼出一口气。

    看一眼地上躺着的死不瞑目的流民。

    更加用力的,捏着手里的菜刀。

    “回家了。”

    看一眼吓傻了的苏柒,苏沫儿说道。

    苏柒摇摇头,往后退了几步。

    看苏沫儿的眼神就跟看杀人犯一样。

    ……

    嗯,本就是杀人犯。

    来到这个世界才两天,就杀了两个人。

    苏沫儿自嘲的笑了一声。

    若是可以,她怎么会杀人呢。

    若是不杀人就会被杀

    这本就是一个吃人的世界。

    陈戚斜睨了苏柒一眼,连个死人都怕,果然女人都是不中用的。

    走到苏沫儿身边:“苏姐姐好威武,这些人都是当杀之人……”

    陈戚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沫儿拍了一下脑袋:“小小年纪张口闭口杀人杀人,就不能单纯一点儿。”

    瞪一眼三观扭曲的陈戚。

    说教两声,苏沫儿的心里舒坦多了。

    至于苏柒……

    苏沫儿没心情理会。

    当她是什么杀人魔啊!

    若不是为了活着,谁乐意杀人。

    又不是变态。

    背上挨了两棍子,现在微微呼吸都还疼的厉害,就更没有心情理会苏柒了。

    苏沫儿大步往破庙的方向走去。

    苏棠扯着苏沫儿的袖子,紧紧跟着苏沫儿。

    至于陈戚,自然不敢离开苏沫儿的。

    苏柒站在原地哆嗦一会儿。

    看见三个人走远。

    身后隐隐约约的还有狼嚎声音。

    跺跺脚,往前走去。

    害怕苏沫儿么,自然是害怕的。

    但是……

    一个人留在这里,她怕是要见阎王了。

    阎王还是不要去见的好。

    苏柒赶紧的跟了上来。

    越是靠近破庙,见到的流民越多。

    痛苦的**声时不时响起,夜色深沉,月光打在的地面上,一张张的消瘦的凸兀的脸仿佛地狱一样。

    陈戚皱起眉头。

    苏沫儿的脚步慢了一些,手里的菜刀上还站着血迹。

    凉出菜刀的瞬间,一些隐晦的目光消失。

    甚至还要人低声说些什么。

    于是……

    落在苏沫儿身上的目光就更加复杂了。

    快要走进破庙的时候。

    四五个男人往苏沫儿身边凑去。

    苏沫儿抿了抿嘴唇。

    “我身上没吃的。”

    “没吃的?把身上的包袱打开给我看看。”

    其中一个男人瞥了一眼苏沫儿手里的菜刀,眼里迸出凶光。

    若是能够把菜刀搞到手里,敢惹他的人就更少了。

    “这里面都是魔芋,你们不会吃的。”

    “魔芋?”

    “就是鬼头芋。”

    苏柒小声说了一句。

    男人眼睛一亮。

    视线露在苏沫儿身上。

    鬼头芋这东西是有毒的,现在这小姑娘想要吃鬼头芋,是不想活了?

    也对,或者对于这些愚笨的人来说艰难的很。

    还不如死了算了。

    本来想要从苏沫儿手里夺菜刀的想法也熄灭了。

    倒不如等眼前这些人吃的鬼头芋毒死之后再去拿菜刀。

    那样……

    省事多了。

    “行吧,滚进去吧。”

    男人捏了一溜脏兮兮的头发放在嘴里咬了一口,还以为自己的动作多么帅气。

    苏沫儿瞥了一眼眼前挡着的人。

    这些人似乎真的不捣乱了。

    苏沫儿警惕的往前走去。

    前脚走进大门,后脚还没有迈进去。

    肩膀上搭着的包袱就被人夺走了。

    苏沫儿猛地回头,手里带血的菜刀也亮了出来。

    这一瞬间,原本靠在门上假寐的人悄悄挪开了,难民包围的环境,最容易滋生败类,也最容易发生一些不公的事儿。

    心里有坚持的人,甭管看多少遍都不会觉得适应。

    去阻止?

    谁有胆子阻止这些天杀的。

    还不如躲远点。

    眼不见心不烦!

    扯了包袱的男人看一眼包袱里裹着的野菜还有魔芋,嘿嘿笑了一声,嘴里一股子糜烂的臭味随着传出来:“进去吧进去吧。“

    这男人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

    然而嘴里嘬着一截骨头……

    一小节,指骨。

    判断出眼前这人吃的是什么,苏沫儿胃里一阵抽搐,手里的菜刀挥动,又死了一个人。

    苏沫儿的举动,直接让破庙里的人吓破了胆子。

    即使还有一些想要打劫的人,也退了回去。

    杀人……不是没有见过。

    但是这么麻利,这么一刀入喉,还是头一次看见。

    是个狠角色啊!

    苏沫儿敛眉,见没人动作找事,把包袱抗在肩膀上,往破庙走去。

    刚一走到院里,就对上一双躲闪的眼睛。

    苏沫儿认识这个人,就是夜里回来的时候在山脚遇见的,本打算抢劫,结果自己先跑了的。

    这人个头不高,手里还捏着棒槌,咀嚼着树皮。

    跟苏沫儿对视一下,原本麻木的脸色变得僵硬了一下。

    背过身子,继续咀嚼树皮儿。

    似乎看不见了,就不害怕了。

    一刀就把人给砍死啊!

    这真的是小孩子吗?

    这人是不敢惹的。

    苏沫儿走到破庙,刚想叫一声娘,就听见里面哭泣的声音。

    这哭声婉转的很。

    若是换一个场合,肯定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然而昨儿夜里已经听了半夜,这会儿的苏沫儿心里多了一些的不耐。

    推开虚掩着的门。

    看见躺在地上的苏渠山,以及哭的一脸泪痕的周氏。

    苏沫儿放下手里的东西,问道:“怎么回事?”

    “你爹,你爹跟人抢红薯,被打了。”

    周氏一句话停顿好几次,还掺杂着哭声。

    说的也是断断续续的。

    不过……

    苏沫儿还是听懂了。

    看一眼苏渠山手里捏着的红薯,即使昏迷了,还捏的紧紧的,将苏渠山身上检查一番,没有看见被打过的痕迹。

    视线落在周氏身上。

    周氏又哭了。

    断断续续说道:“你,你爹还没被打到,就摔倒了,要把这个带给你们吃。”周氏说完,指了指地上的红薯,使劲儿咽了一下口水。

    “……”

    苏沫儿低头看一眼苏渠山皮包骨头的样子,恍然发现这人是饿晕的啊,父爱如山。

    父爱如山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