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重生农女喜种田 > 第四十章 借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破庙这里有流民,在其他地方也有流民。

    想要帮助别人,也得有资本,流民多的是,根本就帮不过来。

    苏沫儿本身并没有资本,谁也帮不了,一天下去,苏沫儿跟李大夫一样,心情沉重到了巅峰。

    “先生,你说朝廷什么时候才有动静。”

    李大夫抬头瞥了一眼苏沫儿:“这谁知道,我只是一个大夫,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可别太高看我了,朝堂上的事儿没权利掺和。”

    “……”

    都能给摄政王看病,有直接面对那位权臣的机会,这还不算大人物?

    不过,大夫也只是大夫,可以给人治病,却救不了大周。

    看一眼外面萧条的景象,嘀咕一声:“怎么就没有善人施粥呢?”

    苏沫儿叹口气,前世看电视也好,看小说也罢,一旦发生什么天灾,总会有一些善人施粥。

    甭管是伪君子还是真善人,只要施粥,就是好事儿。

    怎么轮到她当难民。

    就没了施粥的棚子。

    “施粥啊,有啊,不过都是在京城里面才有,施粥的对象是混到里面的乞儿。城外就甭想了。”

    李大夫摆摆手。

    将药庐的门给关上了。

    外面的患者已经看的差不多了,这几天下来,药庐的药消耗的有些快,得去山上采药了。

    “明天一起起采药。”

    “嗯。”

    寒冬腊月的去采药。

    山上的那些草药都是光杆一样的东西,能够认出是什么药材吗?

    苏沫儿心里是有疑惑的。

    不过……

    这些疑惑明天就能知道了,现在问了也是白问,倒不如省点力气。

    从李大夫这里借了一本医术,苏沫儿拿着往柴房那边走去。

    回柴房的路上,还看见苏渠芙,苏渠芙脸上敷着的药已经换过了,从旁侧走过去还能嗅到空气中残留的药味儿。

    除了药味,还有苏渠芙磨牙时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就这么恨她?

    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

    这年代可没有很好的牙医,如果把一口的牙齿给咬掉了,日后可就不能正常说话吃东西里。

    毕竟,这年头的没有烤瓷牙,也不能种牙,牙齿没了就是真的没了,在心里替苏渠芙的牙齿默哀一下,苏沫儿脚步倒腾的快了一些。

    回到柴房,站在门前,里面传来苏渠山跟苏柒两个人念百家姓的声音。

    推开门。

    里面的念书的动静停顿一下。

    苏沫儿走进去,看见苏渠山跟苏柒两个人蹲在地上,手里各自捏着一根棍子,在地上写写画画的,一边写一遍念,姿态就跟小学生一样。

    陈戚背着手站在一边儿。时不时瞅着地上的字,眼里还带着嫌弃。

    这小皇帝……os起教书先生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苏沫儿觉得,小皇帝的学业也不能荒废了。

    流民里面没有教书先生,小皇帝么……温故而知新,之前几年皇宫里的太傅应该教导小皇帝不少东西,而且现在的小皇帝似乎有给苏渠山当老师的意思。

    既然这样……

    “岑蕲来商量个事儿。”

    陈戚抬头,对上苏沫儿的眼神。

    小孩消瘦的脸上多了几分狐疑。

    对于苏沫儿,陈戚自认为还是比较了解的。

    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两个月了。

    每次苏沫儿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是要坑人的时候。

    终于……

    轮到自己了吗?

    陈戚深深吸了一口气。

    眼里带着防备,往苏沫儿身边走去。

    瞧着陈戚露出这种防备的即将跳火坑的样子,苏沫儿也是震惊了。

    小皇帝什么意思!

    她还能坑了小孩不成。

    “沫姐姐,你叫我有事儿?”

    陈戚站在距离苏沫儿一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等着苏沫回话。

    苏沫儿点点头。

    说道:“你这样吃了躺着休息可不是一会儿,对身子不好,而且,你们这种人家,对读书应该很看重的吧。”

    “我们这种人家?苏姐姐知道?”

    “刚来这里的时候细皮嫩肉的,肯定是大家出身,不然养不出那么多肥肉。”

    “……”陈戚瞪了苏沫儿一眼。

    养什么肥肉。

    怎么听起来就跟养猪一样。

    “你应该是有学问的,咱们这里又没有先生可以继续引导你,倒不如你自己靠着脑子里的东西温习着,你们读书人不是都说温故知新吗?”

    “……你也不像没有念过书的。”

    陈戚早就放弃跟苏沫儿争论了。

    反正又争不过,还不如省点力气。见苏沫儿侃侃而泰,终于忍不住腹诽一句。

    腹诽之后,说道:“温习功课,也得有书本。”

    苏沫儿笑了一声:“我可以给你借一本论语过来,不过你得带着小柒,我爹还有小宝一起读可以吗?”

    陈戚思考一下……

    又思考一下。

    教导人是个很辛苦的事儿。

    想想宫里的太傅就知道了,每次太傅从御书房离开,都会气的胡子飞起来。

    “要不算了吧。”

    陈戚突然就想退缩了。

    苏沫儿嘴角微微翘起,眼里含着笑意,低头凝视陈戚:“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教他们还不成嘛!”

    陈戚见苏沫儿脸上露出凶色,终于认输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苏沫儿见陈戚识趣,嘿嘿笑了两声,盯着陈戚安抚似的说道:“家里还有一点儿五花肉,等我回来给你榨油渣吃。”

    “油渣?”

    陈戚还没有吃过。

    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但是……

    一旁的苏柒已经开始流口水了。

    油渣!

    之前没有水患的时候,每逢过年过节都能吃到一点儿。

    肥肉练出油之后剩下的渣撒上一点儿盐,香喷喷的,一年到头就想吃这个了。

    苏柒扯了扯陈戚破旧的裤子:“快答应。”

    “……”陈戚点点头。

    瞧苏柒馋成这个样子,油渣应该是好吃的东西吧!嗯,应该是的吧!

    “那好吧,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不过如果他们太笨,教不会,你可不能怪我。”

    “不怪你的。”

    苏沫儿笑了一声。

    小皇帝能够答应已然是不容易了,怎么可能还要求太多。

    讲真的,像陈戚这样生活条件比较优渥,到了熊孩子的年纪一点儿也不熊,反而还比较懂事的,真的少见啊!

    尤其这位还是小皇帝。

    比明朝那位著名的谁谁谁要好相处多了。

    大周有这么一个小皇帝,这个矗立在风雨中的大周,应该可以力挽狂然的吧。

    苏沫儿想着这些,走出柴房。

    书……

    这个东西在破庙这一亩三分地上,大概只有苏衡有了。

    那个书呆子堂哥,要比方氏或者苏璃儿要讲道理多了,跟他借东西的话,应该不难吧。

    苏沫儿走到大房休息的地方。

    第一个看见的是程氏。

    程氏手里拿着针线,在破旧的衣服上挑出线来,往旧了的衣服里塞了些芦花或者碾碎的黄草,重新缝合起来。衣服里多了夹层就变得极为保暖。

    程氏不像苏沫儿有门道从京城里买来上好的棉花,只能想自己的办法度过这寒冷的冬日。

    “三婶。”

    看见程氏,苏沫儿礼貌的叫了一声。

    程氏眼皮抬了一下,疏离的味道足足的,不过还是客气的打招呼:“沫儿过来了?”

    “嗯,我找大堂哥,三婶先忙着。”

    “去吧。”

    程氏应了一声,继续低头。

    在没有利益纠纷的时候,程氏还是很好说话的。

    但是……

    方氏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

    脑袋上的头发被人剃光了,好些日子终于长出一层青茬。

    看见从外面走进来的苏沫儿,立马就变了脸色。

    “赔钱货下作玩意不好好在你柴房窝着,来这里做什么?”

    “……”

    苏沫儿伸手在自己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上摸了一把,对着方氏炫耀一番。挤了挤眼睛,说道:“大娘您若是牙疼,我可以帮您把牙齿也剃了,要不要试试。”

    随身带着菜刀就是比较有安全感。

    苏沫儿拿着菜比划一下。

    方氏心里有些慌。

    往后退了几步。

    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囫囵说道:“贱蹄子,你再胡咧咧,早晚把你给卖到勾栏院里。”

    瞧着方氏心虚害怕还硬挺着搞事儿的样子,苏沫儿就想笑。

    “我说大伯娘您要是想把我卖了也得跟我爹娘吱一声,先不说我爹娘同不同意,就算同意了,霍枭那边不点头,就靠您知道勾栏院的大门往哪儿开吗?”

    苏沫儿的声音变得冷冽起来,毕竟被人一口一个赔钱货下作玩意叫着,心里很难顺畅。

    手里的菜刀发出闪闪银光。

    方氏脸色更难看了。

    靠着种地吃饭的人威胁人的手段不就那么几个。

    谁谁不听话,把人给卖了,以往这样的话说出来,几个小的还不得吓得脸都白了。

    哪儿像现在……威胁不到人了。

    “大伯娘如果有时间,还不如想想办法养养头发,不然,整天盯着光秃秃的脑袋别人都还以为您是落入难民里面的尼姑。”

    苏沫儿说完就不在理会方氏。

    至于方氏铁黑的脸,叫骂的声音还有跳脚的样子,苏沫儿也不在意。

    反正,方氏现在也就能骂骂人了,别的手段什么也使不出来。

    循着读书声,寻到裹着黄草席子背书的苏衡。

    刚入冬不久,甚至一场大雪都没有下过,但是苏衡手上耳朵上都出现了冻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