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来自未来的神探 > 007疑点重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琴岛分局,审讯室。

    陈军坐在审讯椅上,眼圈发黑,有些局促不安。

    负责审讯的依旧是韩彬和李辉,桌前放着一台录像机。

    “陈军,在拘留所住了一晚上,有没有想起新线索?”韩彬道。

    “我什么都没有做,六月十八日那天晚上真的在家。”陈军说道。

    “六月十七日晚上,你在哪?”韩彬道。

    陈军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想不起来了。”

    “你想洗脱嫌疑,就好好配合我们调查。”李辉道。

    “我想想……”陈军嘀咕了一句,回忆了片刻:“我那天晚上……”

    陈军越说声音越小,后面的都听不清楚。

    “陈军,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支支吾吾,想下辈子都蹲在监狱?”韩彬道。

    “不不,我说。”陈军咽了咽口水,道:“六月十七号那晚,我去做头发了。”

    “做头发,你一个男人做什么……”问到一半,李辉醒悟了过来:“你去找小i姐了?”

    “好像是。”陈军道。

    “想清楚,我要的是明确答复。”韩彬道。

    “是,我是去那种地方了。”陈军道。

    “还那种地方,你也知道不好意思?”李辉质问道。

    “我知道错了,不该去那种地方,但我真的没有强迫任何人,真的没有。”陈军喊道。

    “地址。”

    “就在汇源路银都足浴店。”

    “给你做头发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韩彬问道。

    “茉莉。”

    “全名。”

    “我也不知道,我是头一次去,就知道她叫茉莉。”

    “想要洗脱嫌疑,就好好想想,你提供的线索越多,我们调查的方向越准确。”韩彬道。

    “是,是。”

    ……

    出了审讯室。

    李辉忍不住问道:“彬子,你真相信,他是无辜的?”

    “第一他的反应,不像是一个凶手;第二,除了陈军的遗传物质外,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陈军跟这件案子有关,他的家里也没有搜出作案工具和嫌疑人的物品。”韩彬道。

    “凶手是六月十八日做的案,你问他六月十七的行踪,有什么用?”李辉道。

    “现在还说不好,得先去趟银都足浴店。”韩彬摸着下巴,一切还都只是他的猜测。

    “这个足浴店涉皇,要不要叫上治安大队的人?”李辉道。

    “还是联系当地派出所吧。”韩彬道。

    汇源路是广安派出所的辖区,韩卫东是广安派出所所长。

    韩彬打了一通电话,将情况简单的描述了一下,韩卫东指派了几名民警,晚上,会协助他们去银都派出所调查。

    抓贼抓脏,白天去的话,意义不大。

    ……

    晚上十二点,银都足浴店。

    几名民警先进入足浴店,将足浴店的人员控制住,正好抓了个现行。

    韩彬和李辉是刑警,扫皇的事,不归他们管。

    进了足浴店,韩彬跟一个领头的民警打招呼:“崔哥,辛苦你们了。”

    崔浩是广安派出所的警长,这次扫皇任务,由他带队。

    “彬子,跟我客气啥,这是我们职责所在。”崔浩道。

    韩彬扫视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男男女女,道:“谁是茉莉?”

    “我。”一个女子轻声应道。

    “站起来。”

    “警察同志,我是刚来的,头一次接。”茉莉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浓妆艳抹,实际年龄,可能更小。

    “我们是刑侦队的,需要你协助调查一宗案件。”韩彬道。

    “啊,刑警,我没有犯罪呀。”茉莉后退一步,惊讶道。

    “认识他吗?”李辉拿出一张照片,问道。

    “这个,我……”

    “我们是刑警,扫皇不归我们管,但你要敢隐瞒证据,两罪并罚。”韩彬道。

    “我记得他。”茉莉道。

    “才看了一眼,就能确定?”韩彬道。

    “他很快的。”茉莉道。

    “说清楚?”

    “他从进屋,到出屋的时间,还不到五分钟。”茉莉道。

    “噗……”李辉笑出声:“这么快?”

    “所以,我印象挺深的。”茉莉脸一红。

    “谁是足浴店负责人?”韩彬道。

    “我是。”一个胳膊上有纹身的男子道。

    “屋里有监控吗?”韩彬道。

    “屋里没有,前后门各有一个。”纹身男道。

    “把六月十七号和六月十八号的监控,给我调出来。”韩彬道。

    “好。”纹身男应道。

    片刻后,纹身男调出了六月十七日晚的监控,果然,发现了陈军的身影。

    证实了,他确实来过足浴店。

    “彬子,只有十七号的监控,有什么用?”李辉道。

    韩彬没理他,追问道:“你们的垃圾扔到哪?”

    “后面有个垃圾桶,我们都扔到那,第二天会有人清理。”纹身男道。

    “后门的监控,可以看到吗?”韩彬道。

    “可以。”

    “调。”

    纹身男开始调后门监控,从六月十七号晚上,并没有异常。

    六月十八号凌晨三点,足浴店的后门出来人,将几个垃圾袋扔进后门的垃圾桶。

    六月十八号凌晨五点,有个男子进入了后巷,靠近了垃圾桶,将手伸进桶里,随后快步离开。

    “停。”韩彬指着监控,道:“李辉,你说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应该是扔垃圾吧。”李辉道。

    “你看清楚,这个人是戴着手套的。”韩彬道。

    “他是在捡东西?”李辉陡然间醒悟了过来,道:“我明白了,你认为,他从垃圾桶里捡走的,是陈军的白色遗传物质。”

    “这只是我的猜想,目前还没有证据。”韩彬道。

    李辉移动鼠标,又看了几遍视频,道:“这个戴着手套,从垃圾桶里捡东西的人,我好想见过。”

    “在哪?”

    “想起来了,在街心公园的视频监控,他在作案时间内出现过,只是没有再去过街心公园,咱们还没有排查到他的身份。”李辉道。

    韩彬仔细打量了一番,的确有些眼熟。

    “这个人,有可能拿到了陈军的白色遗传物质,又去过犯罪现场,是不是有点太巧了?”韩彬道。

    “你怀疑,他才是这个案子的真正嫌疑人?”李辉道。

    “回局里,看看视频,能不能处理的清楚点。”韩彬道。

    “彬哥,这都后半夜了,技术队早就下班了,你把视频带回局里,也没人处理。”李辉用手指,戳着手表道。

    韩彬露出一抹苦笑:“得,等明天再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