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诗剑飘香 > 第三十四章:苏海的画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中午,天气酷热。

    醉仙楼的后院房内。

    苏海正在洗澡,他把肥胖的身体挤在一个很大的木桶之中,木桶的左右两边各站着一个妙龄少女,她们只有十五六岁,她们用两只木瓢不停往苏海的身上浇水。

    苏海喜欢这种感觉,在酷热的姑州,洗个透身的井水澡,这是一种生活的享受。

    苏海露出木桶的身子发红,他身上的肉是精肉,不是肥肉,他是天生的胖,他把这身肥肉练成了精肉,冰冷的井水浇到身上的一刻,瞬间冒出了热气。

    热气熏醉了木桶旁的两个妙龄少女,她们的脸变得绯红,她们喜欢看这个掌柜洗澡,她们的掌柜每次洗完,都会给她们赏银,这个醉仙楼的掌柜对女人很大方。

    可惜她们的银子只是银子,没有去花费的机会,苏海从来不让她们走出后院。

    一个月前,陪苏海洗澡的是三个少女,一个叫梅儿的少女,用自己的银子偷偷出去买了点胭脂回来,这个叫梅儿的少女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谁也不知道她的去向,也没有人敢去问苏海。

    热气在屋内聚集,形成了一团雾气,苏海闭着眼正在享受自己的梦,他梦到了许多的银票向自己飞来,他想去抓住这些银票,可这些银票在雾气中飞舞,他的双手无法抓到。

    于是苏海伸出他胖乎乎的手,用力一抓,他终于抓到了一张,这张银票很柔软,柔软的像块绸布,这是姑州城西绸缎铺的绸布,他肯定自己的判断,这个绸缎铺的绸布是姑州最上等的布料。

    可自己光着身子,没有绸布,身边的少女虽然美,但苏海从不会给她们买这么昂贵的布料。

    苏海立刻睁开了眼睛,这就是一块柔软的绸布,可这块柔软的绸布却穿在一个人的身上,雾气中苏海看到了这个人的脸。

    这是张让他淘气的脸,这个人让他很头疼,也很无奈,这个人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这是苏海的私人领地,没有他的同意,醉仙楼的任何一个男人不敢走进这个领地。何况他还在洗澡,他是不会容许别人知道他的身上,长满了精肉,而不是肥肉。

    可眼前的男子已经走了进来,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光着身子的他,苏海努力挤出了一点微笑,这点微笑很勉强。

    “李少主,你吃饭应该去前面饭铺,这里不太方便,”苏海的手拿起了一块布,放到了木桶之中。

    “好深的内力,这么冰冷的井水,落在你的身上,竟然化出了雾气。”来的正是李清。

    “李少主,好厉害的眼睛,”木桶中的苏海,慢慢站了起来,木桶旁的女子很快拿来了布子,为他擦干了身子。

    李清并没有看到光着下身的苏海,这个男人洗澡竟然还穿着裤子,这点李清很奇怪。

    “你怎么会找到我?”苏海用最奇怪的眼神看着李清,他不明白这个李清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来找你画只鞋子,”李清看着苏海,说出了他的猜测,这也是他的推理。

    “她们夫妇失踪的时候,我应该想到是你,只有你能找到这里,”苏海承认的很快,他的眼睛瞬间变得锐利。

    “可怜的夫妻,可怜的孩子,你们的心真狠!”李清想起了杨善夫妇。

    “杀手不该有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故事不好听,你为什么会找到这里?”苏海还是再问,这里是一个秘密,知道的人很少?

    “我看到了两个不该来的人,那天恰好走进了这里,”李清说出了那日的闯入,那天为了杨善夫妇,他放弃了去看屋内的秘密。

    李清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决定去救这对夫妇,但在他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这样的人不该去死。

    “这是两个笨蛋,我不该相信这样的笨蛋,”苏海叹了一口气,知道了这两个笨蛋。走进这个房间的笨蛋只有两个人,那就是黑白双煞。

    “你会画画?你一定画的不错,”李清又提起了一个话题,这个话题使苏海一愣,但他很快恢复了平静。

    “对,我会画画,我的画技很高,来找我的都是江湖中人,我的画很值钱,而且每幅画都有一个故事。”苏海此刻脸上突然露出了笑。

    这是他真正的技能,他不但是一个掌柜,而且还是一个画师,他用他的画笔记录下了许多别人想知道的故事。

    “你不是幽灵庄的人,你应该有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名号,”李清突然感觉自己错了,自己的判断错误的离奇。

    李清带走了杨善夫妇,这里已经暴露,眼前的这个掌柜并没有离开,这不是一个杀手的个性,他们应该隐藏的很深。

    苏海点了点头,“我叫苏海,是‘醉仙楼’的掌柜,我是一个做江湖生意的掌柜。”

    李清知道了这个掌柜的名字,他也想到了一个人,张帆口中的‘江湖万事通,’这是个做江湖生意的人,各路通吃,他不但卖吃的,他还卖消息,消息就是江湖上的个人隐私。

    苏海又坐进了木桶,在坐进木桶的瞬间,他向李清招了招手,苏海突然消失在了木桶之中,好像这个木桶会吃人。

    李清走了上去,也坐进了木桶之中,瞬间李清也消失在了木桶之中,这个木桶一定会吃人,落下起的李清可不这样去想。

    他看到的木桶里面很奇怪,这个木桶竟然没有底座,而是楼梯,难道这个苏海是站在楼梯上洗澡?

    李清来到了一个地下房间,这个地下房间的四周画满了画像,这些画像画在冰冷的墙壁上,在烛光的照射下,像千年古墓的壁画,给人的感觉只有一种,阴森!

    但这些画像很奇特,李清看到了许多认识的人,他们都是江湖上的奇人,他们都有一段传奇。

    李清看到了高迁,还有张帆,还有已经死去的孙战,他们的表情非常的独特,他们用熟悉的眼光看着站在屋中的李清。

    “李少主,跟我来。”李清听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不是古墓中鬼吏的声音,这个很熟,这是苏海的声音。

    李清看到了站在屋子一角的苏海,他用手推向了一幅画像,这个画像是个男子,苏海的手推在了画像男子的胸口,这个胸口立刻张开了一个洞,但没有流出鲜红血来。

    当这个洞张开的时候,画像开始消失,李清听到了一个声音,这是开门的声音,门开的瞬间,苏海再次消失在门中。

    李清又走进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灯火辉煌,而且非常的舒适,这个房间有一个很大的桌案,上面摆满了画笔,桌上有一张只画了一半的画,这个人的脸李清认得,这个人的脸他很熟悉。

    这个人的手揉着鼻子,只有一张脸,苏海的画只有一张头像,这张头像的脸正是李清。

    “我长的这么好看?”李清看着画像中自己的脸。

    “我想画完它,可惜我不知道他的故事,这个人的江湖故事刚刚开始,”苏海换上了一件紫色长衫,这是姑州城最好的绸缎,也是姑州城最好的裁缝制作。

    “他有传奇?”李清揉揉鼻子,他也想知道画中的李清有什么故事。

    苏海没有回答,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李清,世间还有自己不知道自己的人?可眼前的李清好像就是一个,他好像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故事。

    “你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我辜负了我的名声,但我知道你就是去西域杀了快刀尚远的年青剑客,”苏海说。

    “你去过西域?”李清问到。

    “没有。”苏海摇了摇头

    “你怎么可以肯定是我?”李清又问到,“我有一个名声很响亮?”

    苏海诡秘的一笑,他没有吱声。

    “你能告诉我什么?”李清想起了苏海的名号,他叫‘江湖万事通’,他的消息一定很灵通。

    “可惜你不知道我的故事,”李清补充了一句。

    “你是血衣门的少主,叫李清,你出生在西域,十五年前你来到了姑州,去年你回了西域,用一个神秘的箱子杀死了快刀尚远,用你的剑杀死了软剑冯山。”苏海的话很快,没有一句话李清能够否定。

    李清的感觉这是自己在简述自己的故事,这些话,不该出自苏海的口中,他低估了眼前的苏海。

    “我们应该做个朋友,”李清看着苏海,他感觉只有朋友才这样彻底的了解自己。

    “我们不能做朋友,我只认识银子,我的每一个消息都要卖钱,”苏海好像不识时务,提到了银子,他的眼睛立刻露出了笑,他的眼中好像只有银子。

    “银子就是个好东西,可惜今天我没有银子,”李清出门不带银子,他现在感觉银子就是个好东西。

    “今天我这也没有消息,”苏海回答的很干脆。

    “你的消息值多少银子?”李清笑着说。

    “李少主需要的消息一条一千两,少一文不给,”苏海回答的很干脆。

    “我就是没有银子,”李清摇摇头。

    “今天我这也没有消息,”苏海回答的还是很干脆。

    李清感觉苏海很固执,这就是一个奸商,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挣钱的机会。

    奸商的眼里只有银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