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打穿西游的唐僧 > 第12章:怀璧其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香客上山,礼佛之后一般都会留下香油钱,当然,若是香客留在山上还吃了一顿斋饭的话,会多留一些香油钱的。

    毕竟吃饭不要钱的吗?

    张员外,算是山脚下金山村最富有的人了,这次上山还愿,自然少不了香油钱,自然也要用斋饭好好的招待他。

    得到玄空师兄的话,江流点了点头,然后进入伙房之中忙碌去了。

    很快的,江流淘米下锅,然后,跟着炒出了好几个色香味俱全的斋菜。

    特别是前些日子发的豆芽都已经长出来了,清脆爽口的豆芽,即便是简单的清炒一盘,想必对这个时空的人而言,都是没吃过的新鲜物。

    虽说,斋菜一般都很快,可这次,江流很是花费了一番心思,做得也非常的精细,等到他已经做好的时候,差不多,也已经是日渐黄昏了。

    恰好这个时候张员外他们也完事了,玄空师兄很快过来,端了一些饭菜出去。

    说是老主持正在招待张员外,一同用斋。

    等老主持他们的斋饭都端过去了之后,玄空,玄明和玄悟三个师兄也一同过来了,陪着江流一起用餐。

    席间,几位师兄都各自的点头,表示今天的饭菜,江流的确比平常的时候更加用心了。

    特别是豆芽,清脆爽口,晶莹剔透,以前从未吃过,让他们无比新奇。

    只是,没过多久,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江流能看到老主持过来了,身旁还跟着几个人。

    除了作仆人和侍女打扮的两人之外,自然是两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女,想必就是这次来金山寺还愿的张员外夫妻了。

    看着老主持带着张员外他们来了,几位师兄也各自放下了饭碗,站起身来。

    “张员外,我们今日的斋饭,就是流儿负责烧制的了……”,法明老主持的脸上含着和煦的笑容,为江流引荐说道,神色热情。

    张员外,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略微有些发福,身上的衣服虽然不是绫罗绸缎,但看起来布料却也不差,至少不是粗衣麻布。

    江流在打量他的同时,张员外也在细细的打量着江流。

    “流儿小兄弟,你烧的这些饭菜,非常可口啊,能不能让我去你伙房看看?”,打量了江流片刻之后,张员外开口询问。

    不过,嘴里虽说是在询问,但却没有等江流的答复,直接抬腿就往伙房里面走了进去。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这张员外有些火急火燎的往伙房里冲的样子,江流一脸懵逼,同时,以询问的眼神看着老主持。

    老主持不是在陪着张员外用斋的吗?无端端的怎么把张员外带到这里来了?

    “流儿,张员外在长安城不只是有店铺而已,还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酒馆”,看到江流询问的眼神,老主持没有多解释,只是低声的说了一句,然后,也跟着进了伙房之中。

    老主持的话,让江流神色恍然。

    虽说寺里上下都希望自己能渡过授香之礼,可是,淘汰率毕竟在九成以上,所以,老主持这也算是替自己想好一条退路吗?

    若是授香之礼过不了,必须离开金山寺,那自己,就可以去张员外的酒馆谋一份差事。

    心中有些感动,江流跟着老主持一起进了伙房之中。

    只见张员外对自己那些调味料似乎非常的感兴趣,比如用米和五香八角磨的蒸肉粉,比如一些自己调配的酱料,再比如那一罐子晶莹如雪的盐。

    张员外,最后的目光落在那一小罐子的盐上面,伸出手来,轻轻的捻了一点,放入嘴中尝了尝。

    “流儿小兄弟,你这些细盐,是从何而来?据我所知,就算是长安城也买不到品质这么好的盐吧?”,张员外转过头来,双眼放光的盯着江流问道。

    “这……”,对于张员外的话,江流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这是自己用寺庙里的盐,过滤提炼出来的细盐,只是,对这个时代而言,这似乎是挺不得了的技术吧?

    江流迟疑着不说话,张员外很快便明白过来,这些盐绝对不是买来的,否则,有什么不能说的?

    “小兄弟,我愿意出十两,不,二十两银子,你可愿意将这细盐的制作之法教给我?”,张员外双眼放光的盯着江流问道。

    二十两!?

    听到这个话,寺庙里的几个师兄,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充满了吃惊的神色。

    这么多钱,足够金山寺上上下下开销一年多了。

    “对不起,这些盐我也是偶然间得到的,我并没有制作方法”,二十两虽然很多,可是对于江流而言,自己打打怪,同样能赚钱,并不急着要这些钱来干嘛。

    再说了,虽说对自己而言,提炼细盐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可对于这个时代而言,这可是千金难买的方法。

    只出二十两银子就想拿到手,这是想坑自己吧?

    “好吧,那真是可惜了……”,听到江流的话,张员外神色惋惜的模样,摇了摇头。

    就连旁边的几位师兄,也一脸失望的神色。

    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方法,就能换来二十两银子,这对金山寺而言,绝对是一笔横财了。

    可惜,江流并不懂这样的方法。

    对于金山寺而言,张员外来伙房走一趟,不过是个小插曲罢了。

    天色也不早了,张员外他们也没有过多的停留,眼见江流并不懂得细盐提炼之法,也就没有过多纠缠了,只是惋惜的下山去了。

    “老爷,那个盐很好吗?你居然愿意出二十两银子,这么么多钱,都能买一栋屋子了”,下山路上,张夫人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你这妇道人家懂什么?若是我能掌握这个方法,区区二十两银子算什么,到时候,我们就算是想在朱雀大街买一栋大宅子都不在话下”,对于自己婆娘的话,张员外答道。

    “朱雀大街?那里可是长安城最繁华的地方,一栋大宅子?至少要价千两纹银啊!”,听到张员外的话,张夫人吃惊的叫道。

    千两银子?那可是让人窒息的数字。

    张家虽说在金山村是首富,可实际算起来,家里也就一百多两银子,即便是加上产业,折合也不过三四百两而已。

    一千两银子以上的大宅院?那是万万不敢想想的。

    “可惜了,可惜那小沙弥不懂得这个方法”,意识到这个方法的价值以后,即便是张夫人也无比惋惜了。

    “不懂?他真的不懂吗?”,没有说话,张员外于山路上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金山寺的方向,眼神闪烁。

    最后,被贪婪和凶厉之色所占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