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003嫌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都有什么新技能?”韩彬道。

    “搏击术”

    “微表情分析”

    “反扒术”

    “跟踪术”

    ……

    “更多隐藏技能,要消耗功勋值才能查看。”警徽道。

    这些技能,对于一个刑警来说都拥有,韩彬都想学,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

    此时正在查案,韩彬只能先放下,等查案结束,再仔细的研究。

    厂长吴明勇很快找到了嫌疑人的资料。

    姓名:林长胜

    民族:汉

    年龄:42岁

    身高:174cm

    特征:体态结实,驼背。

    家庭状况:妻子和儿子。

    住址:琴岛市,下河村人。

    以韩彬从足迹上的推测来看,林长胜有作案嫌疑,曾平立刻带人去下河村实施抓捕。

    “田丽,给赵明打电话,让他去局里申请搜查证、拘传证,到下河村跟咱们会合。”

    “是。”田丽应道。

    赵明也是二组的警员,今日休假。

    ……

    下河村距离不远,大概有二十分钟的车程。

    带上两名熟悉当地情况的派出所民警,协助抓捕。

    一行人进了下河村,去了村委会了解情况。

    村长王进喜亲自去林长胜家附近,向村民了解情况,曾平带人在林长胜家实施布控。

    没多久,村长赶了回来,道:“曾队长,都了解清楚了。”

    “林长胜在家吗?”

    “有邻居看到他,今天一早从外面回来,现在正在家中。”村长道。

    “时间上吻合。”韩彬道。

    “不过,我刚才瞅了一眼,林长胜家关着门。”村子道。

    “农村,大白天哪有关着门的,这林长胜一看就是心虚。”李辉道。

    “王村长,一会麻烦您,帮我们叫开门。”曾平道。

    “行。”

    “呜呜……”就在此时,一辆宝马X5开了过来,停在了几人身旁。

    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正是刑侦三队,二组的赵明。

    “我靠,你小子行呀,开着宝马就来了。”李辉一脸羡慕道。

    “我怕赶不及,就开自己的车来了。”赵明道。

    “啧啧,难怪你小子平时大手大脚,原来是个富二代。”李辉拍了拍车前脸,嘀咕道:“真好。”

    “别扯那些没用的。”曾平摆了摆手,道:“赵明,搜查证和拘传证带来了吗?”

    “带来了。”赵明道。

    “行动。”

    ……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谁呀?”

    “我王进喜。”

    “呦,村长,您怎么来了,还带了这么多人。”一个中年妇女打开门,问道。

    “陈娟,这是刑警队的同志,找你丈夫了解点情况。”村长道。

    “刑警队的?你们找我家老林,了解什么情况?”陈娟有些慌乱。

    “这是搜查证。”曾平出示搜查证,直接带人闯了进去。

    “诶,你们这是干嘛呀,老林、老林……”妇人急忙喊道。

    一个有些驼背的男子,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道:“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干啥?”

    “我们是警察,怀疑你跟一件偷窃案有关,请你协助调查。”韩彬道。

    “警察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家老林怎么可能是罪犯?”陈娟喊道。

    “同志,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可不能诬陷好人。”林长胜道。

    “我们调查案件,就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希望你们配合。”曾平大手一挥。

    韩彬、田丽、赵明、李辉四人开始分头搜查。

    “林长胜,昨天晚上你在哪?”曾平问道。

    “在家。”

    “撒谎,今天早上,有邻居见你从外面回来。”曾平道。

    “哦,我想起来了,我今天一大早,想去外地见个朋友,半路不想回去了,就回来了。”林长胜道。

    “警察同志,我家老林见朋友,难道也犯法?”陈娟质问道。

    “你去哪见朋友?”曾平道。

    “城里。”

    “琴岛啤酒厂?”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林长胜道。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会从你家搜到证据,可就晚了。”曾平告诫道。

    “我问心无愧。”林长胜道。

    片刻后,几个刑侦队员,陆续走了出来。

    “曾队,厕所和厨房没有发现赃款。”李辉道。

    “东屋,也没有发现异常。”田丽道。

    赵明也摇了摇头:“车里也没有发现。”

    曾平皱了皱眉,如果找不到证据,接下来的调查,会比较困难。

    此时,韩彬从客厅走了出来,戴着手套,提着一双鞋:“这是谁的鞋子?”

    “我的鞋,怎么了?”林长胜道。

    韩彬起身道:“曾队,经过跟现场足迹比较,我确定,这是嫌疑人的鞋子。”

    “林长胜,你怎么解释?”曾平呵问。

    林长胜先是有些紧张,随后有些不屑:“这种解放鞋,穿的人多的去了,我们厂里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都是一样鞋子,凭啥就说是我的。”

    “就是,现在的鞋子,都是机器产的,都是一样个。”陈娟道。

    “鞋子出厂的时候,可能差不多,但人的体态不同、脚型不同、走路的姿势、习惯不同;鞋子穿过一段时间后,会形成独特的磨损印记,就跟人的指纹一样,是独一无二的。”韩彬笃定道:

    “琴岛啤酒厂发现的那组脚印,跟这双鞋的磨损印记完全吻合,你,绝对去过琴岛啤酒厂!”

    林长胜露出紧张之色,低头不语。

    “我们家老林,之前就在啤酒厂工作,有他的脚印,那不是很正常吗?”陈娟道。

    “正常?”李辉冷笑道:“你们家人不走正门,都是翻墙的?”

    “老林,你倒是说句话呀?”陈娟小声道。

    “我是冤枉的,我啥都不知道。”林长胜说完,又低下了头。

    凭一双鞋,就想给我定罪?

    呸!

    “曾队,要不要抓人,带回局里审讯?”赵明跃跃欲试。

    “不急。”曾平微微摇头。

    足迹鉴定跟DNA鉴定不同,后者是机器鉴定,有准确的数据,作为鉴定标准。

    足迹鉴定,是凭借专业水平和经验来判断的,没有明确的标准,鉴定特征体系未成熟完善。

    按规定足迹鉴定,只能作为侦查方向的依据,不得作为定案证据。

    现在把人带回去,如果林长胜不肯交代,依旧无法定案,只有查到赃物,才能补全证据链。

    “韩彬,还有其他发现吗?”曾平道。

    “林长胜的鞋底有煤渣。”韩彬道。

    “煤渣?”曾平扫视了一眼,林长胜家里没有发现煤炭,而在他的印象里,琴岛啤酒厂也没有发现煤炭。

    韩彬分析道:“家里和车里,都没有发现赃物,林长胜应该是将赃物藏在了外面,那个地方很可能有煤炭。”

    “看看汽车轮胎,有没有煤渣。”曾平道。

    李辉和赵明二人,立刻跑去查看。

    “前车胎没有。”

    “后车胎也没有。”

    “那就说明,藏匿赃物的地方,有煤炭,但煤炭量应该不大,如果去过煤场一类的地方,车胎上肯定也有碳灰。”曾平道。

    韩彬沿着院子,搜查了一番,道:“曾队,这里有鞋印。”

    曾平跑过去一看,道:“这个鞋印,有碳灰的痕迹。”

    韩彬寻着脚印的来源,一直往西走,到了西墙根,对面是另一户人家。

    “西面的邻居有人吗?”韩彬问道。

    “老赵家,都出去打工了,没人住。”村长道。

    “把那个梯子搬过来。”韩彬道。

    一听这话,林长胜身子一颤,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