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诗剑飘香 > 第十四章:不速之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江南不是个好地方,太热!”李清准备上楼的时候,听到了一句话,也看到了两个人,他们走进了悦来客栈。

    这是两个怪人,一个很高,一个很矮。很高的很白,他的腰里挂着一把长剑,有着漆黑的剑柄。很矮的很黑,他还长着虬须,目光就如鸷鹰般锐利,他手里提着一把朴刀。

    “你的腿长我跟着你很累,”矮个子的说了一句,他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我的个子高,可以给你遮阴,你应该跟在我的后面,”高个子的显的好像很轻松,他看了一眼客栈内唯一的客人李清。

    “客官里面请,想吃点什么?住店吗?”悦来客栈的掌柜很快迎了上来,看到这两个人,掌柜想笑,这是个什么样的搭档?

    李清想起了黑白双煞,眼前的这两个人与他们很像,可惜李清没有看到他们胸前骷髅的标志,他们不是鬼门的人,李清这样认为。

    “来到这里,我不住店,难道是要买你的东西?”矮汉子的脾气好像不太不好,他瞪了掌柜一眼。

    无趣的掌柜没有回话,他知道这样的客人不好惹,他望了望李清,想说点什么,但他并没有开口。

    李清看了一眼楼下的桌子,他找了一个桌子坐了下来,他想看看这两个奇怪的人想干点什么?

    “这帮家伙,应该到了,”他们选择了门口的一张桌子,坐下后高个子的说到。

    “他们没有你的腿长,没有你快,”矮个子的还在抱怨,他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清,又收回了眼神。

    “那个小子很帅气,应该是个谁家的公子?”矮个子转头对高个子说了一句,高个子抬头看到了李清放在桌上的剑,他的眼光瞬间露出了贪欲,这是一把好剑。

    吊脸的伙计很快为他们送上了酒菜,也点燃了桌上的蜡烛,他转身看了李清一眼,来到李清的身边问了句“公子您需要点什么?”

    “一壶酒,”李清道。

    吊脸的伙计没有再说什么?很快送来了一壶酒,也为李清点燃了桌上的蜡烛,李清这次仔细的看清了伙计的脸,这个伙计很像一个人,但李清想不起来,他像谁?这时他又听到了两个怪人的话。

    “那小子的剑不错,是一把好剑,”高个子的在说。

    “一定是买来的剑,看他的装扮,一定是个很富有的公子,”矮个子回头又看了李清一眼,也看到了桌上的剑,他用的是刀,对剑没有兴趣。

    “我们终于快到了,师傅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李清又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这是一个年青人的声音,从赶路的脚步声中,李清听出来是三个人。

    “快到姑州城了,我们小心一点,”这个师父的声音很苍劲,李清断定是一个中年的汉子。

    三个人很快走进了客栈,他们带着三把剑。李清看到领头的汉子果然是个中年的汉子。他小心的看了一下客栈内的四周,他显的很谨慎。这三个人风尘仆仆,一定赶了很久的路。

    “掌柜,有什么好酒?先上一壶,”年青的汉子看到一张空闲的桌子,走上前,用自己衣袖擦了一下凳子,他的师父很快入座。

    “阿彪,不许喝酒,我们吃点东西,立刻赶路,”这个师父严厉的训斥了这个叫阿彪的年青汉子几句。

    最年青的汉子长的很文静,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从身上的包裹中取出了一截蜡烛,放在了桌上,很快点燃了自己带来的蜡烛。

    这三个人很小心,这是李清的感觉,他们心中很防备,李清在烛光中认出了这个师父,他是姑州城‘隆丰镖局’的大镖头,他有一个很响的名号,江湖人称‘震山虎’方震。

    可惜方震不认识李清,此刻的李清在江湖并没有自己的名号。叫阿彪的汉子看了一眼李清,友好的点了点头,他见过李清,他是一名喜欢赌的人,他去过百胜赌坊。

    阿彪记得百胜赌坊的伙计,称呼这个年青人为少主,但他不知道李清的一切,在他的心里认为,眼前的李清只是赌坊东家的孩子,伙计的称呼只是一句客气。此刻阿彪没有敢吱声,他可不想让他的师父知道他喜欢去赌。

    吊脸的伙计很快又送来了菜,他们很快开始大吃起来,他们好像很饿,他们吃的速度很快。

    可是菜并不能塞住他们的嘴,吃了一阵之后,方震说话了:“阿彪,这次你很卖力,回去师父一定为你尽快操办婚事。”

    叫阿彪的年青人,瞬间脸上堆满了笑,他笑着对方震说:“师父,您老最辛苦,那天鬼门的人竟敢来动师父保的红货,个个人耀武扬威,还说什么,只要师父乖乖求饶,他们兄弟立刻饶你不死,否则非但要留下你的红货,还要留下你的脑袋,这就是一个笑话。”

    最年青的汉子也恭维了一句:“谁知他们的刀还未砍下,师父的剑已刺穿了他们个个的喉咙,这就是吹牛的下场。”

    方震得意的笑了笑:“不是师父吹牛,若论资历,在姑州城内没有人敢不给师父‘震山虎’面子,经过师父手中的镖还没有失过手。”

    方震举起了手中的筷子,他看到了桌上烤鸡最美的一块肉,但是他的筷子忽然停顿了,他听到一句他最不愿的话,这句话让他感到很羞辱。

    “这个“震山虎”应该改个名字,他喜欢吹牛,就叫‘震山牛’,这个名字也不错。”这个声音来自门口的桌子。

    方震很快站了起来,他的手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剑,现在的他感觉这句话特别的逆耳,他押解这趟镖,已经快到了姑州,到了姑州交了镖,就可以去到醉仙楼美美的喝上一顿酒。

    或许还能听个小曲,他记得姑州的小曲很美,姑州画舫的夜曲更美。

    “你敢羞辱我的师父,”阿彪的剑已经脱鞘,这是他的师父,今天师父已经答应了他的婚事,回去他就可以迎娶师父的女儿,这个师妹很漂亮,这是他的梦想。

    忽然间,一柄剑已插入了阿彪的咽喉,每个人也都瞧见一把三尺长的剑锋自阿彪的咽喉穿过。

    但方震与年前的汉子没有看清这柄剑是如何刺入阿彪的咽喉!

    没有血流下,因为血还未及流下来。

    阿彪瞪着眼前这个很高个子的人留下了一句话,“你好快的剑!”

    阿彪喉咙里‘格格’的响,脸上每一根肌肉都在跳动,鼻孔渐渐扩张,张大了嘴,伸出了舌头,鲜血,已自他舌尖滴了下来。

    此刻的方震已经发怒,这是他最喜欢的徒弟,他已经答应把自己最宝贝的女儿嫁给阿彪,可一个眨眼的功夫,这个喜欢的徒弟死了,他看到了一个个子很高的人。

    很高个子的汉子,慢慢抽出了他的剑,阿彪的血顺着他的剑在流,方震已经忍无可忍,这是一种最无情的挑衅。

    “你们到底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死阿彪?”方震努力在问,他的怒火随时就会爆发,但他想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来历。

    “你就是一笨老头,比你死去的徒弟还笨,”矮个子的汉子飘了一句话。这句话让方震想了两个人。

    “你们是鬼门的‘勾魂判官’兄弟,老大陆涛,老二陆虎,”方震说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这是鬼门最可怕的两个杀手。可惜自己已经招惹了鬼门的人,而且还杀死了前来劫镖的鬼门弟子。

    “我是陆虎,他是陆涛,你是‘震山虎’,”高个子的汉子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李清知晓了他们名号,他感到可笑,这个高个子竟然是个弟弟,可他的剑法不错,一剑封喉。李清无意间笑出了声音,他想到了滑稽的黑白双煞,这个鬼门为什么都是这样的兄弟搭档?

    “我们的名字好笑?”矮个子的陆涛听到了李清的笑声,他的个子矮,但他的听力非常好,他长着两个大耳朵,他像一只冬瓜一样,瞬间滚到了李清的面前。

    “我喜欢笑,我想笑的时候一定会笑,而且一定要笑的很开心,”李清喝完杯中的酒,放下了酒杯,仔细看了一眼滚过来的陆涛。

    好大的耳朵!可惜这个陆涛的头太小,所以长得很滑稽,这一定是个畸形儿,李清看着眼前的陆涛忍不住又笑了。

    “找死!”陆涛认为眼前的这个人,一定在嘲笑他的长相,这个长相是他内心的一块心病,只要敢嘲笑他的人,就必须去死,陆涛手中的朴刀已经砍出。

    他想把眼前的这个人大卸八块,这也是他名号的来历。嘲笑过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没有资格留下他们的魂魄,因此他们兄弟在江湖上有了这样的诨号,‘勾魂判官’。

    在他出手的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耳朵一颤,他的头好像已经偏重,他的左手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他的耳朵还在,他眼前的这个年青人已经不在,他的刀砍在了凳子上。

    陆涛的眼睛在寻找眼前失踪的年青人,这个年青人此时站在了客栈的门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好像他是一个怪物。

    陆涛感觉到自己右边的脖子在流水,他的左手轻轻的一抹,他的眼睛看到的是红色的水,在烛光中很红,很红!

    这是自己的血,陆涛看到了自己的血,这是他自出道以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血,他感觉到了耳根的疼痛。

    一声惨叫瞬间响彻了悦来客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