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翻页   夜间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 诗剑飘香 > 第四十六章:西村宴会 (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刘大麻子的宾宴摆的很大气,他请到了西村所有会吃饭的人,包括西村放牛的孩子。甚至西村一个刚刚断奶的孩子,刘大麻子也用轿子抬来了她们娘俩。

    当然宾客中也包括姑州城内的各界名流,李清看到了高迁,也看到了肖玉楼,他们带着最好的礼物来到了西村,他们现在坐在萧泪血的右手边。

    高迁用忠诚的目光向李清点了点头,但他没有听到李清说话的声音,此刻的李清在思绪很多的问题。

    李清明白这些宾客为什么会来,因为刘大麻子安排每一位出去请东的人,手中都拿着一个旗子,这个旗子上写着三个大字‘萧泪血’。

    或许有人可以不给刘大麻子面子,但绝对没有人敢不给萧泪血面子,他是‘鬼门’的门主,他也是江湖中最可怕的一个人。

    这就是萧泪血的风格,他想看看自己在姑州城到底有多大的名气?他高高坐在西村街道东头大台子中央的大椅子上。

    他的身后立着一把旗杆,碗口粗的旗杆上挂着一面彩旗,彩旗上写着五个大字‘鬼门萧泪血’,他的脚下铺着红色的地毯,红色的地毯铺满了整个大台子,大台子下左右个摆着十张八仙大桌。

    桌子上已经坐满了人,许多的人李清并不认识,可他们看起来很规矩,这是萧泪血的宴会,没有人敢张牙舞爪,没有人敢动眼前的筷子,虽然桌子上已经上了吃酒的酒菜。

    萧泪血的身后站着孤独,还有影子,两个护法用猎鹰一般的眼睛,仔细看着街道上的每一位来客。

    他们知道‘幽灵庄’的杀手一定会隐藏在这些宾客之中,他们不明白,萧泪血为什么会这样大张旗鼓的宣传自己?

    姑州城不属于萧泪血的世界,他的世界在大杨山中,这里是‘幽灵庄’的世界,他们两个门派始终水火不容。

    但萧泪血不这样认为,他只有一个理由,他就是要告诉‘幽灵庄’的人,他已经来到了姑州城,而且在西村大摆筵席,这次来的是真正的‘鬼王’萧泪血。

    李清坐在他的左侧,他面前的桌上放着一盘花生,一坛‘烧刀子’,还有一只碗,碗里已经倒好了酒。

    这是李清的要求,萧泪血没有反对,他令手下撤走了已经准备好的下酒菜,他选用最好的花生招待这位朋友,盘中的花生颗颗饱满。

    李清在第三个认识的来宾中,看到了胖胖的苏海,这个酒肉朋友跳下了马车,走上了台子,来到了萧泪血的面前打了个招呼。

    他竟然没有理会李清,他径直走到高迁与肖玉楼的面前,拱了拱手,坐到了一旁的桌子,李清笑了笑,知道这家伙一定还在生气,酒肉朋友的心眼就是多。

    刘大麻子今天很忙,他的汗滴集在大麻子之上,他也没有机会去擦,他一直站在大台子下,迎接着每一位够资格上台子的宾客。

    李清到现在只是知道他叫刘大麻子,他没有去问这个人的名字,见面的时候萧泪血没有去介绍,李清只是知道,这个人与萧泪血很熟,也是鬼门的人。

    这样的人江湖中都有自己的故事,他们的故事只有真正熟悉他们的人才了解,李清不熟悉这个人,他也不了解。

    但他看到刘大麻子穿着一双奇怪的鞋子,这双鞋子黑的发亮,踩在木板搭成的大台子上,每一步都会发出声响。

    李清在寻找两个人,这两个人出现在西村,今天这样大的宴会,他们应该来,可惜他们始终没有出现在李清的视线中。

    太阳已经到了正午三刻。

    酷热的阳光直照着西村的这条街道,它好像要挑战萧泪血的耐心。

    萧泪血端起了第一杯酒,他用自信的目光看着四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奇妙,权利是身份的象征,他是萧泪血,他是‘鬼门’的门主,他有这个权利享受优先。

    “我是萧泪血,我是正宗的萧泪血,都说这里是‘幽灵庄’的地盘,但我来了,我知道有人想要我的脑袋,可我萧泪血今天还是来了,”萧泪血猛一大口,喝完了杯中的酒。

    旁边的影子很快为他倒上了第二杯酒,孤独的眼睛始终没有动,他还是直盯着眼前的方向,这个方向任何时候,或许都会出现一个人,一个会杀人的人。

    “这里就是龙潭虎穴有能怎样?我萧泪血想来的地方,一定要来,我走的时候,一定能走,我就是萧泪血,”萧泪血的第二杯酒,带着狂笑。

    李清此刻向空中抛出了一颗花生,这颗花生抛得很高,花生落下的时候,他张开了嘴,花生刚好落入他的嘴中,他立刻咀嚼了起来,李清感觉这个花生很香。

    李清低头的瞬间,他看到村西口的空中飞起了几只麻雀,这几只麻雀飞的惊慌失措,这个酷热的时间应该是麻雀打盹的时间。

    该来的人一定会来,影子与孤独看到了飞起的麻雀,他们的目光顿时凝聚,他们的眼睛直直盯着西村的正西方。

    远来的马蹄声打破了场中的宁静,萧泪血放下了酒杯,他自己拿起了酒壶,倒出了第三杯酒,这个似乎声音与他没有关系。

    来的人李清猜想他一定是“幽灵庄”的庄主,萧泪血这样大张旗鼓的出现在西村,对他就是一个挑战,一个绝对不能容忍的挑战。

    萧泪血端起了酒杯,看着四周,他第三次说话,“来,我们一起干了这一杯,为了我的朋友李少主。”

    李清拿起了坛子,他感觉这样喝酒就是爽快,这是西域的‘烧刀子’,爽快的人就应该爽快的与朋友喝酒。

    喝酒的时候,李清瞟了苏海一眼,这个酒肉朋友,正在吃肉,他好像对远来的马蹄声一点都不关心,他的眼睛里只有肉,大块的肥肉。

    “奶奶的,李少主就是朋友,一个爽快的朋友,去,给我拿坛酒来,”萧泪血对身边的孤独说到,萧泪血支开了身边的第一个护法。

    这时四匹快马出现在了街道之中,四匹快马两两并行,四个人高马大的汉子,抬着一顶轿子,这顶轿子架在空中。

    马蹄声在宴会的桌子前停了下来,街道中只听到一声划空而过的声音,四名汉子抬着手中的轿子,从快马上横空而起,用同样的速度穿过了大台子下两行八仙大桌。

    “训练有素,这个也要显摆一下?”萧泪血的鼻子中发出了一个蔑视的声音,在轿子落下的一刻同时消失。

    落到大台子的前方,四名黑衣劲装大汉轻轻放下了轿子,他们的动作一样的标准,放下轿子的一刻,四名大汉用最快的速度,退到了台下。

    萧泪血用古怪的眼睛看着这顶轿子。

    “萧大侠的宴会,我来讨一碗水酒,”轿子中发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这个声音很哑,但很清晰的说出了每一个字。

    “是朋友就应该走出来喝酒,我这里有最好的酒,我的酒只招待最好的朋友!”萧泪血大声说到。

    “我就是朋友,可惜不是萧大侠最好的朋友,但我有资格喝萧大侠的酒,”轿子里的声音依旧很低沉。

    这个声音萧泪血也不熟悉,他在回忆每一个认识的人的声音,这个声音从来就没有听过。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资格喝我萧泪血的‘烧刀子’,”萧泪血发出了一声低吼,这个声音中充满挑衅。

    轿子中传出了一声叹气,这声叹气拉的很长。影子的手在剑上,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他时刻准备用他的剑穿透这顶轿子。

    李清现在没有去看这顶轿子,他知道现在的影子与刘大麻子,一定看着这顶轿子,他们会一动不动的盯着这顶轿子,这顶轿子中的人一定不是自己要寻找的人。

    现在这种时刻,肯定能找到他想找的人,李清知道这是一个机会,李清用明亮的眼睛看到有一个人捂住肚子离开了桌子,这个人在左边第五张桌子。

    这个人的肚子似乎很疼,疼的他弯着腰离开了桌子,直奔刘大麻子宅院后面的菜园子。

    李清看不清这个人的脸,但他看到这个人的背影很熟悉,很像一个伙计,这个伙计会吊脸。

    李清也捂住了肚子,他跳了起来,对着萧泪血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他的肚子现在也开始疼痛,他用最快的脚步走下了台子,他的脚步直奔那个菜园子的方向。

    萧泪血看到李清离开,露出一声苦笑,这个李清的肚子疼的似乎不是时候,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轿子中究竟是什么人?

    “萧大侠,你请客的时间似乎不是时候?”萧泪血又听到了一个声音,轿子中的人再次发出了低沉的声音,他好像有一丝的抱怨之声。

    “应该选择什么时候?”萧泪血问道。

    “应该是秋风瑟瑟的时候,这个时候西域有新收成的小麦,酒坊会用最快的速度酿出最新的‘烧刀子’,‘这种‘烧刀子’中会带着一股麦香,”轿子中的人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段话。

    这段话,让每一个喜欢‘烧刀子’的人都会想起它的清香,也会想起它入口时的猛烈。

    ‘烧刀子’入口的瞬间就是一团烈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威尼斯城vnsc登入平台