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诗剑飘香 > 第十八章: 飞猫高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就是等待,等待中会知道许多的秘密。

    高迁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宁儿,她静静的看着门外,她看到了一切,高迁知道宁儿想知道什么?

    “他们还在喝酒?哎!现在的少主喜欢开始喝酒。”高迁叹了口气。

    “男人都喜欢喝酒?”宁儿的表情很冷。

    酒没有特权!开心的人找个借口去喝,忧愁的人寻个安慰也去喝。只有一点相同,醉酒的样子都难看。

    “他在为朋友而喝。”这是高迁最好的理由。他只是感觉,从遥远的西域回来,少主变了。

    长大的孩子都会变。高迁想到了什么?他轻轻笑了一声。看了看身后走进的阿晨,这个孩子也变了,变的非常的懂事。

    懂事的阿晨进来没有说话,只是对宁儿笑了笑,回到了属于他的房间,懂事的阿晨十分的知趣。

    “这只是一个理由。一个男人寻找喝酒的理由?”宁儿不喜欢喝酒,但从小看到父亲在喝酒,她也看到她的师傅喜欢喝酒。

    酒真的好喝吗?女孩子的心想去尝试,但她很城府,宁儿不想去尝试。一次的尝试也许会改变一切。

    “我们应该出去说点什么?”高迁知道宁儿的心思,她想问的话很多,但这里不是地方。

    悦来客栈的后面是一片树林,是一个寂静的地方,这里适合黄昏去散步,这里也适合说点秘密。

    “他是血衣门的少主?”宁儿不想提起这个名字,但她还想知道他的一切。这就是女孩子的好奇,总是喜欢去打听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的一切。

    “是的,他是少主。”高迁不想隐瞒。

    “他与青莲山庄什么关系?”宁儿想知道他为什么去西域。

    “这是一个故事,已经有了开始,可惜现在还没有结尾。”高迁并没有回答宁儿的好奇,这个故事他只是一个配角。

    但宁儿的心中感觉,他一定与青莲山庄有着关系,一种复杂的关系,她突然想起了鬼门老者的话:你们曾经指腹为婚。但她没有问,这个问题不好问。

    于是宁儿改变了话题,“你是血衣门的人?”

    “是,我只是一个管家,会管家的管家。”

    “你在我家的赌坊隐藏了五年?”

    高迁笑了笑,这是一个成功的潜伏。没有一个人发现,没有一个人怀疑,有时候他想改行,不做这个管家,应该去做一个大内密探,他一定会发现许多人的秘密。

    “为什么要去我家?”宁儿真的不明白,这个高掌柜真的很和蔼,她们一起生活了五年。五年对一个孩子来说,她已经长大。

    “哎!为了一个等待,等待你们长大。”高迁的思绪在回忆,他看着宁儿从一个孩子,变成婷婷少女,时光就是瞬间飞逝。

    “等待我们长大?”宁儿不明白什么。或许以后她会明白,长大是什么意思?

    谁都有过年少,年少的我们渴望长大,但长大的我们,却偏偏喜欢回忆年少,在年少的时代,我们只有梦想,没有忧愁。

    “为了等待你们长大,我等了五年。”高迁好像在回忆这五年的生活。这是一个中年人的梦?

    “不对,你还有一个目的,你认识冯山,你们两个认识。”宁儿有时候也很聪明。

    高迁尴尬的笑了一声,长大的女孩子就是不好对付,她们很有心计,对一切好奇的事情都喜欢刨根问底。可惜宁儿遇到的是高迁,一个会管家的男人,必须很有心机。

    “冯山是一个很笨的杀手,他自以为很聪明,可惜他遇到了少主。”高迁想到了冯山的死,死的真可惜,他不知道李清的一切。

    “他真以为你背叛了血衣门,你们被人追杀,只是一个理由。”宁儿终于有点想通,她可以去编写这个故事。

    无知的冯山,以为高迁是血衣门的叛徒,主动去找到高迁。无助的高迁只有去逃亡,而西域是个好地方,它离江南很远,没有人愿意到西域来寻找一个叛徒。

    这是宁儿想到的情节。可事实永远只有去做的人明白,宁儿笑了,高迁也笑了,各自都为自己的聪明而笑。

    “他为什么要杀尚叔叔?这个尚叔叔,好像不坏。”这就是一个女孩子对人的评价。没有最好,也没有最坏。

    “他来自江南,是一个必须死的人。”这是高迁真实的回答。

    “这个我好像知道,尚叔叔不是西域的人,大伯提过。”宁儿记得这一切,可宁儿不明白他为什么必须死?

    “我用了五年时间找到了他,他藏的真深。”高迁的语气,再为自己付出满意。

    五年,只是为了寻找一个人。这是多大的宿怨,宁儿实在不明白,这个尚远有多大的秘密,需要高迁去用五年的时间寻找。

    “他是幽灵庄的人,我们还查到他是一个人的儿子,她用最卑鄙的手段,让他走进了青莲山庄,并挑起了一场同门纷争。”高迁的话此刻冰凉。

    “尚叔叔是幽灵庄的人?”这好像一个天大的笑话,宁儿愣了,她也傻了,她不懂这是为什么?

    “她们的心计很深,用一个孩子,隐藏于山庄,去寻找她们想要得到的秘密,”高迁的眼神开始变得狠毒,他在憎恶这故事。

    用几十年的时间,去寻找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一定很厉害,这个秘密一定非常的诱人。

    “什么秘密?”宁儿有个习惯,喜欢脱口而出。

    “关于青莲山庄的秘密,你不知道?”高迁想了想,或许她真的不知道。

    “孙战是幽灵庄的杀手,这个组织很神秘?尚远是谁的儿子?”宁儿的问题太多了,她真的想知道这一切,十八年,她第一次感觉自己太傻。

    “我们还在寻找,几十年的等待,现在有了机会。杀死了儿子,她终于无法忍受走了出来。”高迁是在怨恨,但他看到了希望。

    “宁儿姑娘,你们为什么来江南?”这是高迁的第一个问题。

    “萍儿这个疯丫头,竟然偷偷一个人跑了出来,我来找她。”宁儿好像对这个妹妹也没有办法。

    “这个萍儿姑娘,偷偷跑的?”高迁很奇怪。可女孩子大了,什么都敢去干,她们的心里,世界永远美好。

    可惜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再存在,这只是一个江湖的故事!

    宁儿顿了顿,又说了一句让高迁吃惊的话,“去年大伯来了江南,然后杳无音讯,萍儿是来找她爹。”

    “快剑袁峰来了江南?已经来了大半年?”高迁在吃惊,西域实在太远,离开西域,一切断了消息。

    高迁在仔细的想着每一步计划,这个时候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时间不能错过,他也犯不起这个错。他看了看宁儿。

    这个飞猫高迁的秘密实在太多,她想静静的了解一切。宁儿的问题在脑子中不断的涌出。今天的她知道了许多的秘密。可这一切今天她才知道。

    此刻她看到高迁的眼睛在凝固,他看到了什么?或许他有听到了什么?宁儿随着他的眼神转回了头,她也看到一切。

    一群黑衣的汉子正在慢慢的靠近着悦来客栈,萍儿还在客栈,她的身体还很虚弱,这是宁儿的第一反应,她是姐姐,她应该去保护她。

    身影在林间飘移而出,她的剑已经出手,这是她的风格,已快取胜。这也是她的习惯,她是冷面罗刹,她没有想过后果。

    一场无声的刺杀瞬间在这林中展开,宁儿的眼睛看到了那个赵强。他们是太湖帮的人。

    此刻的赵强也看到了宁儿,他们围了上来,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杀气,一股世仇般的杀气。

    “是她杀了三当家的,”赵强对一个独眼的汉子说道。

    “就这么个女子,能杀了三当家?”独眼的汉子,打量了宁儿,摇了摇头,他有点不相信。

    “是三当家的大意,中了她的道。”赵强好像很怕这个人,怕这三当家的死去,连累到自己。

    冲动是魔鬼,大意也是魔鬼。宁儿的手中,剑已经出手,独眼的汉子是一把刀。

    剑比刀快,但刀比剑狠。大意中的汉子,好像身经百战,一个后退的飘移,躲过宁儿的一剑。

    看到出剑的宁儿,汉子一声冷笑,“丫头,你出手好狠!”

    见独眼的汉子竟避过了她的一剑,宁儿感觉到了杀气,这是一个杀过人的人。

    “你不是他的对手。”高迁的身影已经落下,他劝住了准备再次出手的宁儿。

    “你是什么人?最好别掺和太湖帮的事,”独眼的汉子,看到了高迁落地的身法,这是一个对手,这个人不好对付。

    “我是个管家,只能管事,而且我也喜欢管事,”这是高迁的解释。

    “敢对我们二当家的无礼,你找死!”这个赵强喜欢去奉承,他的主子三当家已死,他想讨好这个二当家。

    讨好一个人,有许多许多的方法,可惜今天这个自称立地太岁的赵强,他选择错了去讨好的方法,他选择了用剑。

    其实他的想法很单纯,他想到的只是去表现一番,可这个代价太大,在准备起剑的一刻,他感到喉结一痛,他看到了自己喉结上的飞箭,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成名,除了偷盗,还有一个杀人的飞箭。

    他慢慢的抬起了头,他看到了高迁的眼光,充满了杀意。

    看到飞箭的瞬间,独眼汉子明白了一切,他什么也没有去说,只是招了招手,瞬间一切变得安静,

    安静中,黄昏再次来到,宁儿听到了阿晨的歌声,今天阿晨的歌声很凄凉:去年花里逢君别,今日花开已一年。世事茫茫难自料,春愁黯黯独成眠。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闻道欲来相问讯,西楼望月几回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